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一舞 第10章 (四)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仇屹卿扯了扯绑紧小腿的布条,推门走向那一片茂密的绿色,腿部布条的束缚使他的步伐更加轻便。

    寝宫后院十分僻静,这些天他一直在这里练习武术,从基础的扎马步和剑术开始。

    云若苍已经等在那里了,她懒散地将小皮鞭搭在肩上,一副事不关己,享受生活的表情。直到仇屹卿走到她跟前,她才像是刚刚注意到一样有所反应:“啊呀呀,小殿下起的可真早!”

    仇屹卿自然听得出她话语中的戏谑嘲讽,有些别扭的哼了一声:“太早了,本殿起不来。”

    云若苍微微勾起嘴角,也不介意:“那好,开始吧,将昨天的套路巩固两遍,吾再看看能否教汝新知识。”

    仇屹卿点头抽出腰间的长剑舞了起来。

    那日从回来,云若苍就给他制定了周密的学习计划。

    仇屹卿看着满满当当的日程表,心下一惊,急忙劝道:“这想要练成高手可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不能图数,要讲究质!”

    云若苍一拍手,一脸奸计得逞的笑道:“正合我意,明日开始起早锻炼,灵气充沛,一呼一吸都是在练功,正所谓一日之计在于晨,岂不妙哉!”

    “……”

    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仇屹卿现在只想把自己揍一顿,唉,刚刚不该插嘴的。

    “妖…额,云老师……”挣扎片刻后,仇屹卿决定装可怜求同情。虽说他的确很值得同情,但云若苍显然不吃这套。

    云若苍拍拍他的肩膀,诚恳道:“多亏五殿下提醒,没想到吾这般冰雪聪明,料事如神居然也会有不周全的计划!诶呀呀,惭愧惭愧……”

    “……”

    五殿下欲哭无泪。

    但计划还是要执行的。

    云若苍今天是少年装束,却依旧是红装,看起来倒像是异族武士。虽说她并不在乎会不会惹来麻烦,但寝宫里的仆役人多耳杂,若是透露出五皇子的谣言可就不妙了。云若苍靠在树干上,乌发随意披散,春日的阳光是和煦的,温暖的热度让发梢的触感也变得柔软。

    她正陶醉在暖洋洋的春光中,突然听见“啊!”的一声惊叫,接着就看见仇屹卿栽倒在地上。恰巧路过准备晾晒衣服的杨嬷嬷连忙小跑着过来扶他,嘴里还不停说着:“我的小祖宗,您要是摔着了,我可怎么向娘娘交代!怎么向皇上交代!”

    “这点小伤,他受得起!”远远传来云若苍的声音,这里只有杨嬷嬷和两位皇妃娘娘留下的宫女知道她的身份,毕竟忠心耿耿的服侍了皇妃这么多年,不大可能泄露秘密。

    仇屹卿推开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吐着嘴中的泥,一边看向云若苍。这一看不得了,他瞬间呆了在那里。

    “怎么啦?”云若苍的声音含糊不清地传来。

    “……”仇屹卿仍处于呆滞状态。

    倒是一边的杨嬷嬷出声了:“云姑娘——”

    “吾是男装。”云若苍提醒。

    “哎!云公子。我家殿下在这边勤勤恳恳练功,您可倒好,居然在一边吃东西!”杨嬷嬷说着重重搬起盛着衣服的木盆,一手叉腰,大幅度的动作完全是在表现自己的不满,“我一个老太婆子,任劳任怨数十年,不求别的,只愿殿下平平安安,不辜负仙逝的娘娘对奴婢的恩情。是殿下一再要求,奴婢才放心让您教授殿下知识。您这样做——”

    “汝也想吃?就剩半个了,不嫌弃吧?”云若苍晃了晃手中刚咬了一口的晶莹剔透的小笼包,打断她的抱怨。睁着无辜的眼睛望着她。

    杨嬷嬷嘴角抽搐了一下:“不、不用了……”

    “嬷嬷,”仇屹卿插话道,“你忙去吧。”

    老宫女叹了一口气,向仇屹卿行了个曲膝礼:“哎,奴婢这就告退。”

    等到杨嬷嬷走远,云若苍才提着小巧的竹制蒸笼晃悠到仇屹卿面前:“脚部用力不对,重心偏差,所以才会跌倒。俗话说熟能生巧,殿下多练练自然就会了。”

    仇屹卿点头,正要开始,云若苍却拦住了他:“汝的脚扭伤了!”

    “没事。”仇屹卿简单的说了一句,又要继续。

    “不能动,会挫伤韧带,汝需要静养。今天就到这儿吧,回去吃饭,让嬷嬷给汝拿些精油按摩。过会儿吾在书房给殿下授课。”云若苍说着伸手去扶他,“殿下还真是柔弱啊!”

    仇屹卿却低着头没有动。

    两人沉默着,过了一会儿,云若苍听见他冷冷的声音:“我一直这样很没用。”

    云若苍疑惑道:“怎么讲?”

    “说话没个分寸,连累母妃,连父皇都不愿理我,甚至练个剑也会把脚扭伤……我真是——”

    “汝是皇子。”云若苍忽然放开他,目光冷冷的扫过来,厉声道,“首先汝要记得汝是个皇子,还是圣上曾经宠爱的五皇子。汝不是在他人面前很骄傲吗?为何遇到皇长子时就没了气势?汝不是一直提防吾辈吗?为何如今低眉顺眼?汝的气势去哪里了?”

    “小殿下,”她轻蔑的说,“莫要让人瞧不起。”

    仇屹卿呆住了,他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女子,捉摸不透她的想法。半晌,试探道:“你……是在鞭策我?”

    什么?

    “噗!”云若苍没想到他会这样说,竟噗的笑了出来,先是轻笑,接着哈哈大笑起来,她用手指掐了一把少年的脸,由不得他反抗,少年左眼角那颗小小的泪痣在阳光下闪烁着,她叹息地摇头,“人类,还真是有趣的思维。”

    “没错,吾辈就是在鞭策汝。”她仰头道,“汝会忍耐。这就是优势。”

    “咦?”仇屹卿惊讶的抬起头,看到的是云若苍平淡的表情,“这是母妃在世时的教诲。”他解释道。

    “隐忍是一门学问,小不忍则乱大谋。朝妃是个聪明人。殿下学的也很好,这三年都忍过来了。不简单。”云若苍点点头,将目光移向远处,那里的院墙上爬满了茂密的藤蔓,院墙的另一边,就是通往这个国家最高中枢皇宫主殿——由颐殿的小径,《周易?颐卦》有曰:“上九:由颐,厉,吉。利涉大川。”意思是说奉行养生之道,先遇艰难而后吉祥。有利于涉水渡河。由颐宝殿就是以此命名。

    她收回目光,又叹息道:“但是他们做不到。殿下的兄弟们,他们做不到,总有一天会折损在这一点上。”

    “小殿下,吾辈相信,汝会是最后的赢家。”她笑起来,带着盛气凌人的气质和不可一世的自负,却又像春风一样和煦。

    “这话若是让别人听见,我可得小命不保了!”仇屹卿拧了拧眉头,提出异议。

    云若苍却哈哈大笑起来,风度尽失:“听见又能怎样?这天下又不是他们的!”

    “喂!”

    “殿下,您摔伤了?”小内侍阿南跑到了后院,眨眼间就窜到了跟前,应该是从嬷嬷那里得到了风声。

    “来的真巧,阿南!”云若苍向他招招手叫道,似乎是很高兴找到人使唤,“这位柔弱无骨的小殿下扭伤了脚踝,快扶他进屋吧。”

    柔、柔弱无骨……

    “啊?”阿南不知所以然地眨巴着眼睛。

    “……”无力反驳的仇屹卿。

    “快去吃饭吧,小殿下。”云若苍把嘴角勾出一个好看的弧线,看向仇屹卿,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悠哉悠哉地说道。来了个漂亮的转身,蹦哒着自顾自离开了,看得出心情很好。

    “……”

    远远的,仇屹卿仍能听到她夸张的感叹:“哎呀呀,真是个好天气,下午可以玩蹴鞠了吧!”

    她绝对是故意的!扭伤了脚的某皇子殿下愤愤不平地想。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