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中央横亘着一具长七丈的棺椁,而周围除了尴尬登上这小岛的修士,就在没有其余东西了。整个平台之上空空荡荡,完全看不出哪里有异宝的存在。

        “应该是在棺椁之中!”许多上了这平台的修士眼神热切的看着那巨大的棺椁,恨不能现在就上去开棺。

        而到了这盈满灵气的平台之上,林琅的精神已经全面紧绷,就怕自己一个疏忽,身旁的人被这平台上空的某个身影寻到空子。毕竟,林琅想要将那身影捉来,给无悔补上体质上的缺憾,而那身影若是发现无悔的体质,恐怕会直接施展夺舍大法吧。

        果然,这巨大的收益往往和极其厉害的风险相伴,不过,林琅却是没有想要放弃这个想法,纵观他那几百年的记忆,想要将无悔的这种体质给扭转过来,只有这么一次机会,毕竟,这上界坠落而下的仙人可不是好找的。

        哪怕他现在只是一具尸体,这也就足够了。不得不说,林琅的想法很大胆,现在想要做的事情更加大胆,而知道林琅想要做什么,还同意了的君无悔就更是大胆了,所以说,这二人能够结成道侣也不是运气,就看二人做事的态度和想法,这二人就真的是一对。

        两人一道在那平台之上寻好位置,林琅则是将准备好的东西一一拿出,在那光滑的地面之上开始刻画起一个繁复的阵法,而君无悔就盘坐在林琅的蒲团之上,开始缓慢的调息,务必使整个人的精气神全部达到圆满地步,这个样子,之后的计划,才能够顺利进行。

        抹了一把额间的汗水,揉了揉已经开始泛红的眼睛,林琅掏出一颗玄元丹,直接丢进嘴里,随后又开始了自己接下去的动作。

        而另一边,那些一同上来的修士则是全部围着那巨大的棺椁,研究着怎样才能够打开他,所以,没有什么人来注意这边角的两个年轻人。

        各种巨大威力的招式被用在了那棺椁之上,就为了能够将它开启,哪怕一丝缝隙都能够让所有人感到动力十足。最后也不知是哪位高人来了一招乾坤挪移,直接将那棺椁外的封盖推开了一半,而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慑人的气息从那半开的棺椁中泄露了出来。

        磅礴的慑人气息中又带着一股浓郁的生命力,好似这棺椁中装载着的不是一具死尸,而是活生生的人,这种诡异的气息让所有人都有些发愣,难不成,这棺椁里面装的不是死人,而是一个活人?

        “老道去看看!”好吧,对于一个活的长久的老头儿来说,他还是有些好奇心的,所以,青阳老道在众人还未回过神来的时候,直接窜过去,想要看一看,这棺椁之中躺的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用整个秘境作为陪葬,而后又需要那么多的生灵血祭,才能够将这棺椁从地下启出来。

        原本就做好万全防御的老道没有迎来他意想中的攻击,反而是看着那半开的棺椁盖子愣住了神,只见在那巨大的椁之内,还躺着一具棺,而那棺材的盖子上正生长着一株迎风摇曳的金色莲花,莲花每次摆动,周围都会晕出一圈绚丽的光圈,而那浓郁的生机,就是从那金莲之上传递出来的。

        丹阳老道看见自己的老朋友愣在那里的傻样,一急,也跃了过去,结果一嗓子的“地涌金莲!”直接将刚刚还在看热闹的所有人都吸引到了那棺椁的面前。

        “真的是地涌金莲,没想到这传说中的东西,竟然真的存在过!”几个看起来年纪一大把的老人着迷的看着那生长在棺材盖上的金莲,眼中满是兴奋。

        这可是真正的好东西啊,活死人、肉白骨,只要一滴汁液,就能够让一个濒临死亡的修士恢复生机,有钱也买不到啊。而且,这东西最大的作用是增加寿命和生机,在座的各个门派都有些老古董因为寿元将近,又无法突破,所以只能够坐化,但现在好了,有了这金莲,只需要一滴汁液,就能够增加上几百年的寿数,并且让身体恢复到年轻时的生机,而这多出来的几百年说不得就能够让那些老不死的突破了呢!

        这下子,这方平台上的众人全是你看我我看你,眼中也带上了警惕之色,就怕谁突然发难,直接夺宝。

        “好了,大家也别这么紧张,这东西还没到手呢,就想着打架了,依老道看,还是赶紧将这金莲采摘下来,难不成,诸位都没有发觉,这棺椁有些怪异吗?”道一看着那棺椁之上突然冒出的血线条纹,本能的觉得危险,所以一开口,就将大家的注意力全部引向了那里。

        众人看着原先什么都没有的棺椁之上那些突然冒出来的血色纹路,脸色也有些警惕,干脆协商之后,让其中最德高望重的几个老道联手去采摘金莲,而他们就在一旁接应。

        一众商量好了之后,四个老道出列,直接开始相互配合,用各自的手段移开了外围椁的盖头,直接露出了里层的棺材来,几人有样学样,将那黑色棺材盖也用上大手段,想要将它移出来,毕竟,这金莲扎根在那棺材盖上,不怎么好采摘。

        而他们没看到的是,在那棺材盖移动的瞬间,那棺椁上空若隐若现的身影直接一个闪身,从那缝隙之中遁入了棺材之内,随后“砰~”的一声,棺材盖已经被内里的力量震开了,而围在周围的一圈人也相应的后退了几步。

        这种突然的变化,是所有人都意料不及的,在场的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看着那没了盖子的棺材,但也就是这么一眼,却是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嘶~”这,这哪里是棺材,只见那没了盖子的棺材之内,装着满满一棺材的血水,而血水上面则是漂浮着一具披头散发的尸体,因为散乱的黑发的缘故,没有人能够看得清这具尸体的面目,但却也能够感受到那尸首上传递过来的绝望气息。

        更让人惊恐的是,这具尸首的颈项处,紧握着一只手,不,应该说是一只不属于人类的爪子,那爪子上覆满了暗红色的毛发,就这样紧紧的捏着那具尸首的脖子,而那尸首的嘴巴张的大大的,双手朝天举着,分明是挣扎中的样子,但就是这个样子,才让众人心中升起一股寒气。

        因为,这说明这棺材之内葬着两个人,而那上方漂浮着的尸首应该是在开棺查看的时候,被棺材内的原主人直接一把拽住颈项,随后一番挣扎,才成了这个样子,这让几个老一辈的更是心惊,别人看不出来,他们岂能看不出来,那漂浮在上的尸首生前的修为岂是他们能够想比的,恐怕,这片大陆,都没什么人能够比得上,就是这样一位功参造化的人杰,竟然就这样死在了一具尸首手中!

        这种强烈的画面感使得众人都忘记了被丢在一旁的棺材盖和上面的金莲,而是盯着那双手举起的尸首一阵沉默,而也就是在这时,那双朝着天举起的手上突地幻现出一枚黑色戒指。

        而这么一个细微但却是如此醒目的变化,引得所有人都为之侧目,每个人都知道,那枚戒指恐怕就是棺材中那位大能的储物法宝,看那尸首身上的上了年头的宝衣,在看那人的修为,就可知这储物法宝之中,会有什么宝物。

        也不知是谁最先跃起,朝那尸首的手中夺去,而这个动作好似按下了某个关键按钮一般,大部分人都加入了这次夺取,而还有一部分人则是像那驻扎着金莲的棺材板掠去。

        这是一场混战,这方平台之上很快就冲斥着各种暴动的能量,赤红的火焰、暗潮汹涌的大海、锐金般的剑气、看似生机勃勃实则隐藏着死亡阴影的木灵小小的天地,快要被这狂暴的攻击给劈裂开来,但这些致命的攻击一旦抵达那具棺椁,那么好似一切所有狂暴的能量都得到了安抚,全都乖乖的流进那具棺材之中,再没有了掀起风浪的能耐。

        那原本平静的血水也开始荡起了层层涟漪,林琅在那边角瞧得分明,眼中原本严肃的情绪也被愉悦给替代了,他转过身,抱住了正站在整个寻灵阵法中间的无悔,附在他的耳畔,声音轻柔又坚定“记住,我一直在你身边,所以,活下来!”轻轻的一句话,却是林琅现在心中最真实的想法,他不在乎身旁这个男人的身家背景资质如何,但只有一点,这个男人必须和他一起共老,哪怕这其中需要经历万千凶险,他林琅都能够担下来,‘所以,无悔,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在这个世上,否则的话,我不确定,我会不会做出灭世的举动来!’

        从心底感受着阿琅的心声,君无悔捂住心口,一直没什么情绪的双眼之中都渗漏处了丁点笑意,‘不会让你有牵起别人的手的可能性的!’默默的在心中下定了这个决定,随后,君无悔轻轻搂住了身旁自己放在心间的人,‘我不会让别人取代我的位置的,所以,阿琅,你放心!’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开始吧!”深吸了一口气,林琅松开怀中的人,神情严肃,成败在此一举,他看了君无悔一眼,得到对方的回应之后,一步跨出了阵法,随后,一阵锋利的刀光,一片鲜红浸染上了两人脚下的阵法,而阵法内的君无悔一直看着阵外的林琅,眼神专注,而本来低头查看的林琅也抬起头,看向阵内的人,展开了一个自己平时绝不会露出的真心笑容。晋江——云妞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