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女神,总裁的宝贝爱妻 第70章 什么都不穿?这样不太好吧?(求订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伏案工作的时候,手机响了,苏晚心没有看就接了起来,“喂,你好。”

    “是我。”

    “……”苏晚心把手机拿在眼前一看,居然真的是夜洛寒!这是夜洛寒第几次给她主动打电话?撄!

    呵,是第一次!

    她都惊到不相信!

    “苏晚心。”

    手机中传来夜洛寒淡漠的声音。苏晚心赶快将手机拿到耳边,尽量平息着自己的激动,“恩,我在听呢,你找我干嘛?”

    “你过来一趟。”

    “恩?过来?去哪儿?嘟嘟……”苏晚心又把手机拿在眼前一看,屏幕已显示通话结束偿。

    苏晚心赶紧站起来,走进休息室,站在镜子前捋了捋一丝不苟的头发,又左右照了照脸,最后抹了一下淡色的唇彩走出自己的办公室。

    苏晚心推开夜洛寒的门,探着头看见了正工作的夜洛寒。

    夜洛寒看了她一眼,没说话,苏晚心走进去关上门,一步步走的很小心,怕是踩到蚂蚁一样。

    “你……找我有事?”

    夜洛寒没有回她的话,而是站起来绕过桌子来到她的身边,苏晚心垂着眸看他,越来越快跳的心脏让脸微微有些发烧。

    她猜想夜洛寒想干嘛?昨晚从夜家回去太晚,两人没活动就睡了,难道是今天要在办公室那个啥吗?

    她是成熟女人了,现在的网络会弹出很多那种H的广告,苏晚心不白痴,很多人都会选择一些比较刺激的地方做。

    这样想着,苏晚心到好像能接受一样,低着头等待。

    “你怕我?”

    “恩?”苏晚心抬眸,只见夜洛寒看着她,她立刻有些无地自容,好像内心世界被揭穿了一样。

    夜洛寒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眸,她看着他,瞬间大胆起来,她推开他的手,“是你做的还不够到位,你做到位了,我自然不会怕你。”

    她用这样的方法承认了自己害怕他,这到让夜洛寒很为吃惊。

    又或者从认识苏晚心的那天起,这个女人就总是有让他吃惊的地方。

    除此之外,心头还有一些小小的难过,一个妻子当面承认她害怕丈夫。

    苏晚心以为又要想曾经那样遭到羞辱或者不屑,可是夜洛寒却是从桌子上拿起一张卡递过来。

    “什么?”苏晚心看着是一张银行卡,她大脑立刻想到是给自己的,“给我的?”

    “恩。”夜洛寒拿起她的小手放进去,“我的副卡。”

    这真的是一个能让苏晚心掉下巴的事情,几乎要赚到她的眼泪。

    “昨天去夜家没少花吧?是不是花光了你爸给的积蓄?”

    其实苏晚心的泪腺不算发达的,但终还是没有忍住哭了。

    这一年里,苏晚心拿的都是锦腾经理级别的工资,虽然很高,可是开销也大,她身为锦腾的高级经理,出入都不能太寒酸,为了讨他开心,也会买一些化妆品来打扮自己。

    皇家花园别墅的开支有时候洛文如会资助一些,她的零花苏振海也会硬塞一些。

    她唯独没有用过夜洛寒这个老公的一分钱。昨天他给她买了一套首饰和几身衣服,那是一年婚姻唯一的一次。

    “回夜家花的那些钱,本该由我来出。”

    “……”苏晚心睁大眼睛,连吞口水,“你意思是这张卡还要要回去?”

    夜洛寒看着她的傻样,有心想笑,却是忍住了。“所以,你就不准备还我的卡了?”

    “……”苏晚心想起昨天在商厦他走时给她留下的卡,她赶紧摇头解释,“不是,我放在你床头柜上了,早上你没看见吗?”

    夜洛寒突然有些淡淡的失落,她原来早就给他了,只是没有交到他的手上。

    “我没看见。”夜洛寒说。

    “没事,丢不了,今晚回去收起也一样。”苏晚心把手里的卡扬了扬,“这个我什么时候给你。”

    “随你!不想要现在就放下!”

    苏晚心抿唇,好端端的,突然就又恼了!

    夜洛寒转身,苏晚心快速上去从他身后抱住他,把脸贴在他的后背说:“谢谢你老公。”

    身子一颤,某处有了某些变化,夜洛寒转身大手用力,将苏晚心的后腰扣住,嘴精准狠稳的吻下去。

    苏晚心除了附和,还要喘息,还要紧紧的抓住他,忙的一会儿就大喘气了,而且身子几近软到站不住。

    这样的女人有多撩人?夜洛寒再也忍不了,他打横抱起娇柔的小女人走进休息室里。

    休息室里激情正浓的时候,夜洛寒褪到一半的裤子兜里的电话响了,本来不想接,但响个不停,夜洛寒掏出来一看,是乔宇赫的。

    苏晚心瞅了一眼,就瞅见是宇赫两个字,她观察着夜洛寒的脸色,见夜洛寒脸色有些不高兴。

    “说。”夜洛寒接起电话来,显得不耐烦。

    不知道乔宇赫在那边说了什么,夜洛寒没好气的说:“这边也有正事!”

    夜洛寒挂电话的动作极其用力,苏晚心嘴角一弯,抱住夜洛寒在他的脸上嘴上送上香吻。

    扔了手机,回抱她,回吻她。

    “老公,以后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把手机关了吧,这样多影响情绪?尤其那些不知趣的人打过来的。”

    夜洛寒顿了一下,看着苏晚心,只一秒便笑了,然后将手机捡起来关掉。

    苏晚心快乐的笑了,这耳边风算是吹准了吧?终于有一次能在夜洛寒身边骂一次乔宇赫了!

    ——

    苏晚心正准备下班的时候,接到张嫂的电话,张嫂告诉她她婆婆去了。

    如果是以前,她就会一个人快马加鞭飞回去,可现在她和夜洛寒有所改变,她想和夜洛寒一起回去。

    然而,夜洛寒的手机没人接,她干脆直接去找他,可唐玲告诉苏晚心夜洛寒下午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苏晚心没有再问唐玲夜洛寒干嘛去了,她身为太太,却总是追着他的秘书问他在哪儿?干什么去了?说实话,苏晚心挺自卑的。

    到了家里,张嫂迎上来给她挤眼睛,苏晚心顺着张嫂挤眼睛的方向一直看到楼上,她微笑拍拍张嫂的胳膊,“没事,她没恶意。”

    张嫂给洛文如开门,洛文如直接上楼,张嫂给洛文如送茶水上去,就看见洛文如在翻苏晚心的柜子,她身为下人实在是没法开口,只好打电话让苏晚心快点回来。

    楼上,苏晚心推开门,她站在门口轻轻叫了一声,“妈。”

    “晚心?”洛文如把抽屉合上,不好意思的笑着。

    “恩,您过来喝点茶水吧。”苏晚心端着茶水朝桌子走去。

    这回洛文如没有像前几次那样给苏晚心撒话解释什么,而是直接问苏晚心,“晚心,你和小寒真的没有避/孕吗?怎么都一年多了还没有怀上?”

    苏晚心小脸一红,微微垂着头,低声说:“可能快了吧。”

    以前是夜洛寒没有碰她,现在他们几乎天天缠绵,苏晚心想:估计现在她的子宫里就已经有了一颗小苗在发芽呢。

    想到这里,苏晚心不由得手放在了肚子上。

    “晚心!你怀上了?!”洛文如眼睛盯着苏晚心的肚子两眼放光。

    “妈,您别着急,等有了,我第一个告诉您。”苏晚心把洛文如安顿的坐下来,把茶放在洛文如的手里。

    “唉!妈也是着急啊。”洛文如两眼突然变得空洞起来,端着茶杯幽幽的说:“你也看见了,小寒这把椅子也不是很稳,妈妈……妈也是身不由己……”

    “妈,也许,他并不在乎这些呢?再说,爸爸还是信任他的。”苏晚心完全明白洛文如的心意。

    “晚心。”洛文如放下茶杯,将苏晚心的手抓在手里,有些激动的说:“你是不是很看不起妈妈啊?”

    “您说哪的话?”苏晚心也知道洛文如的苦衷,她并非想那样,不然这些年她能执意住在外面吗?

    洛文如放开苏晚心的手走向窗口,看着窗外,很久才说:“当年我认识你爸,我真的不知道他结婚了,当我怀上小寒的时候,才知道他有老婆,而且老婆都怀孕五个月了。

    他说让我跟着他,一生不愁吃穿,我没有那么做,毅然离开他,为了躲他,我说我打掉了孩子,后来我把洛寒送在孤儿院,一直到小寒十二岁的时候,他突然查到了,就强硬把我和小寒带回来。

    为了逼我和他在一起,他把小寒送到国外由他控制,说如果我不听他的话,他就不让我见小寒。

    直到这次锦然回来,他又逼我,如果我不住回去,他就把锦腾总裁的位置让锦然来做……”

    苏晚心认真的听着,这才知道关于夜洛寒为什么会在孤儿院里,她给洛文如递上纸巾,没有安慰,而是问道:“妈,那你爱不爱爸爸?”

    洛文如突然抬眸看着苏晚心,过了很久,她没有回答,却是低下头了。

    苏晚心也终于明白,洛文如爱着那个男人,只不过那个男人有家庭,她做不到坦然,却又放不开,才会这样半推半就的任凭夜容川一步步紧逼。

    ——

    晚上,夜洛寒回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苏晚心还是穿着那身中老年款式的睡衣迎上去,“洛寒,你今天去哪了?电话打不通,你……”

    苏晚心的话突然断了,是因为看到夜洛寒盯着她看的眼睛。

    “对不起,我不是要管你,就是随便问问。”苏晚心尴尬的在嘴角挂着微笑,她明白,夜洛寒虽然已经和她睡在一起了,但不代表他就已经彻底接纳她了。

    他最恨骗他的人,理由她是明白的,他有多恨,她也是明白的,所以,她从不敢奢望夜洛寒能彻底的接受她。

    她肯和她过正常的夫妻生活,她已经很感激上天了。她不敢要求那么多。

    或许,在N个年头后,他能走出童年那段伤心,也许就能彻底原谅她了。

    苏晚心这样安慰自己。

    “这身睡衣不好看,以后别穿了!”

    “恩?”苏晚心看着夜洛寒高大挺拔的背影跟上去傻乎乎的追问,“那该穿什么样的?”

    夜洛寒顿足,苏晚心撞了上来,她揉了揉被撞疼的鼻子,不敢埋怨他突然止步回头,而是道歉,“对不起。”

    他拿开她的手,看见秀挺的小鼻梁红红的,一股心疼油然而生,可看到她那双无辜的眼睛时,却又想逗她。

    “什么都别穿了!”

    “恩?”苏晚心还在消化他的话男人已经走进浴室。

    苏晚心低头揪着自己睡衣的衣襟,洋洋得意的自言自语,“什么都不穿?这样不太好吧?”

    夜洛寒从浴室里出来,腰身围着一条浴巾,他边走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本来是要进更衣室还睡衣的,却是余光扫到一个异样。

    他朝床上看去,只见苏晚心坐在床上,被子搁在脖子上,瞪着两只水晶一样的眼睛痴痴的看着他。

    她不会真没穿衣服吧?!夜洛寒脑海里突然这样想。

    于是,他把毛巾扔在一边朝床边走过去,站在床边看着苏晚心。

    苏晚心浅浅的笑着,羞答答的如同一株含羞草微垂着头,夜洛寒看着她用薄被紧紧裹着自己,从脖子以下裹的很严实,就连手都看不见。

    夜洛寒也笑了,把腰上的浴巾扯下来,苏晚心一抬眸就看见他赤果果的身体,她睁大眼睛,那双好像受了惊吓的眼睛分明在问他:这是干嘛?

    “既然你脱了,我也该礼尚往来不是?”夜洛寒说着掀起被子要往进钻,却是在这一刻愣住了。

    苏晚心也愣着,看着自己身上他的衬衣有些结巴的说:“那个……我不知道能不能穿,我,我看上很多女人穿自己老公的衬衣当睡衣,那个……你要不愿意,我,我换下来……”

    夜洛寒有那么一秒好像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他钻进被子,对苏晚心说:“给我去找一件睡衣!”

    “……哦。”苏晚心下床,揪着身上的衬衣衣襟,一步三回头。

    她的样子有些滑稽,但也很可爱,貌似一个胆怯的小孩时刻担心被骂。

    其实苏晚心这个样子,夜洛寒很喜欢,无论是她穿着他的衬衣,还是现在这个受惊小绵羊一样的样子。

    只是,他刚才居然以为苏晚心什么也没有穿而把自己脱成一只光杆子,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而不去看她。

    苏晚心看见夜洛夜不看她,她撅着嘴巴不再回头看他往更衣室找衣服去。

    夜洛寒偷偷抬眸,居然第一眼就去看那俏生生的腿,那么白,那么长,走动时隐隐能看见隐藏在上面一寸地方的神秘。

    真的!夜洛寒都听见了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

    突然,他感觉自己鼻子里流出液体来,他赶紧用手捂上,这个时候,苏晚心正好进了更衣室,他起身朝浴室奔去。

    果然是鼻血!

    竟然是鼻血!

    睡过这么多次,也见过她多次赤身果体,虽然也都能让他心潮澎湃,但这次半遮半掩竟然让他流下鼻血!!

    更衣室里的苏晚心在自己的衣柜翻找,想找一件夜洛寒能称心满意的睡衣,说实话,她的睡衣大多都是真丝,款式不是很前卫,但也不是很古板的。

    然而,拿起哪件来,都担心夜洛寒会不喜欢。

    最后,她选了一件长裙款式,上面还搭一件,把腰间的带子系好,又给夜洛寒找睡衣,忘了问他要哪件了,夜洛寒的睡衣很多,好在款式都差不多,她挑了一套颜色浅的拿着准备出去。

    转身看见她换下的那件白衬衣,正想着给他挂起来的,毕竟自己就穿了不到十分钟,可是转念一想夜洛寒有洁癖,她穿了不管多长时间都是穿了。

    她想着明天给他拿去干洗,就随着那件白衬衣安静在长椅上静静的放着。

    出了更衣室,苏晚心看见床上的人不见了,顺着声音她走到浴室门口,在门上敲了两下,“洛寒,睡衣给你拿来了。”

    “咔嚓。”门开了,夜洛寒就那么全身不着一丝的走出来,随手将苏晚心手里的衣服拿过去,抱着就往床上走。

    “你,不穿了?”

    “穿了还得脱!”夜洛寒说话的时间,已经到了床上,他走的很快啊!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害羞呢?

    苏晚心被他的话说的愣在原地,夜洛寒上了床拉过被子看着还呆在原地的苏晚心,不是问她愣着干嘛,而是问她:“怎么换了衣服?”

    “……”苏晚心的手/乱摆,走向床边,她以为他不喜欢,“那个,你喜欢我再换过来?”

    夜洛寒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还想认他流鼻血吗?!

    “上来!”

    “……”苏晚心挪到床前,看着夜洛寒突然就傻乎乎的笑了。

    她是蹦跶到床上的,紧紧的抱紧夜洛寒的精壮的腰身,将头埋在他结实的胸膛上,闭上眼睛感受他的心跳和他的体温。

    夜洛寒被她突然一袭,身子晃了一下,但还是顺势抱住了她,突然有那么一种感觉,怀里心机沉重的苏晚心好像十六年前那个无知的小胖妞!

    可是,后来,小胖妞也骗了他,逃得无影无踪了!

    “洛寒,我们这样真好。”

    刚刚的鼻血流了,但不代表体内的火热就泄掉了,夜洛寒不答她的话,将她身上那件睡衣扯了……

    “我脱就是了,你扯烂它干嘛?”很贵的,都是真丝!

    他满柜子的衬衫不够她穿吗?

    于是,“刺啦!”一声,后来又一声声!真丝睡衣更烂了,成了碎布条。

    肆意的亲吻,尽情尽兴,也敬职敬业,越来越精卓的吻技立刻让两颗心缠/绕在一起。

    粗而紊乱的喘息也同样肆意的喧嚣在空气的每一个因子里。

    后来,他舌头到达的每一个地方她都仿若过电一样酥/麻。

    当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战场”上一片狼藉,到处冲蚀这暧/昧的味道。

    “洛寒。”她轻轻的呢喃一声,将他抱紧。

    他没有说话,却是一手搂着她,一手抚着她额前潮湿的碎发。

    她抬眸,“洛寒,谢谢你。”

    她眨着迷人的慧眼,好像因为刚刚从承//欢中走出来,少不得还有些迷醉。

    “快睡!”虽然命令的口吻,但他的眼神无比很平和。她累了,他想让她睡在他的怀里。

    “我们聊会天吧。”苏晚心小手揉在他胸口上轻轻的抚摩。

    他垂眸看她,不说话,但似乎同意,每次不是穿着衣服吵架,就是脱了衣服做事,要说纯聊天,两个人还真没有。

    ---题外话---推荐衣衣的旧文《独家婚权,总裁你还真不客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