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燃 第二十八章 很可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那之后姜红芍就经常傍晚出现在板报文化墙这边,有时候会“呐!”得递来一个口袋,里面装着几瓶水。有时候捧着三支雪糕,送进来俞晓和程燃也不顾脏的手,拿着木柄吃的胡儿嗨哟。

    两人不由得感觉似乎和姜红芍在一起,根本少不了被她投喂,只不过怎么和她的相处大体都和吃的有关,最开始就是偷她家的枇杷,她送出来的一大袋水果。不过心态是不一样的,偷枇杷那次吃的那叫一个屈辱,后来这几次简直就心安理得得多。

    有时候她也会手痒,拿起一支颜料笔帮忙上色,或者提出一些构图上的问题,程燃觉得有建设性的就改,否则就坚持己见,两个人会争论。也经常能看到她拿着一支笔,一只手环抱胸前,一只手枕着下巴,在旁边打量着程燃的绘画技巧。

    那个侧脸,让人心痒。

    少年少女享受着难得的恬静,谈论着他们所要绘画的彗星,而这颗彗星就在他们头顶的天空上,一到晴朗的夜里,无论他们是否住在同一个小区,抬头就能望见,总像是有一个共同的秘密在心里发酵。

    海尔波普彗星当年在程燃的记忆中,其实并不太鲜明,只知道发生过,这颗彗星因为九七年家庭的不幸,回忆起来也是黯淡无光。

    而如今在他们的头顶,程燃发现它是那样的明亮,很好辨认,因为那已经超越夏夜里所有星体的亮度。

    有的时候姜红芍也会不出现,徒留两个人在板报区,俞晓就有点度日如年的感觉。程燃还好,毕竟他是板报的主笔,主要有事可做,虽然他也承认有姜红芍在场的时候,大家气氛都要活跃一些,而且,还能闻到空气中好闻的香皂气息。

    这和教室里试卷的油墨,炎热操场沙沙的林荫一样,都是能让人多年以后回忆起来能感到幸福的记忆。

    “第十一题优解……△ADE与四边形BCED的面积比是不是应该这样……”在黑板的右下角,就成了俞晓向程燃请教数理化题的临时场地,一般就用粉笔在上面书写,擦掉就可以继续下一道题。

    “你再重新反过去求证一下,第三步那个AD比BE的值重新计算一下……”

    “哎呀还真是……这里错了,我再算算……”

    俞晓几乎都习惯了程燃最近表现的妖孽了,最难以置信的是程燃让他每天就在这里做作业,有不理解的他就给他释讲。俞晓最初的时候是嗤之以鼻的,就你程燃的水平能教导我吗,不理他自顾自的演算难题,结果卡在中途,程燃拿过粉笔噔噔噔就解开了。

    一连几次,俞晓也就被虐得没有了脾气。不过仍然是有底线的,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向程燃低头。

    可以确定的是,这种方式的确对俞晓有帮助,复习效率也在提升。

    单独只有两人的时候偶尔也会把话题引到姜红芍身上去,猜测一下她的家庭,父母住在政府大院里是做什么的,一个人的涵养,很大部分都来自于家庭的因素,家中应该也是书香门第吧。

    俞晓也打听过姜红芍,不打听不要紧,一打听才知道,年级上暗恋她的男生一大堆,据说初二的时候就有高中那边的风云人物闻之而来,在校门口对她表白,结果当时就被她怼了回去,人一个高中学长,还有一群朋友助阵,却遭到了姜红芍连番暴击,从人生道理讲到前途命运,当时那高中学长也还是挣扎了好一番,想要说服她的,但无奈道理层次上远非对手,最后拿着的花束都耷拉了下来,灰溜溜走的时候,丢进了路边那种公共的蓝色壳子垃圾桶。

    这件事之后,导致大部分男生都不敢过于和她接近,所以别看她低调,这种低调都是建立在绝对的实力上面。

    “我才知道,篮球队的陆涛,七班的敏海……还有那个张科奇,你不知道吧,他也都喜欢红芍!据说还写过情书,开篇就是“你像星儿那样灿烂……”酸得要死,难怪石沉大海,人老姜怎么可能回应他!靠,要不是问最八卦的赵明明,这些事情我们都还不知道,看那家伙平时一本正经的学霸样,还是小队长。最可气的是我妈当时还指着他给我当典范,说人家“张科奇得了学校科技竞赛第一名你怎么不向他学习,你看人张科奇这次考试多少名,你多少名……”怎么着,还不是偷偷给她写情书,道貌岸然!”

    有时候俞晓会突然用神秘而带着某些更深探究欲的声音问,“你觉得……姜红芍这样的女孩……怎么样?”

    程燃欲言又止,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性格很好啊,为人豁达,很聪明……大方不记仇,不能再好了!”

    俞晓愣了愣,这什么跟什么,完全不是刚才自己语气所想要知道的结果啊……

    但只是一个微小的诧异之后,俞晓拍大腿,“简直要举双手赞成,所谓‘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老姜的风采,完全能用这几句诗来形容……”

    然后是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建筑板后面传来,“噢,这次学聪明了……”

    纤瘦的身影走了进来,“真是,什么时候发现我在外面的……”

    ***

    日子这样推移着,初中最后的文艺汇演……不知不觉到来了。

    每每类似运动会啊,文艺汇演啊,篮球比赛啊……在少年人的记忆中,似乎空气都是甜的,而程燃记得他经常是前一天亢奋得睡不着觉,第二天又精神抖擞。

    程燃迎着第一缕的晨光走出楼道,嗅着没有后世雾霾的清新空气,他昨晚美美的睡了一个饱觉,今天连晨跑都取消了。

    他路过俞晓的单元楼,看到他尚未出门,知道这小子估计也和前世的他一样,晚上梦寐难眠,今天是必然会起晚的。

    反正是九点钟到山海会馆,山海会馆位于魁星街,是一个大型的会馆典礼堂,这个年代,山海市很多学校和大型单位的活动场地,都是租用这里举办。

    程燃以为自己是起的比较早了,也是考虑到今天基本上一中初中部所有学生都会从四面八方向那处聚集,所以早一点起来,结果一到这种时刻,公交车上简直水泄不通,平时上课没见这些学生这么积极啊。

    拥挤着在魁星街的站台停靠,哗!得人潮下车,程燃站在这个礼堂下面,礼堂外形倒是方方正正,这个年头还保留着八零年代的那种建筑风格,外表是一层彩砂的真石漆,摸上去颗粒粗砺,但这个时候就是建筑物的潮流。

    这个承载了很多记忆的老会馆后世都被拆除了,程燃记忆中的是那泛黄的外墙,久经年月洗礼的水痕渍,还有从小到大很多次在这个礼堂里看到的那些毕业典礼和文艺演出,那些烙印在记忆中皮影戏般的身影。

    现在的会馆看来干净整洁,像是记忆中的那层黄膜被撕开,露出更崭新的皮肤。

    会馆比公路要高几个台阶,下面是个小广场,围栏沿着人行道修了一圈,平时如果是有舞台剧,电影售票就在围栏旁的一个售票屋,今天铁栅门自然向两旁打开,各年级各班都在小广场这处集合,然后由班主任领进会场,过了十几分钟,陆陆续续的人也就到来了,等到的差不多,就向会场里面移动,主要是方便维持秩序,每个班提前都划定了区域位置,来迟的也可以顺利找到自己班的所在。

    人群里突然有些躁动,原来是一群化了妆的女孩下了车,径直走进来,这个时候很多人自发让出路来。

    化了妆的,或者来了要补妆的,有节目拿着演出服的,都朝后台去了。

    这个时候俞晓也来了,班上叫苏倩的女生走了过来,她刚刚换好民族服装的演出服,一副青衣装扮,对俞晓道,“俞晓,你说好的……快去帮忙!”

    不消说又是俞晓答应过人家女生什么了,算是万年打下手,程燃倒也不意外。但袖子却一把被他给攥住了,“走走走……我们后台去……”

    和俞晓来到后台,以程燃的眼光看来,当年记忆中很高大上的舞台现在看来其实有些简陋,大红色的幕布作为背景,上面用彩纸贴着一中文艺汇演主题的内容,道具也不过就是桌子板凳,还有泡沫纸板构造的各种背景,但胜在一个字大,足以容纳百人合唱团的舞台,还是有那么些气势的。

    大部分的演出服其实质量也并不好,就是追求一个舞台效果,化妆这个还是要看本来胚子,本身长得不好看的,化了舞台妆还是难以卒视,而类似天生胚子好的,无论浓妆还是淡抹总相宜。

    不过这一切当站在舞台上,灯光和音乐响起的时候,所有的瑕疵也就被光影遮盖了。

    因为是整个初中部的汇演,后台还是有很多人的,十八个节目,从早上九点到十一点半结束,这就是两个半小时。程燃看到他们班杨夏带队的《月亮湖》团队正在前面几个准备位置,一群女生莺莺燕燕,雀跃又紧张,而杨夏一席白衣在其中,像是天鹅,很是显眼。

    程燃转过头的时候,刚好和穿着红色演出服的姜红芍相对,她头发柔柔顺顺的垂下来,演出服是一身红色纱裙,古香古色,无论在哪个时代,再前卫时尚的衣衫也会有过时的时候,但偏偏就是这样的汉唐之服,哪怕仅仅只是不加纹饰的简单右衽,也说不出的风雅。

    姜红芍显然没料到在后台撞到程燃,而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们一起办板报文化墙的时候,她也从未透露过在文艺汇演上有演出。

    现在被程燃看到她这么尽显女子姿态的装束,大概是衣服颜色的原因,映得她脸也有些微红。

    程燃问,“你有表演啊。”

    姜红芍点头,“嗯,你……”

    程燃指了指后台,“我来帮忙的。”

    姜红芍手攥了攥袖子,“好。”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对话,怎么不像平时的风格……

    程燃就挥手,“加油啊,给你打气!”

    “好。”

    看着姜红芍和他错身而过走向前面,程燃微微咂摸,刚刚的她,是有些害羞么?

    老姜的这一面……

    还真是,很可爱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