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如命:傅少,隐婚请 第248章 能把一手好牌打成这样,傅庭渊你也够丢人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老医师不敢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低着头问道:“那位小姐,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太大的打击?我二十年前也遇到过这种情况的病人,那个病人唯一的女儿出车祸了,她刺激太大发烧昏迷,后来她女儿醒过来,她就好了……这,应该是心病,只要解开心病,就没事了。”

    心病。

    傅庭渊其实有想过,洛南初所受的打击应该很大,但是大到什么程度呢?他不可能了解。

    别人的痛苦只像个小水洼,他看见了,知道那是什么,但不知道那有多深。身在其中的人,所受的煎熬,他根本无法体会。

    燕如羽那晚上对她做过什么,他没去问,甚至不敢去猜——而她,看起来好像也已经忘记了,表现的那么无所谓。

    她甚至都没有跟他闹过一次。

    她看起来这么正常。

    洛奕好起来了,她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出门,晚上缠绵的时候,她也很配合。

    看起来,就好像那晚上所发生的一切,都并没有被她在意了。

    然而……

    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这样突如其来的倒下了。

    只有到这个时候,他好像才明白洛南初其实到底有多痛。

    可是,也只是好像而已。

    他无法亲历其中,无法知道她一丝一毫的煎熬,他不会知道绝望的要死掉是什么滋味。

    这是他亲手施加给她的伤害,他以为自己可以弥补,就跟他以为燕如羽不会碰她一样——都是他以为而已。

    他二十六年的人生里,从未遇到过这样无法用数据和理智去推断的事情,事情的发展彻底偏离了他预计的轨道,他愣在那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洛南初的心病,无药可救。

    因为他已经无法回到那个做选择的晚上了。

    然后,他才彻底开始慌了。

    *

    秦素看到傅庭渊推门进来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

    她甚至没等傅庭渊说一句话,就连声问道:“是不是初初出事了?”

    殷漠北从门外走了进来,他目光冷淡的瞥了傅庭渊一眼,走过去把一条毛毯子披在秦素的肩膀上:“最近天冷,你别感冒了。”

    秦素死死的盯着傅庭渊的脸,“傅庭渊,我问你——初初是不是出事了?!”

    傅庭渊的神色有些沉郁的倦淡,他看着秦素,“她已经高烧不退五天了。我过来是想问你,你跟她这么熟悉,知不知道有什么特效药对她的发烧有效。”

    他想起以前洛南初也发过一次烧,秦落欢给他的药,疗效很好。

    或许秦素也有办法也说不定。

    秦素眼睛红了起来,她颤抖着声音问道:“她现在在哪里?”

    傅庭渊说了病房号,秦素推开他便往外面跑去。

    傅庭渊抬起手轻轻地揉了揉眉间,就看到殷漠北走过来,朝着他轻声“呵”了一声:“能把一手好牌打成这样,傅庭渊你也够丢人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是说——洛南初的神经比一般女人粗多了,她一般发烧,都是受了刺激,你能让她刺激到高烧不退五天,呵。”他笑了一下,“傅少手段果然狠辣,殷某佩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