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燃 第一百二十九章 调查一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前来送礼的很多,不光是张荣这样感念程飞扬的人,甚至柳英的父亲柳军碰上了都打算塞程飞扬一条中华,柳军自己在外面有一家小公司,所以也不缺钱,没有拿工龄补偿款,有一部分职工股。给程飞扬送礼倒并不是对他的感激,多半就是想处好他这个伏龙公司老总的关系。

    只是被程飞扬拒绝了,送些蛋肉蔬果,以往老大院同事的关系,程飞扬还能接受,但如果是名烟名酒,这些程飞扬就要扼杀在苗头之中。以前华通山海公司效益不错,后来怎么越来越差了,跟不上时代的变化可能是之一,还有大概就是内部这种送礼跑关系的风气。

    等到家里亲戚都到来了,看到餐桌旁挨着墙壁堆起来的礼品,二爸呵呵呵的笑着,“哥,你这个公司搞起来了,但自己也**起来了嘛……”

    程飞扬摆摆手,“这些都是老朋友送来的,但你说的也对,哪怕值不上多少钱只是心意,但我收了这些,公司规模越来越大,难免下面的人不会效仿,我自己是收礼收的问心无愧,难保其他人不会以为开了个口子,私底下吃拿卡要。今年收了的,也就收了吧,过了年开一个职工大会,把约法三章讲清楚,以后就不要送这些了,送了也不收了。要严格执行内部廉洁作风。”

    程燃发现自己父亲是越来越有魄力,其实创业本身就是个锤炼人的事情,那么多责任背负在身上,思索经营方略,战略,这些一步步的,也在打磨着人。程飞扬骨子里的一些东西,正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显露。

    大伯母炒了拿手的辣子鸡丁,无数的爆炒红干辣椒之中,藏着一块块酥脆有嚼头的鸡块,吃起来既辣又入味,往往是让人不停喝饮料白开水,但又过瘾得停不了筷子。二婶的拿手菜蒜泥白肉,香辣虾,辣油浸焖的锅里,一颗颗湖水虾剥开壳,就是白皙的肉卷,弹爽口。小姑父的青椒肉丝最是返璞归真,每次吃饭都能就着肉丝刨下一大碗饭,往往是吃完了,一群小孩筷子还在二荆条的盘子里面翻找,有那么一丁点肉末星,都像是捡到了宝。至于程斌,呵,你要他用工兵铲给你煎个鸡蛋还可以,做菜就不指望了。

    酸溜儿的鱼香茄子,酥脆花生米混合的宫保鸡丁,解腻的凉拌萝卜丝,白凉粉……最后配上一大盆山珍海味吃腻后最受欢迎的青菜绿叶子汤,团年宴满满的都是家的味道。

    程齐回来了,跟程燃说起了在大学之中的桌游创业路途,眉飞色舞,他现在拉起了一个小团体,帮忙进行宣传,和销售门店接洽,北区和东区的几个大学城,十二所大中学校都覆盖了,他这个年过完返校,就准备着手往西边和南边扩张的任务。

    但是当听闻程燃已经找好了出版社,而且联系到了报纸,准备用电脑报的资源宣传,并且通过报纸代理,把销售扩展到全国的情况,程齐那一些小成就而来的兴致勃勃,瞬间就被打扁了。

    他不过是大一,虽然进行着这样的创业举措,但是程燃背后铺就的这些后着,仍然让他为程燃的布局和行动力感觉惊讶和震动。

    程燃知道自己大哥程齐的问题,后世程齐在学校里也搞过一些创业项目,毕业后打过工,也和同学出来自己干过,但无一例外这些都没能长久,失败得多了,很可能信心上面也受到了打击,后来也就安安稳稳自己找了份普通的工作,再也没有折腾过了。

    大伯和伯母以后退了休,在山海市家里可能还算优渥,但要放在后世房价飞涨的省城,那可是掏空大半辈子家底,也没法全款买一套房,以至于和程齐谈婚论嫁的女友,也因为房子啊,门不当户不对这些问题,最后跟他分了手。程齐大受打击,那之后也就再也不谈爱情……

    说到底,大哥程齐有冲劲,但布局谋略不足。程燃也没法一一把要做什么事告诉他,这些就算一股脑告诉了他,程齐可能机械性的这么去做了,本身给他的印象却可能并不深。而且手把手的教,他很可能自然而然的接受了这么一个结果,突然有一天自己放手,程齐就无所适从。

    程燃不如放手让他去推广,去畅想要做些什么事,该怎么着手,他也有所动作,譬如拉起一个团队,把推广区域从大学城往外扩散,来年覆盖其他的区域,像是攻城掠地。

    然而最后回过头来,他沾沾自喜跟程燃说起自己成果的时候,程燃再把自己所做的事情公布,对程齐造成的冲击和落差,会反激他去审视,去深思整个布局的构思过程,然后才算打开眼界。

    “我还想过,也许有朝一日,我能够把整个蓉城的市场给吃下来……”程齐有些悻悻然,“但你小子却已经打通了电脑报的关系,还联系了出版社,准备把生意扩大到全国版图……这……”

    程齐觉得自己眼前这个二弟,着实像是个看不透的妖怪了,这妖怪的妖,算是多智而近妖的意思吧。

    “我只有几个问题,一时想不到太多,我就我所想到的跟你交换一下意见。一是我还只是个大学生,真的搞起全国市场,我们能做得下来吗?第二,总感觉这就不是小打小闹了,我大学这几年读完,能顺利毕业吗?第三,这个生意,能做多大?”

    程燃笑了笑,“大学生创业的多了去了,而且我这边会有人配合你们,其实事情并不复杂的,你的团队也就是做到一个信息接收和反馈的位置,利用所在蓉城的先天优势,维持代理,宣传方面的任务,而我负责出版,内容改进生产的后方,这些只要你安排得好,其实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不要觉得市场一下子扩大到全国了,问题就大了,其实很可能代理会主动找上门来,你的团队只需要处理协调他们的关系就好。”

    “至于毕业什么的……其实没那么困难,大不了后面补考,都能过。”

    这个年代,很多大学扩招,争生源争资源,排名次争地位,学生就业率就是一所大学拿得出手的重要业绩,程齐所读的这个师范院校,后来据他所说,大学四年以来学的东西,不走学术路线,在社会上根本用不着,还没有高中时期学的来的重要,他其实也是呆在网吧里玩游戏,参加各种社团活动蹉跎了这段时期,最后毕业考试不过关,一般就是补考,学校为了就业率,说是补考,其实就是交个钱应付一下,只要你人去考了,每人一份开卷资料,查查找找,及格没问题。所以只要你在大学里不真的犯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拿个毕业证是没有问题。

    与其程齐按照以前的轨迹,读了大学蹉跎了过去,还不如像是现在一样,能把一件事给做出来,至少以后就能奠定事业的基础。

    “至于第三点,能做多大?”程燃想了想,“我也没法回答你,说大可大,说小可小,但至少,衣食无忧大概没问题。”

    程齐最终沉思过后,点点头,眼底燃满了斗志,“那就……放手去做吧!”

    ……

    吃饭的时候,就是例行的全家人天南地北的海侃,小到生活轶事,忆苦思甜,上下追溯历史人文,大到国际局势世界风云,都能成为谈资。

    但大伯在饭上说起的近期关于山海市的上层局势,更是让一家人热烈讨论。

    “市长李靖平啊,这次算是焦头烂额吧,现在说他好大喜功,把山海打造成国际旅游城市,结果不良风气也进来了,现在贩毒的,搞投机的,三教九流想找来找机会的,都一并进了来,很多老人老干部怀念以前朴实的山海,现在对李靖平怨念颇深……”

    “程斌,你们现在压力也大的很吧……”

    大家纷纷看向程斌,程斌其实也就默认了,他的身份,自然不便公开谈论上层的领导,就算是在家里,这些都要注意。大伯就放开得多。

    但程斌也知道,这一两年,犯罪率是直线提升,与往年相比都到达了一个高点,这固然是有国际旅游城市这个名头的问题。毕竟这也是历来很多城市发展的弊端,闭塞的城市,的确可以很容易保持生态,包括环境啊,人文这一类,民风淳朴也可能的。但一旦和经济发展,旅游开发挂了钩,就容易出现穷山恶水出刁民的评价,就容易出现经济犯罪,出现这样那样的社会问题。

    这都是经济发展带来的弊端,享受了经济发展的好处,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这些自然也会伴生出来,就如同光明和黑暗的联系。

    一切事物都该辩证起来看,程斌倒觉得李靖平是一个很值得佩服的实干家。

    “虽然外界这些风言风语这么多,其实我觉得……咱们李市,是得罪了人啊……”大伯虽然只是局里一个部门主任,但是自来有些眼力,不说多了,其实程斌能走到现在的位置,以前很多个关键时刻,都有大伯在给他把关。

    “我是有所注意,在李靖平宣布陆续整治煤矿,优化资源配置,唤醒官员环境意识,更雷厉风行的对山海境内的一些化工厂进行清查和整顿之后,针对他的一些恶劣指责,就开始多了起来。这是得罪了人啊……李市做的这些,达到了这样的成绩,敢说让其他人来,不一定就能比他做得更好……但现在一些造势,就集中在这些弊端方面,这是在刻意引导舆论攻击啊……”

    “所以这人啊,干实事其实很难,没准这边干成了,山海市国际旅游节举办了,但后面还是会被人戳脊梁骨。”

    山海市旅游城市打造起来,提升了,但犯罪率上升,社会风气复杂,物价上涨,也是的的确确的现实。其实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旅游节一个分会场修建时出现的贪腐,还有最近山海市出现的新型毒品扩散。这些都是一颗耗子屎搅坏一锅粥的典型,很容易让人对一个城市和其执政官员产生恶劣印象的事件,更是对如今处于新兴上升期的山海市一个打击。

    其实程斌这边市局的压力也很大,最近就是已经捕捉到了山海市一个“贩粉”的团伙,最初时是侦查发现一伙年轻人混迹市区,暗中贩卖毒品,但其实这帮人只是马仔,他们的渠道来源是跨省的川、粤通道,首脑为“七哥”的人,这个人是个大的上家,一直隐匿极好,且通过山海市一个名叫“张鬼”的人作为中间代理人,负责山海以及更偏远地区的毒品销售。

    不久前,一群缉毒警才在一个码头和“张鬼”碰过,导致一名干警中弹重伤,至今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面,这个“张鬼”一行却逃走了。公安这边的压力也很大,今年的单位团年,大家都脸色沉重,别看程斌今天能来参加家庭聚会,一会八点钟,大家都在看春节晚会的时候,他还要去巡视几个交通要道关卡,督导一些警务行动。就是避免一些犯罪分子认为过年期间警方松懈,私下活动。

    作为他目前身份位置的敏锐嗅觉,程斌是觉得,这座城市里,有些暗潮,正在无声无息的涌起……这些暗潮冲着李靖平而来,当李靖平受到影响,甚至遭到打击过后,他也会无可避免的受到波及……

    他和李靖平,其实已经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面。

    团年的气氛冲淡了李靖平的心事,看到一大家子开开心心,其乐融融,他就觉得,这是这些天加班加点的工作以来聊以慰藉的事情。

    说到底,他们这么劳心劳力为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这个城市里的人家,能像是今天自己这一大家人一样,安稳平静的生活。

    年轻人早早下桌,在程燃房间里打起了三国杀,顾小军也加入了进来。别看顾小军比他们大了不少,但对于程家几兄弟来说,就像是程齐之上又一个大哥。

    而在大家中场休息的时候,程燃把一张纸条,递给了顾小军。

    顾小军看了纸条上程燃写下的回忆中山海一次法院判决书公示上面的一些人名,还有些微微讶异,“这是……?”

    “我上次去一家游戏厅玩,听到了一群小混混说起一些事情,是这样的……”

    “……总之,他们说起这些的时候,就谈到了几个名字……我记了下来,但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本着作为公民的社会责任心……要不你们从这个方面调查一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