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女神,总裁的宝贝爱妻 第73章 国民女神VS不孕风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苏晚心抬眸看见站在门口的夜洛寒,眼里是惊喜,也有对自己的怀疑。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幻觉了?他真的回来了吗?他没走掉吗?

    他居高临下,她爬在地板上仰头看他。

    夜洛寒走过去,一把拉起苏晚心来,“你要是失业了,找个家政打扫卫生到也是一把好手!”

    苏晚心愣神,夜洛寒已经把她拉到餐厅的椅子上,拿出药膏来给她抹撄。

    这是梦吗?苏晚心坐在凳子上仰望着梦中的男子,他和小时候基本一样,没什么变化。

    可是,她变了,变得太多,大包子一样的脸不见了,假小子一样的寸头现在成了一头乌黑的及腰长发,关键曾经胖的挤成两条缝的小眼睛现在成了一双大花眼…偿…

    她变得他都不认识她了。

    又或者,他根本讨厌憎恨到不想记得她,只有八岁的她依旧记得十六年后的他,可是,那个时候已经十二岁的他却忘记了!

    也幸好,他忘记了,不然她现在一定被他杀了去祭奠他的那段少年犯时光了吧?!

    “我觉得你现在应该感动,而不是悲痛!”

    苏晚心回过神来,夜洛寒放开她的手,她才低头看自己的手,被橡胶手套捂得有些褶皱的手指头上抹了一层药膏,已经看不出那个泡的形状和地方。

    听到脚步的时候,她顺声看去,夜洛寒正往楼上走。

    苏晚心哭着笑了,捧着夜洛寒给抹过药膏的手,像珍品一样的朝楼上走去。苏晚心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夜洛寒靠在床头上看书。

    她走过去,小毛贼一样潜伏到床上,慢慢的往夜洛寒身边靠。

    夜洛寒放下手里的书,看了他一眼,转身关灯,就在苏晚心失落的时候,夜洛寒的声音响起,“这件睡衣不难看。”

    苏晚心顿住!

    这是惊喜!

    苏晚心从来聪明,尽管晚饭的时候他们吵到哭,可是,一支外伤药膏已经连内伤治愈了。

    而且是彻底的治愈!

    大胆大动作的苏晚心扑在夜洛寒的身上,“那你不多看两眼?”

    “我是说里面的内容更好看。”

    “唔,哦……恩。”

    心潮和浪花一起翻滚,冷色调的房间里已经被粗重的喘息和热情填满。

    平静过后,夜洛寒搂着苏晚心说:“以后离锦然远点儿,他的思维不在正常人的范围内。”

    夜洛寒用的是语重心长的腔调,苏晚心用力的点头,“我知道了,我都听你的。”

    这也是赞同了老公说他弟弟思维不再正常人范围内的说法了,夜洛寒很满意!

    乖乖的小猫窝在她最爱的窝里睡着了。

    幸福的日子就这么被苏晚心顽强坚毅的追来了,而且过得扎扎实实,苏晚心认真的对待这每一天每一刻,哪怕每一个眨眼的细节。

    她紧紧的抓着幸福的手,仔细的踏着每一步足迹,当然她的每一步,还是踏着夜洛寒的脚印,她依旧附和着他的每一个喜忧,每一份冷暖。

    夜洛寒就是她的中心,她的全部,不管付出什么,她都无怨无悔。

    躲在办公室里的苏晚心一个人静静的翻看着日历,数着日子。

    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试纸进了卫生间里……

    盯着那一条足足五分钟后,她又叹气的将试纸扔进垃圾篓里。

    这是她五天以来第十几次测试了,没有没有,还是没有中。

    她驾车来到医院,找了上次到她家的姜主任。

    “夜太太,你应该是太紧张了。”姜主任洗着手,走过来请苏晚心坐下。

    “可是,我已经超过五天没有来了,我一项很准的。”

    “夜太太,可是你确实是没有怀上,你的一项指标都很正常,如果不是你过于紧张的原因,那就是……”

    苏晚心抬眸,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姜主任。

    “呵呵,当然,我们只能是猜测。”姜主任低下头,对于那个神帝一样的男人她可不敢多做评价,而是对苏晚心说:“要不然我给您开一点儿补药?”

    苏晚心点头,抿着嘴浅浅的笑了笑。

    回到家的苏晚心将已经煎好的中药放进冰箱,留下一袋正准备喝的时候,洛文如来了。

    “晚心,你喝的什么药?哪里不舒服?”

    “没有,最近不好睡觉,开了点安神的。”苏晚心赶忙给洛文如倒茶请坐。

    本来对她没有半点儿怀疑的洛文如看见她躲闪的眼神起了疑心。她看了看苏完心的那碗药,然后正色问道:“晚心!你不会是不/孕吧?!”

    “不是,妈,你怎么会这么想?”

    “这么长时间你们都没有孩子,又没有避/孕!怎么可能怀不上?!”

    洛文如说完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好像就已经确定了苏晚心不能怀/孕!

    苏晚心抿着唇,又蠕动了好几下唇角,她拿出自己的化验单给洛文如看。

    “你什么意思?”洛文如看着那些一切正常的化验单,脸色不好看了,“你的意思是我们小寒不能生?!”

    “妈,我没有这样说。”

    洛文如平时对她真的不错,可是,一和夜洛寒相比,在一个亲生母亲的眼里她真的也就只是一个比外人好一点儿的外人。

    “小寒身体那么好!又聪明,肯定不是他的问题!”洛文如依旧理直气壮,“这个大夫是不是专业的?明天我带你找个靠谱的医院和大夫重新检查一下。其实我早就想带你去看看了。”

    苏晚心看着洛文如,顿了一阵,低声说:“这个大夫就是他给我找的。”

    “你,你还是说小寒有病?”洛文如虽然声音打,但心中却是一紧。

    苏晚心双手放在腿上紧紧攥着,半响又说:“身体素质好也不能完全代表他就是健康的。”

    “蹭!”的一下洛文如站起来,但看着苏晚心垂头坐在那里,最终洛文如还是没有再责备她,而是拿起那只名贵的包走出去,“我带小寒去看!”

    “妈——”苏晚心叫了一声,没有叫住,她跌在沙发里,闭上眼睛叹息。

    多害怕老天会和她开一个大玩笑!多害怕夜洛寒会是不/孕/症。

    ——

    下午下班时间夜洛寒准时回来了,苏晚心在厨房里忙碌,她担心洛文如从这里出去直接找了夜洛寒,恐夜洛寒晚上回来会对她态度不好,苏晚心让张嫂提前走了。

    夜洛寒进门换鞋,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那个身影没有像平时那样跑出来,满面春风的迎接他,他当然知道是为什么?

    苏晚心人在厨房,心却跟着夜洛寒的身影,听到上楼的脚步,苏晚心偷偷的看去,他的背影依旧挺拔,健步依旧卓姿雄健。

    饭上了桌子,苏晚心不敢上去叫夜洛寒下来吃饭,坐在餐厅里不安的思量瞭望,每一分每一秒都无比煎熬。

    她后悔死了今天对洛文如说的那些话!不知道会不会让夜洛寒再一次拒她千里之外。

    终于,楼梯上男人走下来,一身家居服,步履从容,英姿飒爽。

    夜洛寒一如既往,少言,脸色也均匀的看不出是喜是忧来。

    “吃饭吧。”最终,还是苏晚心开口,她把筷子放在那双金贵的手面前,看着人家拿起筷子,将饭菜送入那金贵的口中。

    而她,只是提着心肝脾肺肾在看。

    “你不吃?”夜洛寒抬眸问她,“看我能当饭吃?”

    苏晚心脸瞬间红了,刚才她在干嘛?!居然盯着他看。

    “快吃,菜都凉了。”

    “凉了?那我去热热。”苏晚心端着饭菜就要走。

    “别热了,吃吧。”

    他的话一如既往的淡漠到听不出音色来,表情也看不出什么来,这样淡漠的他本来她是习惯的。

    可是今天下午洛文如来了一趟后,她现在特别怕他的淡漠,搞不懂,也无从下手去讨好。

    夜洛寒放下空碗,看着桌上剩下的菜。

    “我慢点吃,能吃完。”苏晚心低声说。

    “不想吃别吃了,心里不舒服吃下去不消化。”

    苏晚心猛然抬眸,可却看见夜洛寒已经上楼了。

    重重的跌坐在椅子上,苏晚心蹙眉犯愁!这回该怎么办?再一次死皮赖脸贴上去?那样夜洛寒会不会把她踢出来?

    她恨死下午那样对洛文如说了,就算是夜洛寒有病不孕,那也不能怪,不能说!

    就算是夜洛寒不对,那也只能是她的错!

    桌子上的饭菜真的是吃不下了,苏晚心收拾的放在冰箱,将厨房又打扫的干干净净,坐在沙发上等夜洛寒下楼来去锻炼身体,可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都没有等到。

    打开电视,百般无聊的看,又是半个小时,看来,夜洛寒今天是不出去了,苏晚心关了电视朝楼上走去。

    每一步都胆战心惊,好了没多久的幸福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又回到从前的模样。

    苏晚心推开卧室的门,夜洛寒不在,她朝浴室看去,磨砂玻璃里看不见里面亮灯,她回头想着要不要去书房,却被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身后的人吓了一跳。

    “啊!”苏晚心看清是夜洛寒后拍着胸口长长的呼吸。

    “又做亏心事了?”夜洛寒说着将苏晚心抱在了怀里,他嘴几乎贴上她的嘴,十分暧/昧。

    “不知道你说什么?”苏晚心揪着夜洛寒的衣领,垂眸掩饰着心中的慌乱。

    “今天小狗没有摇尾巴,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什么小狗摇尾巴?!

    苏晚心虽没有出问出声,但脸上去是满脸的疑问。

    “我养的小狗今天没有叫。”夜洛寒捏着她的灵巧的小鼻子,逗小孩一样的说,又或者是在逗她的小狗。

    苏晚心连连吞咽口水,曾几何时,是她自己承认自己是他养的一条狗的!

    “晚心,如果我们没有小孩,你可以吗?”

    “啊?!”苏晚心诧异,惊讶,害怕,她当然是可以,可是,夜洛寒可以吗?

    等等!他的话是说……他真的不/孕!!

    她要孩子一来是为了爱他,想给他生个孩子,二来是想维护这段不牢固的婚姻。

    夜洛寒看着她那张害怕到极点的脸,心里一疼,将她打横抱起来放在床上。

    苏晚心刚想开口,夜洛寒拿起早就放在床头上的一份医院化验单给苏晚心。

    “是是什……么”

    “我的化验单。”夜洛寒看着她,意味深长的眼神认真的说:“我很健康……”

    “可是我也没有病!”苏晚心像踩到了地雷,神经过敏了一般蹭的一下弹起来。

    夜洛寒看着她,最后终是一笑,匍匐前进,将那傻愣愣的女人扑倒在床上,狠狠的吻上去!

    “谁也没病,那么就是我不够努力!”

    ……

    一室旖/旎,展开的似乎理所当然,又似乎毫无预料,苏晚心如同以往的每回,总是很快能进到角色中,这样的她总是能让每一次的夫妻生活过的万分的和/谐。

    提心吊胆的一下午就这么又毫无预兆的被这场火热的激情给淹没了。

    事后的温存中,苏晚心想平时那样窝在夜洛寒的怀里,带着愧疚说:“洛寒,今天……妈来了,我说了不该说的话,她一定生气了,你替我解释一下好吗?”

    洛文如是长辈,说她几句,她本该受着,可是,由于自己也是心急火燎怀不上,所以才顶/撞了洛文如,现在,她后悔死了。

    夜洛寒大手摩挲着她光洁的脊背,“妈说下午也骂你了,让我回来和你说一下。”

    “蹭!”的一下,苏晚心翻身起来看着夜洛寒,那双眼睛简直要掉出来了!

    嘴角蠕动了好几回,却是说不出话来,让洛文如给她道歉,还让夜洛寒来传话?!她怎么敢?!

    夜洛寒到没注意她的眼睛和脸色,只是,她现在爬在床上,上身光景,实在是……

    克制不住!

    “啊!”冷不防中,苏晚心又被吃的差点儿连骨头不剩一根。

    ——

    下班的时候苏晚心特地到了夜洛寒那边,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好夜洛寒走出来。

    “洛寒,今天你带我回去吧,我的车送去洗了,还没有送回来。”苏晚心一边说着挽上夜洛寒的胳膊。

    然而,夜洛寒的一句话将苏晚心脸上的笑容全部打破,“我晚饭在外面吃。”

    苏晚心有那么一秒等待,等待夜洛寒会说,带她一起出去。

    可是,夜洛寒没有那么说,不过他说:“让周镜送你回去。”

    “……”苏晚心半响才说,“好。”

    夜洛寒回头看她,然而她看不出他眼底的含义,却听见他问她:“和荣利新的饭局,你也想去?”

    “……”苏晚心嘴角蠕动了一下,尴尬的笑笑,“不去了。”

    ——

    周镜驾车经过一条条马路,苏晚心坐在夜洛寒心爱的座驾里,心情却是有些不舒服。

    说不出哪里不对劲,但总感觉怪怪的,苏晚心告诉自己,一定还是因为荣利新,自从和荣利新发生那一件件的事情后,荣利新都成了她心头的一个好不了的伤疤,一碰就铭感,就脆弱,就很疼!

    苏晚心拿出手机,给秦恩打过去,约她吃晚饭,逛逛夜卖场。

    然后,秦恩的声音很小的对她说:“晚心,不好意思,今晚我有事。”

    苏晚心看了一眼手机,又放回耳边,“是和荣利新一起去赴宴吗?”

    “晚心……”

    苏晚心不说话,然而秦恩那边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再没有任何话语。

    “夜洛寒今晚和荣利新一起吃饭,我没去。”

    苏晚心说完,等了一会儿,想着秦恩会说她也不去了,然后秦恩很久才说:“对不起。”

    “呵。”苏晚心面容难看的笑了一声将电-话挂了。

    “晚心晚心……”秦恩叫了几声,电话挂了,她刚要打过去,荣利新过来,“秦恩,我们可以走了吗?”

    秦恩垂下手攥紧手机,点头跟在荣利新身后,看着他高大而挺拔的背影。

    夜洛寒的高级座驾里,苏晚心不时的看着手机,每一秒都在等待秦恩的名字亮在手机屏幕上。

    “嫂子,直接回家吗?”

    “周镜,就这里停车,我下去走走。”

    “好。”周镜看着路边,夜晚车流少,路边小停一会儿应该可以。

    “周镜,你回去吧,别等我,我自己逛逛。”

    “没事,我等你,你逛吧。”周镜把车停下,回头对苏晚心说:“嫂子,你要逛的时间长,我就找个地方停车,就在附近,你回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恩,好吧。”苏晚心走下车,默默的往前走,不知不觉就走过一条街,仰头的时候,居然发现自己停在了国泰商厦门口。

    国泰商厦也开夜卖场,上面有电影院,餐厅,休闲吧等地方,不过那些都是小年轻们谈恋爱的场所,苏晚心到不准备进去。

    她也没有打算买什么,所以抬步继续往前走,喜欢这种穿梭在茫茫人海中的感觉,谁也不认识谁,匆匆擦肩而过,不留下任何痕迹。

    “你看,这个不是那个……”

    “是是是,就是她!”

    苏晚心不是一个爱看热闹的人,不准备理会耳朵里听到的话,却是这一刻发现大家指的是她。

    不知所云的时候,两个女孩走过来,对她说:“姐姐,你就是那位国民女神,苏晚心吗?”

    国民女神?!她是苏晚心,可是,她什么时候成了国民女神的?!

    “你和大屏幕上的一模一样,不,比大屏幕上的还漂亮。”

    “恩!是呢,苏姐姐,我们能和你合个影吗?”

    “……”

    苏晚心抬头看去,国泰商厦门口超大的屏幕上正放着自己的照片,就是那天夜洛寒给她买首饰那天,让经理给她拍的那张。

    这回明白了,就一张照片她成了国民女神,是她长得太好看,还是夜洛寒太有本事?

    也许是珠联璧合的结局?!

    珠联璧合!

    苏晚心顿时乐了,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涌过她身边的时候,苏晚心低头就走,拿出手机给周镜打了电/话。

    “周镜,过来接我。”

    ——

    某高档饭店某金碧辉煌的包间里,金冉月举着酒杯一如既往娇滴滴的给夜洛寒敬酒。

    夜洛寒坐着不动,也不打算喝。

    金冉月媚眼如丝,如同暗夜亮光一样给夜洛寒放电。

    别说曾经身边没有女人的时候夜洛寒看不上她,如今,夜洛寒的心里已经住下了苏晚心,金冉月更是毫无半点容身之地。

    但是,金冉月是谁啊,她当然知道自己在夜洛寒心中没有一寸地位,可她另有妙招能让夜洛寒喝下这杯酒,正如她能把夜洛寒请来一样。

    ---题外话---推荐衣衣旧文《独家婚权,总裁你还真不客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