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斩几乎是摔门而出的,当门和门框发出巨大砰响的时候,程燃坐回了椅子,他的手拍了面有岁月风霜痕迹的课桌,轻声道。

    “那么,快进到考一中那段吧!”

    没动静。

    “好吧,退一步,快醒过来吧……”

    阳光仍然照射在他的脸,窗外的树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气候依然炎热,手掌层次十足的钻心疼痛真切无比的发散着。有关他的传闻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于年级蔓延。

    他没有醒过来。

    但他整个人却倏忽惊醒,并且意识到了一个巨大而荒诞的事实

    这不是梦!

    好半晌后,程燃一颗心几乎从喉咙嗓眼呼之欲出。

    自己重生了!?

    所以,他回到了初中毕业前夕的课堂……所以,刚才,他真的当面揭露了李屠夫品行不端的短,被他叫嚣着“蛇蝎心肠”,自己还和他打了个赌,赌约是以前途为代价,他要在中考中够一中高中分数线!?

    太狗血了一点吧。

    教室的另一角,张小佳对身边的一个靓丽女孩道,“杨夏,你这个青梅竹马也太不省心了!”

    听到张小佳这么一说,杨夏眉头轻轻一蹙,“请你搞清楚,我们之间并不能称之为青梅竹马,能不能别胡说了!”

    杨夏是当之无愧的班花,也是和程燃,俞晓一个单位大院长大的。

    对于程燃,她从来都有些矛盾,程燃这些年对她的照顾,甚至表现出来的过分的关心,她也是看在眼里的。

    平心而论,她并不讨厌程燃,甚至不乏好感。但是她很不满程燃身的那种太过闲适,随遇而安的心态。

    说不好听点,程燃就是胸无大志,浑浑噩噩懵懵懂懂。但今天,他竟然当面和李屠夫冲撞起来,杨夏当时就陷入与其他学生一样呆泱泱的愕然之中。

    关键杨夏知道他的成绩稀烂……程燃竟然还敢和李屠夫打赌,有实力解救公主冲向恶龙的是骑士,骑着瘦马去挑战风车的就是二愣子唐吉坷德了。人贵有自知之明,一个人要是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自顾着打肿脸充胖子,冒充英雄挑战老师,那就是真正的愚蠢了。

    她对他的观感直线下跌,甚至快要跌破了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好感线。

    甚至于……有些失望了。

    插曲很快过去,又回归到了正常的课堂,无论现在外界如何风急浪紧,山雨欲来,程燃只沉浸在自己无法平静的内心之中。

    是真实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如果说重生的现世就是一个世界,那么已经不亚于“跳出三界外”的程燃,在之前的短短冲突后,便回过神来,陷入更深刻的冲击中。就连旁边同桌对他苦口婆心相劝的话语,他也抛在耳根之外了。

    每个人都想过若是自己的人生有重来一次的机会,那该多好。

    如今这种好事就落在了自己头,程燃只有一种撞神迹的醍醐灌顶,无论是中了几亿彩票,还是跳落悬崖捡了十七八本绝世秘笈,或者打开衣柜发现里面居然藏了个女神,好吧,后者是什么鬼……总之人世间所有的幸运,似乎都无法于此相提并论。

    就在程燃感谢帝感谢真主感谢外星科技乱七八糟一大堆的时候,猛然的看到了桌面的书本露出的模拟中考试卷一角。

    那标题大咧咧的写着“山海市中学考试模拟试卷”。

    嗯?程燃挠了挠太阳穴。

    “山海市?”

    程燃首先被这个名字给弄懵了,为了迎接中考,当地教育局一般会下发统一的试卷考试,邀请一些教师针对中考出模拟习题,而试卷眉头就以当地冠名。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程燃的家乡是青山市啊!

    明明确确的青山市啊!记忆中后来旅游开发了以后,整个城市都打出标语横幅“青山市,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

    一种不详的预感开始裹紧程燃,他像是掉入了有巨大水压,令眼耳封闭的深海之中。

    他将那张试卷扯出来,仔细观看,又掏出自己抽屉里的书包,从里面仔细寻找更多的东西,无论是学校出的试题册,还是书本外壳面填写的个人信息,都是“山海市一中,程燃”的字样。

    山海市山海市山海市!

    程燃四下搜索,像是松果体失灵的飞鸟,突然发现自己在陌生的地界迷失了方向,仓惶想要寻找地标。

    这的的确确就是初中的教室。

    然而,横空杀出来的“山海市”又是什么妖魔鬼怪?

    他循着窗户朝外望去,这里是第三层楼,楼外面是种植在教学楼右侧,整个初中三年都陪伴着他们的老槐树,部分窗户还有为了避免被暴晒,靠窗学生贴在窗户的报纸。

    红砖白瓦的墙壁,写着“讲文明,树新风,讲卫生,人人有责。”

    细节没有任何变化。

    难道整个学校都被大神通者腾挪搬移了?还是自己进入了主神空间?

    也不对,从这里望过去围墙之外,那里的确是几栋居民楼,那些老式楼和曾经的布置一样,没有任何变动。

    更遥远处的城区,应该是曾经青山市的地标喜来登酒店。这个年代,应该是刚刚修建不到一年,是青山市最高档豪华的酒店,青山人与有荣焉,建成之时,全城的媒体都在报道,声势浩荡。

    找到了,酒店在那里。

    但是

    “福星!?”

    程燃蓦然失声,这个插曲令课的英语老师停滞了一下,于是又是无数双眼睛唰唰唰朝他看来,程燃已经是全班的大熊猫了。

    英语老师微露了一丝不满,又继续讲课。

    “你今天怎么了……你生病了吧……”俞晓狐疑的看着他。

    “为什么那家酒店……叫福星?”

    “不就是福星酒店吗,世界五百强企业福星酒店集团看中山海市进入国家旅游城市的机会,专门开发的酒店啊……酒店的创始人欧内斯特亨德森先生1887年生于美利坚波士顿不远的栗树山镇,后来成立福星酒店品牌,1945年成为第一家在美利坚新约克郡证券交易所市的连锁酒店集团,辉煌至今……”

    俞晓如数家珍的对程燃介绍,实际这些都是福星酒店开业后市里各大媒体的介绍,很多人以对此热点信息倒背如流为荣。

    听着这陌生而又熟悉的介绍……这些在程燃所知晓的后世来说,就是货真价实的喜来登酒店啊!但是怎么回事……

    程燃蓦然想到些什么,像是被一道电流击中了!

    他依稀记得曾经看过的一本自传,喜来登酒店的创始人亨德森母亲有德国血统,而德国人的风俗,星期天出生的孩子是福星。所以亨德森小时候也有“福星”的绰号。而后来他创立酒店,如果不是以“喜来登”开头……那么这个福星酒店的名称,就立即可以解释了!

    程燃在片刻的呆滞过后,试探询问,“那么……我们的国家叫?”

    “人民当家做主的新华夏共和国!”俞晓直接抛来一本历史书,没声好气,“该吃药了!”

    程燃忙不迭翻看那本历史书,虽然只有一册,但仍然让他内心鲸波怒澜。

    他原以为自己重生会到的是自己原来世界的初中。但现在看来,曾经所熟知的那个世界,似乎在历史的某一点,发生了小小的偏移,从而衍生出了不一样的变化。

    历史书中的历史,大体和前世他所知的历史相同。也是饱受欺凌的国家成立起来的国度。大方向一样,具体细节有哪些不同的,程燃前世也不是研究历史的专家,没法说出很多区别,但可以知道的是,很多所前世熟知的名称和定律,全部都改变了……嗯,新华夏人民共和国……

    那些树,那些砖瓦,那些纵横阡陌的城市轮廓和远山,以及山脉后面更广远的事物,一切看似相似却早已脱离规律运转的世界。

    还包括了眼前扑面而来的……山海市。

    出了点小问题,起点的新合同还在路,暂时没法开通打赏,推荐,收藏!谢谢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