重燃 第四十八章 白打的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直守在话机边的张薇再度接到了来自谢候明的电话,只是电话里面的谢候明声音沙哑,也只直来直去的询问筹钱的事宜。

    张薇依照警方指示以正在准备为拖延,并有意无意的说出还有现金,要不然直接给他送过去结果片刻之后,那头就换上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这是绑匪第一次,露出了他们的踪迹。

    “谢太太你还是很聪明,你发现了些什么吧这也没有关系,你们家老谢打麻将欠了我很大一笔钱,600万吧,欠账还钱,天经地义,现在人在我的手里,你无论是找认识的人,还是亲戚朋友,都尽快把这笔钱给凑齐了,打进我的账户里面然后保管你们家老谢没事。”

    张薇握着话筒,抑制不住的抽泣起来。

    对方似乎对这种反应很满意,“不要报警,不要报警,不要报警。重要的事情我说三遍,一旦我知道你们报了警,那么也就没办法了,人肯定是回不来了,你们要有个心理准备我们会再联系你的。”

    这个人语气沉着,带着些地方方言,很有可能是这帮绑架团伙的头目。

    谢飞白家里,警方立即进行声纹比对等一系列工作。

    也许,唯一可以确认的好消息就是,谢候明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

    仍然是在这家五金店面前,发现来询生意的这个古怪学生一脸发懵,老板继续往回收摊,只是不再跟他搭白了,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小子根本就不是打算订做铁笼子的。

    五金店终于还是关门了,程燃迈动步子,漫无目的向前走着。

    此时华灯初上,老式路灯把脏兮兮的行道树照的斑驳嶙峋,截断的线索让他对这个案件破局的那缕光辉熄灭,这场大案一下子又距离他遥远起来。

    现在的情况是他甚至能够知道谢候明的死亡方法,甚至知道六年后凶手才会在泰国被捕,知道这帮人后面还会以同样的方式杀人。然而掌握在他手里最关键的武器已经丧失了。

    这是一种极其难受的感觉。如果说最初时他没有掌握线索,就保持旁观,或许还不至于有现时的心情。

    但他曾距离破局的希望近在咫尺,而又失去,这种似乎眼看着丰茂的草原风化成沙漠的怅然若失,让他感受到了一丝荒凉。

    程燃脚步缓慢了下来。

    然后他停住。

    他的目光颤动着,落向了一棵茂密大榕树花台后面的一件店铺上,那家店铺卷帘门已经拉了下来,只是那招牌上,赫然写着“老赵防盗栏门窗”。

    然后几乎是下一秒钟,程燃头朝东南角看过去,那是邮电局外面的一家小型店铺,上面写着“王林建材”。

    只是这些店铺,无一例外都是已经关上了卷帘门。这个时候差不多已经快八点钟了,这种店铺一般都不会开到太晚。

    程燃蓦然惊醒,前世他的确是听说三岔口订做铁笼子的五金店,而且当年在听闻这件事之后,下意识的就把那个毗邻最中心的五金店纳入成了疑是地点,这也不光是他的问题,后世人们的讨论中,矛头也指向这家店,导致这家店后面直接关门了,门面都被打了下来,后来这里就拆迁了,或许当年老板解释过,但在沸沸扬扬的社会传言中,又有什么用呢。

    所以在扑朔迷离的时光中,有很多真相就这样被掩埋起来。

    五金店并不一定就会标明五金店的店名,而且并不是只有五金店才会订做铁笼子。类似于那些防盗栏门窗,建材铺,杂货铺,都可能接揽这种活儿。

    还有这条“三岔口”路,顾名思义是三条主干道,分为东路,南路,北路。

    三条路每一条都长约一公里,也就是说,在这条路上的所有类似店铺,其实都可以归结于“五金店”这个范畴!

    程燃脑袋嗡得一声,只是念头骤起,他就冲刺出去,整整的来回将这三条路奔跑了一圈,把所有疑是店铺给记了下来。

    这三条路上面,竟然总共有类似功能的店铺达到七家!

    虽然这个点基本上所有店铺都关门了,但这简直不亚于是柳暗花明。

    程燃回家,感觉自己整个大脑皮层每一颗细胞都在跳跃着,他用一张纸,简易的画出这三条路上的五金店位置,同时又给俞晓打了个电话去,让他明天把他的自行车借给自己。

    电话里的俞晓语气兴奋,“明天去骑车玩吗?好啊那我骑我的车,你用我妈的什么时候啊”

    “九点吧,我有个事要先去办一下,明天我们先去找找附近的五金店,我买点东西”这种店铺一般也不会太早开门,九点差不多。

    “好嘛!”

    程燃这一夜里辗转反侧,彻夜未眠。

    这种感觉,简直有一种仿佛捏着上千万的彩票,第二天就要去兑换一样的心情。

    最关键的是踩不到实地,和预想的事实会不会有偏差?会不会又是一个乌龙,或许这件事根本就是一个没有发生的事情,歹徒为什么要用铁笼子,就是为了方便把受害人拘禁起来,好随时转移,这是做好了持久战的打算,要从对方家属身上弄到很多钱。对方曾经是做蛇头的,反侦察能力很强,这也是他们后世得以到处转移不被警察抓住的原因。但受害人还是被杀死了,这大概是因为前一世警察大规模行动,让他们意识到很可能难以挟带受害人灵活转移,于是痛下杀手。那么这就不需要铁笼子了,用很多办法都可以直接杀死受害者。

    如果这一世,出现了这些改变怎么办。那就真的失之交臂了。

    尽人事吧。

    几乎是艰难的熬到天明,程燃其实八点钟就出去了,在街头观察,这些建材铺大部分都没开门,只有一家正在拉开卷帘门,程燃上去问了,最近没有人订做狗笼。

    回到大院,俞晓刚刚从家里推着自行车出来,愣了一下,“这么早?”

    他家住在一楼,两辆车这时候已经推出来了,一辆山地车是他的,一辆则是他妈用来买菜的女式车辆,前杠还挂有菜栏子,俞晓非常慷慨的把这辆女式车推给了程燃,“你骑这辆!”

    程燃也不跟他废话客气,骑着车就往外冲,俞晓整个人都蒙在鼓里,不清楚程燃搞什么鬼,当下也只好骑车跟随着。

    程燃反复沿着三条路骑行,先骑了一圈,开门的店铺很少,没线索。

    等到骑到第三圈,时间差不多指向早上十点的时候,俞晓满心疑惑,“你家要买狗啊,问什么狗笼”

    结果程燃突然停了下来,他们本就在人行道上骑行,这个时候程燃跳下车来,把车脚架支起,车停在了一旁。

    俞晓看到程燃仿佛变了一个人。

    前面的街道口,那家招牌名为“方洲五交化”的店铺旁边,停着一辆面包车,面包车像是运输鱼业的,远距离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腥气。

    而车里从背影看得到主驾驶和副驾驶上都有两个男子,在这家店铺之中,两个一米七不到一米八的男子正从店里将一个铁笼子抬出来。

    铁笼子抬进了高高掀起的面包车后厢之中。一个满脸的坑洼,头发短茬的男子用带着脏绵织手套的手递了两张百元大钞给老板过去,声音很冷,“不找了。”

    另一个穿着一件夹克外套的男子脸上有很深的法令纹,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走过来的程燃。

    程燃感觉心脏骤停,仿佛自己双脚的血液都抽空了,他走进店铺,对老板道,“老板,有没有六角螺丝,家里水龙头坏了”

    然后程燃似乎一下子脚步不稳,撞在了那个夹克外套的男子身上。

    “对不”程燃抬起头,刚想道歉。

    “你吗的个壁没长眼睛啊。”那个夹克男抬手就是一耳光啪!一声清脆响亮的震爆开来。

    这头五金店老板接过钱听说不找了浓烈的笑意还凝在嘴角,那头面包车里的两个人正透过后视镜直勾勾的盯着这突发一幕。

    踩在山地车上一只脚支地等程燃的俞晓整个人都吓呆了。

    程燃捂着脸退出两三步外。半个脸都肿了起来,对方带着厚茧子皮的这一巴掌势大力沉,程燃嘴唇都擦破了皮。一脸惊恐的看着夹克男。

    夹克男掖了掖腰部,正以森冷的目光看着被打退的程燃,“狗娃儿走路不长眼老子弄死你”

    他旁边那个坑洼脸男一把环抱他的肩膀,把他半推着往面包车塞去,“走了,走了!跟个青口子娃儿发什么火”

    两人噔噔关门坐进面包车,然后面包车打燃火启动。

    整个过程,程燃都感到车里的人通过两边耳朵的后视镜在看他。

    店铺的老板撇撇嘴,没说什么。

    等到面包车从南路开出去,程燃立即上前,看着路面,然后转身走向后面看着车的俞晓。

    “你没事吧”

    程燃放下手来,虽然脸肿了起来,但整个人刚才的惊恐已经消失殆尽,冷静得让俞晓害怕。他一把把俞晓的手摊开来,用一支笔在上面写下一串数字。

    “刚才我看到不对劲,试着撞了那个人,他的腰部有把枪”

    俞晓看着程燃,只觉得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在他面前打开。为什么他能这么冷静?

    “你马上去给我表叔打电话,那辆车车牌号是蓉32155,往南路过去了,方向应该是三岔湖,麓湖,黑龙滩水库那条路的方向嗯,什么路,什么路大兴路方向你立即去打电话,让我表叔把搜查方向放在那边!”

    程燃蹬起车。

    “你,你干什么”

    “对方的车牌号不排除是假的套牌,他们会沿途更换而且大兴路分别去往几个湖泊,会有岔路,我要去看看他们到底往哪走!”

    “程燃你他吗不要命了!”俞晓整个脸都涨红起来。

    程燃指了指脸上火辣辣的肿部,“被打脸了白打的啊!”

    求!票!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