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如命:傅少,隐婚请 第449章 我比你更了解我自己的身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她低低的笑着,眼底是辗转的笑意和雾蒙蒙没有什么情绪的光。

    两个人身体交叠在一起的热度在此刻缓缓冷却了下去,傅庭渊这才发现洛南初的体温一直没升高。他刚才的意乱情迷,和她冷静的身体,像是一个笑话。

    没有感觉了。

    就像她现在说的一样。

    她冰凉的身体完美的表达了她话里面的意思。

    她以前再抗拒也不会冷成今天这副模样,她的身体在他手里素来很敏感,没几下便会在他身下软成一滩春水。

    而今日他用尽了所有温柔,她的身体甚至还是僵硬的。

    他抬起手按住她放在他脸颊上的手,目光沉郁的落在她的脸上,低声问道:“真的一点也不爱我了?”

    洛南初闻言似乎稍微有些意外,意外他竟然会问出这种问题,片刻她低低的笑了起来,靠在床上看着他:“傅少,你有什么资格问这个问题?”

    她身体被他压得沉重,洛南初伸出手推了他一下,“好了。到底还做不做?不做的话,我要去洗澡了。”

    傅庭渊垂下眼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无声的移开了身子,看着洛南初从床上利落的爬了起来,收拢着被他解开的衣服跳下了床。

    他坐在床上,看着她的背影,眸色渐深。

    *

    洛南初从浴室里再次出来的时候,傅庭渊已经不在床上。

    床单依旧凌乱,好似刚才有过一场狂乱的jiao欢,洛南初偏过头看了一眼窗外,因为她没感觉的身体而被迫禁欲的男人正靠在栏杆上吹着冷风,有飘渺的烟气从他指尖流泻出来。

    她收回了视线,走到梳妆台上去拿女佣给她买来的安眠药。

    她倒了两颗出来,想了想,又再倒了两颗。

    就在她倒好水准备吞咽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从她背后伸出来钳制住她的手腕,硬生生止住了她的动作。

    傅庭渊略带阴鸷的声音在她背后响了起来:“洛南初,你在干什么?!”

    洛南初倒是没想到傅庭渊竟然进来了,她偏过头朝他笑了一下,“怎么了?”

    傅庭渊伸出手挖出她手心的四颗安眠药,他低头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抬起头看向她,一字一句道:“好好解释一下。”

    洛南初低头看着他手心里的药,“要解释什么?”

    傅庭渊把她的手腕缓缓收紧,他盯了她无辜的表情一会儿,才一把把她抵在墙壁上,略有些凶狠的吼了她一声:“洛南初,别闹了行不行?!”

    看着男人紧蹙的眉头,洛南初才似恍然大悟的笑出了声:“你不会以为我是想吃安眠药自杀吧?”

    “……”

    “你傻呀,吞四颗安眠药自杀,你傻还是我傻?”

    她伸手试图把他手心里的药捡回来,被傅庭渊移开了手指,她无奈的看着他:“我有点失眠,昨天晚上没睡,想吃点药睡一觉。我身体耐药性太高,吃太少完全不起作用,”她拿过那瓶安眠药拧开盖子,“安心,我比你更了解我自己的身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