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女神,总裁的宝贝爱妻 第88章 我送你的东西每天都能在你心脏最近的地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夜总,点了这么多,吃不了,要不然……叫晚心来吧……”

    她记得夜洛寒说过,以后有的是时间三个人一起吃饭……

    那个时候,夜洛寒肯定把她当朋友了,把她当成他们夫妻共同的朋友了,然而,一个失误的动作,变成了现在的不堪!

    “你以为她会来吗?”夜洛寒将手机的游戏退出去,装起手机往外走,“我在车里等你!祧”

    秦恩哭了,终于是没有忍住眼泪,她擦了眼泪走出去,“夜总,别等我了,我自己能回去,你去找晚心吧。”

    夜洛寒看了看她,站在那里,显得孤单脆弱,他回了一步,将车钥匙给秦恩,“会开车吧?”

    “不,我自己打车回去。”

    “天黑了,不安全,你开我车回去。”夜洛寒不容分说,这是命令了珐。

    “那你怎么回去……”秦恩还在问话,夜洛寒大长腿已经走了。

    秦恩看着那个挺拔的背影,捂着心又落泪了。

    开着夜洛寒的豪车准备回夜家,路过一家母婴店,里面灯光明亮,秦恩一手抚上肚子,眸光幽深将车开了过去。

    母婴店里,秦恩看着那些小毛孩子的东西,母性散发,却也触景伤情,在热情的导购小姐的介绍下,她买了一件又一件小衣服才暂时忘记了伤心和烦恼。

    转身时,看见窗外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正垂头走着,秦恩大步走出去。

    “晚心——”

    苏晚心回头,就看见了秦恩,她的手里提着满满的购物袋,正从母婴店出来,正朝她走过来。

    “晚心,真的是你!”秦恩喜极而泣,走过去看着苏晚心,好在看上去还没有太瘦!

    苏晚心等着那个男人从母婴店里出来,可是没有。

    “晚心……我们坐一会儿吧,好久没见你了。”

    苏晚心顺着秦恩看的方向看去,正好她们站的是一家咖啡店。

    咖啡店,秦恩给苏晚心点了一杯蓝山,对店员说:“我怀孕了,不能和咖啡,你给我来杯nai茶,再给我们来份甜点。”

    店员点头离开,秦恩想起了什么问苏晚心,“晚心,你吃晚饭了吗?要不我们一起去吃点晚饭吧?”

    苏晚心看着秦恩,“你也没吃吗?”

    “我,我没吃。”秦恩说着就要站起来走。

    “我吃过了。”苏晚心一句话,秦恩又坐下来。

    苏晚心看着热咖啡冒气,白雾缭绕,她的心这一刻竟然空空荡荡的。

    秦恩搅着热饮,低声说:“晚心,对不起。”

    苏晚心这才抬眸看她,她胖了很多,是怀孕的原因吧?

    秦恩一手捧脸,笑的尴尬说:“是不是胖了?很难看吧?”

    苏晚心弯了弯嘴角,“你怀孕了,胖是正常的。”

    是的,在夜家,洛文如天天交代厨房做各种孕妇吃的营养餐,她不胖才怪了,但这些,她是万万不能和苏晚心说的!

    “晚心,你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走进夜洛寒的生活里的……”

    “可是,你已经走进去了。”苏晚心打断秦恩的话,她又说:“秦恩,你不知道,夜洛寒对我多重要。”

    他就是她和苏家一家人命运的掌控者,可惜秦恩永远不知道。

    “晚心,我知道……”

    “你不知道,你不会知道的。”苏晚心站起来往外走。

    刚才夜洛寒还和她一起吃火锅,现在人不在了,苏晚心也没有多问,也不会多想。

    秦恩自然假装今晚没有见过夜洛寒,自然也不会说!

    再也不能像曾经那么畅所欲言,那就散场吧!苏晚心说:“我送你回去吧,车就在前面不远,你是在这儿等我,还是和我一起去取车。”

    “我自己开车回去。”

    苏晚心看去,一眼就看就停在旁边母婴店门口夜洛寒的那辆价值不菲的豪车!

    夜洛寒走了,把车留下了?还是这辆车已经给了秦恩?

    心里一阵难熬的痛楚像是要将她的心声声撕成两半,那种痛她从未品尝过!

    苏晚心开着自己那辆结婚前苏振海给十几万买的帕萨特回家,当时苏振海公司已经下滑,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苏振海是要给苏晚心买辆好车的,可是苏晚心不要。

    后来嫁给富豪夜洛寒,洛文如也要给她买新车的,但她又拒绝了,嫁给夜洛寒,背上背着爱慕虚荣的名,她不能让这名坐实了。

    就因为这辆帕萨特,有人说她低调,也有人说她装蒜,就连夜洛寒都说过她在装,她都没有在意过,一个代步的工具而已,嘴在别人的身上,她就当没听见。

    今天却因为秦恩开着夜洛寒那辆豪车她心里真真切切的在意了!

    回到家却发现夜洛寒已经洗澡躺在床上了!他是什么时候回来?!

    “你去哪了?”

    tangp>

    “下班和同事出去聚餐了。”蹩脚的谎言,听起来却也合理。

    刚走一步,突然脖子上凉凉的东西,苏晚心低头一看,一条项链在脖子上。

    “项链靠近心脏,我想我送你的东西每天都能在你心脏最近的地方。”

    夜洛寒从后面抱住苏晚心,下巴抵在她的肩头,他的热气就散布在她的耳朵和脖子里。

    莫名的,苏晚心觉得特别的恶心!她特别的想吐!

    “晚心?!是不是有了?”

    苏晚心明明白白的看见夜洛寒的眼睛里面冒出晶亮的光芒,她猜想:他刚刚和秦恩在一起时,看着秦恩的肚子是不是也这样两眼放光!?

    “生理期才过去十几天。”苏晚心岔过夜洛寒往浴室走,冲澡换衣服要睡觉,累了!

    “那怎么想吐?晚上吃了什么不对口的食物?”

    “喝了一杯蓝山。”苏晚心说完继续走。

    夜洛寒顿了一下,和他熟悉的人都知道他偏爱蓝山,可他却从不知道苏晚心喝蓝山恶心!

    听见苏晚心没有怀上,夜洛寒有些失落,跟上苏晚心走到浴室门口,“不着急,慢慢来。”

    苏晚心关上浴室的门,气得有些颤抖,她什么时候说过她着急了?!是他着急了吧?!

    不!夜洛寒急什么?是她着急了!她是急着想要一个能拴住夜洛寒的孩子!想要一个能维持他们婚姻的纽带!

    第二天早上苏晚心出门时夜洛寒突然叫住她,她站下来顺着夜洛寒看她的方向低头看着自己的脖子。

    “昨晚我给你的项链呢?”

    苏晚心的手放在白皙细长的脖子上,“忘戴了。”

    昨晚他们亲/热时,她取下去了。

    “你不喜欢?”

    “不,我喜欢的很。”苏晚心说:“只是今天穿这身觉得不是很配那条项链。”说到这里,她看见夜洛寒越来越严肃的脸又改口道:“我这就上去戴。”

    “别上去了,我们现在出去,我给你多买几条,搭配衣服。”夜洛寒拉着苏晚心就走。

    “洛寒。”苏晚心拉住他,淡淡的笑着,“你的心意我懂就行,今天早上还有会不是吗?改天你配我逛街再买。”

    夜洛寒这才算是满意了,那条价值不菲的珍珠手链扔了夜洛寒一点儿也没有可惜过,当初就不应该去学荣利新想着送苏晚心手链!项链多好!每天她都戴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今天你坐我车去,以后我们一起上班。”

    苏晚心被他拉着出门,心里想:“他的车昨晚秦恩开回去了,看他出门后怎么解释?!”

    结果,一出门,周镜就笑眯眯的打开那辆全城只有一辆的迈巴//赫新款请他们上车。

    苏晚心着着实是的是讽刺了自己一番!夜洛寒是谁啊?!他有几辆名贵的豪车?作为妻子,其实她真的还不是很清楚呢!

    当到办公室不久,窦敏的电话打过来,说是约了最好的妇科大夫给苏晚心去看。

    苏晚心答应下来,忙完手里的工作就去医院和窦敏会和了。

    在大夫说完苏晚心身体健康后,窦敏又上前追问,“大夫,真的没问题吗?我女儿真的没问题吗?”

    “没有,身体很健康。”大夫肯定的回答。

    “那为什么结婚一年多了还是怀不上呢?”

    大夫看了看窦敏又看了看苏晚心,有些为难的说:“可能是她心情紧张吧?很多女人有这种情况,越想要越紧张,越紧张越怀不上。当然,还可能有男方一部分的问题。”

    从医院出来,窦敏唠唠叨叨的说:“小夜是绝对没问题,他要有问题怎么能让那个贱女人怀上孩子?看来就是你的原因!晚心啊,你放松一些心情,别那么紧张……”

    “好了,妈我知道了。”本来心烦,窦敏无休止的说个不停苏晚心听得更心烦,她打断窦敏的话就走,“我还有个会,我先走了,您也回家吧。”

    “晚心,你等等,妈给你开几幅中药调一下!”

    “妈,我婆婆不让我乱吃药!”苏晚心一句话把窦敏顶回去,她拦了一辆车就走了。

    一进公司,Alisa就踩着高跟鞋跑过来,小声告诉她,“夜太太,夜总来了,在您的办公室。”

    苏晚心一愣,“那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夜总不让打。”Alisa种了假睫毛的大眼睛一眨不敢眨。

    苏晚心又是一僵,僵了一刻,她赶快抬步走进办公室。

    “你……你怎么来了?怎么没给我打电话?我手机开着呢。”苏晚心忙解释。

    “怕你出去办正事,我也没有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所以没扰你。”

    “哦。”苏晚心回头朝外面叫Alisa,“Alisa夜总倒被蓝山。”

    “我不喝!从此不喝蓝山!”

    苏晚心抬

    眸看着夜洛寒,那一刻,她脑子里居然出现小时候的夜洛寒!

    是夜洛寒走过来抱住了她她才回过神来,吓出半身冷汗!

    “怎么了?”

    “外面降温了,有些冷,回来热有些不适应。”苏晚心躲闪着夜洛寒的眼睛。

    “去哪了?刚才。”

    “我妈带我去医院检查了。”苏晚心实话实说。

    “哦,检查的结果呢?”

    “和以前一样。”

    夜洛寒附身吻住苏晚心,贴着她的唇瓣,“我们去旅游吧,放松一下心情,你想去哪儿?我让宇赫安排。”

    这是个不错的提议,苏晚心点头,“我有时间看一下,这个季节该去哪好?再告诉你。”

    “你没有想去的地方?我是说一直以来。”

    “没有。”苏晚心发现,这些年所有的心思都围着夜洛寒转了,旅游?在她的字典里没有这两个字。

    “好,你慢慢看,不着急,想好了我们一起去。”

    “唔……”

    Alisa端着蓝山进来的时候看见了拥吻的两人,连忙退了出去。

    ——

    真真切切看见夜洛寒对她的好,苏晚心努力让自己放松一些心情,希望这样能尽快促进怀/孕。

    她尽量不去想那些烦心的事情,学着逃避心烦,学着享受幸福。

    然而,洛文如一个电话,又将她打入烦恼的海洋中。

    “晚心!你回来一趟!”

    “妈,有什么事,您就电话里告诉我吧。”听着洛文如的口气就没有好事情,苏晚心才不愿意回去那个狼窝里面去。

    半个小时后,苏晚心在一家咖啡店等到了气势汹汹而来的洛文如。

    “晚心啊晚心,妈一直觉得你善良,即便是小寒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可是,我还是一直向着你的!是你自己怀不上,如果你能给小寒生下一男半女的,我能留着小秦吗”?

    “妈,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苏晚心已经猜到是关于秦恩的事情,她什么都没有做过,也就平静了下来。

    洛文如瞪着苏晚心,“你前天晚上是不是约小秦了?”

    “我没有约她,是在街上碰到了。”

    “熙城这么大,茫茫人海,你就偏偏碰到她?”

    苏晚心嗤笑了一声,不再说话。

    后来被洛文如批评教育,又加以说服了半天,洛文如才放她离开,洛文如说了很多,她只记住洛文如说秦恩从前天回去就不好好吃饭了,洛文如怕饿着她的金孙。

    苏晚心特别的不明白,秦恩在那个染缸一样的家里是怎么能住得下去的?尤其夜今美那性格和为人,她苏晚心是搞不定。

    叹一口气,苏晚心自认为自己的社交能力真的不如秦恩!

    ——

    出了咖啡厅气呼呼的一直走,却撞到了人,她抬眸刚要说对不起,却因为是眼前的人而不但没有道歉,还瞪着那人骂道:“你是不是阴魂不散!?”

    荣利新眼里全身心疼,刚才看见她在咖啡店和夜洛寒那小/三母亲谈的不愉快,他就差点没克制住要进去替苏晚心讨个公道。

    “晚心……”

    “别再叫我!别再让我看见你!看见你我就烦!”苏晚心打断荣利新的话推开眼前的他就要走。

    可她的力气没有推开荣利新却被荣利新抱在了怀里。

    “荣利新!你放开我!”苏晚心手上使不上劲抬脚狠狠的用高跟鞋踩了荣利新一脚。

    荣利新疼了放开她,并且连连后退一步,疼的脸上抽了抽。

    “贱人!滚远!滚出我的视线!”苏晚心感觉骂的不止是荣利新还有秦恩!

    “晚心。”荣利新追上苏晚心表白道:“晚心,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我对你越来越放不开手了!我发现我爱你爱到得了魔怔。”

    苏晚心停下脚步,回头嗤之以鼻的看着荣利新,“你是在和夜洛寒较劲吧?”

    荣利新蹙了一下眉,“晚心,我是真的爱你!”

    苏晚心淡漠的撩了一下眼皮,“你不是爱我,你就是觉得你在夜洛寒面前丢了面子,想和他一争高下,你觉得在这场争夺我的战争中,你输给了夜洛寒!”

    荣利新蠕动了一下嘴角,“晚心!我……”

    “所以!”苏晚心打断荣利新的话,重重的说:“此后,我再不会替你说一句话!不过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句,也是我也早就说过的那句话,你,决对不是夜洛寒的对手!你跟他斗?回去想想你自己会有怎么样的死法吧!”

    “苏晚心!你为了逃避我爱你,你不惜这样说我是吗?”

    “哼!”苏晚心冷笑了一声,“真想看到你被夜洛寒整死的样子!”

    苏晚心大步走了,荣利新站在那里看她,那个纤细的背影,铿锵有力的步伐,他似乎永远追不上了!

    p>

    ——

    夜洛寒出差,苏晚心是从电/话里知道的。夜洛寒打电/话给她说今晚临时出差。

    洛文如给了平白无故的气,荣利新有拦着给她添了堵,本来想回家窝在夜洛寒的胸怀里散散气,却接到他出差的消息。

    夜洛寒走的很急的样子,电话匆匆就挂断了,也没有告诉她走几天,她也没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夜洛寒不在家,苏晚心也不想回去,一个漫无目的的走。

    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苏晚心下班都是第一时间回家,尽管一天又一天的空等,但在那个家里她还有期待。

    后来在洛文如的帮助下,夜洛寒回家了,她更是公司和家两点一线。然而自从秦恩事件后,苏晚心却再也不像曾经那么眷恋那个所谓的家了。

    每天下班不管夜洛寒回不回家,她都觉得这样一个穿梭在寂静又繁华的夜色中也是一种解脱。

    空气里弥漫着夜的妖娆,眼睛里全部是灯红酒绿,霓虹闪烁,可是她的心却是安静的很。

    这种气氛和感觉,苏晚心越来越觉得适合她现在的心情。

    刚想着在这种繁华中却没有人打扰的感觉挺好,一辆法拉利跑车停在身边,苏晚心眉心一皱,无奈的站下来。

    夜锦然下来,一身正装,可那两步走却是休闲的很,甚至可以说是懒散,他先是四周看了一圈,后又仰头看天,才一副玩笑的样子对苏晚心说:“大嫂?这是大晚上的一个浪漫呢?”

    苏晚心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淡淡的一笑。

    “这雅兴不错。”夜锦然看了看四周,酸不拉几的说:“风清月皎,华灯璀璨的……”说到这里夜锦然裹了一下外套,吸溜了一下冻的有些发红的鼻子,面露一副不好意思的又说:“呵呵,就是有点冷。”

    苏晚心见他穿着衬衣西服,虽进深秋,夜色清冷,但也不至于让一个身体健硕的大小伙子冷到流鼻涕吧?

    她也只是加了一件风衣而已,要说起来和夜锦然穿的薄厚差不多,而且她身体单薄,又是怕冷之人,她到没觉得能冷到让人哆嗦流鼻涕,只是微微有些凉意,但这种淡淡的凉意感觉还挺轻松的。

    “锦然,今天去哪了,能把你冻成这样?”---题外话---简介讲的上半部分准备在下章后就要告一段落了,大家担心的秦恩,晚心也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前面可能略有些虐,从东窗事发后,我会狠狠虐回寒总的。也会大幅度甜蜜的。妞们继续跟文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