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抹诡笑,带给他无边的压力,让他的心神瞬间被夺,拳头上的气势也因此弱了三分。??  W?W㈠W?.㈧?1㈠Z?W㈧.COM

    当他反应过来时,却突然现自己无法动弹了。

    困龙锁再度建功!

    虽然只能困住这位强者瞬,但是这瞬,对项羽来说,已然足够了!

    他的身形,降落到这强者头顶,紧接着众人只看到从项羽的掌心之,道腥红之芒闪而逝。

    强者的脑袋,从眼睛以上,被生生削平,当天灵盖飞起的那刻,项羽都能清晰的看到脑浆的颜色。

    嘭!

    没了半个脑袋,那人连反应的机会都没,便倒了下去。

    项羽此刻也飞落下去,手掌在地面上拍,身形便翻转过来,轻飘飘的站住。

    他背后就是墙壁。

    落地之后,项羽森然肃杀的眸子,如狼似虎的盯着最后两位三阶强者。

    那倒下去的四具尸体,没有具是完好无损的,第人脑袋爆裂,第二人和第三人,被同伴击碎脑袋,第四人只剩下半截脑袋!

    全都是脑袋。

    这幕,深深的震惊了还能喘气的人,他们禁不住的干咽了口唾沫,目光惊骇而复杂的盯着项羽。

    自始自终,从项羽身上散出来的气息来看,他都是阶强者无疑。

    而阶强者,却在六大三阶强者的围攻之下,连杀了四人!

    身法,武技,暗劲的属性,都达到了他的境界所能达到的极限,这样的人,还如此年轻,以“妖孽之资”来形容他,那是对他的不敬。

    假如用个人来形容,那就是“Bug”,个开了外挂的变态!

    人类,不可能有这样变态的天赋。

    仇龙胜和滕志不由对视了眼,从彼此的眼瞳之,都看到了抹源自灵魂深处的震颤,还有抹掩饰不住,甚至根本没有去掩饰的决然!

    “你们还在等什么,快杀了他啊!”齐奕真的怕了,项羽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堪称恐怖,他现在才是阶强者,杀三阶强者跟玩儿似的。

    当他的实力突破到了二阶,是不是他这个四阶强者在其眼就不够看了?

    这样的变态,根本不应该属于尘世间,他就应该在地狱!

    只有死人,才没有威胁。

    两位三阶强者,有苦自知,虽然此刻的项羽看上去气息浮躁,甚至连那立地的双腿都在微微的颤抖着,但是他真的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吗?

    还有,刚才那闪而逝的腥红之芒,到底是武器还是武技?

    但无论武技还是武器,能够击之下,便削掉人家的半个脑袋,那都是非常恐怖的。

    “你们再等下去,等他恢复了力气,死的只会是你们!”见两人无动于衷,齐奕冷叱道。

    两人对视眼,知道不杀项羽,事后齐奕也必然会要了他们的命,只有行险搏,才有机会活命!

    而且杀了项羽,还有高阶武技在等着他们呢!

    念及此,两人狂吼声为自己打气,左右先隔空出试探性的攻击。

    咣!

    嘭!

    项羽竟然不躲不闪,径直被击,身子剧颤,撞的身后墙壁都好似在颤动。

    两人眼前亮,项羽果真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但是,有了轻敌大意的前车之鉴,两人还要进步确认。

    又是两道隔空的攻击,项羽依旧没有躲闪。

    两人更是大喜,继续用远程攻击,在逐渐接近项羽的同时,也在暗戒备,如若项羽是装出来的,他们也好防范。

    近了,两人在逐渐的靠近项羽。

    三米,两米,米!

    他们终于站在了项羽面前,而此时此刻的项羽,整个身子都弯了下去,双手捂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喷着鲜血,气息无比的萎靡。

    这次,他们终于可以确认,项羽的确到了油尽灯枯,连动动手指都无比艰难的地步。

    “以阶强者的实力,面对六位三阶强者,被你杀掉了四位,项羽,你是我见过天赋最惊人的。”此时的项羽,小命被两人捏在手,自然不会如此轻易的将他杀死,要玩够了还行。

    不为其他,只为刚才的窝囊,他们竟然被阶强者给差点吓破了胆子!

    如果不从项羽身上找回自信心,他们的心境将永远都带着抹挥之不去的阴影,这对他们今后的修炼,有着巨大的影响。

    人开口,另人也唏嘘道:“只可惜,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齐家不是你能够得罪的。”

    “所以,做人总得要有自知之明。”另人讥笑道。

    看着这幕,仇龙胜和滕志眼射出冷厉的杀意,但是他们并没有动,也没有露出丝的气息,那样对方必然有所察觉。

    他们,在等待着个机会。

    项羽艰难的抬头,不屑的目光扫了扫两人,嘴角勾勒出抹讥笑,“你们三阶强者,在我面前如丧家之犬般,有什么资格对我品头论足?”

    两人目光沉,脸色顿时铁青片,继而冷哼声。

    “不服气是吗?你们敢让我恢复吗?不说多,给我十分钟,我们再战,看看最后鹿死谁手,如何?”项羽更是不屑,甚至鄙夷。

    齐奕冷笑道:“死到临头,还在挣扎,我真是瞧你不起!”

    “你个废物,跟海东青差不多的年岁,甚至以你的家世,比海东青修炼的时间还要长久吧?可是在人家面前,只是听个电话,你都连个屁也不敢放,你有什么资格瞧不起我,你也配?”项羽怪笑道。

    齐奕的脸色极为难看,阴沉的都要滴出血来。

    “我不想再听他废话,杀了他,直接的!”齐奕大怒。

    两位三阶强者,眼闪过凌厉的杀意,“项羽,记住你是被我们杀死的,死后最好变成厉鬼来寻仇,那样我们便可以再杀你次!”

    两人狂笑着,手掌扬起,暗劲逐渐的在掌心凝聚,他们也要让项羽尝尝,脑袋被轰碎的那种美妙感觉!

    爷此时眼也填满了讥笑,这个令人讨厌的小子,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而就在这时,就在所有人以为项羽必死无疑之时,也是那两位强者准备必杀击之时,谁都没有看到项羽眼闪过了抹凛冽的杀伐之意!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