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燃 第一百一十七章 叫声姐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交通局大院外两朵红色大灯笼的光,在稀疏的竹林间朦胧,微光透进中庭拱桥上一个古香古色的亭子里。另一头“呲……!”火树银花,照亮了植木还算茂盛的园林。

    是程翔李玉带着一些院子里比较小的孩子在放烟花。

    琉璃瓦的宝塔顶亭子里面,樊欣穿着一件小风衣,下身是背带裤,灰色棉裤袜和一双黑皮鞋,站在这从小长大的老院子里,也算是亭亭玉立,只是……有些格格不入,或者说是……超越。

    要说大伯这院子里的孩子里面,樊欣绝对算得上懂事那类型,从小就是受人夸赞的乖乖女,学小提琴,上辅导班,最后转学蓉城,在重点九中就读,也算是交通局大院里很出色的那种孩子,每年假期回家,都是她父母身边的骄傲,懂事而得体。

    刘墉有本书叫做冷眼看人生,樊欣觉得其实从来形容自己再贴切不过,从小到大,当大部分同龄人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她就想着学小提琴,拉得一手好琴,能够在一些聚餐上面引得全场热烈的掌声了。当同龄人还在扯着嗓子唱水手,唱小虎队的时候,她已经能用流利标准的口音唱ightereaitingnchainedelody等歌惊诧旁人了。

    其实樊欣并不认为自己是不融入同龄人的世界,而是她的眼光总是放眼更远的地方,似乎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和身边的人有距离。当年和程家几兄弟在院子一起玩的时候,她总是最知分寸的那一个,有些过界的事情,总是她出来干预,总是比他们更自制成熟。

    当然,虽然是这种情况,但程燃玩在一起的机会并不多,也就那么几次。但还是让人印象深刻。

    后来樊欣就这么一路去了蓉城,这种交集就更少了。只是三弟程翔以前经常往交通局跑,应该和樊欣更熟一点。

    樊欣这回回来,又遇到了他们三人,程翔和李玉年龄上更小,这个时候还是玩心重,和一群院子里小伙伴打闹去了,就留下了此时亭台里,程燃和樊欣两个按理说更有共同语言的同龄人。

    樊欣虽然和程燃同龄,但入学年龄来说要比程燃高一届,所以现在是在蓉城九中读高二,从心理上她自认为比程燃大一些。且这次回到家乡,看到住了十几年的院子还是那个样子,以前孩童时的朋友仍然还是如以往那般,亲切之余,本就心理年龄大一些的她更生出了很多的感触。

    只是身边的这个少年更加的沉默了,是因为自己这身打扮和变化的不习惯?还是成长让以往躁动张扬的他磨平了棱角。

    “程燃,你家还住在华通公司那个院子里?”

    程燃点了点头。

    对华通公司的印象停留在樊欣外出读书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是发不起工资的事情,那个时候她还想到了程燃。心里只有同情。

    樊欣努力想把气氛营造得轻松一点,“成绩还是很差?让你父母省点心啊……现在读山海市的哪所高中呢,我记得不错的话你比我小一届吧,这个时候读高一?”

    “嗯,”像是和自己一样在打量这个老院子的程燃轻声道,“第一高中。”

    “噢……第一高中啊……”樊欣随口说着,然后反应过来,愣了一下,“嗯?”

    她又看向程燃。从樊欣懂事起,当然就知道第一高中在山海市教育界的分量,甚至曾经也是她一度的目标。只是后来她本身想出去,家里又有条件,她上了蓉城九中,从重点层级上来说,一个国家示范,一个省重点,九中还是要高一级。她对一高现在没那么高川仰止,但印象中程燃属于差生的那个类别,没想到竟然能上一高?

    不过樊欣也释然了,她明白了程燃性格上的沉稳来自于何方了,难怪……在一高那种地方,高手如云,深知自身渺小,也就活泼不起来了,应该是自卑的因素在起作用吧。

    “高中的内容不简单吧,是不是觉得大家都优秀,不好提升,你要有自己的一套学习方法……教你个诀窍……语文的话,多看有逻辑思维的书,对于培养你的批判思维和素材积累有好处。数学就照薄弱点刷题。英语看原声电影,都有去除字幕的功能,多看,培养听力,久而久之,触类旁通……”

    樊欣说着,其实隐约有些指导的意味在里面。

    其实这种时候,两个少年玩伴,突然碰面,又是这种承载着记忆的亭子底下,各自都长大了,而且刚才把两人丢在这个亭台的时候,程翔和院子里一群孩子还在开两人的玩笑,把他们往男女方向上面引,说的都是“你们在这里约会啊,我们不打扰你们了!”这类话。

    所以一度两人有些尴尬,樊欣还银铃般笑起,“死小孩!”

    现在樊欣这么指导起程燃来,就完全没有了这种尴尬的感觉,隐隐是把程燃放在了一个小弟弟的位置上。

    程燃倒也是用心聆听她的这些“教诲”,时不时点头,微笑而亲和。

    樊欣觉得自己真有这么一个长得不错,笑容这么温和让人心情大悦的弟弟,也是很幸福的事吧。

    未必没有朝男女之间那方面想过……但看程燃……

    还是下不去手啊。

    太嫩。

    ……

    两人这么聊了一会,那头樊欣所等的罗有为就过来了。罗有为父亲是交通局副局长罗光中,在山海本地财经学院就读,和程燃的大哥程齐是同龄人。

    罗有为家境不错,这个时候正是所谓韩流刚刚在中国有了苗头的时候,他也是一副“哈韩”装扮,穿着宽大的格纹衬衣,下身是大裤腿的休闲裤,通身宽松。头上还戴着一顶重叠“”的扬基棒球队队帽,看得出精心装扮过,手揣在裤兜里,很“耍酷”的走过来。

    看到罗有为,樊欣笔直双腿踩着的小皮鞋鞋尖内收,显得更淑女了,朝他笑了笑,“康有为!”

    这大概是他们之间固有的称呼,罗有为虽然年龄比樊欣大,但相处起来还是朋友的架势。

    过来得时候,看到程燃在旁,愣了一下,道,“噢,你也来了啊。”

    那边程翔和李玉都跑了过来,对樊欣道,“欣欣姐,等到人了啊……我们什么时候去歌城啊?”

    程翔李玉对樊欣那是很亲切,对罗有为就不怎么样了,这家伙平时很清高,有些装模作样,总之观感不太好。

    罗有为皱眉道,“一会那是什么场合,你们怎么能跟着去?”

    樊欣道,“肖尧已经在那边了,我说带三个弟弟,他说没问题……”

    程燃愣了愣看樊欣,自己这就成“便宜弟弟”了?

    樊欣朝他眨了眨眼。

    这便宜占的……

    罗有为脸色不豫,道,“不是,樊欣,那是刘锦他爸建投公司老总刘仲平订的包厢,今天专门就是让刘锦招待用的,据说今天请的人来头很大……肖尧,他爸一个主任在人面前都说不上话,他说的话听听就好……今天去的都是刘锦那个圈子的,还有一些想要借刘锦这个关系搭上线的……刘锦今天请的人……在这山海的背景能量,比得上他家的,不超过十个手指头的数。

    “先前听说了……”樊欣轻轻点头,她父亲的关系,其实本身也很能接收理解罗有为所说的这些。但这个时候她又道,“反正也就是玩吧……把他们带上……见见世面也好。”

    罗有为怔了怔,还是默认了樊欣这个“见世面”的说法,而且刚才说了那么多,眼下程家程翔李玉两人对他脸色都不善了,他虽然想和樊欣单独行动,但这个时候也没必要坚持让这程家三兄弟下不来台。反正该点的也点了,他倒也不是认为带上三人招惹什么麻烦,山海市地处内陆,多民族混杂,民风有彪悍的地方,也有浮于社会上的江湖气,身家过千万的李锦受他爸的授意请客,给对方办个庆祝宴,其实来的人越多,越显得面子大,主人与有荣焉。

    “那就去吧,我开我爸的车。”罗有为从裤兜里甩出一把帕萨特的钥匙,不乏炫耀显摆的去了旁边的车库。

    不消说程燃也知道这大概是山海市子弟圈子的聚会,山海市是酒文化盛行之地,由此有不少特定的风气,又因为地方小,社会层次相对固定,人际交往四通八达,很多都是相通的,一说谁谁谁,谁谁谁的儿子,往往在一个层面的都知道。也经常会出现子承父业,一个家族在这里经营很久,根基深厚,势力盘根错节的情况。

    台面上,很多家里有渊源,站在上位的人,其实有意识的彼此都在勾连。很多父亲一起搞生意,做事业,下面子嗣也是一个圈子朋友的情况。

    因此所谓的“子弟圈”,是切实存在的。

    程燃他们所处华通公司,当然还够不上樊欣,罗有为这样的层级,但今天似乎因为多年玩伴好久不见,樊欣一并带上了程燃三兄弟。

    在等罗有为开车的时候,程燃对樊欣道,“我唱歌不好,要不我就不去了……”

    罗有为的车已经开到了面前,嘎一声刹了车,樊欣却一手挽起了程燃的胳膊,打开了一扇车门,微笑,“好啦,就当我弟弟,帮我挡酒怎么样?”

    程燃愣了一下,敢情还真把自己当她“小弟”了。

    被樊欣挽了胳膊上车,她自己又坐进了副驾驶,程翔和李玉随后挤了进来,两人可纯粹就是陪着欣欣姐出去歌城唱歌玩的意图。

    程燃心想的了,就是要负责照看自己这两个弟弟,晚上把他们送回来,这一趟也必须走了。

    车辆前行,路边的景色往后倒去,和罗有为聊了两句,前排副驾驶的樊欣转过头来,路上刚好有灯笼的光影透过车窗照射在程燃脸上,让他的脸似乎有些泛红。

    樊欣笑起来,“这就脸红了?真可爱……程燃,乖,叫声姐姐来听听。”

    程燃朝她甩了个苦瓜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