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燃最后还是被请了家长,不过这只是谭庆川邀请程燃的母亲徐兰一同共同探讨如何把程燃这个成绩保持下去,当然到没有出现徐兰被蒙在鼓里,得知程燃考了年级第一之后震惊到无以复加的情况。原因是成绩排名出来的当天,俞晓和他小区广播的一家,就已经把这件事宣扬得满大院路人皆知了。

    “这个程燃期中考了你们班第一?”饭桌上,嗑嗤嗑嗤嚼着芹菜的杨川终于忍不住开口。

    杨夏母亲同时向杨夏看来。

    “啊……”杨夏吃着饭,抬起头,又想到了这件事所造成的学校里那些沸沸扬扬的讨论和余波,道,“不仅是班上,全年级……第一。”

    其实杨夏父母早从俞晓父亲那里知道了这件事,故意这么问,还是源自心底的不相信。

    “真是年级第一啊……这程燃上了高中以来,成绩怎么这么好?夏夏,以前院子里考最好的可是你啊……说起来,程飞扬这个儿子,先是中考,突然上了之前根本考不起的一高,结果这上了一高,竟然考成重点高中的第一了……程飞扬家这是运势到了吗?”

    “运势什么的还说不定了,”杨川就打断道,“现在拿了华谷公司资金,成立伏龙公司,但能不能运营下去,还是个问题。走邮电局那条路子是不行的,邮电局多少年了,哪次解决过,要说从国外找些有实力的设备公司接盘还行,程飞扬自己去搞,不可能的……我现在还有点后悔,还不如不要职工安置股了,拿笔钱先出来。”

    杨夏的母亲就埋怨,“现在过都过了你说这些有什么用!不要多想了。”

    杨夏放下碗筷,“我吃好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不说话了,看着眼帘半垂的杨夏起身,她走向房间,到门口,想了一下,转过头来,眼睛清澈,“我会重新夺回第一的。”

    “我会努力……超过他的。”

    少女倔强的这么说着。

    ……

    不光是杨夏家,柳英家,姚贝贝家,这干华通公司大院子弟,每家几乎都绕不开这个事。要说程燃中考原本考四中还差一点的平时成绩,结果直接考进省重点第一高中还颇有些传奇,但传奇大约就仅限于此了。

    第一高中接收的可是附近最好初中的学生,省级重点中学虹吸鲸吞着周边地域最好的生源。不光是山海市几所好的初中,外地进来的优秀学生哪个是吃素的?

    万万子人都知道,高中很难,初中你可能仅仅只需要战胜自己,而高中就真的是在和那些无数在高中教学领域浸淫多年的出题者,和那些历届累积下来的经典题型,各大考点,知识点延伸出来五花八门的考题作斗争。

    上了高中,学生的分界就明显起来了,不同的科目,每个人适应和学习理解能力也不一样,以前你领先的,未必现在你还能一直在前面。

    就是现在大家的期望,也是能够在高中课堂跟得起走就行了,每一科分数及格线以上吧,一百五十分的总分,争取上一百一十、一百二十吧。

    至于什么班级年级排名,基本上都是看完分数之后,了解一下知道自己目前在年级上的定位的。毕竟最后高考也还是跟分数较劲。

    有时候也会想到程燃,他已经是大院家长们基本上绕不开的人。偶尔也会有这样的想法,程燃只是一时碰巧吧,毕竟从小到大看着程飞扬这个孩子一路上来,成绩上面他和俞晓,半斤八两,算是大院里中游偏下的。不知道怎么的就突如其来的发奋,上了一高。但是大家以往都听说过很多类似的人,往往当时一下子很传奇,但之后跟着的就是惋惜,“初中多行啊……可惜上了高中,就懈怠了,班上几十名去了,多少分多少分……”,“就高中那一次考试上来了,结果后面又被甩开了,高中那进度老师拉得快,一时跟不上……就落后了……”

    太多这种不持久昙花一现的案列。

    但是,这场期中测验下来,程燃不光成绩没掉下去,还夸张到了……直接拿了个全年级第一。

    据说姚贝贝回家还因为在班里排名中流,被其一向刻薄的母亲打了一个耳光,说是连程燃都能考上全年级第一,她姚贝贝是傻子吗?

    这样的事情,这场考试的余波,在院子里发酵着。

    ……

    徐兰从学校回来就给程飞扬打了电话,程飞扬进驻邮电局开局,在外面加班,但也是关注着徐兰这趟进学校和谭庆川谈话的。

    谭庆川大力表扬程燃的表现,甚至毫不避讳表示出正是因为程燃,才让他面上有光这种直白的话,也是让徐兰受宠若惊。

    “飞扬啊……我突然觉得,我们家程燃,好像是一个大人了呢。”

    “谁说不是呢。”程飞扬在电话那头感慨,“这孩子,好像已经不能用懂事来形容了。他似乎,已经长大了呢。”

    “但是,等他晚自习回来,你还是帮我传个话!说老爸已经知道今天班主任表扬他了,我很欣慰,但是这只是期中考考了个第一而已,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你要是期末考,或者以后高考能考个状元,那个时候再骄傲不迟!这次很多人没考好,盯着他的位置,他一旦要是松懈,看着吧,以后有他哭的。所以千万别自满,再接再厉!”

    徐兰都听不下去了,“你是不是,对他太苛刻了?”

    “有多大能力,就要承担多大的期望,苛刻!还真别怪我苛刻。你说咱们搞这个的,进这行的高材生多了去了,今年伏龙还计划招一些高校人才,就是为了扩充军力,增强竞争力。这个世界,竞争越来越大,你不站在巅峰,不时刻想着力争上游,真就会被这个快速变化的世界淘汰了。我现在拼命干,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他的未来……所以对他严格要求,是必然的……以前嘛,那是没办法了。也就不说了,现在既然咱们儿子有这个基因,当然是想他更好!”

    “要做伟大的人,必然就要经历苛刻历练的过程呐……”

    ……

    挂了电话,在邮电局督战的程飞扬又投入了加班加点的奋斗中,“继续战斗!”

    当时邮电局长蒋进亲自在场督阵,邮电局一干官员都在冷眼旁观着蒋进的决策。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邮电局长倒下一个又一个,倒是并不影响中高层这些干部,后来这些干部都疲了,对于蒋进花大力气来搞这个,盘算着他的下场也是和前任差不多,搞不动的。

    当伏龙公司把邮电局的设备一一更换完毕,技术人员将设备和地方线路一连接后,问题就出来了。各个端口互通,但偏偏就是无法通讯。

    “外面打不进来!我们也打不出去!”程飞扬接到接二连三的报告,四下里指挥,但看着进展轻微,蒋进的脸都绿了。

    “可能是中继线有问题!”程飞扬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道,“赶紧去换一条中继线,是不是批次问题,马上向蓉城求援,我还能卖一下老脸,让以前老同事给我弄一捆高质量的过来……”

    蒋进冷哼一声就出去了。

    中继线连夜调来,蒋进一听说线来了,在家里早饭也不吃就赶到现场。结果问题还是出现,更换了中继线的设备始终还是不通。

    邮电局一干干部表面上说着,“这个事情啊……以前就弄不起,现在恐怕只能找中海那边的贝拓了……你们伏龙公司新成立,可以理解,可以理解……”但实际上心底还指不定翻多少白眼,果然白费力气!

    程飞扬脸色极其难看,没想到自己儿子给指的路,却紧接着就是出师未捷。

    老技术田丰突然道,“我检测了一下电路系统,4线路上有个阙值有点问题,是不是这里的原因?”

    程飞扬立即停机,也顾不得自己一身西装了,直接撸起袖子就钻进机房检修设备。蒋进脸色稍稍缓和,其他邮电局干部倒也有些悻悻然,虽然不太信任程飞扬的公司,但这干劲,他们还是佩服的。

    过了片刻后,程飞扬声音从机房后面平稳传来,“换六号电路板电阻!”

    工程师风一阵出了门,回来之后工程师当场重新进行焊接,维修设备重新安装。

    安装完毕。重新开局。

    打开信号调制器,没过多久,第一个电话响了起来,田丰上前接起,转过头来,声音抑着惊喜,“理县的电话!通了!”

    然后,是一个又一个的测试线路,铃声接二连三响起。

    “裴下镇通了!”

    “安淳县接通!”

    “棠湖镇接通!”

    一个个,是声声难以抑制的激动语气。

    ……

    全通!

    伏龙公司技术小组,猛然欢呼起来。

    程飞扬用脏污的手擦了擦脸,结果蒋进已经不管不顾了,上前来和他用力紧紧握手,环抱着他拍着他的背脊。这可是把他这个邮电局长保住了啊。

    程飞扬心头此时除了有种千军万马破关的畅快之外,还有微微恍惚,当初程燃告诉他从邮电局下手的时候,他还一度犹豫,而如今眼前的场面,变成了自己儿子一语之下拨开云雾见光明的豁然开朗……

    山海市邮电局被攻克了!

    ……

    连续一个星期的作战,程飞扬甚至连程燃期中考都没怎么回家过问过,这个时候终于告一段落,程飞扬出门透口气,就那么在邮电局的一个花台上坐下来,就看到田丰过来在他旁边坐下,“老程,听说你儿子这次考了全年级第一啊,不得了,一中那个地方,莫不等于是全市第一了……?”

    程飞扬心头一畅,这些天的艰苦奋斗,也就这事,给他最大的藉慰了,每次一想,干活都是动力十足。

    “哪有这么夸张,只是个期中考而已,后面还不知道多少人咄咄紧逼呢,还要保持,还要保持啊……”

    田丰咂咂嘴,“老程,我越来越觉得咱这大侄子不一般了,你说,成绩好也就算了,新公司的章程,是他拿出来的吧……”

    “网上下载的,下载的……呵呵……”

    “我也算是网民了,可我上网找了一下,愣是没找到这章程的原型啊……不知道侄子从哪里找的?就算如此吧,你说,进军邮电局,是他跟你出的主意吧。你看,咱们现在就在邮电局开局了!老程……我觉得,这就像是那下围棋,弈棋落子,首重布局。像是本格派的棋圣小林,稳落右上子,落地生根,朴实无华!”

    这个时候中央台经常也会转播一些围棋比赛,田丰是个棋迷,这不久前中央台才重放了杯的小林光一九段执黑对羽根直树六段围棋比赛,看的是如痴如醉。

    这位未来名声大噪,作为伏龙公司一方大员的人物,在九七年的这个秋末,于这片灰扑扑的花坛前对程飞扬说着话,神采飞扬。

    “这就是所谓的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今天只有一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