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天录 第67章 太守大人升天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世纪书城 www.2000x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日时间,转瞬即逝。

    这三日的时间内,李乘风虽然回家,但平日里与李家交好的人,没有一人上门问候,甚至左邻右舍看见李家的人出行,都会像躲瘟疫一样躲得远远的。

    所有人都看清楚了这一场灾难是怎么回事。

    李家少爷虽然未死,他回来时更是以雷霆手段格杀了成安一霸尤三,更惩戒了企图浑水摸鱼占便宜的其他混混,但这并不代表这一场风波就算彻底过去!

    这一场风波的背后必定有战家公子,甚至有太守张钧衡。所有人都在静静的等待着太守张钧衡和西北战家会继续对李家做些什么。

    没有人看好李家能够在这样的联手下生存下来,更没有人敢与他们接近。

    一大清早,成安城通往城北的直道上便挤满了百姓,他们夹塞着道路两旁,一个个满面热情,至少,在表面上是如此。

    因为一旦他们脸上没有了笑容,或者欢喜,立刻便会有混混上前来恶狠狠的踢上一脚:“你姥姥的,你家死人了?苦着张脸给谁看呢!再摆这幅臭脸,老子让你家真的死人!”

    混混们穿着寻常百姓的衣服,不动声色的穿行在人群之中,维持着表面上热烈喜庆的气氛。

    这些群众们有一大群人举着一堆万民伞,伞上缀着许多的小纸条,上面写着各色各样歌功颂德的文字。

    “阿欠!”之前城中河冰雪畅游的柏哥打了一个喷嚏,他一抹喷出的鼻涕沫儿,在人群中掂起脚看了一眼,他忽然道“哎,来了来了,准备!”

    众人扭头看去,却见马路尽头缓缓行来一辆豪华的四驾马车,在马车的旁边并行着一顶锡顶四人抬的大轿。

    明眼人一瞧,便知道这是战家公子与成安城的太守张钧衡。

    “快快!”柏哥赶紧瞪了自己的手下们一眼,这些手下们纷纷下令,左右夹塞的人群中立刻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为首处迎来一名老者,颤颤巍巍上前,缓缓跪下,高声道:“青天大老爷啊!”

    前面开路的兵丁手持刀柄,怒目喝道:“干什么!找死吗!”

    张钧衡喊停了轿子,走了下来,对兵丁呵斥道:“退下!”随即,他面色和蔼的上前,一脸狐疑的打量了四周一下:“老人家,这是做什么呀?”

    老人一脸激动,道:“老大人不顾安危,亲自带军绞杀了魔物,保我们成安城全城老小安全性命,老朽替成安城上下十万百姓,谢谢大人了!”

    说着,他挣扎着便要磕头。

    张钧衡满面红光,他赶紧搀扶着老人家站了起来,他声音高亢道:“老夫不才,一无德,二无能,愧为成安城的太守,愧为十万成安百姓的父母官,若是碰到魔物侵袭,老夫若是不能挺身而出,那岂不是上愧对于圣上深恩,下愧对于黎民百姓!老人家,快快请起,你们这样,老夫实在是担当不起呀!”

    柏哥在人群中忽然大声喊道:“太守大人保家卫国,当得起!”

    其他混混们立刻道:“对,当得起!”

    夹塞的百姓们也都纷纷应和道:“当得起!”说罢,他们纷纷跪了下来。

    说罢,柏哥又是隐蔽的一挥手,举着万民伞的人,一拥而上,将太守大人团团围住。战齐胜斜倚在马车旁,他撩开车帘,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看着这一切,他低声道:“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这般不要脸的。”

    他的仆从李伯笑了笑:“张钧衡当年好歹也是天子门生,是一榜甲等的探花,又自负才学,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在这地处偏远的成安城一辈子当一个太守?”

    战齐胜嗤笑道:“他以为他搞这一套,邀功买名,折腾出一点动静,就能回去了?”

    李伯笑了笑:“猫有猫道,鼠有鼠道。各人都有个人的手段罢了。”

    张钧衡朝众人拱了拱手,双手往下压了压,他大声道:“诸位请起,快快请起!”

    一群年迈乡绅簇拥着张钧衡歌功颂德,一时间街道上谀词如潮,马屁喧天。

    躲在街道中打算低调出行的李乘风瞧着也是有些吃不消:“这老家伙,真会折腾啊!”

    苏月涵牵着两匹马,马背上各自驮着两个大包袱,她低声道:“少爷,咱们绕路走吧?”

    李乘风辞别了自家老娘和家中依依不舍的仆从们,尤其是绿珠更是哭花了妆容,扑在李乘风的怀中久久不肯出来,苏月涵则低眉顺眼的在绿珠和其他仆从艳羡嫉妒的目光中跟着李乘风一块踏上了旅途。

    两人走到街市口,便瞧见这一幕几乎让人作呕的情形。

    李乘风看着场中不远处的张钧衡和战奇胜的马车,他想起之前死去的李家几位仆从,想起至今卧床的老爹,他便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冷笑道:“哼,不妨再看看!这等恬不知耻的情形可不容易见。”

    说话间,在街道后面有青皮混混借着风力将一个个风筝放了起来,上面纷纷书写着各色各样歌功颂德的字样,甚至还有一个是张钧衡的画像。

    柏哥立刻高声喊道:“太守大人高升啦!”

    一名为首的乡绅立刻跟着大拍马屁:“老大人,这可是百姓们的一片殷殷期望啊!”

    周围百姓也都纷纷齐声应和,李乘风看着倒吸一口冷气:“果然是一山还有一山高啊,这等不要脸的法子都能做得出来?哼哼!”

    李乘风说话时,他借着藏在人群中的时机,手中摸出一枚拇指宽,细小的如同柳叶的暗器刀片,趁着周围人不注意,他手腕一抖,这刀片一闪而过,瞬间划过画着张钧衡人像的风筝。

    一时间众人还没留意,直到有人指着风筝大声嚷嚷了起来:“哎呀,线断啦!”

    柏哥目瞪口呆,扭头怒目瞪着拿着风筝线的混混,这混混一脸懵逼,股颤瑟瑟,众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圆这个场。

    原本喧嚣热闹的街市口一下冷清下来,场面异常尴尬,只有太瘦长大人抬头看着“自己”越飞越高,眼角抽抽。

    柏哥机灵,他一拍大腿,高声道:“哎呀,太守大人节节高升啊!”

    众人如梦初醒,这才回过神来,纷纷应和:“是呀,节节高声,这是好兆头啊!”

    张钧衡的脸色这才好看许多,可就在众人都在谀词如潮,狂拍马屁的时候,人群中传来一个清脆而响亮的声音,这个声音便是众人喧嚣的阿谀奉承也无法遮掩,因为他穿透人心,一针见血!

    “娘,快看,太守升天啦!”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如同雷霆闪电,重重击在每一个人的心上。

    街市口瞬间又再次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面色古怪,他们悄悄的交换着眼神,有的仰头去瞧那升天的“太守”,有的悄悄拿眼睛去瞧张钧衡那黑如锅底的面庞,但更多的人则纷纷侧目,他们只见花灯口熊家的娘子抱着自己五岁多的孩子站在已经让开一大片空地人群中瑟瑟发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