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就是立体几何的概念,接下来我们讲平面解析几何,我给你们布置了几个作业……”

    “我相信,我们一高的学生,不仅仅只是完成书本的内容,你们还要有发散性思维,否则怎么和普通学校拉开距离……“

    ”下课吧……休息十分钟,下堂课连堂……”班主任谭庆川一收教案之后,下面突然哗啦啦,围来一群学生。

    这就是一高和普通中学的区别之处,要是在普通高中,绝对看不到这种一旦下课就把老师围得水泄不通的局面。

    程燃抬起头看了看这样的“壮观”景象,暗暗赞叹了一声,然后拉开了凳子,和俞晓准备外出走走。

    殊不知,在他离开的时候,谭庆川的目光锁定了他的身影。班前六名他早就已经在关注了,今天他讲的几何内容,可不单纯仅仅只是普通题,还刻意留了几道往年奥数题目,就是为了激发学生多样化的思维能力。

    其实他不指望班中游的学生能够完全吃透,但是游的学生,他是要稳住的。

    如今他所关注的几个人中,每个都在冥思苦想,或者将不懂的前来询问,偏偏那个程燃拉开凳子就出去了。

    难道这个程燃不知道,哪怕再好的成绩,那也只是代表你的过去。高中每一个阶段,不负责任的说,对于每个人都是拉锯战,都是在冲刺,一旦有个环节没弄懂没吃透,后面可能遭遇的就是连锁反应……

    谭庆川见过以往很多自诩优秀者,往往忘乎所以,最后从最高顶直线垮下来,跌落尘埃的例子。

    他不想程燃重蹈覆辙。

    “程燃,你等一下。你难道没有想问的题?”

    重点高中学习很大程度都是靠自觉,谭庆川亲自开口询问,这可是很多人享受不到的待遇,这一时倒是令很多下课时候也在利用时间做题的人纷纷抬起头望过去。

    杨夏眯起眼,目光在搜寻中,落在了已经走到教室门口的程燃身。她微微蹙眉,了高中,随着课业难度的提升,很多人其实已经看得出努力用心了,而这其中最让人感觉到不安的还是班前几名。

    譬如李德利,郑秋英……这些都是学霸,论成绩也是班名列前茅,关键他们并不死读书,他们平时也像是正常人一样,有社交,不是头脑发达四体不勤,相反体育能力也不错,好比李德利,班踢球的时候他就是守门员,能够统领全局。

    但是他们的生活太良性了,基本不参与放学后的活动,一旦老师讲新的内容,他们绝对是能理解,也理解得比普通人深的,当老师布置难题的时候,他们绝对是第一个去和老师探讨几种解题方式的人。这简直就让人压力山大。

    杨夏在这种情形中,其实也在努力的追赶,每个人都清楚不进则退的道理,但好像放在程燃这里,就不太一样。

    程燃绝不会是第一时间去解那些难题的人,相反他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做什么,课就课,下课就出去活动,简直不要太规律。

    这种规律对于一个他入校时绝对是班里前十名的学生而言,是有些反常的。

    所以这个时候谭庆川都会出言询问。

    程燃也就摇了摇头,“没有想问的题,做不到的,我会下来问你的,谢谢谭老师。”

    程燃这句谢谢倒是由内而发,说实话,即便是谭庆川存着保住他这个好苗子的心思,但其实出发点,还是在于对他好。对比起初中时的班主任李斩,谭庆川的负责,认真,甚至有些执拗的性子,是让程燃很温暖的。

    “哦,好吧。反正你自己好自为之。”谭庆川点点头,也就不看他了。

    但其实这句话隐藏的分量,是有些重的。有提点,也有警告的意思。

    而此时班的前几名中,就有人看着程燃,表面不动声色,其实内心深处,有如搁下一块石头。

    重点高中都会追求个线录取率,每年也会有奖学金名额和一些三好学生份额,甚至对于一些顶尖学校还有推荐名额,不过要获得这些毋容置疑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成绩。

    再加处于顶层金字塔尖的学生其实是受到学校,老师和同学,甚至家长方面的多重关注,很难不产生暗中攀比对抗的心理。

    其实说到底,在最顶尖的一群人,彼此之间都有竞争关系。

    有的人是早有意识,有的人是没有意识到,无论有没有意识,这种竞争都是存在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毕竟学校的优异资源就那么一点,有的人能分到,有的人就不一定能得到。

    所以力争游还是有道理的。如今这个程燃似乎并没有和他们在一条竞争轨道,至少少一个竞争对手,这是可以计算得到的。

    可能半期考试之后,也就能见分晓了。

    ……

    其实倒也并不是程燃要故意托大,他的前世在中考失利之后,程飞扬用埋葬自己创业的机会交高价让他了四中,程燃痛定思痛,还是从四中那种环境中考了211工程大学。

    所以当年高中的内容,他其实基础非常扎实,很多人高考前夕回过头复习,其实最难得,是对高中三年的知识没有一个提纲挈领般的认知。平时漏掉的东西太多,要补起来太困难。

    然而程燃天然打通任督二脉。

    现在等同于回过头去看这些东西,还是老一套办法,查缺补漏,在可以深入探究的领域面,扩大战果。程燃按照这套计划中的复习方式,其实已经复习到了高一内容前面去了。因为很多内容不必现学,程燃就用题海来扩大自己的题库,谭庆川出的这些题,其实他早在一周前自己就做过了。

    要是谭庆川知道程燃现在完全就没有跟着教学大纲来,或者可以说当各科老师在讲这个单元内容的时候,他其实已经在做的是后面一个单元,甚至几个单元的奥数和历届真题了。

    既然不用听课,那么每天课堂都是做题时间,程燃自然也就不用在下课的时候和其他人一样拼命做题了。

    所以当所有人看到他离开教室,以为少了一个竞争对手的时候。

    程燃其实是满心轻松的出门,走下楼道,一般是从田家炳大楼的花台步行,绕行政楼一圈。

    或者就是操场去溜达一趟,擦着铃声返回来。

    晚自习的时候,也会往大家聚集的篮球场沐浴红色夕阳晃荡一番。

    就像是……

    国王在巡视领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