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炮灰男生存手册 74【星辰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二日朝阳刚刚露出一线光亮,君无悔便已经醒了过来,转头,身旁只剩下了淡淡的余温还述说着昨晚身旁另一人的存在。静了片刻,有些怔神的人原本沉静的双眼中竟然多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阿琅!”唇瓣轻轻喃呢出的这个名字确是泄露出了侧躺在床上的男人心中的隐秘。

        当林琅再次出现在这间雅致的房间内的时候,敏感的发现,屋子内的气氛有了些微妙的变化,原本冷冽的气息中混合进了丝丝温柔的暖意,飘飘荡荡,在房中打着旋,而当林琅带着一身清冷踏入这散发着别样气息的屋子内的时候,就好似融进了这股微妙的气息之中一般“醒了?”带着笑意的清洌嗓音就这样在这寂静的空间之中响起,而与之回应的则是熏炉之中噼啪作响的香料。

        或许是意料之中的,对于没有人作出回应,林琅并没有感到奇怪。而是走进屋内的那张雕花大床旁,随后,手轻晃,垂落下的床幔缓缓拉起,睡在里面的男人睁眼,墨色的发落满玉枕,与那白色的里衣组成了一副色彩强烈的画面,配着男人那双漆黑的瞳仁,高挺的鼻梁,紧紧抿着的唇,能够算得上是一副美人晨睡图了。

        只可惜,看客显然不给面子,林琅的唇边带着笑,墨色的眼中也蕴满了笑意“起了!”说完,也不管床上人的想法,直接坐在床畔,一只腿就这样蜷曲起来,而他则是倚在了另一边的床栏上,开始欣赏其美人穿衣来。

        显然,君无悔也知道,此时让林琅出去是多么的不现实,干脆的就这样穿起衣衫来。经过一夜的好眠,原本整齐的里衣,也多了些许的皱褶,看着那些褶皱出现的地方,男人随手一抚,本有些折痕的地方立马变得平坦起来,拿起床头叠好的月白色的衣袍,抖开,穿好,随后,君无悔才转身,看着依旧好整以暇般坐着的林琅,犹豫了一会儿,才走到男人身旁,弯腰,一个稍凉的吻已经落在了男人的唇间。

        本就有些弧度的唇角在这个突如其来的吻的突击下,更是上扬了好几度,林琅看着落下一个吻之后立马装作若无其事转身而去的无悔,眼中的笑意几乎快要溢了出来,难不成无悔不知道,他转僧后,正好将那双通红的耳朵露了出来吗?

        看着前方脚步比以前要快上不少的人,林琅唇瓣的笑怎么也抑制不住,当君无悔伸出手要拉开房间的门时,林琅早已来到了他的身后,欺身而上,揽住了想要落荒而逃的某人,“无悔,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真是可爱!”温热的气息随着林琅的话语,直接喷洒在了身前男人的颈项上,又给面前的皮肤染上了一层艳丽的红。

        身前,被紧紧抱住的男人抿着唇,绍的气息都有些不稳,但好在这位的体质本就是冥体,所以内息转了下,心中的燥热直接给灭了大半,“阿琅,”稳了稳心神“星辰榜今日的赛事快要开始了。”

        “好吧,好吧!”听到这话,林琅了然,拉起无悔的手,就这样坦然的从这雅间中走出,随后在众人打量的眼神之中,走了出去。

        大早上的百花楼还处于沉睡之中,但不妨碍有那么少数几个人会早起,于是这些人就这样看着楼上两个俊朗的男人大方的牵着手,从自己面前飘然而去

        宽广的赛场最中央,一座高高耸立的比武台就那样出现在了二人的视线范围之内,君无悔见着,并没有多停留,直接带着林琅掠向了最前方的一排座位。

        很显然,参赛的选手们都早早的过来了,几个认识君无悔的修士看着突然出现在这排座位上的人,表情很是惊讶。

        “那是太清宫的那块冰?”一个年轻的修士看着不远处的两人,眼中满是不可思议“我没看错吧,完了完了,月阁的那个小魔女也在,这两人不会打起来吧!”

        另一人一脸悲痛的回道“很有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小魔女和这个冰块简直就是天生的不对头,我已经可以预见接下来的鸡飞狗跳了!”说完,还捂住了胸口,显然,这位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上去了。

        另一人环顾了一下选手们的席位,很好,那个还小魔女没来,也就是说,现在大家只要面对这个冰山魔头就可以了,缓了缓气息,这位修士从储物戒指内掏出了好几张上品金刚符、防御符,默默的将它们捏在手中,就等着情况不对,立马拍在自己身上。

        这时,才有一人看清了君无悔的身边,竟然还跟着一个男子,而那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男子竟然还牵着那恶魔的手!!!

        “嘶~”这位修士简直要倒吸一口凉气了,“我一定是太累了,所以才产生了这种幻觉,对,一定是太累了,啊哈哈哈”好吧,上面的这位也不知道以前经历过什么,竟然自欺欺人的对着自己下心理暗示。

        很显然,经过这位仁兄的一番胡言乱语,也引起了他身边的同伴的注意,于是,当这群人的目光顺着他的注视点向前方望去的时候,道道吸气声响起,那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

        林琅其实早就注意到了离自己不远处的那几个表情怪异的年轻修士了,只是在发现那些人的目光注意点都在二人牵着的手上的时候,他就没有在多在意。所以,他也没有看见,当他身旁的无悔好似不经意的抬头望向那些人时,他们那好似见到了鬼一般的表情了。

        “哼!”看着对面那些修者见了鬼的模样,君无悔冷哼一声,干脆的转身,将那群人抛在了脑后,开始与身旁牵着自己手的男人小声的说起话来,“阿琅,待会儿可能有个女疯子过来,”说道这里,君无悔顿了顿,随后才再次开口“你做好心理准备!”

        原本林琅正在观察着周围修士的水准,突兀的听到身旁无悔的这么一句有些莫名的话语,干脆的转头,看着望着自己的男人,挑了挑眉“要做什么心理准备?”说这话的时候,林琅的目光再次扫过了不远处那群捂着胸口,愁眉苦脸的修士,已经有了些猜测。

        静了片刻,纠结完毕的男人才再次开口“那个女疯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从小大大,见到我都要打上一场,若是她输了,就会一直缠着我,非要赢才可!”想到这里,君无悔也是头疼不已,若不是看在那女人是月阁弟子的份上,自己造让她下地狱呆着去了。

        “是吗?”林琅知道,原因肯定不止无悔说出的这些,只是,是月阁弟子吗?难怪!“呵呵~”摩挲者自己的手指,林琅转头“你说,我若是将那女人灭了,你娘亲会不会找我算账?”

        被突然贴近的无悔还未反应过来,就听到了这样的话语,怔了一怔,随后才看着林琅的双眼,神色认真“若是她威胁到你,我会亲自出手,将她击杀!”无论娘亲有多喜欢那个女人。心中,默默的补上这一句,君无悔的眼中划过一丝杀意,随后又在阿琅突如其来的拥抱中失了言语。

        林琅最爱的就是无悔每次认真的以一本正经的神色对着自己说这些让人暖心的话语,而因为契约的关系,所以,那句无悔在心底默默补上的话语,他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所以,君无悔还在考虑着要不要再次说些什么来加强自己刚刚所说的是认真的的时候,迎接到的就是大庭广众之下,林琅那充满占有欲的拥抱。

        “啊~”好吧,显然这个突然的拥抱也给了不远处那群年轻的修士极大的打击,“竟然、竟然有人能够去拥抱那个人形杀器?”一位修士哆哆嗦嗦着嘴唇,吐出了这么一句惊吓过度之后的话语。

        “不,不可能,几年前我还亲眼目睹有人想要触碰那个家伙的肩膀,结果直接被化成了冰沙。”这位是神经受到极大刺激,已经开始进入狂躁阶段的一名修士,只见他掏出一张传音符,不知说了些什么,点燃之后,立马,那张传音符化为一道光刃,激射而出,窜向远方去了。

        至于那群人中其余的修士,早已经是眼珠子掉了一地,僵在了那儿,微所有人完美的诠释了石化的涵义。

        林琅不在意的瞥了那边一眼,随后直接搂着无悔坐在了观赛座位之上,等待着今天赛事的开始。

        赛场之外的不远处,一个穿着炙红色纱裙、腰间缠绕着一根红色鞭子,看起来只有十七八的女子手中正捏着那张从赛场飞出来的传音符。听着那传音符中哆哆嗦嗦还有些结巴的声音讲述着太清宫那人形杀器的变化,这位美人脸上露出了一抹残忍的兴奋笑容“终于让我逮着你了,哼,这次不把你打成残废”说道这里,女子的脸上已经满是愤恨,眼中的狠厉更是藏也藏不住,绍的气势更是一瞬间暴动了起来。逼得周围的人全是白着脸,默默的和这家伙拉开了距离,生怕被波及到。

        脚步一踏,穿着红衣的女子已经消失在了众人面前,至于她的身后,所有人都知道,她去了哪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