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女神,总裁的宝贝爱妻 第98章 那夜洛寒对媳妇再不好,也是人家夫妻间的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苏晚心抱紧了怀里的小宝贝,吞咽着口水,“我告诉你过你,我和别人……”

    “苏晚心!”夜洛寒突然一声,可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把苏晚心怀里的宝贝吓哭了。

    “噢,不哭,心儿不哭,妈妈在呢。”苏晚心轻轻拍着小宝贝的背哄慰,一双红红的眼睛看向夜洛寒。

    看见那双水染的眸子夜洛寒终又软下来,他拉开椅子,声音柔到快听不见,“坐下吃饭吧。射”

    苏晚心看着桌子上宝贝女儿吃了一半的饭,她坐下来一边给孩子喂饭一边抬头对夜洛寒说:“那个……”

    “吃饭吧,以后再说。”夜洛寒看着她,看着她怀里那张婴儿肥的小脸蛋,脸上挂着泪水,手紧紧的揪着苏晚心衣服。

    一顿早饭,除了苏晚心和宝贝女儿的对话,夜洛寒几乎没有出声,饭后,苏晚心准备收拾厨房就要走,可夜洛寒说让张嫂收拾,他要送她们母女离开。

    苏晚心同意,抱着女儿要走,被门口进来的人给截住了矾。

    “妈?!”苏晚心看着洛文如心一下子慌了。

    “妈,你怎么来了?”

    洛文如盯着苏晚心怀里的小孩子两眼都放光了,她走到苏晚心的身边,垂着的双手跃跃欲试想抱这个孩子。

    “妈……”苏晚心抱紧一些女儿往后站了一步。

    洛文如被她的动作一下子冷了心,“小寒,DIN结果出来了是吧?”

    不等夜洛寒回答,洛文如的目光落在客厅的茶几上,她走过去拿起来翻看一看,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她沉沉的吸了一口气。

    洛文如将DIN报告重重的扔在桌子上,走到苏晚心的面前,目光如同阴天天空的乌云,声音更是沉的如同敲破的锣鼓!“苏晚心!你就是这么对待我们的?!”

    “麻咪——”小宝贝抱紧苏晚心脖子,颤生生的看着横眉冷目的洛文如。

    “乖,叫奶奶。”

    “别!我可受不起!”不等孩子张嘴,洛文如便说:“不是我们小寒的孩子,也没有资格叫我奶奶!”

    苏晚心看着洛文如,笑了笑,刚想说什么的,怀里的孩子又好端端的哭了。

    一时半会是走不了,夜洛寒让张嫂把孩子抱走,他对洛文如说:“妈,你怎么来了?有什么话回家说吧。”

    “回家?我在那家里能见到你吗?”洛文如目光朝苏晚心看过去,气呼呼的样子,“你还真是本事啊!我们母子把你捧在掌心,你一句话不说就走人,回来带这么大一个孩子回来,还不是我们家的种!”

    “妈!我能和别人生孩子,还是婚内,她以为我们已经离婚了,这也说得过去。”

    洛文如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这么说,苏晚心也没想到夜洛寒会这么想,两个女人一下子懵了一般。

    “你当这是做生意呢?讲究公平交易?”洛文如看着儿子,指着苏晚心说:“她比张小姐好在哪儿?比王好在哪儿?她能比得上甄小姐吗?”

    苏晚心心中一紧,原来夜洛寒拒绝过这么多女人?只是为她!

    “苏晚心,我们小寒不欠你什么?你要把他害到什么时候?害到多惨?你才肯罢手?”

    “我,我没有……”

    “你没有?你知道他多大了吗?”洛文如抹了一把眼泪,“你不生,我们不怪你,你把他的孩子和女人弄死,我们顶着雷给你处理,你一晃五年玩消失,回来带着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苏晚心,你对我们小寒能再狠点吗?”

    苏晚心的心已经一块块碎了,血肉模糊的她强忍着眼泪听完洛文如对她的控诉,她默不作声的抱着孩子离去。

    夜洛寒追出来,苏晚心听见身后洛文如喊他,可是夜洛寒还是追来了。

    “晚心,我去送……”

    “夜洛寒!”苏晚心截断夜洛寒的话,“签字吧,你妈说的对!那些我给你的伤痛太多了,我这辈子都还不清了!你别再让我的罪孽更深了!”

    “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的二十亿司徒灏会还。”

    夜洛寒挑了一下眉,玩味的说:“拆了东墙补西墙吗?”

    “就算是吧。”苏晚心转身,“我打电话让司徒灏来接我,你留步吧。”

    “苏晚心!你敢往前再走一步,我真的不要你了!”

    苏晚心脚步提起来差点儿没敢落下去,但最后一秒,她还是用行动回答了他。

    夜洛寒看着那决然的背影,站的踏踏实实的一个人差点儿晕得跌倒。

    ——

    次日,洛文如打电话让夜洛寒回去,说是新调任来的楚市长一家来夜家拜访。

    夜洛寒当场拒绝,他有的是手段拿到项目,不需要在家里拉关系,何况现在,他已经不想要那个项目了,就当送给苏晚心当结婚礼物了!

    毕竟夫妻一场,他有对不起苏晚心的地方,才让她那么决然离开的。
    tang/p>

    可洛文如在电话里说:“小寒,你必须回来,这是你爸的命令。”

    “今天不舒服,我会亲自打电话和他道歉的。”

    夜洛寒刚要挂电话,洛文如又说:“你还不知道吧?今天小然回来!”

    手上一顿,夜洛寒眸子深了!

    五年前,苏晚心走的那天,夜锦然辞职离开,一走五年,杳无音讯,昨天苏晚心刚回来,他今天就回来了!

    听说夜锦然这五年把全世界都走遍了,目的就是寻找苏晚心!

    手攥成拳头,夜锦然历经那么多还紧追不舍,他到要放弃了,这是不是有点儿说不过去?

    其实,这只是他给自己的一个不放弃苏晚心的理由。

    所以!还是不能让司徒灏那家伙得逞!

    所以!尽管苏晚心走的那么决然,他还是不会放手!因为他记得五年前苏晚心死缠着他的样子!除非真爱,怎会忍受那么多?

    回想那些日子,他对苏晚心虽然冷漠,但苏晚心内心还是踏实的,可后来被荣利新陷害和秦恩有染,楚夏又回来,一次次的意外才让苏晚心失去信心的。

    当初苏晚心能追他,现在,他也能追苏晚心,何况,她还是他的老婆!

    既然是自己的女人,就没有住在别人家的道理!

    ——

    苏晚心正给女儿换衣服的时候,门铃响了,她以为是司徒灏回来了,抱着心心去开门,打开门却看见是夜洛寒。

    “是你?”苏晚心脸色暗下来,“你怎么又来了?”

    “看见是我,就那么不乐意吗?”

    苏晚心挡在门口,这是司徒灏的家,那人也是一个霸道的主,动不动就不高兴,她不想惹他,所以不能让夜洛寒进门。

    “你放心,我也不准备进去。”

    夜洛寒的话让苏晚心愣了一下,然后抿嘴将头扬起来,偏向一边。

    “我给你买了一套公寓,旁边是个不错的幼儿园……”

    “夜洛寒!”苏晚心截断夜洛寒的话,“她有父亲,他父亲会给她安排!”

    心狠狠的被这个女人给挖了去,他忍着疼说:“可你却还是我的老婆!我能保你杀人都不坐牢,但不会让你还是我妻子的时候就嫁给别人!你知道中/国的法律,重婚是犯法的!”

    “你!你这么这么无耻!?”

    “我正在学习你当年的韧劲。”

    苏晚心狠狠的吸了一口凉气,低声说:“原来我以前在你眼里就是这么无耻的?”

    “到也沾边。”

    “你!”苏晚心又吸了一口凉气。

    “不过,死皮赖脸却是真的,我准备走你的路线。你自己看着吧。”

    “夜洛寒!”

    “恩?”

    苏晚心咬牙,“你这样,我很难做,司徒灏那边我没法交代!”

    夜洛寒手温柔的抓住她的胳膊,“我就是给你来解决麻烦的。”

    那一刻,苏晚心是左右摇摆了,从始至终,她从来没有放弃过爱夜洛寒!只是,真相不允许。

    “你自己选择,是回皇家花园和我住,还是去公寓?”夜洛寒收回放在她胳膊上的大手,“你想好告诉我,如果你选择公寓,我让人把心心的行李给你拿过去。”

    苏晚心张嘴,却是发现无语对答,早上他把心心从国外接回来,那边居然没有人敢和她通气,心心的行李也直接放在了皇家花园。

    “对了,还有那个叫冰冰的小子,我也会给你弄回来的!”

    站得好好的一个人,差点就跌倒了。

    夜洛寒下台阶,咬牙切齿的说:“你到可以!一胎能生两个!迟早,你也得给我生一对儿!”

    苏晚心看着那颓败的背影,心里好心疼啊!

    四年前她在国外生了一个男孩,就把心心和她的儿子弄成了双胞胎,这才给心心有了户口。

    好在心心是女孩,长得小,说小一岁,居然也没有人看出来!

    她知道只要她露面了,就逃不出夜洛寒的手掌,所以她把冰冰送到别处,她知道夜洛寒肯定会给孩子做DIN的。

    冰冰和心心是双胞胎,他给心心做了,就不会再给冰冰做了。

    倒不是怕夜洛寒和她抢孩子,只是她注定不能和夜洛寒在一起,就想断的干净一些。

    ——

    夜家,人很多,很热闹,外观看起来其乐融融,可是,私下,除了夜容川,怕是没有一个不在心里盘算的。

    续家姐弟两盘算着夜锦然能重回锦腾,如果楚冕媛能把项目给锦然,她续春燕就牛逼了!

    “小寒,我们家花园里从泰国移植回来的那些花卉这几天长的正艳,你带小冬去看看。”饭后,夜容川端着黑茶,慵懒的坐在沙发上说。

    夜容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他的话把洛文如吓了一跳,别说夜洛寒和

    苏晚心还没有离婚,就算是离婚了,夜洛寒和续小冬?这能吗?

    虽然没有血液关系,可毕竟是亲戚,还这么近!而且,夜容川也该了解夜洛寒,夜洛寒的心里除了苏晚心,恐怕是装不下别人。

    “爸,这种事情,应该我来做嘛。”夜今美站起来,亲密的挽住续小冬的胳膊,“表妹,姐带你去看看夜家的后花园,可好?”

    面对夜今美的热情,续小冬有些为难,不走显然不给面,走的话,实在没心情和一个老/处/女去欣赏满园美景。

    “爸妈,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夜洛寒站起来和在座的长辈一一告别,修长矫健的腿迈出了夜家的大门。

    续小冬一眼看见夜洛寒离去的背影,那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深深的在眼底拔不出去,所以!她不能就这么又把一次相见变得这么短暂。

    夜家距离回城要走一个多小时,如果能把握住这一个多小时,她肯定能给夜洛寒留下一些好印象!

    “我也要走,爸妈,你们多在姑姑这里坐一会儿。”续小冬抬步就走,连招呼都打的匆忙。

    “小冬!”楚冕媛站起来快步拦住续小冬,“我和你爸也要走了,我们一起走。”

    “你们和姑姑这么多年不见,多待一会儿吧。”续小冬眼巴巴看着外面的人,心里急死了。

    “小冬!”楚冕媛压低声音,厉声说:“你太过分了,夜洛寒是你的表哥!”

    “什么表?她是我哪门子表哥?”续小冬厌烦的说:“您别说夜洛寒了,就是让我和夜锦然结婚,我都觉得可以!只要能帮到您。”

    “小冬!你胡说什么?!”

    “你来熙城得有靠山,夜家无非是最合适的,不是吗?”

    “续小冬!”楚冕媛咬着牙齿,这个时候,续春林走过来,温和的说:“冕媛,小冬,我们打扰太久了,回去吧。”

    两家人一顿礼让,生生让夜洛寒就那么走了。

    一路上,续小冬都在生气。

    “小冬!我到熙城那是上面的调令,上面觉得我能胜任才把我调来的!我的能力不是谁帮衬的,是我自己做出了成绩!”

    续小冬刚要说话,续春林赶快打圆场,“小冬,快和你妈妈道歉!”

    续小冬将头偏到车窗外,不情愿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呵呵,好了,母女俩哪有隔夜的仇?”续春林驾着车,笑容和气的说。

    此时,夜家也是如同烧开的水,正沸腾着,尤其夜今美,越来越能说,越来越管的事情宽而多。

    “爸爸,您不是想撮合洛寒和表妹啊?”夜今美坐在夜容川身边,不等夜容川说话,她自己倒又说:“洛寒和表妹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是我们毕竟是一家人,这以后都要乱套的。”

    夜今美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飘向一边假装看报纸的夜锦然,五年之久过去了,夜锦然没了浮躁,更多的是不言语,那种生态和气质越来越像夜容川,或者还和夜洛寒有几分接近。

    “你今年必须从夜家给我嫁出去!别在家里窝着了!”夜容川狠狠的瞪了一眼女儿,“你看看你,三十多的人了,一天长的不比谁家闺女差,咋就嫁不出去,我就纳闷了!”

    “爸——”

    “好了,多大的女儿了还撒娇?”夜容川明明这样说,可眼底全是宠/溺,虽然重男轻女,虽然没有让女儿进公司,但他还是爱这个女儿的。

    夜今美是他唯一的女儿,要不是他的溺爱,今天的夜今美估计也不会这么任性!就是她任性,又自私,一副永远长不大的样子,夜容川才不让她进公司的。

    “锦然!你是为你大嫂回来的?还是为你自己回来的?”

    夜容川一句话把一家人问的都敏感起来,尽管夜锦然喜欢苏晚心大家都知道,可最起码当着全家人的面,是没有人敢这么说的。

    “容川,你胡说什么?”洛文如都替夜锦然不好意思,赶快出面阻止事态的发展。

    而续春燕更是紧张,夜容川虽然恨开放,从来不管儿子们在外面有多少女人,哪怕他希望儿子们都学会他那套把女人哄得服服帖帖的本事,当年夜洛寒三天两头有绯闻,夜容川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甚至就差出手相助了!

    而夜锦然却是到现在也已经在三十的边缘了,还是竭身一人,从来没有带哪个女人回来过!也没有听见说和哪一个女人走的比较近。

    “锦然,你也不小了,爸希望你为你自己走一条男人该走的路!”夜容川站起来,这是要上楼了。

    夜锦然也跟着站起来,低着头点头,可夜容川知道他并没有听进去多少他说的话。

    走到儿子身边,夜容川拍着儿子的肩膀,看着几乎比自己都高半头的儿子,又说:“爸像你这个年龄的时候,你都出生了,我夜家的男人不怕女人多,怕的是没有女人!”

    这话是说给夜锦然听的,可夜锦然听着没什么,却把在场的两个

    老女人说的脸色有些微变。

    “女人多老子有的是钱让你们养她们,你要能耐,给老子弄回多少女人来老子就给你盖多少院子!可是,我夜家男人唯有一样不能做!兄弟朋友妻不可惦记啊!儿子!”

    夜锦然头低的更低,原来活泼的大男孩,甚至是有些叛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少言寡语了。

    夜容川和洛文如上楼了,续春燕和夜今美左右夹攻夜锦然,“你听见你爸说的了吧?你可别再给我惹事了!”

    “小然啊,爸爸是最疼你的,你别把这份宠/溺当成是你的本事!你能不能给你老姐我和妈妈争口气啊!”夜今美用力拍着夜锦然的胳膊,手疼了,她埋怨夜锦然:“长的跟快石头似的!”

    “小然,听话,明天妈妈给你开始介绍……”

    夜锦然:“妈!”

    “妈!”夜今美和夜锦然几乎异口同声打断续春燕的话,“您又来这套!现在都什么年代了!”

    “你们还知道是什么年代了!?这年代都开放到什么程度了,你们姐弟俩到好,活活都给我剩家了!”

    夜锦然和夜今美都不支声,一个低头不语,一个扬头满不在乎。

    “锦然!我告诉你!你这回回来别给我打苏晚心的主意啊!不然我真要被你气死了!”

    “听着!好好记住爸妈的话!”夜今美来了劲头,又戳夜锦然的胳膊,“那女人把你们兄弟俩的魂儿吃了,你也得给我守住阵地!”

    夜锦然推开夜今美的手,“他要对她好,我能惦记吗?”

    “你!”续春燕气得一手指儿子,一手捂心口。

    “你咸吃萝卜淡操心!寡的肺疼!人家老婆,人家爱怎么对待,你起什么哄?”!夜今美也是眼睛一翻一翻的,真是的!她怎么没遇上这么痴情的种!?

    “锦然!你千万别傻了!”续春燕声音都软了,“你爸这么些年这样对我,把女人和儿子都带回家了,我还不是忍着?那夜洛寒对媳妇再不好,也是人家夫妻间的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