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燃 第四十七章 断掉的……线索!(第三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电话挂断,程燃静立在沙发旁边,厨房那里传来徐兰的洗菜声,晚程飞扬回来,可能会加餐煮面,有一些洗好的青菜备着最好。

    温馨安宁的生活就这么近在咫尺,然而这窗户外面的世界,却仍然显现着狰狞和凶险的面目。

    重生回来,眼前的一切因为对过往的怀念,仿佛都带着一层光,让他沉醉。

    但此刻这层光的面纱被挑开,终于还是将更深层的事物暴露出来。

    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温情脉脉的,在那些看似平静的生活河流之下,隐藏着凶恶的老虎,只是对于大部分人而言,这些都只是发生在新闻和报纸面吸引眼球的内容,在未曾亲身经历之前,都不过是他人的遭遇。可以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可以带来平淡生活中五味的调剂。

    就像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每个人都会遭遇生命中的老虎,也许是人身的伤害,也许是一次背叛,也许是生活中的一次晋级的失利,或者从王者跌落谷底。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沉浮世故,程燃重生回来,虽然摆着“不悔”、“无畏”的态度。但实际,对于大部分事情,他还是保持着谨慎,不去轻易干预,敬而远之的心态。

    就像是这场被后世称之为“6.2大案”的大事件。其实最初时,他对这件事的情况知道的并不多,因为过往的记忆很久远,当年他又处于初中懵懂的阶段,对这件事,只有模糊的轮廓。

    他知道是名叫谢候明的山海市一位国企老总被人绑架杀害,当年谢候明这个人被人谈论的多,因此他把名字也就记下了。这件事面,是家属在交付了一部分赎金之后,仍然被撕票。人们只记得歹徒的凶恶嚣张,那个时候的山海人无不对歹徒唾骂不已,但仍然为这件事惊骇不已。

    据说也正是因为这件案子当年影响很大,也没有被第一时间破获,此后附近县市还出现过类似绑架案,可谓流毒深远。

    当年的这件事情,自己的表叔倒也能全身而退。所以最初时,程燃并不知道这件事在这个世界还会不会发生,发生的话,过程和结果会不会出现什么偏差?

    再退一步,即便按照前世的轨迹,这一切一五一十的发生了,程燃才会利用自己所掌握的线索,作为一个支点,尝试去改变这个事件。

    当然,这个过程中,他所要求的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君子不立危墙,程燃所谓的不悔和无畏,那也仅仅是对于他自身而言,对于普通人来说,自利难道不应该是首先选择的事情吗?

    这件事的那一头,是穷凶极恶的绑匪啊……这帮歹徒后世被抓捕后,手头的人命超过二十条。他要和这样的凶徒去斗,凭什么?

    重生不意味着刀枪不入,也仍然是凡人一个。命只有一条,死了哪还知道还能不能再有这样奇迹一般的重生机会?

    不好好享受人生,跑去和一帮此前已经杀过很多人的专业之徒比谁比谁狠?这不是勇士,这是不知死活。

    所以程燃是并不打算深入进来介入的,只能在一切完全依照轨迹出现发生之后,他才会去尝试着做一些事情,看看能不能有转机,看看能不能,为谢飞白的家庭命运,做一点微末的贡献。

    但是他心里仍然是很慌的。

    废话,当决定之后,这就像是他开始直面那帮凶徒一样,他开始找他们了,怎能不慌?

    而对方,这一次的下场,又是如何?

    深吸了一口气后,程燃对厨房那边道,“妈,我出去一趟。”

    “去做什么?”

    “买点东西。”

    “早点回来,你要买什么?”

    等到徐兰关了水从厨房走出来,房门已经碰一声关了。

    有些事情,他是必须要去验证的,他在想验证了之后的说辞,如何将线索提交给自己表叔知道。

    那样的话,这件事情就会改变了吧,就会被处理了吧。

    他下了楼道,行走在大院之中,这片古老的院子带着他童年成长的痕迹,而这一刻,他只感觉到内心深处莫名有一种很燃的情绪,在滋生腾冒了出来。

    眼前有一头猛虎,那是这个时代的山海人毕生难忘的猛虎。这是一件大案,谢候明被绑架勒索最后遭遇谋杀,前世程燃不认识谢飞白,但想来谢飞白的家庭也就此陨落,整个人生轨迹都骤转直下。

    这是后世无数人谈之色变的事件,围绕着这场惨案的一切,社会治安,人心稳定,社会舆论,都一片狼藉。

    但这改变的钥匙,却掌握在他这个时光的溯流者之。

    他此时所走出的每一步,都可能深远无比的改变着未来。

    大院一栋的楼下,因为明天是周末,柳英,姚贝贝,杨夏三人正在那里聊着天,商量着星期六在谁家做题共同复习的事宜。

    他们就看到程燃如同没有灵魂的躯壳一般走过来。

    柳英和姚贝贝看了身旁杨夏一眼,显然她们都仍然对程燃和姜红芍星期二在广场发生的事件犹有余悸,但程燃已经很快接近,柳英终于挥出手,喊了一声,“程燃!你过来,我们有事问你。”

    然后三人看到程燃朝她们看过来,“哦”了一声,根本没有在他们面前逗留,径直继续前行。

    三人眼巴巴看着程燃就这么走出大门,姚贝贝才对两人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不甩我们?”

    ……

    程燃走路速度越来越快,随后奔跑起来,他一路狂奔,带着胸口的一股火团奔跑。

    线索,就要出现了。

    他手支撑在马路的铁栏杆之,脚在地一蹬,腾空而起,越过马路栏杆,又跳过地用于分隔机动车非机动车流的那种老式石墩子,看着两边没车,冲刺过马路,来到了那家五金店的店铺门堂之前。

    五金店的老板正在收摊,把外面摆放的一些防盗铁栏样本往店里面搬。看到程燃出现,四十多岁显胖的老板问,“小兄弟,你买点什么?”

    “我家养了一条大狼狗,我想问问你们能不能定做那种关狗的笼子?”

    “噢,可以是可以,你要好大,给我个尺寸,长宽高,可以做……”

    “我不知道多少才合适,此前有没有人在你家做过,我参考一下吧……”

    “狼狗的没有做过,只有一些宠物狗的……你们家狗有多大嘛,一般这个尺寸比着来就行……”

    程燃愣在原地。

    他脑子一片空白,“你是说,没有人定做过?”

    那个胖老板笑了起来,“这个年头,养狼狗的单位多半都是栓铁链子,做大铁笼子的少……我这家店至少还没遇到过……不过不管事的……可以做的!”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这是程燃唯一知道的线索,谢候明当年被绑架后,被歹徒关入铁笼子沉湖而死,也因此当年根本没有找到他的尸体,这件事发生之后,凶徒便逃窜出境,游走多个国家,后面是在沉湖发生后的五年,才被抓获。

    当年的报道面,也许是考虑山海市的旅游经济和影响,并没有说明谢候明在这山海市附近大大小小十几座湖泊的哪一个被沉湖。但一个凶手指认作案工具的来源细节,是说明了他们在计划绑架谢候明的时候,就提前在山海市三岔口的五金店里以关押狼狗为名定做了一个铁笼子。后面他们取走,用作了把谢候明沉湖的工具。

    所以……这是程燃所能掌握的唯一线索。

    而现在。

    这个线索断掉了。

    天色已晚,灯光映照在老板泛着油腻光芒的脸,对方仍然是笑呵呵的,但程燃却呆伫立在原地。

    所以,这件事,是终究无法改变了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