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停下来,你将离场……我也只能是这样。”

    秦西榛的尾音消敛于空气中,她一手掌吉他,娴熟潇洒的起身,颇为干净利落,像是千里不留行的女侠,一干拥趸啪啪啪的鼓起掌来。

    秦西榛这个时候才露出一丝骄傲的笑意。那是属于她的领域所拥有的骄傲,这些之前都被藏了起来,隐藏在这所学校的世故人情之中,甚至可能之前音乐专业的在这里也会受到歧视,一个不是主科,二来也可能有认为搞音乐都是不食人间烟火,和普通人的疏离感。再则那些男老师找过来,多数也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是男女间的心思,并不会侧重于尊重她的专业上。

    众人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是高手,秦西榛是真的一唱起歌来,那就是巨大控场的掌握力。所谓的气场,是这个人能够有办法让你把目光聚集在他的身上,从而在他的身上感受到的东西。

    程燃初中毕业聚餐时也有,但那是重生的优势,用一首老罗的歌曲,凭借自己的两世灵魂,镇住全场。但秦西榛今天的表现,完全就是自我修行。

    其实以程燃两世为人的阅历,这个时候哪怕是看一些大歌星音乐的画面,也只会觉得简陋和粗糙,甚至用超前的眼光有些还显得滑稽,然而秦西榛的现场表现,仍然是有些东西是满溢出来的,比如才华,她空灵神往的目光中,隐藏的炽热,可以清楚地知道她是真的热爱着自身的专业。

    “好厉害,我们也想到你的程度……秦老师可以吗?”一干人热切的拍起马屁来,倒是希望从秦西榛这里得到鼓励。他们算是从秦西榛这里深刻的感知到了音乐是如何撩人的,当然庄严点来说这叫音乐的魅力。要说音乐是一座高山,秦西榛就是这上面的隐士高人,他们看来已经不亚于少林扫地僧的存在了。

    能够得到她的一句肯定或者鼓励,那简直就像是任我行对着满堂豪杰说自己佩服三个半人的牛叉了。

    结果秦西榛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不落尘世昧的面无表情道,“你们,大概还差了八条街吧。”

    又冲程燃笑了笑,“你就不一样了,估计只有一条街的差距。”

    乐队林楚几个人当场就想摔乐器走人了!

    提拉米苏给他吃不说了,凭什么说他天赋比他们好!这个程燃成绩年级第一我们承认了,音乐上面就安心做个跑腿打杂的好不好?

    但大家还是碍于秦西榛的威严,别看她清纯如水温温柔柔的,但偏偏你接受了她的设定,她对你不高兴了才更有压力。就像是你和陌生人吵一架没关系,但你在乎的人和你产生龃龉,就难以忍受。

    “好了,继续排练吧!”秦西榛忍着笑一招手,众人也只好继续各就各位。

    出乎意料的是这次效果好了很多,听在耳里也不是折磨了,偶尔的走调不合拍还是能接受,至少不那么兵荒马乱。看来练习和激励双管齐下还是有效果的。

    秦西榛拍拍自己旁边的凳子,又让程燃陪着她坐下。

    秦西榛转过头,看着道,“程燃,你看到了吧,音乐就像是刚才我所唱和弹奏的,是这样的东西……”

    程燃愣了一下,“嗯……?”

    “即便我们这样相近的坐着,可能彼此也无法了解各自的世界,哪怕能够交谈,但我们仍然会为不同的价值观,经历,对事物的各种看法所阻隔,人心可以隔肚皮,我不了解你,你也不了解我,哪怕交谈,也会彼此欺骗……但是音乐,可以直接跨过这些界限,让我们产生交流,而且这种交流,是在灵魂层面展开的。”

    “就算是面对不同国家的人,听不懂我的歌词,然而演唱的时候,他们仍然可以忽略歌词,感受到情绪这种事物的存在,会快乐悲伤,会从内心中产生出力量……这就是音乐啊。”

    “当你不敢大声哭,不敢大声喊叫,不敢倾诉的时候,你尽可以用音乐说着……这个世界我会怕你?”

    ……

    秦西榛攥着手,挺翘的鼻尖在冬天的温度中微红,但是说起这番话的时候,眼睛里有一丝骄傲,可知她平时,大概也是如此的。

    “这个世界……我会怕你。”程燃错愕笑起来,对秦西榛竖了个大拇指,“说得真好。”

    姑娘,我突然欣赏起你来了。

    大概没想到程燃会这样,秦西榛有些郝然,目光移开,又似乎自觉好笑的叹了口气,“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根本不像是普通学生。”

    “我听过你的弹唱……我刚才说过,音乐是灵魂的交流,对吧……”

    “嗯,那又怎样?”程燃突然有点。

    “但你感染到我了。”秦西榛淡淡道,“你一个初中生,毕业时弹的那首歌,感染到我了……有时候会想,怎么可能呢,你只是一个初中毕业生啊,偏偏和那些浮夸和故作沧桑的民谣歌手不同,为什么就能感染到我呢,让我觉得并不是你在唱歌,而是背后的另一个灵魂在唱歌。那不是歌词歌曲表现出来的,而是你很好的演绎了这首歌,所以你说什么表叔作品,我是不会信的。”

    程燃背脊发麻。这特么,从音乐上你都能分辨出我是重生的?

    不过程燃虽然觉得有些懵,但他相信这番话。他的两世灵魂,的确只要自己平时注意,就能很好的隐藏。然而仍然还是有可能下意识暴露的,比如他的动作神态,他有时候处理事情的方式,甚至更有可能,就是秦西榛所言的……音乐。

    对于普通人,可能分辨不出来这么多东西。但是对于秦西榛这样的专业人士,她很可能就能剥开表层见本质,听得出你背后的情绪,你的经历,阅历,甚至笼统点说灵魂。

    但能做到这一步,这个女子在这方面该是多么的热爱,甚至高明。

    秦西榛让程燃背脊微麻的话语又突然一转,“但是我有时候又想,这怎么可能呢……你一个初中生,怎么可能会让我感觉到是个历经世事的中年人呢……这是根本不和道理的,所以啊,只能归结于你的天赋了吧。有的人天生就有音乐的才华和天赋,让人嫉妒。”

    程燃心里长舒了一口气,笑了笑道,“与我相比,我觉得你更有天赋。”

    啪!

    程燃莫名被她手上的乐谱拍了一下。

    他有点蒙。

    这……怎么说!?

    秦西榛眼眉认真,“不会叫老师啊!你你你的。”

    看着程燃张着嘴巴的样子,秦西榛又扭过头去,这是憋不住板起的脸笑,不让程燃看到。只是从程燃这个角度,她的耳朵也被笑意带动着轻颤。

    程燃好一阵无语。

    不过还是道,“秦老师,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找我呢?”

    “对嘛,这样才尊师重道。”秦西榛回头瞥了她一眼,“我只是觉得,你有天分,但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让你对音乐这样躲闪和排斥……我给你机会,你却不需要,想让你展示自己,你却拼命的隐藏。我只是不希望,一个大好的苗子,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譬如叛逆之类的,放弃了自己的大好天赋。”

    “为什么这么执着?”

    “因为我的人生,也就这样了,但你不同,如果你热爱这个东西,也许能在这里有更好的发展。当然,我不是想改变你的人生,而是只想你看到你有能力去选择的东西,然后至于是走音乐这条路,还是高考进一流大学学其他的专业,那是你自己的选择,我只是在拓宽你能选择的道路。”

    程燃道,“为什么,你这么悲观……我觉得,你能力很强啊?”

    秦西榛道,“我爸是古典音乐的老学究,我知道古典音乐优美而有力量,我欣赏并认可,但如果要我作为事业来从事,我更希望走流行音乐这一条路。我爸要知道这一点,恐怕会杀了我的……所以这就是我没有办法做真正喜欢事情的原因。”

    “你打算把我培养培养,在我身上有个寄托?”

    “你为什么,不喜欢音乐?”

    “并不是不喜欢……音乐对你来说,是第二条生命,是一个世界。”程燃停顿了一下,“但对我来说,只是调剂。只是一种水果,偶尔我会吃它,但不是主食。你也别想扭转我的认知,因为这就是我的人生观。”

    程燃摊了摊手,“相比起来,我还是觉得你勇敢战胜你父亲更靠谱一点。”

    秦西榛仔仔细细看了程燃的表情,然后垂下了头,吁了口气,“似乎……确实是这样……”

    秦西榛头疼,“但是……没有办法啊……”

    程燃微微扬眉,“怎么才能战胜你爸?”

    “除非,我真的能获得很大的认可……其实,这次山海举办国际旅游节,是会有音乐会场的……会邀请音乐人和乐队来演出……我其实有想过,在那上面……试一试的。”

    “这个是很好的想法啊……”程燃道,“我帮你。”

    然后程燃猛地往后退了一下,双手挡了一下,秦西榛欲砸过来的乐谱高高举起,看他的模样,又忍俊不禁的搁下,“嗤,你怎么帮啊……不要胡乱夸下海口好不好……”

    程燃无奈。想了想,道,“你会视唱练耳吗?”

    秦西榛看白痴一样看他,“这是学声乐的基础要求……我是视唱练耳7级!”

    “那我唱一首曲子,你把曲谱写下来,到时候再进行一些编曲的变化,就作为这次学校艺术节的表演曲目吧。”

    秦西榛嘴角划出一个狡黠的笑意,“你终于……愿意拿出新曲子了吗?”

    乐队一干人听程燃还会写歌,一个个这个时候也放弃基础排练了,群体围过来。

    林楚这些人面面相觑,这个年级第一,居然也还会唱歌?有人想起了初一中的那个传言,不由得神色凝重而倾听起来了。

    程燃端起吉他,拨动了一下。

    然后按住,想了想,打算交代一下,“噢,对了……这首歌……”

    还没等他说完,秦西榛眉眼弯弯,“知道了……这是你表叔写的……第二首嘛。”

    “有那么一天,我觉得你表叔会打死你。”

    第二更送到!求!月!票!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