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难驯:绝色倾天下 第406章 姐妹离心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昭阳殿中,陈钰为殿外跪着的朝中文武百官吵得焦头烂额,正在思索如何应对。早上一上朝,在冯奇辽的煽动下百官联名上书探视大将军向飞虎。陈钰不敌百官唇枪舌战拂袖离朝,却偏有几个不知死活的大臣跟着陈钰到昭阳殿外长跪不起。

    陈钰越想越恼怒,眼下国土东边流寇侵扰,西面接壤的琼国南疆梁恩义部军队不断侵扰蚕食,国内又军心不稳。

    冯奇辽部手握朔国半数兵力,若不是多数将领是向飞虎旧部,并不全被冯奇辽掌控,国家才能落得暂时安定。可这些向飞虎旧部将领大都是些有勇无谋的蛮横武夫,易受蛊惑煽动,若向飞虎已死的消息传出,冯奇辽借机煽动图谋造反,那这江山便沦为冯奇辽的囊中之物。

    陈钰原本最坏的打算是利用戚尔幻拉拢琼国兵力阻止逼宫危机,眼下戚尔幻手书已成,却无法将书信送出,朝中上下到处都是冯奇辽的耳目,自己若有任何动静都会引起怀疑,避开重重耳目将手书顺利送到肖承嗣手中的人选迟迟定不下来。

    大内侍卫中,以大统领清远的功夫最高,但是清远目标太大,他若离开朔国,定会立马引起猜忌,就算手书顺利送到琼国,恐怕到时候朔国早已改天换地。可是今日朝堂之上百官逼问,如今又有人长跪昭阳殿前请命,可见向飞虎的生死早已遭受猜疑,引肖承嗣入朔国之事不能再拖。

    陈钰焦头烂额,愤怒地将案上砚台重重摔到地上。

    在一旁伺候茶水的向怜月默默将砚台拾起。陈钰早上上朝之时派人宣向怜月到昭阳殿候旨,准备下朝后与他商讨如何拉拢向飞虎曾经的旧部。下朝后陈钰怒气冲冲一直坐在案前思索,便把叫向怜月到昭阳殿的初衷给忘记了,向怜月见陈钰面色不好,候在一旁伺候茶水也不敢离开。

    此时,太监躬身来报,大统领清远求见。陈钰传见之后,清远跪拜低声道:“皇上,方才皇后娘娘将看押的两人带走了,侍卫们不敢拦。”

    闻言,陈钰从坐上站起,双眉紧凑,厉声道:“胡闹!起驾皇后寝宫。”

    陈钰匆匆离开昭阳殿,到门口,跪在殿前的官员见陈钰出来,均拜下口中念念有词,陈钰冷哼一声也不管他们,拂袖离去。清远和向怜月紧随陈钰身后。

    陈钰的突然到来,椒兰殿一片慌乱,太监宫女跪了一地。

    陈钰冷冷道:“皇后呢,还不快让她出来见朕!”

    椒兰殿的丫鬟太监没念吓得瑟瑟发抖不敢答话。

    清远附在陈钰耳边道:“皇上,方才侍卫来报,皇后娘娘将人关押在椒兰殿杂役房内。”

    陈钰黑着脸,一言不发径直朝殿后杂役房走去。

    杂役房中,向惜月挥舞着长鞭鞭打被缚的小茹和黄维坚,黄维坚挣扎着尽量将身体挡在小茹身前帮小茹抵挡鞭笞之苦。

    陈钰一脚将门踢开,伸手躲了向惜月手中的长鞭。

    向惜月没有防备,见到陈钰吓得后退一步。

    陈钰将长鞭摔在地上伸手就要去打向惜月耳光,可终究没能下手。他愤怒地一甩袖,双手背后,恶狠狠道:“皇后,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向惜月缓过神来,抬眼直视陈钰双眸。也只有她敢如此看着陈钰。在向惜月眼中,陈钰既是国君,又是自己安身立命的丈夫,爱他便可,为何要怕他。

    “戚尔幻害死我父亲,害皇上陷入困境,她的同伙也该死!”

    向惜月此举不过是泄一时之愤,陈钰派兵将承恩殿层层把守,又下旨任何人不得入内,她心里恨戚尔幻恨得痒痒却奈何不了她,只能带走小茹和黄维坚来出心头的恶气。

    陈钰大发雷霆,狂怒道:“你哪里有一点母仪天下的样子,即日起在椒兰殿思过,没朕的命令不得踏出椒兰殿一步!清远,把人带到昭阳殿!”

    说罢,转身头也不回大步离开,身后的宫女太监个个噤若寒蝉,躬身碎步追了上去。

    向惜月自觉心中委屈,泪水止不住地留,最敬爱的父亲辞世,又不能与人说,她不过是想找人出出心中的闷气,而他的丈夫却不理解她的心思,当着那么多宫人侍卫的面儿将自己禁足,不给自己这个皇后一点面子,向惜月越想越气愤。

    向怜月见妹妹哭的梨花带雨,心中怜惜,总觉得这个妹妹还是那个时常跟在自己身后的孩子,看到她如今这个模样更是心疼,母亲去世早,长姐为母。虽然她心中自有一杆秤,向惜月此举意气用事甚为不妥,但是看她伤心难过,护犊情深,自己心中却是不忍。

    “皇后娘娘,皇上并非……”

    “住口!”向怜月还未出言相劝,却被向惜月无情打断。“姐姐是不是后悔让我当这个皇后?你跟我说你对皇上并无半分男女之情,为何整日与皇上出双入对?皇上是我的夫君,姐姐你是要让整个朔国都看我的笑话你才开心吗?”

    向怜月立马下跪辩解道:“皇后娘娘您误会了,臣女受宣觐见皇上乃是有国事相商,此时非臣女不可,所以才在昭阳殿候旨。”

    “非你不可!?”向惜月冷哼一声:“我朝中能人众多,何须你一个小女子对朝政指手画脚?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向飞虎膝下无子,曾将长女向怜月当做男儿来养,向怜月与向飞虎旧部一些将领有些交情,向怜月有智有谋拉拢向飞虎旧部,此事确实无人比向怜月更合适了。只是当年向惜月年幼,并不懂这些。况且向惜月被情冲昏了头脑,什么也不管不顾了,只觉得所有人都在与自己作对,就连自己最亲近信赖的姐姐也要抢自己的丈夫。

    “你走,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向惜月恶狠狠道。

    向怜月叩首求道:“皇后娘娘,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向惜月冷哼一声:“你不走是吧,那我走!”说罢转身拂袖离开了杂役房。

    向惜月瘫坐在地上,她想不明白,昔日亲密无间凡事依赖顺从自己的妹妹,为何变成如今这副模样?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的自私将她推上后位才让她性情大变,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