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高中军训算是学生时期一段特别的体验,有人说这没意义,只不过是斯德哥尔摩似的洗脑,但有的人认为这种特殊的体验和其中所存在的情感却是真实的。

    程燃以前没这待遇,他上一世考的是四中,这种一般的学校很多时候最大的弊端就是缺少仪式感,这种活动直接给取消了。每天学校里就是日复一日的以学习为目的,但哪怕是这样,升学率比起市也是差得远了。所以坏的学校不一定出不了人才,但你要是想出成绩,那还是只能往师资优异的学校走。学风这个东西看不到摸不着,但却的确是整个学校有教无类的老师和学生一同努力的成果。

    军训时倒是还发生了一些小插曲,谢飞白在七班,因为头发剪得像是倒扣的瓜皮,再加上越加沉默内敛,所以多少看上去有点人畜无害的木讷,所以他们班上有几个学生走操时不小心踢到了他,第一时间却不是道歉,而是一些打趣的调笑,“大个子,刚才你同手同脚了吧,一定是了,来走一个,走一个我们给你纠正……”

    有些原本老人的朝那些个在旁边调笑的男生看过去,神情那叫一脸的哀默。

    谢飞白目光越过两人,看向了九班方阵的程燃。

    “你往哪里看……问你呢?”

    发现程燃有所感应朝他看来的时候,他笑了笑,转身走了。徒留几个人对他的背影指指点点。

    传来一些,“你看他头型,好搞笑……”之类的对话,大概已经打上了他这个人好欺负的标签。

    等休息的时候,谢飞白和程燃对上了,咧嘴一笑,“修身养性!”

    看到他一脸得意的样子,程燃倒是一时无语。

    军训很苦,一个方阵千篇一律的练一个踢腿,每每汗流浃背。程燃这种时候就会觉得自己真的是脑子有包,什么事都要体验,结果这一体验就把自己给坑了进去。一个重生者被人训得翻来覆去的踢正步,这简直是混到什么程度去了啊,自己可是分分钟就可以翻云覆雨的人啊……

    “程燃,走什么神!你,单独,出列!重新来一遍踢腿!”

    程燃:“……”

    于是程燃也就只能像是典型一样在几个班的方阵面前重新走了一遍踢腿步。

    而这个时候已经原地休息的方阵里,男男女女对他指指点点,他还确定看到了杨夏俞晓等人的微笑,简直有点想捂脸。

    不过程燃还是能明显的感觉到身体强度的变化,走操,正步,俯卧撑一类的锻炼,对毅力倒是一个不小的裨益,程燃身体里生出的那股惰性,在这段军训时间里又被抛掷一空了。

    所以说时常三省己身,未必不是没有道理。

    有舞台就会有观众。

    这些天里面彼此已经比较熟了的陈若婷一次休息空隙,坐在了姚贝贝和杨夏之间的草坪上,先是闲聊着什么,片刻后,陈若婷突然道,“听说,你们以前和程燃也是一个班的?”

    姚贝贝和杨夏有那么一瞬间的沉寂,初是山海市最好的初中之一,但也只是之一,这其中山海市还有一个私立学校笃德学校,一所虽然排名不及初,却已经隐隐有追赶之势的青海中学。这两个中学升入一高的学生,也比较多。这个陈若婷就是私立笃德中学的。

    虽然现在是军训期间,女生不施粉黛,然而私底下有人说起来这恰是最能体现女生素颜水准的时候,这才几天时间,班上的男生就隐隐传出了陈若婷,杨夏,赵璃是班上三个长得在第一级别的女孩。其中又隐隐以杨夏最为出众,就和男生那边的张峰一样。

    突如其来,陈若婷问起了程燃的情况……这真是,让姚贝贝和杨夏不知道怎么回答。其实或多或少有些心思敏锐的人已经发现了,陈若婷是时不时目光落在程燃的身上。

    片刻之后,姚贝贝开口,指了指杨夏,“你不知道吧……以前程燃干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半晌之后,从姚贝贝那里和杨夏的默认间已经了解了文艺汇演上程燃那一幕的陈若婷若有所思,道,“没想到啊……程燃还这样做过啊……”

    杨夏不置可否。

    盯着她的陈若婷又道,“可是难道这不应该是,最让人难忘的事情么……虽然看上去幼稚和冲动,但有的时候这样的行为,是因为真切的喜欢啊……”停顿了一下,陈若婷看着杨夏的侧脸,“那个时候,他一定很喜欢你。”

    杨夏怔了怔,没有回答。

    陈若婷伸了个懒腰,“要是有哪个人这么对我……我会很高兴的……大概中学生涯,也会更多姿多彩一些吧。”

    军训最后的两天就是做活动和联谊,说是联谊,就是大家围坐在草坪上,各自表演一下节目什么的。

    这个时候很多人的特长和拿手好戏就轮番上场了,有点男生擅长篮球,虽然草坪上不好运球,但用一根手指顶着篮球旋转,从手腕一抖,旋转的篮球就从胳膊到肩膀直达另一侧的手上,也引起了一片掌声。

    最后一天的时候有人拿起一把吉他,就那么弹唱起来,弹的是一首小城故事,人们认出来,那也是来自笃德中学的一个风云人物,叫做齐盛,吉他弹得不错,很多人沉浸了进去,想到即将结束的军训,眼眶红红的。

    笃德中学本身在一高就是很大一拨人,这个时候鼓噪着,很有一种大家一个地方来的与有荣焉之感。

    不知道是不是触动到了什么,人群中有人开始小声的叫起一个名字。人们看过去,叫名字的那个人是以前初的学生。

    然后开始叫名字的越来越多,随后所有从初来的学生,都同时有节奏韵律,整齐的叫起了这个名字。

    “程燃!”“程燃!”“来一首!”“程燃!来一首!”“程燃!来一首!”

    ……

    有原笃德中学的,青海中学的,还有原来是其他学校的很多人,都抬起头来,顺着喊声望过去。

    原本看着齐盛表演,觉得他还是以前那么出众的陈若婷收回支着下颌的手,有些无措的看向程燃,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会叫他的名字。

    不止如此,程燃所分到的九班以前外校的学生们,现在也看向了他们这个同班且陌生的男生,都有些措手不及的神情。

    姚贝贝喊着,“程燃!来一首!……”

    柳英拍着巴掌,手支在嘴边,声音清脆,“程燃!来一首!喂!”

    杨夏看着程燃,目光有期许和淡淡的憧憬。

    “这人谁啊……”

    “怎么回事?”

    “程燃,是叫做程燃的人……”

    然而在那些热烈的呼声中,人们看到程燃只是双手推出,摇头表示拒绝。

    声音在潮起了一会,失去了持续让其热度沸腾的支撑后,又像是抽走了基底,逐渐小了下去。

    看得出来,很多人很失望。

    其他非初出来的学生们则纷纷摇着头,原来这是一个连站出来展示自己勇气都没有的人……现在的传统初一高教学体系,真如传闻所说,正逐渐没落,正欲被他们这些新鲜血液取而代之了吧。

    初的人们失落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姚贝贝手垂了下来。

    柳英的鼓掌也停了,收了手。

    那头齐盛在短暂的打岔后,又开始弹奏下一首歌。

    陈若婷目光从程燃身上收回,又灼灼盯着齐盛了。

    军训的时光,就在齐盛的琴声中落幕。

    …

    …

    第一更,订阅月票,握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