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不种田 喜团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你哪里都没错。”王陵捏捏她的脸颊,到底是下定了决心:“先前我总是担心,患得患失,又怕生意的事情败露,被父亲呵斥与责罚,又怕家里不同意我们二人在一起。”

    瞧着林不喜笑容灿烂,他一瞬间来了勇气,将所有的话都说出来:“那有凤来仪,本就是为你开的。你也不必求着我说去卖首饰。我以前总想,若有机会,带着你离开林家村,总要有些产业让你吃穿不愁,现下也差不多了。”

    林不喜被这突如其来的所有实话惊呆了:“你要带我走?那……那……”她到底有些舍不得家人:“那还回来吗?”

    “自然,傻子。”王陵道:“我不过是被这些俗物弄得烦恼,想分家另过罢了。回头我找个机会与父亲说,他即便不同意,我一意孤行,也会允的。”他没说,王夫人要有凤来仪,可以保他与林不喜成亲。

    林不喜有些纳闷。

    王陵也不打算再隐瞒,直言不讳:“这些年,我心底藏着一个秘密。”他深深看向林不喜的双眼,像是魔怔般“弟弟的姨娘,当年设计害死了我的母亲。他们都以为我不知道。我隐忍这些年,一直想着报复,可是你见王牌,他对我很好……我便在复仇与宽恕中徘徊,现下有了你,报仇的念头一日比一日弱……我不想你再为我操心。”

    林不喜惊讶地张大了嘴,难怪王牌对王陵如此费心热络,王陵却永远是不咸不淡,还有这层缘故。

    只是王陵选择了宽恕,也让林不喜放下心来。

    待过不到两天,王家便有人来林家提亲。李桂芳自然是喜得合不拢嘴。

    双方毫无异议,不过一个月,林不喜便过了门。

    待到洞房花烛夜,王陵将有凤来仪给王夫人的事情说了,林不喜很是心痛,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接受。

    翌日给公婆敬茶的时候,王陵直截了当,提出分家要求,要与林不喜分出去另过。

    王夫人求之不得,虽然王老爷大怒,却仍旧是不知道怎么样游说的耳旁风,让王陵分得两个小铺子,连买宅的本钱都没有。

    林不喜自小吃惯了苦,并不觉得,那两间小铺子于她来说,更如同至宝一般。

    她与王陵都精于此道,必不会亏损。

    二人相视一笑,在其中一个铺子的耳房里安了家。

    两年后。

    林不喜拂着微微隆起的小腹,瞧着门口排着队买首饰珠钗的姑娘嫂子们,笑眼眯眯。瞧着远处王陵背着包袱大踏步走过来,忙迎上去。

    “夫人可知,此番出去,受益匪浅。”王陵进了房,将包袱打开,里面居然是从未见过的钻石类饰物。

    “不知道是谁得了这个方子,又开采了那座上,学去了你当初的打磨方法,如今这饰物虽还不到咱们这里,可京城已经人人都有,从项链到戒指到耳环,都耀眼漂亮的紧,如今咱们抢了头一份,把铺子扩大的心愿,大概可以完成了。”

    林不喜瞧着那工艺,已经很是成熟,不由得抿嘴笑了:“我这辈子的心愿,大概也从此就完成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