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女神,总裁的宝贝爱妻 第69章 大嫂,我占了你们的地产,你不会不高兴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夜洛寒给苏晚心戴上项链后,把耳钉给了售货员,“我怕弄疼她,你给她戴上。”

    苏晚心差点因为他的这句话而飘到云彩上去,幸亏这商厦里有楼顶挡着!

    售货员更是两眼放光,简直羡慕的都没法活了,在给苏晚心戴上耳钉后夸张的张大嘴巴,眉飞色舞的说:“这套首饰简直就是给夜太太量身定做的!一般没气质的女人根本拿不下这款蓝宝石!”

    夜洛寒回头,对身后的经理说:“给她拍张照片。撄”

    “是是是。”经理不知道夜洛寒何以,却是在第一时间拿出手机给苏晚心拍了张照片,又双手将手机递给夜洛寒。

    拿过手机,夜洛寒看了看,满意的唇角微微扬起,重新递给经理说:“找个技术给修一下,做出来挂上去。”

    苏晚心和售货员已经各位经理顺着夜洛寒指的方向看去,那个地方正是珠宝这层最佳的视线地区,那个地方现在挂着一副超大的明星代言人。

    那位明星正是当红的一位叫沈冰冰的一线女星,她代言的正是这个珠宝的品牌偿。

    “有问题?”夜洛寒看着经理那傻样问。

    “没有,只是,这厂家……”

    “谁要给他们厂家做广告?”夜洛寒弯着眉梢,“这栋大楼由我太太来代言!”

    夜洛寒掏出钱包拿卡,经理赶快溜须拍马:“夜总,您和太太很少来光顾,这套首饰,算我送给夜太太。”

    “你送得着吗?”突变的冷漠看上去有许些不高兴,吓得经理刚把自己的卡掏出来又快速装回去。

    苏晚心还在他刚才那句“我太太”上陶醉,夜洛寒已经走了一步,回头问她,“不走了?”

    “走。”苏晚心这才合上张的很大的嘴巴小跑跟上去,挽上夜洛寒的胳膊。

    身后,各位售货员连连吞着满嘴噙不住都要流出来的口水!

    从此世人都知道,苏晚心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这回整栋楼都能认识你,以后注意点儿形象!不该纠缠的人必须彻底断掉!”

    夜洛寒走着,声音很轻,口气却是很重,一副不容苏晚心说“不”的姿态!

    苏晚心本来想为自己申辩的,但最终没有,而是更把身体靠在他的身上,连连点头,“我知道了,谢谢老公。”

    接下来,夜洛寒陪着苏晚心在女装那边逛,苏晚心看上一条黑色雪纺无袖裙子,拿起在身上比划着问夜洛寒:“洛寒,好不好看?”

    “太暗,买一条颜色亮净的。”

    “哦。”其实苏晚心看上了这条裙子,但夜洛寒说不好看,她乖乖的放回去,又拿了一条白色的,只可惜,这条是个v领,还没有试夜洛寒就干脆说不行。

    苏晚心又拿了一条白色的,圆领,无袖,心想这回可以了吧?她自己也看着好看。

    可是夜洛寒只憋了一眼就说:“天冷了,你还穿无袖的?”

    苏晚心想说外面还要搭外套的,但最终没有说,又乖乖的放回去。夜洛寒好不容易陪她逛街还发表这么多意见,这对她来说是多大的恩惠?!她五半点儿不乐意,而且是必须无条件听从。

    售货员也是焦急了,大老板给太太来买衣服,如果在她这挑不到一件称心的,她怕是要滚蛋的。

    “那条红色试试。”

    顺着夜洛寒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售货员已经拿下来一条水红的裙子,并且说着裙子的各种好,也夸这苏晚心的身材,说这条红裙一定很配苏晚心。

    “红色啊?”苏晚心露出一个为难的表情来。

    “不喜欢?”

    “恩,不太喜欢。太艳了,我平时穿的少。”苏晚心低声回她。

    穿这种艳丽的衣服,大多是要陪着他出席一些重大活动,或者去阻止那些想对他发sao的女人们,现在夜洛寒很少出去应酬,她到不太喜欢这种夸张的颜色。

    幸好,夜洛寒也没再说什么,苏晚心让售货员把那条红裙放了回去。

    好不容易,在试了无数件后,夜洛寒总算对一条淡蓝色的长裙都满意下来。

    苏晚心想说自己不太喜欢蓝色,哪怕是淡淡的蓝,可是她知道,必须不能再说不了。

    苏晚心还想说她其实不太爱穿这种特别长的群子,可她依旧知道,也必须不能说不。

    “你个子高,穿长裙好看。这条裙子正配这套首饰。”

    他淡漠的说,然而一项注意坚定的苏晚心在听了他的话后顿时觉得这条裙子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一条裙子!

    也是最珍贵的一条!

    “你自己结账,我有事先走了。”夜洛寒把卡递给苏晚心,又对售货员说:“把刚才她试过的衣服全部打包送到我家去。”

    苏晚心拿着那张卡,眼看着夜洛寒走出去,都呆的没有和他道别一句再见。

    等在门外经理们这才跟上夜洛寒,大经理卑躬屈膝道:“夜总您其实不必划自己的卡,我安排下去,月底结账……”

    “是不是你就这样做的?”夜洛寒一句话把经理的嘴堵住!

    这是他第一次给苏晚心买东西,他要全部用自己的钱!

    在回去的路上,苏晚心才想起晚上要回夜家老宅!洛文如特意提醒她给夜家每个人送一份礼物!

    苏晚心折回商厦,一边精心选礼物,一边给夜洛寒去了电话。

    夜洛寒接起电话,“怎么了?”

    “洛寒,妈说今天锦然和今美回来,让我们回去。”

    “我知道了。”

    “哦,那你是回家接我一起走还是……”

    “你等电话!嘟嘟……”

    苏晚心把手机拿到眼前,看着“通话已结束”几个字撅了噘小巧红润的嘴。

    将每一份礼物都准备好后,苏晚心精心打扮了一番,结婚一年这是她第二次回夜家,其实心中很不安。

    夜家很复杂,就连夜洛寒这个夜家掌舵的男人都不喜欢回去,何况是她。

    外面回来的人打断了苏晚心的思路,苏晚心迎到门口,夜洛寒就进来了。

    “你给妈打电话,我们一起走,我上去换件衣服。”

    苏晚心跟上夜洛寒,小声回他,“我刚打了,爸已经把妈接回去了。”

    夜洛寒顿了一下,抬步上楼。

    苏晚心站在原地没再敢说话。

    没一会儿,夜洛寒一声休闲服下来,精神抖擞,意气风发的样子。

    他好像不太爱穿正装,除了上班有重要的会议,或是出席什么大型活动,夜洛寒总是爱穿休闲一点儿的衣服。

    不过她一条淡蓝色的长裙,外加一件白色针织开衫小衫,看上去和夜洛寒还很搭配呢。

    车子出发,是周镜开的车,夜洛寒和苏晚心坐在后排,夜洛寒不说话,苏晚心也不敢再多嘴扰他心烦。

    是的,是心烦,看得出夜洛寒每次回夜家都会愁眉不展。

    夜家老宅在山顶,行了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苏晚心就看见了坐落在半山腰上那座气势浩大的别墅。

    心越来越不安,可能是因为看到夜洛寒越来越沉重的眉眼吧。

    车子到了别墅门口,装着高科技系统的紫红色的大铁门就自动开了,不看里面的风景,就只是站在门口两边的保镖,就让人心情紧张起来。

    车子停下,周镜给夜洛寒把车门打开,夜洛寒长腿下车,苏晚心则从另一边下车,快步过去挽上夜洛寒的胳膊。

    “小寒和晚心回来了。你爸和你妈正要给你们打电话呢。”

    说话的女人叫续春燕,穿着红色的裙子,样子中式,略带旗袍款,虽进中年,但看上去依旧风华卓越,面容也是在高档化妆品的掩饰下看不出真实年龄来。

    要是不知道她已经是两个近三十岁孩子的妈妈,都会以为她四十来岁。

    看着续春燕一身大红色,苏晚心庆幸自己没有听夜洛寒的买那件大红裙子穿着过来抢风头。

    “阿姨,您越来越年轻美丽了。”苏晚心挽着夜洛寒的胳膊上前一步,和声悦色的恭维道。

    续春燕是夜容川的正牌夫人,夜洛寒是夜容川的私生子,他在这里身份很尴尬。只能苏晚心来附和。

    “恩,好,晚心也是越来越漂亮了,快进去吧。”

    “好,阿姨请。”

    续春燕笑眯眯的前面走了。

    苏晚心和夜洛寒后面走。

    夜洛寒还那副要账难的表情,却是对苏晚心说:“这里正是发挥你强项的地方,你们两正臭味相投,可谓志同道合。”

    苏晚心抿唇,低声回他,“她和颜悦色,我总得还个礼貌吧?”

    “虚伪!”

    瘪嘴,苏晚心没搭理夜洛寒的话,心里却是反驳道:“她怎么也是长辈,怎么也是你爸的老婆,你高高在上,我能和你一样给他甩个脸子吗?哼!”

    一进屋,夜容川正抱着洛文茹埋头说着什么,夜容川的嘴基本就在洛文茹的脸上了。

    沙发上的一幕让苏晚心和夜洛寒顿时有些惊讶,甚至有些难堪。

    尤其在苏晚心心目中,洛文如是一个值得尊敬的长辈,她一直还是敬畏洛文如的,真没想到洛文如会在大家面前这样。

    到是续春燕一副见惯不惯的样子走过去打断二人的你侬我侬,“容川,文茹,小寒和晚心回来了。”

    洛文如抬头,速度的要往起站,却是被夜容川给一把拉住了,这一拉,就把洛文如又彻底拉在他的怀里,他顺势抱住了洛文如。

    洛文如则羞得满脸通红,推也推不开,也站起不来,好像越挣扎,夜容川来来劲,洛文如知道,这是做给儿子看的,她只好低下头由着夜容川抱着她。

    “碧莲,给大少爷和少奶奶看茶。”续春燕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招呼夜洛寒和苏晚心落座。

    “爸妈,阿姨。”苏晚心笑着站起,让周镜把她带来的礼物放在桌子上,她上前一样样拿起来,分别分派,“这是我和洛寒的一点儿心意,也不成敬意,还请收下。”

    “都是一家人,还破费什么?”续春燕笑眯眯的收下晚心递过来的礼物,打开一看是对玉镯,成色通体透亮,一看就是上等不凡之物。

    夜容川没有打开,却是洛文如给夜容川打开递上去前去,“容川,这是小寒和晚心的一点儿心意,你看看喜欢不喜欢?”

    夜容川目光这才落在洛文如的手上,精美的盒子里装着一只白玉烟嘴,无论是样式还是玉质,都是上等品。

    再贵的物质夜容川也不放在眼里,重要的是礼物选得称心如意。

    看见夜容川嘴角有了微笑,而且那目光也是落在了那只烟嘴上。

    洛文如知趣的拿起里面的烟嘴站起来,“我给你去用清水冲一下,你就可以用了,啊!”

    洛文如刚站起来就被夜容川又一次抱在怀里,这回,洛文如的脸上堪比刷了红漆。

    苏晚心立刻感觉到坐在他身边的夜洛寒恼了,她也是一筹莫展,害怕一场风暴又被夜洛寒掀起来。

    而夜容川这样对洛文如,苏晚心多少也明白是明摆着是在给夜洛寒看。

    可是,这里这么多人,有他的大老婆,还有楼上有随时下楼来的大老婆的儿女,苏晚心总是觉得夜容川这样做有欠考虑。

    正在苏晚心担心的时候,夜容川抱紧了一些洛文如,看着夜洛寒说:“你妈从今天起,要搬到这里住了。”

    苏晚心被夜容川的话惊了一跳,刚抬头就听见身边那个冷酷的声音说:“我妈要去锦绣园住!我已经把哪里给她腾出来了!”

    “你是想和老子说你孝敬你妈吗?”夜容川坐在沙发上,一手揽着洛文如,一手搭在大长腿上,慵懒霸道的如同一只凶猛的狮王,“你怎么早没有想到让你妈住进去?”

    苏晚心心头又是一紧,夜容川的话又有替她讨公道的成分。

    同时,苏晚心听见了夜洛寒抿紧的嘴里咬牙的声音,她自是不能说话,现在的续春燕,完全没有刚才那种随和温柔,而是眸底遮不住的阴谋在看笑话。

    “锦绣园我让锦然去住了!”夜容川说的理所当然。

    “我不同意!”

    夜洛寒噌的一下站起来,这是苏晚心见过他最冲动的时候。

    “哟!大哥这么激动,是舍不得把锦绣园那座豪宅给锦然住?还是不想让二妈妈和爸爸住在一起?”

    苏晚心循声看去,楼梯上走下两个人来,说话是续春燕的女儿夜今美,她齐耳短发,一边别在耳后,一边垂着遮住小半边脸。

    一条浅灰色紧身裙紧裹着她柔细的纤要和膝盖以上的长腿,上身黑色小西服里是一件红黑相间的丝质小衫,领口的飞边随着她步伐的移动一扇一扇。

    这样的夜今美看上去既有成熟女性的端庄,还有大家闺秀的风范,隐隐还透着女强人的干练,像极了夜家人的风范。

    夜今美比夜洛寒大四个月,但夜洛寒从没有叫给夜今美一声姐姐,此时也一样,他横眉看过去,一副大不屑。

    跟在夜今美身边的大男孩的是续春燕的儿子夜锦然,比夜洛寒小两岁。已经二十六岁的夜锦然看上去还没有长大一般。

    那条非主流的掉档裤和那件嘻哈的上衣就能证明他还是个孩子,还有那鸡冠头,上面还烫了卷,染了棕色,还喷了足够多的定型发胶。

    夜容川看见夜锦然这身打扮,顿时把刺向夜洛寒的矛头刺向夜锦然,“你这身打扮是想告诉我们你拉在裤子里了吗?!”

    “爸,这是年轻人的一种时尚。”夜今美抬手撩了一下她遮住眼睛的短发,替夜锦然说话。

    “锦然!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不是让你不许穿这种衣服了吗?你爸不喜欢。赶紧去换!”续春燕推着夜锦然往楼上走,一边小声说:“你能不能长大一点儿?不要惹你爸生气?”

    “我怎么了我?我这么大人了,穿个衣服你们也要管?!”

    “爸,锦然是搞艺术的,他要穿成你这样,在他们那圈子里,到又成了另类。”夜今美坐在沙发上,端庄贤淑的说:“你要是想让他改变,就想法说服他进公司,到时候,他看着大家都穿的整整齐齐,他自然会改变穿衣风格的。”

    夜容川气呼呼的哼了一声,但态度已经明显的赞同了女儿的说法。

    苏晚心心里默默想:夜容川赞同的事情,很快就能变成现实。

    “锦绣园让锦然住!住在家里我看着他烦!”夜容川这话是对夜洛寒说的,他对夜洛寒说话从来都不叫名字的,就那么直接命令。

    看着为难的洛文如,夜洛寒最终没有说话,就算是答应了。

    苏晚心赶快把给礼物送给夜今美“这是我和洛寒给你的一点儿礼物,希望你们喜欢。”

    夜今美看也没看,接也没接,是苏晚心笑着放在她面前的桌子上的,她说:“是一条项链,我看着挺好看的,觉得配你的气质。”

    夜今美依旧不给面,苏晚心也不再坚持,拿着另一件给夜锦然递过去,“小然,这是你哥特意给你选的,你看看喜欢不喜欢?”

    夜锦然打开一看,是一只金话筒,他的眉梢立刻悦动了起来,拿起来爱不释手的看。

    除了夜洛寒和续春燕母女两,苏晚心和另外两位长辈都泛起了笑脸。

    “这是给我定做的?”夜锦然眼睛里闪着光芒,但问的不是夜洛寒而是苏晚心。

    “……”苏晚心笑了笑,用力点头,模糊的“恩”了一声又说:“你喜欢就好。”

    “我有很多话筒,这金的,还真没有。”

    苏晚心又用力微笑,“锦然,祝你早日成为享誉全球的大歌星!”

    “苏晚心,你什么意思?”夜今美瞪着苏晚心,毫不在意所有的目光,朝苏晚心喊道:“锦然是夜家的正根!是要继承夜家公司的!你老公迟早要把那把交椅给锦然的!”

    “今美,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误会了,我……”

    苏晚心说了半句,夜洛寒一把将苏晚心拉在身后,一副无风无波的样子,淡漠的对夜今美说:“我从来没稀罕过这把交椅!你要能坐得了,我现在给你都无所谓!”

    “你!”夜今美气得脸发紫,跺脚走到夜容川身边,“爸!我自认学历不必洛寒低,能力不比他差,就算我不能掌舵,我进公司做事,也可以吧?免得被人瞧不起!”

    “你都多大了,把心思放在找对象上,今年赶紧给我结婚了再说吧!”夜容川瞪了一眼女儿,“让你工作,你更嫁不出去了!”

    “爸!”夜今美又跺脚。

    “还有!你刚刚说了什么?!什么是整根?!”

    “容川,让今美进公司上班吧,说不定接触的人更多,更容易找到男朋友。”洛文如赶紧岔开话题开口劝说。

    “今美的事情,你别操心了。”夜容川拉着洛文如的手往餐厅走去,“一会儿让人把你的东西搬过来……”

    洛文如回头看了一眼夜洛寒,对夜容川说:“我就住那边挺好的……”

    “好什么好?你都犟了这么多年了,这次我不由你!外面的人还以为我养不起一个女人呢?!再说你住在那个破地方,你儿子的脸都没地放,他怎么说也是锦腾的总裁!”

    夜容川拿夜洛寒压洛文如,似乎管用了。

    其实这些年,洛文如为了给夜洛寒长脸,已经改变了很多,比如穿高档衣服,比如开一辆好车。

    只是住的不是大别墅,也非高档豪宅,而是一个很普通的公寓楼。

    那是十六年前,洛文如带着夜洛寒回来的时候,母子两住的地方,后来夜洛寒被夜容川送到国外念书,洛文如身份尴尬一直住在外面。

    后来夜洛寒扶摇直上成了锦腾的总裁,洛文如一直还住在那个小房子里不肯出来。

    终于从紧张的沙发要去餐厅了,苏晚心这才松了一口气。

    因为一般夜家餐桌上很少有人说话。

    饭后,夜洛寒和苏晚心要走了,洛文如有些依依不舍,苏晚心也看得出,洛文如一直想找个机会和他们夫妻两解释一下,可是,夜容川没有让她离开寸步。

    苏晚心也无可奈何,只能脚步慢了,假装拿包等洛文如,可是,没有等到洛文如,等来了走过来的夜锦然。

    “大嫂,听说大哥把锦绣园装成了皇宫,我占了你们的地产,你不会不高兴吧?”

    苏晚心温婉一笑,“你们是亲兄弟,他的也是你的,锦绣园你尽管安心住着,以后在国内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也尽管开口。”

    “呵!你到好大口气?!好像多能耐?!”

    苏晚心回眸,看见夜今美走过来,那神气的样子简直不把她看成一回事,话里尽显着讽刺。

    “大姐。”苏晚心微微点头,依旧温婉,“我虽无大能耐,不过锦然的事我会尽力”。

    “包括让他进锦腾吗?你们会把锦腾当家人的位置让给锦然吗?!”夜今美一句不让。

    苏晚心嘴角扯了一下,“锦然是夜家的儿子,洛寒也是,虽然他现在坐着那把交椅,但真正大权还在爸爸手里,爸爸是会把夜家给锦然还是给洛寒,还是让你们姐弟三人共同拥有?我都不会参与。”

    “哼!你还有自知之明,不过……”夜今美扬了扬头,又低头看着自己的镶了钻的指甲,“你在夜洛寒那,应该也是一句话都递不上的吧?”

    苏晚心顿了一下,又微笑,然后不理会夜今美,而是看着夜锦然的铮亮的皮鞋说:“小然,你这身搭配一双帆布鞋更时尚,要穿这么亮的皮鞋,更配正装。”

    夜今美和夜锦然都看皮鞋的时候,苏晚心一句:“再见,改天到家来玩已经出去了。

    “姐,你这话什么意思?大哥对大嫂不好吗?”夜锦然才开始消化夜今美的话。

    “啪!”夜今美在夜锦然的头上打了一下,“你就知道玩那把烂吉他!什么都不管!夜洛寒根本不待见苏晚心,你赶快成熟起来,结婚生子,长记性,赶快进公司把掌舵人的权利拿回来!”

    “别给我弄乱发型!”夜锦然抚了抚头顶的卷发,“我不爱做生意,我就想当歌星!”

    “你!你要气死我和妈吗?!你都多大了?早就过了做梦的年龄却还痴迷不悟!你看那些明星,哪个不是吃青春饭的?你的青春还在吗?”

    夜今美又打夜锦然,被夜锦然抓住胳膊。

    “你要着急,你自己想法进公司!”夜锦然转身离去,却是朝外面正走向夜洛寒车前的那个俏丽的背影看了一眼,满眼的温柔。

    夜今美气得把牙齿咬得咯咯响,她到想进公司,可是夜容川怎么也不让她去,就是让她结婚嫁人。

    夜容川虽然很了不起,可却是一个重男轻女的人,他认为女儿就是要别人家的,公司从来不让夜今美参与。

    回去的路上,夜洛寒驾车,看了一眼旁边的苏晚心,冷嘲道:“花了不少钱吧?别说,你和夜家那两个女人还真的是一种人呢。”

    夜洛寒说的夜家那两个女人是续春燕和夜今美。

    苏晚心笑着,有种给夜洛寒撒娇的样子,“我是你的妻子,在你家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给你铺路。”

    “哼!我用你?你别自作多情!”

    夜洛寒突然说话有些重,苏晚心低下头不敢再说话,他回夜家就够心烦的了,又遇到母亲被夜容川‘挟持’,现在她又惹他不高兴。

    身边没有声音,夜洛寒知道苏晚心又在自责,可他还是将头偏过一边,没有像恩爱夫妻那样去给苏晚心解释自己骂她其实是不想她承担他的烦恼,不想让她因为他而在夜家刻意去讨好谁。

    因为她已经够能装了!装的太多了!他都有些心疼她这样活在面具下的负累。

    他不稀罕夜家人,更不稀罕夜家的钱,一直在国外的他去年被夜容川突然招回来出任锦腾的总裁,一来是夜容川身体不好,二来是夜锦然年龄小,又不愿意做生意。

    不管这条路多难走,夜洛寒都想一个人承担。

    可是苏晚心不知道这些。

    ---题外话---衣衣可爱吗?加更八千!妞们给力一点儿澎湃一点可好?

    支持正版哟,爱你们。

    推荐旧文《独家婚权,总裁你还真不客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