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果不其然,楚歌儿条件反射般的巴掌扇过去,不偏不倚打在这个得寸进尺的家伙的脸上。?  W㈠W?W㈧.??1㈠ZW.COM

    打了之后,她自己都心疼了,赶紧伸手给他摸了摸,揉了揉,恶狠狠的瞪着他,“看你还敢不敢!”

    “你没听过打是亲么,打我下就等于亲我下,要不就再打几下,咱们再亲下?”项羽抓着她的小手,色眯眯道。

    楚歌儿哼了声,“等你在天武之争夺得冠军,再说别的。”

    “说到这个,我就有些纳闷了,你们貌似对这个天武之争都知道的很清楚似的,怎么在此之前居然连点消息都没透露给我呢?如果我能早点知道,也可以多做些准备,争取让实力更进步。”项羽问道。

    楚歌儿道:“我是故意不告诉你的,因为个真正的强者,要随时做好应对切突事情的准备,随机应变并且战而胜之的男人,才是最帅的!”

    随机应变,最考究个人的综合实力,可以说这是楚歌儿为他提供的个修炼机会。

    “我也喜欢随机应变的刺激。”项羽笑了笑,他从来不畏惧挑战。

    楚歌儿黛眉微蹙,“你刚才说我们都知道,难道谁找过你?”

    “我正要跟你说这个呢,秦朗你还记得吧,就是那个被你呵斥滚蛋的家伙,前几天来找过我,说要跟我合作。”在她面前,项羽永远都是那么坦白。

    楚歌儿眼闪过抹厌恶之色,旋即娇笑道:“他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居然要个你合作,这不是在与虎谋皮吗?”

    项羽撇了撇嘴,“你这是在夸奖我呢,还是嘲笑我呢?”

    “天武之争的参与者,来自世界各处,以秦家的情报,必然会联络到更多的天武之体的天才,而秦朗也定找了不少人合作,你不过是其之,要小心应付。”楚歌儿沉声道。

    项羽当然不会相信秦朗,不过对方既然找上门来,只要还没有撕破脸皮,便可以继续合作下去,毕竟在必要时,他也需要跟人合作。

    “那就看谁玩的过谁吧!”项羽冷然笑。

    接着说道:“差点忘了告诉你,跟在我身边那小家伙,也是天武之体,他也收到了邀请,而且排名19。”

    “那就说明我们最起码有三个人参加,这绝对是股令人闻风丧胆的实力。”楚歌儿轻轻笑,旋即道:“当然,如果我们的关系暴露,就收不到出其不意的效果,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之时,我们千万不要相认,那个小家伙也尽量别让他跟在你身边。”

    项羽当然知道这点,隐藏起来的才叫底牌,拿出来的不是底牌,而是显摆了。

    “你那么高的排名,应付得来吗?”项羽不无担忧道。

    楚歌儿轻轻笑,“那就看看招惹我的是谁了,其实我最想的是第,现在上面居然有两个人压我头,我倒很想知道是谁呢。”

    天才,有属于天才的高傲。

    纵然楚歌儿直都安安静静的看上去与世无争,但如果真的有人稳压她头,心里还是不舒服的。

    更何况,随着跟项羽的相认,得知自己从小到大最爱的男人还活着,并且正逐渐强大,她已经不需要那么低调了!

    “那就让我做你隐身的保镖,谁敢欺负我的格格,老子就把他揍的连他老妈都不认得!”项羽挥了挥拳头,满身的戾气。

    楚歌儿柔声笑,脑袋枕在他肩膀上,安安静静的享受着这只属于他们两人的宁静。

    相聚总是短暂的,两人约定好出的日子,项羽便收到了秦朗打来的电话。

    回到小楼时,秦朗的宾利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收到请柬了吗?”见面之后,秦朗开门见山的问道。

    项羽点了点头。

    “你是几号?”秦朗有些期待的问道。

    项羽扬了扬手指上的戒指,不答反问,“你呢?”

    “我28。”秦朗倒是丝毫不隐瞒,还生怕项羽不信,干脆把指环抛给了他。

    项羽看了看,果然是28,便道:“我比你的数字小点。”

    “这就对了,如果你比我的排名低的话,那才是怪事。”秦朗笑道,似乎并不因为项羽的排名比自己高而生出嫉妒。

    项羽倒是有些纳闷了,“相传你可是秦家百年遇的天才,怎么才是28的排名?”

    “这个嘛,你到时候就知道了。”秦朗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并不解释。

    接着,他神色整,沉声道:“现在还不知道具体的规则,所以我们的关系暂时要保密,等规则定下之后,再想办法合作。”

    对此,项羽也深以为然,“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忙,我还有别的事情,如果不出意外,我们就天山绝岭峰见!”秦朗来的匆匆,去的更是匆忙,说了几句话之后便开车走了。

    项羽回到小楼,见独尊正坐在客厅里,眼巴巴的看着动画片,时不时的脸上还露出抹笑容。

    这还是项羽第次见这小家伙笑,不禁大感好奇,心想终究是个孩子啊!

    秦朗应该知道独尊的存在,若要隐藏,就必须要做点手脚了。

    念及此,项羽关了电视,不待独尊火,项羽看着他,沉声道:“过两天,你要陪我去个地方。”

    “哪里?”独尊问道。

    项羽道:“天山绝岭峰,要去参加场,可能丧命的比赛,赢了好处多多,还能增强实力,输了你知道结果,要不要去?”

    “我要变强,保护她。”独尊想也不想。

    他当然是要保护宫冰冰,项羽给了说了天武之争的事情,然后道:“现在还不知道会生什么,所以我们要隐藏我们的关系,到时必然能收获意想不到的效果。”

    “怎么隐藏?”独尊问道。

    项羽道:“给你易容。”

    易容不是整容,而且有很多种易容的手法,其最直接也最不容易被人看破的,便是所谓的人皮面具。

    当然,人皮面具项羽没有,但是他知道有个人可以做出以假乱真的这种面具。

    “这两天我要离开趟,你也顺道跟慕容般若和宫冰冰告个别,等我回来,我们就出。”项羽说道。

    他要去找个人,也只有那个人会失传的“易容术”。

    【1,18,收到奶奶病重电话,当天急匆匆连夜赶回,1.19,早上点,奶奶过世,守灵三天,1.21下葬,1.22去奶奶娘家谢孝,五天的时间,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守灵的三天几乎没有睡过,本来不想说的,毕竟这是家事,可是兄弟们的催更,还说更的慢了就不看了,我没有办法,只好说出来,不求同情,只希望兄弟们能够理解下,好吗?本来打算过年那两天大爆的,而且还为兄弟们争取到了个极大的福利,可是现在看来爆要延后了,离过年还有几天,我会努力码字,哪怕不睡觉也要码字,定会在初三爆,这是我对兄弟们的承诺!也请兄弟们多多体谅下,谢谢各位了!】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