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女神,总裁的宝贝爱妻 第78章 也就苏晚心这种傻女人才来回的让你翻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苏晚心瞟过去一眼,沈冰冰一袭拖地长裙,蓝底碎花,艳丽无比,这设计也够独特的,蓝天能开出五彩花朵来?

    这个女人也够漂亮,个子高挑,名气够足,可总有一股很浓的胭脂俗粉的味道添。

    “你是生气我成了新的国民女神,压了你头彩吧?”苏晚心看了一眼穿的就跟花孔雀一样的沈冰冰一眼。

    苏晚心根本不屑沈冰冰,她纵是大明星,可她演的那些烂片子,苏晚心从来都不看!不是心机婊就是绿茶/婊,真是每一部戏都像是她的量身定做,不用用演技,就能出来最佳效果。

    而苏晚心只从上次在国泰大厦挂了一张巨幅照片,一夜之间成为国民女神,报端电视和网络天天放她的头条。

    娱乐记者,甚至有财经记者都要采访她,作为营销手段也罢,作为夜大总裁宠老婆也罢,可是苏晚心统统都拒绝了。

    她要的是踏踏实实的日子,不是这种虚头巴脑炒作,她不需要一/夜爆红,她需要夜洛寒安稳的爱。

    夜洛寒捧她,也能摔她,这点她明白,为了不被摔的更疼,她懂得保护自己,所谓高处不胜寒,她从来没有想让自己站的更高,她只希望自己走的更远。

    成了国民女神后,苏晚心也被某大牌钻石行应邀去做代言,而那个之前的代言人沈冰冰小姐,听说被放下去了。

    这是沈冰冰找苏晚心的真正目的屋。

    被说中的沈冰冰抹了腮红的颧骨更红了一圈,她瞪着苏晚心,“你成了国民女神又如何?还不是一样不是夜洛寒的女神!夜洛寒宁愿在外面养孩子都不要你给他养?!”

    苏晚心抿紧的唇里是咬紧的牙齿,像是被说中了,她光鲜的外表下,确实如此!半响她平淡的说:“你也是名人,说话要负责的!”

    “哼!整个世界就你傻!你的闺蜜偷了你的男人,还给你男人生孩子了,你还蒙在鼓里!”

    当苏晚心看过去的时候,脑子里已经被沈冰冰的话震的嗡嗡响,她仿若被抽走了灵魂一般,只看就沈冰冰那扬的高高的讽刺她的笑脸。

    好像过了很久,她才清醒过来,问沈冰冰,“你也是荣利新的女人?!”

    “我只是一片好心来告诉你。”

    “哼,谢谢了!”苏晚心转身将门狠狠的摔了一下。

    可是,摔不走她心中的怨气!两个月了,和好像彻底断了关系一样秦恩,秦恩答应她要离开的,可是,却怎么又怀了夜洛寒的孩子?!

    苏晚心一脚油门踩到秦恩的住所。

    秦恩被拆门般的声音给吓了一跳,她打开门惊讶的看着苏晚心。

    还不等她开口,苏晚心一把推开秦恩走进去,秦恩关门苏晚心回头狠狠的看向她的肚子。

    秦恩下意识的一退,退在身后的门板上,又下意识的抚上平坦的肚子。

    “你果真有了?!”苏晚心不敢相信,她像在问秦恩,又像在问自己。

    “晚心,听我说……”

    “闭嘴!”苏晚心一下子激动起来,她指着秦恩,“你不是说你要走吗?!你骗我?!”

    “我没有,晚心,我正在办理手续,签证有些麻烦,不过很快就能下来,真的,我没有骗你。”

    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秦恩把办签证的票据都拿出来给苏晚心看,“相信我,很快就能下来。”

    苏晚心看着那些单据,没有作假,她用泪眼瞪着秦恩,“孩子又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夜洛寒的?!”

    秦恩低下头,眼泪落在干净的地板上,她抽泣着说:“我不知道会怀上孩子,不过,这件事情没人知道,我……”

    “没人知道?”苏晚心气得发抖的声音喊道:“那我怎么就知道了呢?!”

    秦恩抬眸,泪眼朦胧,就连苏晚心也是朦胧的,她说的没人知道意思是夜洛寒不知道。

    “昨天我去医院,不小心被金冉月看见了,我以为她,她不会说……”

    苏晚心闭上眼仰头叹息,天下这么多,这么多张嘴,偏偏是金冉月看见了,偏偏是金冉月又说了出来!

    而且还是说给了沈冰冰,让沈冰冰来告诉她!

    “打掉。”苏晚心淡漠的说了两个字。

    “不!晚心……”

    “我说打掉!”苏晚心截断秦恩的话,声音快震破了喉咙。

    她很激动,要保住的不止是她的婚姻,还有苏家人的性命!这个孩子不能要!夜洛寒和她离婚了,就再也不会姑息她了!更不会姑息苏家人了!

    “晚心,刚发现时我是要打掉的,可是,可是大夫说我子宫异位,这一胎来的很不容易,如果打掉这胎,我可能永远做不了妈妈了。”

    “那又怎样?你想毁了我吗?”苏晚心说的坚硬,但心中还是替秦恩疼了。

    “晚心,你知道,我五岁亲眼目睹父母车祸,我在孤儿院里过的那种生活你永远体会不到,我在这世界上

    tang没有一个亲人,我想留下他,我走,我肯定走,走的远远的,保证不回来,保证不给你和夜洛寒填麻烦……呜呜。”

    秦恩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苏晚心看着她自己也是身无一点儿力气了,好像所有的精气都被抽走。

    洛文如盼孙子都要盼疯了,夜洛寒在孤儿院长大,他们会让这个孩子流落在外面吗?

    答案是肯定的!苏晚心觉得自己和夜洛寒走到头了……

    可能一切就在不远的将来都会完蛋……

    “秦恩,夜洛寒交给你,我也放心了,最起码你比金冉月和沈冰冰强。”苏晚心像是认命了一般,两眼空洞无神,只有哗哗的眼泪无尽的流淌。

    “晚心,你胡说什么?我不会……”

    “可是,你只要留下这个孩子,我就得滚!你纵是走到天涯海角,夜家也能把你找回来,你怀的是夜家的种……”

    苏晚心以泪洗面,泪水差点淹没自己。

    “恐怕你现在想走也走不了,金冉月能告诉我,就能告诉夜家……”

    秦恩一愣,害怕、后悔。自责全部涌上心头,她抱住苏晚心,哭着说:“晚心,我有办法……”

    ——

    苏晚心和秦恩走出医院的时候,洛文如和夜容川,还有她的大姑姐夜,那个她看着都头疼的夜今美匆匆走过来。

    “苏晚心!”一项对苏晚心温柔呵护的洛文如喊了一句苏晚心,看着她身边脸上蜡黄的秦恩,又指着秦恩对苏晚心说:“你好大的胆子!敢把夜家的孙子打掉?!”

    “她不是夜洛寒的妻子就不能给夜洛寒生孩子!我生的孩子才是夜家的孙子!”苏晚心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决然的说。

    “那你到是生啊!”洛文如气得呼呼喘息,“你这个女人,原来这么狠毒,背这小寒打掉她的孩子,还把人家要送出国去!”

    “我在维护我的婚姻,这也是您一早让我做的事情,不是吗?”

    “你!”

    洛文如气得跌了一踉跄,夜容川抱住洛文如,面露心疼,柔和的对洛文如说:“如如,事已至此,别生气了。”

    “我早就看见你没本事了!能让这么个货色站了你的床?!切!”夜今美一个白眼,连同秦恩带苏晚心都翻了。

    “今美!”夜容川喊了一声女儿,在他心中,苏晚心作为儿媳,他还是很满意的。

    “爸!”夜今美一跺脚,“我说的不对吗?现在又不是我错了!我作为她的大姑姐,说她一句都不行吗?”

    “不行!”所有人顺着那个阴鸷的声音朝后看去,就见夜洛寒披着一层阴霾大步走来。夜洛寒长臂一伸,将苏晚心揽在怀里,冷着脸对夜今美说:“你还没有资格说她!”

    “哼!我当是来了哪位护花使者呢?”夜今美小白眼再翻,高挑纤细的腰身一扭,无比的不屑,“这里让她最丢脸的人是你!就是我一个字不说,她也抬不起头来。”

    “小寒!这个女人是你的女人嘛?!”洛文如一手指着秦恩就问夜洛寒。

    “妈,回家说吧!”夜洛寒看了一眼秦恩,一手将苏晚心揽进怀里,一手将秦恩拉了一把,然后对身后的乔宇和说:“送她回去。”

    ——

    这是秦恩第二次坐夜洛寒的车,比第一次害怕很多倍,乔宇赫一言不语,和夜洛寒一个级别的冷漠,她连头也不敢抬。

    这边的苏晚心是怎么走出医院怎么回到家的?她自己好像断片了。

    听见夜洛寒说:“去洗个澡睡一觉就好了”的话时她才知道自己回家了。

    她没有动,站在原地,木桩一般,仰望着夜洛寒,死灰一样的说:“我打了你的孩子,在给秦恩办出国手续。”

    “恩。”夜洛寒将她圈进怀里,一只手将她的头按在他的心口,下巴抵着她的头顶说:“对不起。”

    苏晚心的眼泪打湿了夜洛寒珍贵的衬衫,夜洛寒心口处一大片从温热变成冰凉,而苏晚心的心早就透心凉了。

    “你还会要我?”苏晚心抬起眼眸来看着夜洛寒:“就算秦恩有你的孩子你也不会和我离婚吗?”

    “我记得很早就和你说过,我没有打算做个二手男人。”夜洛寒捧起苏晚心的小脸吻上去。

    这是他第几次吃她的眼泪了?

    “夜洛寒。”苏晚心轻轻的叫了一声。

    “恩。”夜洛寒鼻腔里应了一声,吻没有停。

    “就这一次好吗?以后别再这样了,就算我求你。”

    夜洛寒的眼睛渗出清泪,他吻住苏晚心的唇,舌头探进她的口腔寻了他爱的蜜液,又退出了,薄唇抵着她的唇瓣才说:“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绝不再犯!”

    这是承诺也是保证,苏晚心从没有奢望过有一天夜洛寒这样高到她够不着的男人会给她做出承诺和保证!

    如果这承诺和保证是在没有秦恩出现的状态下,

    那该多好!

    天下从来没有太完美的好事,也许就是因为秦恩的出现,她才换得了夜洛寒的保证和承诺,这算是塞翁失马吗?!

    可是,失的心痛,得到的却又这么悲哀。

    身子突然一阵凉风侵袭,苏晚心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夜洛寒给脱去了,她惊得清醒过来。

    这是客厅!!

    “别怕。”夜洛寒打手温柔安抚,薄唇贴着她的唇瓣,暧/昧低沉的说;“我们要一个宝宝,你太紧张了,放松一点儿好吗?我们换个地方换种方式一定能怀上的……”

    这种话多好听,苏晚心有多爱听,只有老天和她自己知道,可是现在!自从有了秦恩,这话听得总有一股悲哀在里面!!

    夜洛寒知道苏晚心喜欢和他做,他知道苏晚心爱做这个事情,他想这个来安慰苏晚心。

    还有就是既然两人都没有病,那一定是苏晚心心里太过紧张了,每次在床上她循规蹈矩,他想换个刺激的地方和方式,让苏晚心彻底放开自己,说不定就能怀上一个宝宝。

    洛文如就不会骂苏晚心了,洛文如只要孙子,甚至不管是谁生的,但他只要让苏晚心给他生!

    刚开始苏晚心没心情也没进/入状态,毕竟刚刚发生了那种事情,被洛文如堵在医院骂了一顿,毕竟她刚刚带着秦恩把夜洛寒的孩子打了,毕竟,她还有很多秘密瞒着夜洛寒……

    可后来,夜洛寒这个渐渐在这事成为高手的男人把她一步步带进了高/潮地段。

    “砰!夜洛寒……啊!”门口一连串的声音,让夜洛寒和苏晚心一起高度紧张的看过去……

    夜洛寒看清来人,拿起沙发上的靠垫就朝门口扔过去,“滚出去!”

    夜今美抬手臂挡住自己的脸,沙发垫精准的扔在她的胳膊上又掉在地上,她不敢拿下手来,吞吞吐吐的说:“你们……这是干嘛呢?大白天的!怎么还在客厅!”

    “滚!”夜洛寒被吓出一身冷汗,朝着门口怒火冲天,要不是一丝不挂,真想过去暴打一顿夜今美。

    苏晚心慌乱的推开夜洛寒,在地上找这衣服往上穿,夜洛寒看着苏晚心的样子,吓的都发抖了,他心疼不已。

    虽然苏晚心爱做这个事,但其实保守的很,这次要不是他耐心引导,苏晚心肯定不答应他在沙发上做。

    “是爸和你妈让我来叫你们回去的!你凶我干嘛?!”夜今美站在门口,还用手臂挡着脸,“穿好了吗?”

    夜洛寒看了一眼已经穿得差不多的苏晚心他才捡起衣服来慢慢的往上穿,对着门口怒吼,“没!你滚回去!我今天不穿衣服!”

    “你!夜洛寒!你再不穿我就走过去了!”夜今美说着,却是还用手挡着脸。

    苏晚心哭笑不得,想死的心都生出来了,她站起来往楼上走去。

    夜今美听见脚步声放开手,看见苏晚心正往楼上走,她走过来对苏晚心说:“爸让你们回去!”

    “你要不要脸?!”夜洛寒穿上了下/身,上面还没有穿上,提着衬衣站起来骂夜今美。

    “你!你不是穿上了吗?”夜今美这才有些尴尬,她别过头不看夜洛寒,“你快点穿!”

    夜洛寒狠狠的将衬衣扔在地上,“我今天还就不穿了!你滚不滚?!”

    “你爱穿不穿!有本事全脱了!”夜今美转过身来,冲着夜洛寒喊:“动不动就让我滚!我是个球还个东西?!”

    夜今美说着走到沙发处,刚要往下坐,却看见一片旖旎之物,她抿着嘴换了个地方一屁/股坐下来,“我今天还就不走了!你要能耐,把我扔出去!”

    苏晚心彻底服了!她转身往楼上走,见过横的、蛮的、傻的、缺心眼的外带不要脸的……这种全部占全的,还是少见,甚至没见过!

    “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嫁不出了!”夜洛寒不理夜今美跟着苏晚心往楼上走。

    夜今美好像被戳中了软肋,脸色顿时青了又变紫,尴尬之色在脸上来回的变,好在夜洛寒和苏晚心没有看她。

    别奚落的夜今美看着二人上楼的背影,追了一步说道:“我嫁也不会嫁给你这种男人!”

    “哼!”夜洛寒回头,站在楼梯上看着夜今美,冷嘲道:“你还想嫁我这种的?你够格吗?有没有人要你还两说呢!”

    “哼!你这种**灌脑的男人,除了祸害女人,你还能干嘛?”夜今美走上楼梯,话语变得轻佻起来,“也就苏晚心这种傻女人才来回的让你翻腾!”

    已经走完最后一个阶梯的苏晚心,差点儿一个跟头栽到楼下,幸好手抓着栏杆,要不然就掉下去了。

    夜洛寒抬手要打夜今美,却看见苏晚心跌了一个踉跄,他放下手朝苏晚心奔去。

    夜今美站在楼梯上抬头看夜洛寒搂着苏晚心往屋里走,她在想:夜洛寒对苏晚心,是什么时候变好的?!

    夜洛寒关上门,抱着苏晚心,“别难过了,夜今美

    脑子不够,你别生气,回头我说她。”

    苏晚心心上一阵紧揪,想哭又想笑的感觉,说不清的难过法,她没说出来,但心里在说:你快绕了我吧,你说她的话,我听得耳朵都要得病了!

    苏晚心垂眸看着夜洛寒精装而性感的上身,不怎么见他健身,这八块诱人的腹肌是哪里来的?

    “去穿一件衣服吧。”苏晚心淡漠的说。

    夜洛寒看着她看自己的眼神,就是那种,曾经那种赤果裸的爱慕,他把苏晚心抱在怀里,附身去吻,还暧/昧的说:“不穿,我们接着做。”

    “啊?!”

    苏晚心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抱在大床上……

    怎么能就这么再进到状态,苏晚心的身体绷的紧紧的,夜洛寒使出全身解数来说服引导她。

    当苏晚心刚刚放开一点儿,刚刚抱住夜洛寒的精壮的腰身时,门又被推开了……

    还夹着夜今美的声音,“夜洛……啊!”

    苏晚心顿时感觉心就在夜今美惊叫那一刻死掉了,她闭上眼睛,完全感觉自己已经死掉了!

    夜洛寒双眼冒出火来,抓起枕头扔过去,“夜今美!你是不是真不想活了!”

    “你!是你们……你们怎么能又做上了?!怪我干嘛?我……是来奉命让你们回去的!”

    夜今美退出去关上门,站在门口大喊:“夜洛寒!你还够厉害的!这都吓不软!还能挺起来!”

    夜洛寒听见夜今美跑下楼的声音,重重的一头倒在床上。一边的苏晚心被松软的床弹的晃动起来,她才知道,自己还没有死!

    可是夜洛寒想自己真的是没法活了的时候,扔在地上裤兜里的电/话响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