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追夫之断袖傻王碗里来 第16章 春申堂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洛妃赶紧七手八脚的给慕容靖松了绑,将他扶到梨花木制的木桌旁坐下。

    “慕容公子,你……没事吧?”楚洛妃递了一杯桃花茶过去,。慕容靖好笑一声,接过那茶一口灌下,“无碍。”

    “不如……慕容公子,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把把脉。”她能明显的感觉到慕容靖气息紊乱,若不是极怒,便是被渣男下了毒。

    渣男的人品她不敢保证,慕容靖好歹也是堂堂八尺男儿,就这么轻松多了的被渣男塞床下去了,若是不用毒药,有些说不过去昂。

    “怎么,我还需要把脉问诊?”慕容靖有些不信。

    楚洛妃也懒得跟他废话,一把抓过他的一只手,两只白玉般细长的手指搭在他的脉搏上。这眼看已经到了下午了,她还得去慕容靖的铺子瞧瞧,顺道找个安全的住处,也好晚上歇脚。渣男晚上要来相府,她可不能就这么束手就擒。

    “楚小姐,怎样?”

    楚洛妃闻言,用眸光将眼前这个玉树临风的谦谦君子打量了一番,久久沉默不语。

    呵,这男人压根儿没中毒,气息紊乱居然是为了压制自己的怒气。

    “楚小姐!”

    “没事儿,把把脉就想看看你怀孕没。慕容公子,你不是要带我去医馆么,那咱们走吧!”楚洛妃说得云淡风轻,起身便往屋外走去。

    顿时,屋里静到了极点。只能听到屋外的蝉鸣鸟叫。

    “噗!”慕容靖嘴里的一口茶全都喷了出来,转头不敢置信地看向屋外那抹淡黄色身影,“就看看我一个大老爷们儿有没有怀孕?”李承风这个义妹还真是个奇葩。

    楚洛妃到了院里叮嘱了长烟几句,便跟着萧默瑾和慕容靖二人去了春申堂。

    虽是夏日炎热未退,可街上行人依旧熙熙攘攘。京都平关巷,巷口有着一间不大的医馆,朱色的大门半掩,木色的牌匾漆以大字:春申堂。

    “倒是个好地方。”春申堂外男子抬头看了一眼春申堂的牌匾,笑道。细看,那男子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眉长入鬓,细长温和的双眼,秀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眼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

    那白衣小公子正是男扮女装的楚洛妃。

    “妃儿若是喜欢,本公子买下这块地儿赠予你便是。”萧默瑾倒是不客气,“啪”的一声打开手中的折扇,在那楚洛妃身边驱散热气。

    楚洛妃伸手抢过他手中的玉骨折扇,鄙夷地横了他一眼后扯了扯唇,“萧公子今日倒是大方!”

    “妃儿,你与我有契约,我怎敢不大方?”萧默瑾暧昧的笑了笑,惊得楚洛妃一怔,赶紧逃进春申堂。

    慕容靖跟着春申堂的掌柜交代了几句,楚洛妃变轻轻松松当上了春申堂的主治医生。

    交代完毕之后,说是有事要办,他便与萧默瑾一道离开了。

    因是慕容靖亲自带过来的人,又是春申堂的主治医生,进了医馆找楚洛妃看病的人寥寥无几,她也乐得得清闲,就着椅子坐下,将双脚搁在一旁的椅子上,横躺了下来,果断睡着了。

    当她醒来,天色已近黄昏。

    感觉腿好像有些麻了,楚洛妃便起身忘大堂走去。只见大堂内围了许多人,不只是为了何事。心下好奇,使劲的往人群里挤。

    “让一让,都让一让。”

    堂内的伙计都听得出楚洛妃的声音,知她是少庄主引过来的神医,便自觉给她让了一条路,楚洛妃趁机凑到了前头。

    大堂中间跪着一个身着粗布衣裳的中年男人,男人手里抱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孩童,那孩童捂着肚子,脸色苍白。而男人面前站着的正是春申堂以前的主治医生——张景德。

    “张大夫,求求您帮我看看小虎子。”

    “老谢,小虎子这病生得怪异,我看你还是另寻高明吧!”张景德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声道。

    “张大夫,您是这京都有名的神医,要是您都治不了,那我还能找谁?”被称作老谢的男人焦急的看着手里的小虎子,孩子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自然是有的。我们少东家今儿个才带回一名医术高明的神医,你不如让他瞧瞧?”张景德身旁的药童笑着应道,同是,张景德眼角的得意也落入楚洛妃的眼中。

    妈的,说来说去还是这张景德不服气,想要整她!

    “何事要找本公子?”楚洛妃将手背在背后,踱步而出。

    “你是?”楚洛妃的出校引得周围一片哗然。春申堂何时有了一位如此俊俏的大夫,那年龄估摸着也不过十二三岁,一身贵气,却像那富家小公子。

    楚洛妃抿嘴,笑着接过老谢手中的孩子,闷声答道,“在下闻人千衍。”

    哈哈,闻人神医不是很厉害么,那本姑娘就借借闻人神医你名气震震这些聒噪的东西了

    “闻人千衍??”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