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苍桐树 第12章 世道变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李卫东脸色很难看,气喘吁吁的停在半空,明显缺乏运动的身体有些吃不消,握紧绳子的手有些颤抖。

    “林立兄弟,拉我一把,我没力气了。”不得已哀求道。

    **立不知道有什么问题,心里一直抗拒拉李卫东上来。

    犹豫了很久才抓起铜绳,李卫东看到急忙感谢,生怕他反悔似的,本来坠在半空不愿动,这会儿却用尽吃奶的力气向上移动着。

    **立既然决定帮忙,便不在犹豫,大喊:“12,12,12~”

    两人同时用力就又快了很多,5米的高度,让两人都很无语,李卫东终于一只脚踏上阳台,**立伸手拉了他一把,终于可以松口气了,李卫东笑道:“谢谢了,你是个好人。”

    好人吗?**立有些迷茫,甚至他对自己都不了解。

    “你准备怎么办?”

    **立指了指凌乱的图书馆,没有食物,甚至潮湿的水汽泡的浑身都不舒服。

    李卫东瞧了瞧外面的黑球,没有回答,反而问道:“那是什么?”

    “船。”**立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总算赋予了这黑球一个实用的价值。

    “这船挺奇特的。”李卫东啧啧道。

    “是啊!水来了,它就飘来了,也算救了我一命。”

    **立又想起那最后惊险的一幕,叹了口气。

    李卫东也很感叹:“能活下来就是幸运的。”

    **立不语。

    李卫东:“我能和你一起走吗?”

    **立其实很想说不能,却无奈的发现自己没有了拒绝的资格,只能点了点头。

    “我们去补给食物。”李卫东显然也明白当务之急。

    突然李卫东余光撇见角落里一个东西,身形顿时绷紧。

    他异常的样子正好被**立看在眼里,疑惑道:“怎么了?”

    “没什么。”李卫东尴尬的摇了摇头,“想放屁,憋回去了。”

    闻言,**立仿佛闻到了什么怪异气体,顿时被恶心到了,也没注意他的目光很不正常,急忙道:“没事的话睡一觉,明天一早再走吧!”

    逃似的走进了里面的办公室,将倒下的桌子扶起来,躺在了桌子上,虽有不舒服,但好歹不用风吹日晒。

    李卫东看**立走进了里面,急匆匆走过去,捡起来刚才在角落看到的那个被遗漏的满是血迹的小拇指,走到阳台随手扔了下去,松了一口气。

    夜深了,李卫东心怀鬼胎,不时瞟向办公室门口,最终像是放弃了什么,也渐渐闭上了双眼。

    办公室内,**立也时不时看向门口,始终有些纠结那危险的直觉,不由出声道:“睡了吗?”

    李卫东刚有些睡意,便被**立叫醒了,深吸一口气,假装平静道:“怎么了,有事吗?”

    **立:“你准备去哪?”

    李卫东一愣,随即无所谓道:“只要活着去哪都好。”

    光暗分明,白天和夜晚的界限突然模糊了许多,一夜的时间原来这么快。

    说青山绿水好不自在,水面上显得污浊不堪,随处可见的垃圾和尸体,横漂在水上。

    一处空中餐厅,五个人正吃着烤肉,喝着啤酒,感叹这死水无情。

    “老大,你说这水什么时候能退?”一个瘦小似猴蓄着胡须的男人喝着啤酒大声道。

    “你小声点,我没聋!”一个高个子的男人不满道。

    那被称为老大的男人叫左小山,是这个空中餐厅多宝莱的两个保安之一,那个蓄着胡子的男子叫徐安利同是保安。

    另外两个男人徐东华,林东和一个表情牵强的女人苏文是多宝莱的服务员。

    洪汛来的时候,有人自发抗洪,有人回家想和家人一起逃,却都不幸的留在了大水中,有些人了无牵挂明白形式,终究活了下来。

    而他们五人不但活了下来,还有食物度日,房屋遮雨,不知有多幸福。

    而此同时,**立无精打采的看着一望无际的水平面,只看到垃圾如海。

    李卫东在旁边也低垂着头,偶尔看向**立,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唉,不知道还能去哪?”**立感叹道。

    李卫东:“罗湖的大水来的非常突然,不像你们风林还有时间将人撤到空中。”

    通过聊天,他们也互相了解了这场灾难,罗湖市靠水,坝基冲垮后,直接顺着扑向风林,而通过缓冲风林的存活率要高过罗湖不少。

    他们路过很多空中建筑,大喊大叫,希望有人能拉他们上去“借”些食物,却都无人应答,不知是没人存活,还是不想有人分享自己的资源。

    其实他们心里更认同第一个说法。

    突然李卫东站起身,营养不良,饿得脸色有些发白,激动指着远处一个空中平台,只见一个黑影像是酒瓶被扔到下方水里,“那有人!”

    **立也激动道:“哪?哪?”

    看着不远的空中平台,**立有些麻木,浇冷水道:“可能还是没人。”

    “不,我看到有人扔东西。”李卫东自顾激动着,大喊道:“喂,有人吗?”

    平台上,多宝莱三个大字闪闪发光,空中平台的独立资源供给还在启动着,而几人也没人懂得这个,便一直没关。

    左小山眉头一皱,问道:“你们听没听到有人喊什么?”

    徐安利醉眼惺忪道:“哪踏马还有人,鬼还差不多。”

    女服务员苏文却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好像是有人。”

    几个男人,出了左小山还清醒着,徐东华和林东都趴在地上,而徐安利在不停的灌自己喝酒。

    左小山摇摇晃晃的来到边沿,扶着围栏,看向远方,一个大黑球映入眼中,上面两个人影不停的蹦蹦跳跳着。

    苏文惊愕道:“那是什么?”

    “不知道。”左小山摇了摇头,低头沉思。

    过了一会儿,才警惕的对苏文说道:“无论他们是谁,现在不能放他们上来。”

    左小山指了指躺倒一地的几个人,晃了晃有些发晕的脑袋,“你先稳住他们,一切等我们醒了再说。”

    苏文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看着左小山宽广的背影,略感安心。

    黑球越飘越近,直到看清楚黑球上的两人。

    李卫东急切的喊道:“你好!”

    苏文不说话看着他,李卫东又道:“能让我们上去吗?我们好久没吃饭了。”

    他们确实很久没有吃饭了,饿了就用铜线拉着一个在图书馆中找到的小抽屉打些水解渴,想吃什么却什么都没有,偶尔捞到几包浸水的食品,都高兴的不得了。

    不单是李卫东急切,**立也眼巴巴的看着苏文有些期待。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