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黎令:暴王娶邪妻 第13章 侥幸逃过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池花令跟着哥哥在外院周围寻找,走马观花的看戏,每听一声叫喊,心底就嘲笑一分。走着走着,院落布局尽收眼底,心思也就不在失踪的小公子身上了。

    院落布局一点没变,还是当年的样子。那一个石桌是当年坐着看两位兄长比剑的地方,夜色中孤零零的那个秋千是曾在两位兄长的呵护下荡过优美的弧度。当年她是被尉迟家捧在手心的未来的少夫人,一转眼思念,物是人非,空自伤感。

    晚风微凉,一阵风吹过,池花令打了个冷颤,瞬间就清醒过来,早已经过去的事情,还有什么可留恋的。今天在荣国公府所谋划的一切,就已经切断了重修旧好的后路,这还仅仅是个开始。

    池花令轻叹了口气,微微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却浑然不觉突如其来飞刺的长剑,池花令回过神时已经被哥哥甩到身后。池高殊宽厚的肩膀将妹妹护在身后,双手握剑,剑尖离咽喉仅一拳之隔,双手之间已经渗出鲜血。

    “妹妹,往后退,离我远点。”池高殊很冷静的说了一句,额头渗出细汗,既是紧张也是害怕,若不是他反应及时,那一柄长剑已经刺进妹妹的胸口。

    池花令还不能明白发生什么,只是听哥哥的吩咐后退了几步,与池高殊和刺客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这才认出持剑的并非刺客,而是赫王的随将周觅。

    周觅听说池花令回来,心中一直耿耿于怀,毕竟还没有见到人,始终隐忍没有发作。刚才在院中找人,远远看见池高殊身边跟着一位蒙面遮纱的姑娘,就断定这一定是他妹妹池花令。从擦身而过的卫兵手里要了一柄长剑,心中一口怨气上来,没有过多考虑就拔剑刺了过来。可惜啊,差那么一点点,让她侥幸逃过了。

    “他为什么要杀我,难道认出我是城外挑衅的人了?不可能,我的伪装天衣无缝,就连哥哥都没看出端倪,他一个粗鲁的武将怎么能看出来?既然不是为了城外的事情,那又是为何?他明明要杀的人是我,我与他有何仇怨?是我在凌霄阁执行任务时结下的仇怨,很明显不是。他是冲着我也就是池花令来的,而池花令唯一能够结怨的事情就是四年前西陈村下毒的事情。对,他应该是西陈村的村民,看他正值壮年,还不到三十,应该是某个病故婴儿的父亲。”池花令飞快的做出思考,并且准确的猜出了周觅的身份,但是仍然不动声色,暂且从旁围观,以池高殊的能力应该能解决。

    “周觅,你想动我妹妹就得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池高殊紧紧的握着剑,抵抗来自周觅的力道。

    “池高殊,就为了这么个心肠歹毒的恶妇,搭上了自己的前途,现在还想搭上自己的命,值得吗?”周觅作为赫王身边的红人,可没少排斥池高殊,谁让他是有着杀子仇人的哥哥。

    “值,非常值,不管她干过什么,变成什么样,她都是我妹妹。长兄如父,只要他在我身边,我就一定护她周全,这是我在我母亲病榻前立下的重誓。”池高殊额头滚下大滴汗珠,明显已经快支撑不住。

    “好,我成全你。”池高殊脸色扭曲,怨气郁结于心,想要一股发作出来,用出全部的武功,想要置池高殊于死地,然后再去杀了池花令。池高殊和他妹妹池花令的两条人命,刚好抵上他儿子和他妻子两条人命。

    “住手。”赫王甩出随身匕首撞掉了周觅手中的长剑,面色冷峻的看着周觅,声音沉重中带着严肃,说:“你想在荣国公府造次,谁给你的胆子?”

    “今天在城外交手的王爷,看来是碰到了很多熟人啊。”池花令心里一阵冷笑,刚好撞上回身投射过来的眼神,严肃刚毅冷峻邪恶,总之绝非善类。眼神交错的那一瞬间,仿佛一道炙热的闪电,给对方心里致命一击。

    高手之间的对决会有一种别人难以言说的默契,武功套路、呼出的气息,哪怕是一个眼神都能轻易辨认出对方,这种默契绝非是表面的伪装所能掩饰的。赫王刚一转身,那幽暗仿佛来自地狱的眼神,池花令不惊不慌处变不惊的与他对视了一眼,那目光中凌厉带着不屑,浑身散发对抗的信息,那周围一片的夜色更加凝重。

    池花令感觉到自己的失态,此时不宜与赫王开战。她避开了赫王的眼神,收了收自己凌厉的眼神,放开了战前的戒备,放松了身体,转眼之间就变了衣服楚楚可怜的面孔。

    她跑到池高殊身边,看着哥哥带血的双手,关切的问道:“哥,你伤的怎么样?是不是很疼?”都说百密一疏,池花令要提防着赫王,防备着周觅,还要瞒着哥哥,又要让自己处在柔弱的状态,完全忘了自己之前那慢吞吞如同结巴的说话语气。话说的很快,倒是真的关心。

    “没事,小伤而已,回去包扎一下就好。”池高殊的脸上挤出几滴笑容,艰难的动了一下身体,险些体力不支摔倒。虽然受伤武力值缺失,但智商还在。池高殊迅速调整好状态,向赫王拱手作揖,然后开始先发制人。

    “殿下,我们兄妹在这找人,周将军上来就要杀人。别管有什么恩怨,直接在荣国公府里动手,无视荣国公的存在,公然视法纪制度如无物。今天是尉迟家的小公子周岁宴,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更何况现在小公子下落不明,府里乱作一锅粥,周将军非要在这个时候浑水摸鱼??????”

    “够了池高殊,本王知道里口条厉害,能言善辩,无理也能硬辩。你要是将心思放在正途,何愁不能建功立业,也不会是今天一事无成的状态。眼下找人要紧,有什么恩怨日后再算。”

    赫王的为人是连个彰显公平的客套都不说,直接表明态度就是偏向自己人。

    这个态度池高殊也是心里有数,他也就是逞一时口舌之快,唯一的作用就是让赫王将这件事情压下去,日后在做处理,这样他就能够有足够的时间想出解决的办法。

    “那殿下,我这手怎么算,可是你亲眼所见被周将军所伤?”池高殊将鲜血淋漓的双手举到赫王的面前。

    “小伤,自己包扎。”赫王冷冷的回了一句。

    池高殊已经能猜到的答案,不言而喻的冲着妹妹笑了一下,看着自己的双手无力的摇了摇头。

    池花令用余光瞟了一眼赫王,这是怎样的厚颜无耻能说出这种推卸责任的话。

    走廊尽头,一阵回声传来,在院内久久回荡。

    “小公子找到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