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女神,总裁的宝贝爱妻 第86章 你以后要把夜洛寒这个财神爷当真神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窦敏端详着那耀眼的手链,严肃的警告:“老东西我告诉你!你以后要把夜洛寒这个财神爷当真神供!不得冒犯!你要是把夜洛寒和晚心拆散了,我就把芸儿嫁给夜洛寒!我可看出来了,无论是这手链,还是夜洛寒,芸儿都爱得不得了!”

    “你!”苏振海指着窦敏,气得两眼泛绿,“越老越没正经!都说些什么话?!芸儿才多大?!颏”

    “哼!不要以为我不敢!夜洛寒在我看来就是天神下凡!是个女人就没理由不爱!只有你这个又老又傻的玩意,才一天尽想着拆散晚心的婚姻!”

    苏振海气得又翻眼睛,“但凡那混账能对晚心好一点儿,他能那样不待见他吗?!”

    “就你眼瞎看不出来,晚心对夜洛寒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碎了,她看夜洛寒的眼神都是小心翼翼的!”

    “哼!”苏振海转过脖子,“有过着日子还害怕的夫妻吗?我怎么不见你害怕过我?!”

    窦敏狠狠的戳了苏振海的头,气得从牙齿缝里冒出话来:“我跟着你过的什么日子?我怕你干嘛?你有本事别让晚心和夜洛寒要钱!如果晚心不拿夜洛寒的钱,你看她怕不怕?!我养了她十六年,她是个什么性格我能不知道?什么人能让她吃亏!”

    这回苏振海再没有说话,而是低下头来。苏晚心确实是一个看上去文静大方,而内心要强的女孩,尤其是一不吃亏的主!从八岁她带她回来,苏晚心在小朋友面前就没有服过软!而且还总是一个小大人的样子在保护苏芸!

    窦敏看着自己的丈夫有些觉得自己说过了头,她用胳膊碰了一下苏振海,“行了,我们给她一个家,让她度过一个不缺爱的童年,就当她报答我们养育之恩了。”

    “唉!”苏振海叹了一口气,依旧垂着头,本来收养苏晚心还有别的一个秘密,只是因为那个就他一人知道的秘密才收养苏晚心的,完全没有想要她报答什么狗屁养育之恩夥!

    “知道错了吧?看清楚什么是男人了吧?”窦敏得意的说。

    苏振海看了一眼窦敏,白炽灯下,洋洋得意的笑脸,虽已经四十有五的年龄,但由于经常保养,皮肤也是很不错的,更加上现在心情飒爽,更让他觉得这个女人其实还像年轻时那么美丽。

    “男人!我让你看看什么是男人?!”

    “啊!死老头子,你干嘛,呵呵呵……”窦敏转眼yin/笑起来,身体热情的去迎接苏振海,拿着那条手链的手举高,“你等等,我把手链放起来,明天要还给晚心的!”

    苏振海这是激情上来了,压这窦敏不放,嘴咬着窦敏的耳垂说:“你不是说是什么大师做的吗?哪有那么憔悴?”

    “你懂什么?这不仅是天价,更关键是夜洛寒对晚心的心,有不得半点闪失!”

    苏振海翻身睡在一边,窦敏将手链放起来,回身爬在苏振海身上,换上娇柔并且低吟般的声音,“老头子,可以了。”

    苏振海翻身给了窦敏一个背,“没心情了,累了,睡吧,明天给你。”

    “嗯——不行!”窦敏伸手握住苏振海的下面:“我就今天想要,再说事也是你挑起的。”

    苏振海闭上眼睛,“我和他都起不来!真困了!”

    窦敏揉了半天苏振海也没rou起反应来,翻身悻悻的睡下,自言自语骂道:“我知道你就不是个男人!”

    ——

    苏晚心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快十一点了,夜洛寒没打招呼就走了,苏晚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到家的时候夜洛寒也已经睡了,苏晚心也不敢问,也没有去主卧扰他,就在次卧睡了。

    睡在床上,想的最多的不是今天苏家发生的事情,而是秦恩和秦恩肚子里的孩子!

    越想越没有觉,夜色匆匆,直到天明的时候,她才算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另一边的主卧里,夜洛寒刚开始怒火熊熊燃烧着,后来脑海里出现苏晚心那张总是小心翼翼委屈的小脸,他知道错并不在于苏晚心,都是荣利新的错,所以他越来越不怪罪苏晚心了。

    等着她回来一起睡觉,然而听见苏晚心回来的声音却是没有进来,一直等,一直等到后半夜。他想过去找她的,但又觉得有些过不去那道坎。

    苏晚心殷殷切切的盼望他去苏家,可他就那么半道走了,苏晚心一定也很难过,然而要让他道歉,他做不到!

    迷迷糊糊的算是睡了一觉,早上苏晚心起来全身没有力气,她和夜洛寒说想请假休息半天,可夜洛寒没有给话就走了。

    明显的在生气,苏晚心不知道,昨晚在苏家餐厅的时候还好好的,到底是谁又惹了他,而他又把气撒在了她的身上!

    窦敏打电话说要来的时候,苏晚心正在补觉,一晚上没睡,她到底斗不过困倦,可是,窦敏说要来,她还是打起精神起来迎接了。

    苏晚心更没想到的是窦敏居然在一挂电话三分钟就来了!这原来是已经到了门口才给

    tang她打的电话。

    去给窦敏倒茶切水果,苏晚心一个劲的在猜窦敏来这么早干嘛?关键是一项一毛不拔的窦敏今天居然两手提了很多礼物。

    “晚心,小夜呢?”窦敏把两手满满的礼物放在桌子上,没有看厨房忙碌给她沏茶切水果的女儿,而是朝楼上瞭望。

    “妈。”苏晚心把水果放在茶几上,“他上班去了。”

    “这么早?!”窦敏有些意外,“现在刚过八点多一点儿,妈还特意早来,来谢谢他和他父亲昨天去捧场。”说到这里窦敏还拍着桌子上她带来的礼物,“这些是特意给他和他父亲带的,都是你爸出国带回来的好东西,妈没舍得让你爸吃,一部分给小夜,一部分你帮妈带给你公公和婆婆。”

    “恩,谢谢妈。”因为家里没有别人,苏晚心便对窦敏特别的客气。

    “傻丫头,咱们是母女,你还这样说,这幸好没外人,要不然被外人看见,会奇怪我们母女这么生分的!”窦敏往苏晚心身边挪了一点儿,拉着苏晚心手语重心长的说:“以后千万别和妈这样说话,妈会难过的。”

    “恩!”苏晚心笑了笑,点头,把手从窦敏的手抽出来给窦敏把茶端起来,“妈,您喝点儿茶吧。”

    窦敏接过茶水没有喝,放在茶几上,问晚心,“晚心,你看上去脸色不是很好,是不是昨晚回家里累坏了?”

    苏晚心笑了笑,“昨晚没睡好。”

    窦敏一听,又是诡异的笑容,又拉住苏晚心的手春风和煦的说:“好好好,妈看见你和小夜这么恩爱,这么幸福,妈也高兴。”

    她一说晚上没睡好,窦敏总会想到那种事,为了让窦敏高兴,为了让窦敏认为她和夜洛寒的感情就是那么好,苏晚心总是会对窦敏说那句话:昨晚没睡好。

    窦敏脸上的笑容不散,苏晚心心里一直在猜窦敏来的目的,可她也不能直接问,窦敏这个人心眼比天上的星星还多,可偏偏又能说会道,就且不说她说不过窦敏的嘴,就是能说过,她也不敢去顶。

    也是看见了苏晚心的紧张,窦敏终于从包里掏出一个盒子来,然后打开给苏晚心。

    苏晚心看了一眼没有接过去,又给窦敏投了一个疑问的目光。

    窦敏笑着,直接拿出那条珍珠手链来给苏晚心戴上,苏晚心吓了一跳,“妈,我首饰很多,您别送我了,给小芸戴吧。”

    窦敏按着苏晚心的手不让她摘下了,“妈可送不起你这么贵重的东西。”

    苏晚心看着窦敏,蹙了一下眉,脑子里立刻出现了荣利新,整个人都看起来不好了。

    “晚心,想什么呢?”窦敏斜过眼睛瞪着苏晚心笑,“这是小夜送你的!”

    “夜洛寒?!”苏晚心更迷茫了。

    “这是佣人在垃圾桶里捡到的,小夜一定生气你昨晚戴那条钻石手链了!”窦敏连气都不喘就又说:“晚心啊,不是妈说你,你以后可要注意点儿,别总惹小夜生气!你说说你,明知道小夜爱你宠你,你还戴这荣利新那王八蛋送的首饰到乱逛!纵是再大度的男人他也不高兴啊!”

    苏晚心直了直身子,终于明白夜洛寒昨晚为什么会早走了!原来是荣利新又去惹他了!

    “晚心,你知道这条手链叫什么吗?”窦敏虽然问了,但她不会让苏晚心猜,“听说叫深海明珠!你看看!这名字起的!你在小夜的心里,那就是一颗明珠啊!”

    窦敏说的眉飞色舞,绘声绘色,表情那叫一个丰富。价值连城的珍珠最后被她说的都价值抵国了!

    苏晚心听着却是心里乱成一团麻。

    “晚心,听妈的话,以后和荣利新断的干干净净吧!小夜比荣利新强的不止丁丁点点,百倍千倍都多!失去小夜,你哭都没地儿去哭!”

    抿紧唇瓣,苏晚心垂眸,她何曾不是害怕失去夜洛寒!她把他当祖宗一样的尊敬爱戴。

    她待他就像蝼蚁害怕大象,只怕大象一失足踩死她;她崇拜他就想奴役敬仰天神,俯首称臣肝脑涂地。

    他是她的信仰,是她的梦想,是她生命的全部!

    看见苏晚心惆怅的表情,窦敏以为她在介意夜洛寒在外面有女人还有孩子的事情。

    发挥了慈母的特点,窦敏又说:“晚心啊,你看现在社会就是这样,别说小夜这样文武双全、才貌俱佳的富豪了,就是街边摆地摊的,也少不了外面有几个女人。小夜就犯这么一次小错,你就原谅他吧。”

    她看都没看荣利新一眼,就被劝说‘以后和荣利新断的干干净净,而夜洛寒在外面和她的闺蜜有了孩子都是一次小错’!

    苏晚心此时特别想知道,如果眼前坐的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她会怎么说?又会怎么做?

    那位叫做亲生母亲的生物能不能理解她?会不会安慰她已经创伤累累的心,又会不会像苏振海那样来狠狠的批评一顿夜洛寒,为她泄泄气愤?给她壮壮胆子?

    “恩。我知道。”苏晚心点头,确实,他

    已经原谅他了。苏振海的关心她不敢要,也不能要,再没有别人的关心和理解,她只能学着隐忍。

    “还有,你赶快也生个孩子,这样你的地位才能保险一点儿。”窦敏说到这,不等苏晚心说话,她又赶紧问,“你怎么回事?有没有去看看,是不是不能生啊?”

    苏晚心低着头,却是认真的说:“我看了,没问题。”

    “那为什么还不生一个?”窦敏急着问。

    “大夫说可能我心情比较紧张,或许还有别的原因……”

    “别的原因!?”窦敏打断苏晚心的话,蹭一下站起来,“是夜洛寒不让你生?!”

    “妈。”苏晚心长叹一口气,“没有,他也想和我生,问题不在他。”

    “唉!好事总是不得全!”窦敏叹息,“妈回去给你找个好大夫,改天妈带你好好去看看。”

    苏晚心闭了闭眼,没有拒绝,就让窦敏折腾一次吧,这样她也能放心一些,要不然,她心里也会胡思乱想的。

    窦敏总算是走了,苏晚心却已经没了睡意,她坐在窗边,看着手上的珍珠手链发呆。

    这一发呆一直发到晚上六点夜洛寒回来,窦敏的话还在苏晚心的脑海里重复着:“晚心,你知道这条手链叫什么吗?听说叫深海明珠!你看看!这名字起的!你在小夜的心里,那就是一颗明珠啊!”

    ——

    窦敏总算是走了,苏晚心却已经没了睡意,她坐在窗边,看着手上的珍珠手链发呆。

    这一发呆一直发到晚上六点夜洛寒回来,窦敏的话还在苏晚心的脑海里重复着:“晚心,你知道这条手链叫什么吗?听说叫深海明珠!你看看!这名字起的!你在小夜的心里,那就是一颗明珠啊!”

    夜洛寒进院子的时候,抬头看见窗口坐着的女人,怒了一天的眉眼突然有些松了。

    当他进屋的时候,苏晚心已经下来了,他看了她一眼,不言语在门口换鞋,换的磨磨蹭蹭,以前,他每次回来,她都会过来给他拿拖鞋,腆着脸和他说话,天南地北的说。

    可是今天,他是平时换鞋时间的三倍,她也没有过来,更生气的是她还没有说话,而是当他是透明的直接去了厨房。

    接着,夜洛寒听见厨房里她和张嫂的对话,一些家长的谈话,但听得出她们之间很轻松,还有欢乐。

    手里的包始终没有被人接过去!夜洛寒狠狠的将包扔在沙发上朝楼上走去。

    冲澡换衣服,夜洛寒在书房里找工作做!似乎只有工作才能缓解心中的怨气!

    发现时间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夜洛寒站起来怒的要吃人的样子朝楼下走去。

    开放式的餐厅里,苏晚心双手托腮坐在饭桌前。

    “苏晚心!你什么意思?!”夜洛寒几步走完宽大的客厅来到餐厅。

    苏晚心站起来,可怜巴巴的看着生气的男人。

    夜洛寒指着饭桌,“你为什么不叫我下来吃饭!”

    苏晚心低下头,端着菜往厨房走,“菜凉了,我去热。”

    “苏晚心!我欠了你什么?!”夜洛寒追到厨房。

    苏晚心一边热菜,一边平淡的说:“我以为你在忙,我也以为你会知道饭熟的时间,我真的以为你会自己下来,我是不敢上去打扰你。”

    夜洛寒咬了咬牙齿,“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你以前怎么没有觉得打扰我!”

    苏晚心抬眸,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低声说:“所以现在在努力的改,我希望尽量改到你觉得我不是很烦,不是那么讨厌。”

    怒火一下子降到谷底,夜洛寒心疼一紧,恰是疼的感觉。

    他僵在原地,苏晚心将热好的才端到桌子上,给他盛了一碗冒尖的米饭,把筷子给他摆放整齐,然后自己坐在他的下面的位置开始吃饭。

    夜洛寒说不出他习惯了或者是喜欢上了苏晚心以前那种没心没肺没皮没脸的来扰他,赖着他,可是他说:“你想过好日子,我也想,我们过正常夫妻过的生活吧,苏晚心。”

    晚心抬眸看了一眼夜洛寒,乖巧的点头,然后浅浅的微笑,再低头扒饭。

    虽然苏晚心点头了,也微笑了,但夜洛寒还是能感觉他们不是之间没有到他说的那种境界,或者说比以前那种苏晚心追他的日子还别扭还生分。

    夜洛寒给苏晚心夹了一块排骨,“你太瘦了,吃点肉,一会儿我们去散步。”

    “好。”苏晚心嚼着他夹过来的排骨点头。

    本来从昨晚就等着她道歉的,结果憋了一天一夜,最后还是他服输了!还是他臣服了!

    别墅后面的小公园,傍晚的夕阳特别的耀眼,没一会儿,西山吞下最后一点儿夕阳,路灯挨个亮了起来,苏晚心和夜洛寒的身影各自踩在自己脚下。

    走过路灯下,两人影子在路灯下拉的很长很长。

    突然感觉有些凉,苏晚心抱

    起胳膊,夜洛寒将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搂着她的肩头走。

    苏晚心抬眸,“走不动了,回去吧。”

    夜洛寒顿了一下,还是点头陪着她往回走,“你得多锻炼,你这身体根本不行。”

    “恩,我以后注意。”苏晚心点头。

    突然她的听话让他莫名的生气,但最终夜洛寒还是忍了。

    回到家,苏晚心还像平时那样回到主卧睡觉,这点让夜洛寒终于满意了!昨晚她回来居然没有来主卧睡觉,他差点过去把她抱过来!

    “晚心。”躺在床上,夜洛寒把玩着苏晚心的手,“以后别戴那条手链了,我知道那是你爸给你买的钻石,可那毕竟是荣利新加工出来的,你戴着它,让荣利新以为你对他还余情未了。”

    搁在以前,这样的话,夜洛寒肯定不会讲出来,但现在他终于憋了一天一晚讲给苏晚心听了。

    可是苏晚心并没有解释为什么会戴上那条手链,而是说:“我和荣利新,没有过感情,所以谈不上余情未了。”

    夜洛寒终于笑了,因为特别满意苏晚心的话,他抱紧苏晚心,“所以,以后别戴那条手链了,别让荣利新有半点儿幻想了!”

    “好……唔。”

    苏晚心刚要说话,话就被夜洛寒吻断,她伸手缠在他的肩头,抱紧他的脖子,给于他回赠。

    前/戏做了很久,夜洛寒在进/如时抵着苏晚心的唇瓣说:“不湿,怎么回事?你澎湃一点儿好吗?这样你会疼的……”

    苏晚心红着脸点头,她一直在努力,一直在努力。

    一直在很努力!

    ……---题外话---推荐衣衣的完结文《独家婚权,总裁你还真不客气》《名门婚色,总裁一爱到底》

    祝妞们节日快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