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罗将神那时候一样,越是逼近天草城,这妖魔的阴气也越发地浓密。当然凡人也会越来越少,那些凡人转化而成的鬼物也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强。路上到处都有游荡的小鬼,这些未必有实体的游魂光天化日之下都在草丛间大路上漂浮,甚至有些还能显露出苍白的人形。森罗并不在意这些小鬼,只要天空之中的魔云散去,阳光洒落之下,这些小鬼自然会消失。

    而且这些小鬼并没有什么害人的能力——充其量不过是让人心悸,吓吓人,顺便从人类的恐惧之中获取一点精气,最大不过是让人病一场而已。至于被这样的鬼吓死——这个倒也有可能......森罗光是不经意之间散发的气息就足以让这些小鬼退避三舍了——没有智慧的小鬼靠着本能的反应都会避开森罗。

    骸骨的武士大步前行,日夜兼程,他原本就无需睡眠,如今更是心如烈火。虽然一再要平静下自己的禅心,然而与雷禅一战的过程以及假想战斗非常难以从森罗的思海之中驱除。“此为心魔!何日能斩杀此心魔,必然能有所得!”骸骨的武士非常清楚,然而他现在一再诵经也做不到这个。

    虽然心经能够平息片刻,然而不多时便战端再起,好在森罗此刻还能维持一心不动,否则恐怕早已经成了剑斩之鬼神,到处去无差别地砍人砍妖怪了。现在森罗要做的便是通过激烈的战斗,让自己如同烈火一般的战意获得缓解,提高自家的剑道修为应该就可以斩杀心中的这股心魔——在佛家法门上,森罗觉得自己目前已经到了尽头,他毕竟不是那老和尚般的高僧大德。一个武士能有如此的佛门悟性已经是非常不错了,怕是上杉谦信这个假和尚都还不如他。

    遍观如今的日本,怕是只有天草四郎时贞是明面上最大的对手,不过森罗也会想起他过去曾经遇见过的那个鬼剑客——那挥舞着巨大太刀的高大男子,活死人一直在寻找的恶魔。那剑客的力量当初就胜过森罗,现在恐怕会变得更强,只是森罗在比较了之后觉得,还是那个叫雷禅的家伙会更强。

    眼前不是没有被妖气冲昏了头脑从而无所畏惧的妖魔横在森罗的面前,然而这些相貌特异的妖魔统统被森罗一剑斩杀,甚至是无想之杀——森罗甚至无需拔刀,只是在这些妖魔感应到他的那一刻就被他在神念之中斩杀了魂魄。这样的杀戮也能暂时平息森罗的火焰般斗志,不过这样做无异于饮鸠止渴,每一次平息之后下一次的燃烧都会变得更为炽烈。

    黄泉之路,森罗走过的无疑是黄泉之路,数不清搞不清状况的妖鬼不明所以地被斩杀在这条大道上,有些妖鬼只是无意地拦在了路上,然而照样被斩杀。能让森罗拔刀出鞘的妖鬼少而又少,一般这样的妖鬼几乎都是鬼之一族,或者是在百鬼夜行图上留下自己的声名的那些妖怪。

    很多时候刀子甚至不用全出,只需要森罗那长刀微微出鞘的那一声“叮!”声音之斩便能斩杀眼前的敌人。“听见声音便已经被斩!”森罗的话语之中饱含着感慨,“这已经超脱了剑圣的道。”一直以来,虽然森罗拥有着远远超过人类剑圣的力量,那些妖气充盈威力绝伦的大剑技用出来简直能斩开山岩劈开流水,那些强悍的妖怪都挡不住这样的剑术。

    然而现在,森罗的剑术已经超脱了力量的范畴,声音、神念都是他的剑,已经不仅仅是剑气了。甚至连看见他也成为了被斩杀的方式,这一点,森罗自己也还在控制中——他一日不能完全控制住这个心魔,一日不能脱离这样的状态。好在现在斩杀妖鬼众多,在不断地让战斗的欲望更为炽烈的同时,也算是有效地让森罗开始适应这个剑之道。

    森罗原本就是剑圣,踏入全新的领域之后,自然也能很快地适应并尝试掌握这股力量。

    越靠近南方天草城,这路上的妖鬼就越是强,不过数量反倒是开始减少了。或许是因为低级的妖鬼被那些强悍的妖鬼所吞噬了吧,要么就是天草将那些妖鬼召集到了他那支准备向幕府复仇的魔军之中。在森罗面前的就是悬浮在道路半空,飞来飞去的龙骨骷髅。这是一具具骷髅头所组成的骨龙,然而那个应该是龙头的部分被一个大到夸张的满是獠牙的骷髅头所替代。

    这条有着四爪的骨龙在盘旋飞绕,黑色的妖云遮掩了它大部分的身躯。强悍的妖气从这头怪物的身上散发而出,在它所飞舞的地方,唯有死腐之地。生灵难以靠近这妖鬼,而这个妖鬼盘旋的附近地面,已经形成了可怕的尸骨之山。不仅仅是人类的尸骨,还有大量鸟兽的半腐烂的破碎尸骨堆积成了金字形的小山。

    这骨龙那巨大的骷髅头下颚一动一动地,咀嚼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已经变大而且浑身都长出了骨刺的野猪,妖化的野猪被咬碎,破碎的尸体就从这骨龙的下颚这里漏下来,掉落在地上。“明明是吃掉精气与生命,偏偏要用这样血腥的吃法。”森罗也是说了一句,双重的语调之中有着压抑不住的战意。

    骨龙并没有想要阻拦森罗的意思,估计还是因为森罗也是个骷髅,在龙骨骷髅看来是无足轻重的同类吧——从同类身上可掠夺不到生灵的精气。也确实是如此,森罗的视线里那些金字形状的尸骨山之中,弥散着妖气,或许过不了多久就会在其中生成骸骨的怪物们,当然这些怪物都会是低等的骷髅鬼、骷髅兽之类的。

    对付这样的怪物,森罗的手还是扶上了刀柄。或许这也是能用心去斩杀的妖鬼,只不过现在的森罗已经难以压抑那种战意,心中就只有一个声音在催促他冲上去,用手里的长刀将对方斩碎。而相应的,月下美人的刀鞘都已经难以压制从内而外透露出来的如火的红光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