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女神,总裁的宝贝爱妻 第94章 不管是人为还是天意她终于有机会还夜洛寒的人情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个警员对苏晚心说:“夜太太,夜先生保释你,你可以出去了,但不能处境,要随叫随到!”

    从警局出来已经快十点了,夜洛寒带着苏晚心去吃了夜宵,苏晚心担心自己孕吐,说自己不想吃,但夜洛寒不肯,硬是让她吃。

    也是饿了,在他的诱/逼下,苏晚心还是吃了很多,一顿饭,她担心的孕吐没有发生,她突然觉得现在肚子里这个小宝宝真的是特别的懂事窒。

    特别的懂得保护她。

    苏晚心跟着夜洛寒回家,夜洛寒只字不提苏晚心和那个女孩之间的事情,而是让她什么也别想,洗澡好好睡一觉。

    苏晚心在浴室里,温暖的水浸透皮肤,她闭上眼睛,一切来的太快太突然,她都没有心理准备。

    从浴室里出来,夜洛寒不在卧室,她抡了抡睡衣领子走出去,经过夜洛寒书房门口,她听见里面打电话的声音来自夜洛寒:“一定要查到这些年楚夏和什么人在一起!把所有待在她身边的人都让他们浮出出水面来!”

    站的好好的她双腿开始发麻,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儿跌倒,后背同时被一声冷汗沁湿。

    颤抖的她自己都感觉了身体肌肉在疼!就像被人暴打了一顿戛!

    夜洛寒依旧在说,虽然她已经混沌的意识听不到他具体在说些什么,但她依旧听见他那暴戾的音调,好像要吃人一般的愤怒!

    苏晚心吞着口水也解不了嗓子的干涩,她蹑手蹑脚的离开,回到房间里四下张望,发现没有一个藏身之处!

    是的,她要藏起来!

    她窝在沙发沙发上抱紧自己的双腿,大口的喘息,幸亏没有坦白给夜洛寒自己就是楚夏!

    要不然现在在阴间的不是那个女孩子,而是她,还有苏家的爸爸妈妈和苏芸!

    想到苏振海、窦敏和苏芸,苏晚心眼睛重新亮了起来,她死在夜洛寒的手上不足惜,但不能让苏振海和他的妻女陪她一起死!

    他们太无辜!

    苏晚心抱紧双臂站起来走到窗前,天空好大一个月亮,把大地照的清幽的亮,眸子在眼眶中转动,越来越暗,越来越阴。

    突然胃里一阵反胃,她跑到卫生间吐,将晚上夜洛寒带她吃的那些营养的食物全部吐了出去。

    她捂上肚子,可疼的,慌的不是肚子,而是这颗要爆掉的心脏!

    这是因果还是报应?!

    不管是人为还是天意,她终于有机会还夜洛寒的人情了!

    十六年前夜洛寒替她顶罪,十六年后,她替夜洛寒顶一次,也算公平!

    她认了,从此楚夏就彻底在这世界上消失了,苏家人也可以安全了!

    这也算两全了!

    苏晚心折回更衣室,刚换好衣服夜洛寒就进来了,看见她穿戴整齐,夜洛寒一副纳闷的表情,“大晚上的,你去哪儿?”

    话语间,夜洛寒已经将苏晚心抱在怀里,他贴着她的唇瓣说:“不要想了,事情已经过去了……”

    “人是我杀的。”苏晚心躲开夜洛寒的薄凉的唇,打断夜洛寒的话。

    夜洛寒眉心一蹙,阴鸷的眸瞪着苏晚心,“你说什么?!”

    “那个女孩是我杀的。我要去自首!”苏晚心又说了一遍,用的是清清楚楚的普通话。

    她替他顶罪,他应该高兴才对吧?

    可抱着他的男人眸子更深,苏晚心在他阴郁的眸子里看见了自己的脸,她在他的眼中,如果就这样一辈子,他的眼睛里永远有她那该多好!

    “别胡闹,我知道你没有!”沉闷甚至是浑浊的声音在苏晚心的耳边,那一刻,她差点儿就又一次成伦在夜洛寒信任的眼眸中了!

    最终她及时的悔悟过来,人是夜洛寒冷杀的!但他也许没有想要嫁祸于她,也许他另有安排,但苏晚心不能坐以待毙的等!

    夜洛寒的内心,是她不能掌控的!她永远猜不到他要干嘛?

    她只知道如果现在她去认罪,就那么让那个叫楚夏的丫头就那么死了,苏家的世界才能永远平安!

    夜洛寒也不用再被警察怀疑了!!

    “我嫉妒她,她说你爱她,还怀了你的孩子!跑车,貂皮还有爱,你都给了她……”

    苏晚心说着,眼泪一颗颗掉下来。这完全不是在给夜洛寒演戏,她确实是这样想的。

    只是一点不明白,如果夜洛寒恨楚夏,为什么还给她买那么多贵重的东西?为什么还要让她怀上自己的孩子?

    难道是一种惩罚?想到这里苏晚心不由得心里直打哆嗦,如果真是她猜想的那样,那么夜洛寒真是恨楚夏到了极点!恨的都变态了!

    “晚心……”夜洛寒看见苏晚心脸色难看,听了她的话心中更是难过极了,他想给她解释,可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恰恰这时,苏晚心看见他眼里的诚恳,她又想:是不是那些东西原本就不是夜洛寒买给那丫头的?是那

    tang丫头自己编出来气她的?那丫头是想要抢夜洛寒?

    现在那个丫头死了,发生的一切除了夜洛寒,恐怕无人知晓了!

    夜洛寒看着苏晚心,心疼她满眼满脸的难过模样。

    乔宇赫告诉他说苏晚心约了楚夏在郊外的路上,他们在车里谈了很久,之后苏晚心驾车去了青县,有人看见她在孤儿院的后山上的树林里待到日落西山。

    这个时候,苏晚心的话,让夜洛寒很是心疼,除了心疼,除了不相信她杀了楚夏,他没有怀疑苏晚心说的那些话。

    她确实嫉妒楚夏了,这让夜洛寒觉得很愧对苏晚心!苏晚心去孤儿院后山的小树林,是因为苏晚心知道了他和楚夏的童年!

    “晚心,我没有告诉你那些成年旧事,只是觉得那些过去的事情没有必要再重新提起来。”就好像刚结痂的伤口又被人剥开看。

    可是苏晚心不知道夜洛寒是这样想的。

    “我知道你没有杀人,我正在查,你……”

    “洛寒,就这么吧,我走了,你把秦恩娶了吧,她的孩子毕竟是你的,秦恩很可怜,她一点儿也不坏!”只是智商欠费了!

    “晚心!”夜洛寒郑重的说:“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看着夜洛寒的坚决,苏晚心不知道该是感动还悲哀?

    “哪也不许去,乖乖上/床/睡觉!一觉醒来,就都过去了!”夜洛寒不由分说,将苏晚心穿戴整齐的衣服给拔了,又给她换上睡衣,将她抱在床/上!

    第二天。苏晚心醒来的时候,夜洛寒还在,她看着夜洛寒,夜洛寒给她一个微笑,然后捧着她的脸说:“已经过去了,什么事都没有了,我们过正常的生活!”

    苏晚心有些懵懂,可夜洛寒站起来,拿着外套,“今天在家休息,我去上班了。”

    夜洛寒给了苏晚心一个吻就走了。

    苏晚心跳下床打开电视,发现新闻在报道:一辆法拉利女子因车速太快,撞上一辆货车,导致车毁人亡……

    电视里还说了一下冠冕堂皇的话,苏晚心窝在沙发里,久久回不过神来。

    什么是只手遮天?什么是翻云覆雨?什么又是真正的权压天下?!

    夜洛寒就是!

    抚着额头,苏晚心在地上踱步,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奔上楼换衣服赶往苏家!

    一进苏家,苏晚心就要苏家的户口本,她要给苏家办移民!

    “出了什么事?”窦敏听说一些夜洛寒的事情,但具体不知道,也不敢问,苏晚心匆忙回来给他们办理移民,她更加头皮发紧,知道可能是出事了。

    但窦敏只是以为她们用了夜洛寒的钱,没有想到苏晚心和夜洛寒之间更深的事情,她把户口本给了苏晚心,她知道,苏晚心不会害他们的。

    ——

    夜洛寒出差了,一如曾经,他去哪儿出差?去干什么?苏晚心一概不知,他没说,她也没问。

    但她猜个差不多,夜洛寒是去查那个家楚夏去了,苏晚心抚着自己的肚子,跟自己说:“夜洛寒得多恨楚夏!纵然知道她已经死了,可还不放过帮助过她的人!”

    苏晚心在公司假装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好在这几天夜洛寒到国外出差了,她才能来公司处理一些事情。

    在去茶水间的路上,被夜锦然拦住去路。

    “锦然,有事吗?”苏晚心很随和的问。

    “哼!你到像个没事人一样啊。”

    夜锦然酸不拉几的话苏晚心没放在心上,她知道夜锦然说的是什么事。所以,她淡然一笑,侧过身体就走了。

    “善良过头了就是缺心眼!”夜锦然说着一步跨到苏晚心的面前,拉住她的胳膊,“你居然还想给他顶罪?!你知不知道万一被警方定罪,你就是死路一条了!”

    苏晚心看着夜锦然,在和夜锦然接触的几次里,她发现,这世界上除了苏振海真心关心她,就是夜锦然真的是在乎她的死活!

    “生命本来就很脆弱,如果死的能有价值,也算一种幸福。”

    “你!”夜锦然被她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你得有多消沉?才会这么想?!”

    “锦然,谢谢你。”苏晚心郑重的说:“能有你这样的小叔子,我也很知足,以后我的事情,你别管了。”

    夜锦然还要说什么的,嘴里的话却没有苏晚心的脚步快,他看着苏晚心决然走掉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千,茫茫人海中寻寻觅觅找到喜欢的女人,却是自己的大嫂,眼睁睁看着大哥对她不好,却是不能拔刀相助,甚至伸出援/手。

    苏晚心办事回来,Alisa小声告诉她,说是好像她妹妹苏芸来了,现在就在夜洛寒的办公室里!

    苏晚心心中一滞,毛孔张开的那一刻她也拔腿往外走去。

    用了最短的时间到了夜洛寒的办公室,苏晚心一把推开夜洛寒的门……

    “姐夫,这条裙子很好看,谢……

    ”苏芸说了半截话被推门的人给打断。

    夜洛寒和苏芸一起看去,只见是苏晚心!

    “姐,你看姐夫给我买的裙子好看吗?”

    苏晚心走过去,苏芸还在比划着身上那件裙子,她看了一眼苏芸又看了一眼夜洛寒,淡漠的问他,“你不是在国外出差吗?”

    夜洛寒嘴角弯了弯,伸出长臂将手放在苏晚心的胳膊上,紧紧的握着她的胳膊,温和的说:“刚回来。”

    “是啊,我和姐夫一起回来的!”苏芸说到这里又补了一句,“是姐夫带我回来的!”

    苏晚心在她的话后,看见了地上苏芸的行李箱。

    “姐夫,我能用你的休息室换一下衣服吗?”苏芸将手里的衣服提起来。

    “恩,可以。”

    “谢谢……”苏芸提着衣服刚走一步,苏晚心一把揪住那条裙子,并且拿在自己的手里,苏芸空置在半空的手看着苏晚心,“姐!你干嘛?!姐夫给我买条裙子都不可以吗?你是不是太霸道了!我什么都没有做,你就不让我回国!还给我般办移民!你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苏芸一咕噜的冒着心中的不平,进门就想和她理论的,只不过有夜洛寒在,她没敢!

    “好了,小芸,你先回去吧。”夜洛寒把那条裙子从苏晚心的手里拿过来递给苏芸,“行李我会让人给你送回去的。”

    苏芸走了,苏晚心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僵尸,其实在怄气,可是,和谁怄呢?或许是她自己吧!

    “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欧阳那套进门不敲门了?”

    “坏了你的好事?”苏晚心微微歪着脸,委屈,不服,还有愤愤不乐。

    噗……夜洛寒看着她孩子气一般的小脸,到是觉得好像,但转念又觉得心疼,他捧起她的小脸,苏晚心躲,他用力不让她躲,然后俯身去吻,出差三四天没见她了,很想她。

    因为回来的时间恰好是上班时间,又听说她在公司,夜洛寒直接就到了公司,想这打发走苏芸,就让她上来的,没想到他前脚进门,她后脚就来了。

    夜洛寒一个动情的吻,可苏晚心却没有好好接招,夜洛寒放开她,心疼的说:“这段时间确实出了很多事情,但都不是我想要发生的,这些事让你难过了,我也不好受,但是,晚心,我对小芸可没有任何不好的想法,你为什么不让她回来?”

    “不让她回来也是我爸我妈的意思,国外条件好一些,小芸学的专业又冷门……”

    “晚心,你在撒谎。”夜洛寒打断苏晚心的话,“我总感觉你在准备让你家的人和我划清界限。”

    苏晚心一愣,刚刚的生气成了害怕,她侧过身,不敢看夜洛寒,“就是想让你离小芸远一点儿!”

    这话的意思就是怕夜洛寒把苏芸当桃花插在身上。

    夜洛寒被她骗了,她扳过她的身体,抬起她的下颌,让她看着自己,他坚定的说:“那些女人都是意外,小芸不会!我把她当亲妹妹看的。”

    “可是,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夜洛寒一怔,是的,以前苏家的任何一个人都和他没关系,甚至包括她苏晚心。

    “晚心,别这样,我不是一直在改吗?上次去你家,小芸要礼物,我确实没有给她准备,这次出差无意碰到她,就想着上次答应给她送一件礼物的,我问她想要什么?她说想要那条裙子,所以才买给了给她,没有任何别的意思。”

    解释了这么多,夜洛寒怕还嫌不够,又补充道:“真的,你要信我!”

    能让夜洛寒解释这么多,苏晚心不知道是该欢乐,还是该悲哀。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苏晚心闭了闭眼,重重的呼吸一口,“我希望你别动她,她还小,是我们苏家的宝贝,是我爸妈的生命。”

    “晚心,你说什么?我解释了这么多,你没有听进去吗?”夜洛寒不敢相信的看着苏晚心。

    经过那几个女人,他夜洛寒在苏晚心心中已经成了一个到处留情,一个滥情的风流成性的烂男人了。

    好在,他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他能证明自己除了她这个妻子,对外面的女人没有一个动过心!

    ——

    苏晚心接到秦恩的电话快速赶往医院。

    医院的花园里,秦恩坐在长亭上等苏晚心。

    “秦恩。”苏晚心走过去,又两个月没见秦恩了,她的肚子大的就像盖了一口锅在她的肚子上。

    “晚心……”秦恩只是叫一句,就哗哗的落泪,拖着长凳往起站,苏晚心赶紧扶住她。

    “这几天应该预产期吧?你还乱跑什么?”苏晚心被她的眼泪感染了,也在掉这眼泪。

    “晚心,我有话要对你说。”

    “恩。”苏晚心点头,将耳朵凑过去,秦恩一手拖着沉重的后腰,一手捂在自己嘴上在苏晚心的耳边说起来。

    秦恩说完,苏晚心整个人都呆滞了。

    p>

    “晚心,救我。”秦恩拉着苏晚心的手落泪,“这几个月让你心寒了,可我是不得已的。”

    苏晚心点点头,眼泪汹涌澎湃。

    “对不起晚心,我太自私了。”

    苏晚心抹了眼泪,“我去给你办住院。”

    “晚心,我已经办了,就等你安排了。”

    苏晚心看了一眼秦恩,点头。

    “谢谢。”

    苏晚心看了看秦恩,没有说话,扶着秦恩走进医院里。

    ——

    洛文如和夜容川赶到医院的时候,苏晚心就站在医院的长廊里等她。

    “晚心!小秦和孩子呢?”洛文如朝里面张望着,焦急而兴奋。

    苏晚心面无表情说了四个字,“他们死了。”

    “……”洛文如嘴张成O型,没有发出音来,就一秒的时间,洛文如身子往后倒去,夜容川抱住洛文如,瞪着眼睛问苏晚心,“晚心!怎么回事?!”

    还不等苏晚心回到,后面急匆匆赶来的夜洛寒,苏晚心眼睁睁看着他走过来,她说:“秦恩大出血,孩子和她都死了!”

    “晚心!是你……是你做了手脚!”洛文如指着苏晚心,声音接近崩溃。

    “晚心,怎么回事?”夜洛寒抱住苏晚心,温和的问:“你怎么会这在?”

    不等苏晚心看清夜洛寒的眼睛是相信她还是怀疑她,洛文如指着苏晚心给夜洛寒告状,“今天小秦只给她打过电话,后来就说要出去,我怎么拦都拦不住,我要陪她,她不让我陪,说约了苏晚心!”

    洛文如一边说,一边心疼她那没见过面的金孙,疼的心都碎了一地!她指着苏晚心,“原来你这么狠毒!妄我对你那么好,早知如此,就该让你和小寒离婚,娶了小秦……”---题外话---下一章简介的上半部就完结了,妞们,喜欢的话加入书架,支持正版吧。

    推荐衣衣的完结文《独家婚权,总裁你还真不客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