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燃 第十四章 余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另一方面,在楼道这边,赵平传一脸的羞怒,看着面前的两名妇女,就像是面对两只可能转眼就会把事情宣扬出去的长颈鸭,连忙尽可能挽回,“不可能,我家赵自伟怎么可能做这种事,他一向很规矩……”

    张春霞带着笑容,一个劲点头,“是的,是的,那个程燃一定是乱说的!”

    刘群也笃定,“我看赵自伟那孩子乖得很,怎么可能和女生牵手,还互喂冰淇淋!哎哟,即便有,肯定也是这些小娃儿闹着玩的!”

    “根本不可能!”

    “是是是……不可能……”

    张春霞摇了摇头,看着程燃离去的方向,还有些扼腕叹息,“这个程燃,以前倒不是这样的孩子啊……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了。都变成……烂焉儿了!”烂焉儿是山海市一种带着地方特色的名词,大致是一个人泼皮流氓的意思。

    刘群就道,“是,现在张着眼就胡说八道,而且他还面不改色心不跳!我反正是要叫我们家小虎少跟他玩在一起了,不要把他也带坏了……敢上课跟班主任顶起来,我要是班主任,都直接会给他开除了!”

    “听说是成绩直线下滑……这小子,恐怕也是不打算考高中了,以后就混个中专文凭吧……”

    这个时候,初中,高中,大学一条龙算是正常的人生轨迹,似乎只能循着这样的轨迹一条路走,以后才有出息,在单位大院里面来说,谁的孩子要是连高中都没考上,那就等同于是人生都毁灭了,从此灰暗,而谁家考上了好的大学,那就简直是前程似锦,哪怕做着再大的生意,买彩票中大奖,都不可与前途相提并论。

    而在学校里和老师杠上,先不管这个老师是否配上资格,这首先就是对师道的不尊,在这个年代,哪怕就是那些学校里再烂的学生,恐怕都干不出这种了不得的大事。这个程燃居然直接就打破了底线……因此几乎已经和将被辍学的烂焉儿等同并列了。

    一大早被程燃搅得满心凌乱的赵平传冷哼出声,“程飞扬能教出什么样的儿子?这个垮杆儿单位,守着那一份工资一干就是这么十几年,能挣什么钱……他儿子能有什么出息?”

    赵平传倒是和程飞扬素有矛盾,以前单位效益好的时候,程飞扬的技术所是最吃香的,甚至材料的采购,都要他们列清单……那个时候程飞扬是副职,正职退休,原本程飞扬该顺理成章升为正职,结果赵平传凭借一直以来搞得极好的领导关系,调过来成了程飞扬顶头上级。

    但技术所那是什么地方,真本事才的得到尊重,赵平传酒面还可以,在需要技术的技术所,没人听他的,后来灰溜溜又调其他部门了,但对程飞扬可就结上了怨气,一直认为是程飞扬拉帮结派,架空了他。

    当然,后来单位效益不好,他们这些人就磨洋工半摞摊子,这边拿着一份工资,又在外边去找打一份工,反正这个单位迟早垮杆,能吸一份血是一份血,到最后吸不动了,那就一拍两散,大家拆伙把公司分了。

    所以这个赵平传拿着两份工资,自然是看不起程飞扬这种现在还在单位上干事,要一条路走到黑的大老粗。赵平传嗤之以鼻,“以前就是当兵当傻了……活该全家要饿死!”

    ***

    程燃进入学校,刚到楼梯口,教授物理的小曾老师就迎面走了过来,小曾老师年龄不大,大约接近三十岁,比前世自己的年龄还要小,不过在学生中很有人气,平时也不摆老师的架子,就像是哥们儿一样,看到程燃,露出古怪的表情,道,“耶,程燃,你咋个搞起在的呢,不明智,不应该啊……”

    话在这里点到即止就是了,程燃对他笑了笑,两人本就是相错而过,小曾老师看着程燃的背影,心底其实是默默生出一些服气的,有的老师怎么样,站在同事的角度,曾庆不怎么好表态,但是一个大办公室里,大家都心知肚明。他也算处于奔三十岁,二十的尾巴,身上仍有残存的热血,平心而论,如果他和程燃之间调换,他能不能站出来面对李斩可憎的嘴脸?不能吧,这个时候,哪怕是一个恶劣老师的淫威,也不是一个学生能迎战的,但这个平时温吞吞的程燃,竟然就这么像是勇士一样的直面了。

    而且他有些疑惑,程燃是怎么做到这么泰然的,刚才他看自己的眼神,反倒像是自己是打报告的学生,而他才是淡定的老师了?

    不过曾庆又微微一笑,说实话,李斩这人的确名声很坏,谁都知道他那一套,在学校里,也本就是一个惹人烦的人物,不过据说家里有教育系统的关系,这就不怪李斩当年有被开除的劣迹,后来还是返校了。这些年,更是仗着自己的关系,对普通老师诸多打压,在外面酒桌饭局之上,也是各种嘴脸,表面上为人师,骨子里却是侮辱这个职业。现在有了程燃这么一出,年级上的一些老师,还大有一种爽快感。

    这个事情在上个星期五爆发,经过周末到今天一大早的发酵,年级上都知道了,不过可惜的是,这个赌约里程燃要考上一中,这一点,是不太可能了。

    程燃进教室不久,就看到前排的一簇主要以女生为主的学生在相互交谈,这个过程中,杨夏也在其中,片刻后,她朝程燃看过来,眼神复杂。

    程燃尚有些奇怪,俞晓就从那头挤了过来,自然是刚才就去那边打听了,“糟糕了,糟糕了……苏倩他爸昨天的饭局,初中部的校长周韬也在,有人跟他说起了他们初三年级有学生和老师打赌考上一中高中部的事情,周韬当时先是骂了句什么乱七八糟的,后面就拍桌子,说这件事可以拿出来通报嘛,一方面顺势给初三中考的学生做心理建设,一方面是体现教育的进步,学生要和老师打赌,那就赌嘛……体现老师并不是要高高在上凌驾学生,如果学生赢了,老师答应的什么,就应诺,如果老师赢了,那么学生也要服输!这也是诚信的体现!”

    俞晓说得表情那叫一个惟妙惟肖,程燃看过去,那名叫苏倩的女生这个时候也朝他望过来,然后点了点头,瓜盖刘海荡漾。

    苏倩父亲是教育局教科院的,得到这种信息也不足为怪,关键是一中初中部的校长周韬,那是全市闻名的人物,为人高大,一米八几的个头,喜欢穿中山装,温文儒雅。但本人却是个彻头彻尾的改革派,一中初中部的许多制度和建设方针,经常走在前列。就好比现在,一般人顶撞老师,敢和老师打赌,传到校长耳朵里,估计也不大管,哪能事必躬亲,反正下面有教导主任对付这些出格的学生,是威胁,还是检讨道歉,或者通报批评,都是一套一套的。

    但周韬这里,就不一样,首先就可以扯到体现教育进步的地方……这件事还真就这么当真了。

    “现在,怎么办?”俞晓说完,睁大个眼睛,注视着程燃。

    而且现在不仅仅是俞晓,程燃发现前几排的,左右的人,都把自己给盯着,似乎想要看着他现在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程燃环视了一圈,道,“怎么办我说了算吗?……那就这样呗。”

    这番话说得轻描淡写,但是一群人哭笑不得,不是真的问你怎么办,而是谁都知道你考不上的……

    这个赌,你输定了啊……

    但碍于情面,每个人此时都没有戳破看上去“迷之自信”的程燃。

    ***

    在教导主任办公室,李斩脸色阴沉面对着副校长兼教导主任章明,再三确认,“这个事,我真的要这么做?”

    章明一脸的恼然,“周韬交代下来的事情,还能怎么办……你们班上有学生周韬认识,已经问过相关情况了。那个叫程燃的又没有辱骂你,只是跟你打赌,现在周韬插手,教导处也不好处理。”

    李斩都要吐血了,什么叫他没辱骂自己,但那程燃的行为,和辱骂自己有什么区别,根本就是在当众打自己的脸!

    “他要真考上一中高中部了,我还真要给他道歉,喊他一声老师不成?”

    “周韬是想体现所谓教育的开明,如果真有那个时候,我看到时候你就顺势借驴下坡,表示批评没把握分寸,道个歉也就过了。”

    但是听到这是校长周韬的意思,李斩也就没再挣扎,只是道,“我倒并不担心那一天,那个程燃就根本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只是他周韬这么搞,迟早要把一中初中搞垮!”从他的角度,当然不愿事情这么发展,没想到只是一个小小的程燃,就弄得现在情势非常不好掌握了。

    第二节课全校课间操结束后,章明站在高台上,对全校宣布,“上个星期,在我们初三年级,一个叫程燃的学生,和他的老师打了个赌。要考上重点高中部!这个学生,成绩不怎么样,打这种赌倒是爽快得很,好,中考面前,气吞万里如虎嘛,这种心性和勇气,是值得学习的!”

    说到这里,高台之下就像是《神鬼传奇》里的木乃伊黑甲虫涌现,窸窸窣窣的声音无限蔓延。

    这算是全校通报批评,还是助其扬名啊……

    至于那后面章明的一系列套话“特别是现在面临分水岭中考的最后时刻,这是预警,更不能松懈……”也就没有人怎么听了。

    程燃心想得了,重生过来,初中最后的阶段,也是不平静得很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