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炮灰男生存手册 60、【天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雪白的骨、猩红的血、漆黑的夜,这三种异常分明的色彩就这样以及其强烈的存在感冲击着所有人的视线,林琅和君无悔站在阵法之内,看着不远处的还潺潺的流淌着鲜血的白骨山,一时间也不知该用和言语去描述。

        或许林琅的视线是从上往下俯瞰的,所以,不一会儿他就发现了不同之处,在上方,很容易叫瞧见,这悬浮于湖水之中的骨山共有五座,每一座都往外流着猩红血液,但若是你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这些血液之中竟然带着莹莹微光,照亮了这些惨白的骨堆,而这些带着微光的血液却好似有一种凝聚力一般,只有最外层的液体会散进湖水之中,其余的液体竟然全部再往那五座骨山包围着的最内里聚集着。

        这种奇异的景象实在是让林琅和身旁的君无悔看得直皱眉,君无悔心中更是有着强烈的预感,那中心地域必定会有什么变故。此时的他看着身旁的林琅,第一次开始期待师尊和父母的到来,因为只有自己的话,危险的时候怕护不住身旁这个自己放在心间的人,而在这种境地之下,只有师尊和父母,才有能力和资格护住身旁的人,头一次,君无悔觉得自己修为太低,竟然连身旁人的安危都有可能护不了!

        林琅仿佛知道身旁的男人心中在想着什么,直接握住了对方的手掌,紧了紧,以示自己没事,让他不用太过担心。

        “那些荧光,怎么会?”另一边,一位被护身法宝保护的很好的修士看着面前的景象,实在是震撼之极,怎么会在这里遇见这些骨山,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遇见它们?它们不是应该出现在死亡之域中吗?为什么会在坠仙湖?不是说只有在地狱之中,才会出现这种现象吗?

        正在他疑惑的时候,突然脚下一痛,随后好似整个魂魄都要散开一般,免为其然的低头,想要去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是直接撞上了一双红色的双眼,以及一个邪恶的笑容,刚想要张口呵斥,只可惜,已经没有了机会。

        荒原之外,此时已经集结了一大批人马,看他们的衣饰穿着,就知道这些人绝对是门派中人。果然,不一会儿就瞧见了太清宫的弟子。

        “掌门,弟子们已经集结完毕,可以动身了!”景玄真人身边,他的核心大弟子正在禀报最新消息,而他身旁的另几人也是一样,身边都有人禀报消息,这些人听了,挥了挥手,直接让人下去,随后看向景玄“景玄,咱们也该出发了吧,我看,那坠仙湖的封印估计快要破了,现在去,正好,说不得还能将里面的弟子给拉上来几个。”

        听到这话,景玄又想起了自家师叔祖的宝贝徒儿,干脆的点了点头,随后这支由各大门派组成的大部队开始向坠仙湖驶去。

        而此时的湖中,又发生了另一番变化。那股不知名的引力好似有眼睛一般,开始将坠落进湖中的修士们向一处集结。林琅发现这个现象的时候,更是紧握住了身旁人的手,生怕到时候二人不注意,被这股力道给分开来。君无悔看着下方五座骨山中央的那方暗区,在看阵法之外暗流涌动的样子,更是凝重。别人不知,作为青阳老道唯一的入门弟子,他可是知晓下方那些东西的来历以及用处的,这一个不小心,恐怕整个荒原都得给这东西陪葬。

        坠仙湖的上方,所有来的修士们看着比昔日更加浓郁的血红色湖水,心中即喜又忧。喜得是看这种情况,下方的封印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而忧的也是下方封印被破开之后,杀伤力绝对不小,而这湖中可是还有几个门派的精英弟子在此。

        而这其中最焦急的就属于青阳老道和剑宗宗主君念生了,没办法,下方呆着的人中可是有他们的宝贝徒儿和儿子的。至于月阁的缥缈真人,月倾城,很抱歉,由于月阁地处较远,还没来得及赶过来,所以这位还不知道她家的宝贝儿子被困在这湖底这种不好的消息。

        湖底的阴寒气息越来越浓郁,就连湖水都好似要被冰住了一般,但这种情况却是让林琅和君无悔二人更加的谨慎起来,周围环绕的气息和温度明显已经开始排斥生气,而那些灰沉沉的死气却是开始从那五座骨山中泄露出来。这让开始被集中到一起的所有人都有些紧张。

        看着漂浮在绍的那些光球里面的人,林琅不知怎的,突然后背一寒,整个身子都紧绷住了,身旁的君无悔第一瞬间就发现了搂着自己的男人的变化,急忙在心底问道原因“阿琅,怎么了?”

        林琅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直接吩咐“无悔,待会儿你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我身边,知道吗?”

        还不待君无悔回答,绍突然加大的莫名力道就将这二人急速的压向下方的骨山之上。这股力道大得惊人,直接将身在阵法之内的二人都快要逼的站不直腰来。巨大的冲撞力直接将二人连带着阵法冲击进了下方的骨山之内,即使在水中,这样速度的撞击依然发出了巨大的声响,震得所有人的耳膜都有些疼痛。

        接下来,好似谁打开了一个阀门般,接二连三的撞击声不断的传来,而被压进骨山之中的君无悔拉着林琅,费劲全力才从那雪花花的一堆骨骸之中爬了出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所有人都坠落进了同一座骨山之中,相距竟然还不是太远。很快,就有许多从那白雪般的骨骸之中钻出来的修士们相互碰面了,并且,开始汇聚起来。

        被这种力道冲击的吐了口血的林琅很快的从骨山之上爬了起来,随后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看了看下坠之后瞬间被自己搂进怀中的人安然无事之后,就将早已不堪重负的阵法、阵盘全部收进了储物空间之中,显露出二人的身形。

        由于是一瞬间的混乱,所以也没有人注意到此地突然之间多出来的两个人,坠落进同一座骨山的修士们纷纷开始聚拢起来,君无悔也拉着林琅的手,往人多的地方行去。

        人类是群聚生物,当然,修士也不例外,当三三两两的修士们聚集到一起的时候,林琅体内的雷炎猛地跳跃了几下,随后又沉寂了下去,但就是这样才让林琅吃惊。这群人里定有什么东西,引起了雷炎的注意。

        或许是心中有了数,所以林琅观察周围的人很是仔细,而身旁的君无悔显然也接受到了林琅的话语,眼神开始往那人多的地方扫去。果然,两人发现这群修士中有好些人都很是怪异,并不是说这些人着装怪,而是生命特征有些怪。说他是活着吧,两人并不能听到他们的脉搏心跳声,若是死了,这些人绍也没有死气,相反,体内却是生气磅礴。但林琅还是有感觉,这些人,大概已经出事了。

        所以等所有人聚集到一起之后,林琅拉着君无悔离这些人远远的,以防突然被袭击,而其余人则是不同,他们的注意力反而都在脚下的骨山之上。

        “六师弟,你还愣在这里干嘛,快走吧。”一个怔愣的站在骨山之上的青年正被他身前的师兄们唤着,但很显然,这位青年依旧保持着这发愣的傻样让几位同来的师兄弟们很是不爽,那位刚刚开口的青年干脆的走过来,用手拍了拍一旁的六师弟“我说,六师弟”接下去的话语并没有出口,而周围看见这一幕的修士们更是倒吸一口凉气,怎么会,那地上的一堆烂肉是谁?为什么刚刚还活生生的人在那师兄的轻轻一拍之中成了一堆肉?

        这边的变故很显然引来了集聚在一起的修士们,这人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杀害,所有人的心中都蒙上了一层阴影。而人群中突然又发出了几声惊叫,回过头去,原来是另一些修士和刚刚那位变为肉堆的男人一般,也成了一坨的肉。这让在场的修士们更是不自觉的开始与旁人拉开了些距离,眼带警惕的看着周围的人。

        林琅看着那些被化为肉堆的人,有些惊奇“无悔,他们没有骨架!”那刚刚他们是怎么支撑的?这个疑问林琅并没有问出口,只是心中也开始凝重了起来。

        很显然,这一点其余人也发现了,只有肉而没有骨,外加众人都站在这骨山之上,免不了就要多想一些。

        “你们有没有发觉,咱们这里多了一人!”在骨山那散着微光的骨堆之上,一人看着那满地的肉片,幽幽的出声,但话语的内容却是将四周围的修士们吓得抖了几抖。

        所有人听到这话都下意识的再次离自己身旁的人远了几步,待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又有些脸红,好歹自己也是修士,竟然会因为害怕而后退,这让他们都有些羞愧。但不管是怎样,刚刚的话语却是让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之中混进了一个人,想到那些被抽了骨骼的人,这让所有修士都有些胆寒。

        又好似为了响应众人心中所想,阴沉沉的湖水之中突然响起了悲泣的呜咽声,声声不绝,不断的环绕在骨山周围,而随着这悲泣声响起,五座骨山好似一下子就复活了般,那些从骨山之中潺潺流出的血液也如有了灵性似地,如灵蛇般开始缠上了众多修士的脚踝

        “啊,救命,我的脚~”一个年轻的修士看着在那血液缠绕中化为血雾的双足,又惊又痛,简直不敢相信,只不过是眨眼间,自己的双脚就被那好似活物的血雾给吞噬了。凄惨的叫声混进呜咽的悲鸣之中,诡异又和谐,但众人都没了主意这里的心思,因为那骨山之上无穷尽的血液正在不断的追逐着这群不小心坠入这里的修士。

        “不,我不要消失~”

        “啊,走开,走开啊~”

        各种凄厉的叫声从这群修士口中传出,就好似猎人和自己的猎物一般,显然,这些血液汇聚成的血溪、血河已经将这众多的修士当成了到嘴的肥羊,开始大开杀戒起来。此时的君无悔并没有再往下看去,因为那已经没有必要了,现在的他,正和林琅一起,开始快速的向上方飞窜而去,而身后一条条即使在这黑暗之中也散发着红色猩芒的血带正在不停的追逐着这群想要逃跑的食物。

        林琅浑身上下也开始泛起紫色微芒,脑海更是因为身后那实质性的危险而紧绷着一根弦,倒不是因为身后的血带,而是因为周边一同逃难的人群之中那让他感受到危险的视线激得体内的雷炎不得不自动防御起来,这一幕让身旁的君无悔也吃惊不已,他自然知道阿琅体内的雷炎有多傲气,一般情况之下压根儿使唤不动它,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之下,这雷炎却是自动防御起来的,这不得不让君无悔多想一些。

        身后的悲咽声越来越响,就好似有人在耳边唱着亡灵曲一般,而绍的阴寒气息也是越来越盛,逃难的所有人都感受到浑身不对劲,就好似有谁拿着针在对方身上乱戳一般,林琅握着君无悔的手越来越近,而君无悔向上游窜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

        当那有如实质的目光刺进林琅背后的时候,他终于回了头。而身后,再次从一位修士背后拽出整具骨骸的黑影好似有感触般,抬起头,就瞧见远处一双眼睛看着自己。

        黑影看到这里,眼中红光更是旺盛,嘴角的弧度也拉开的更大,直接将满口闪着寒光的尖牙露了出来,随后拽着那整具骨骼,放入口中,开始‘卡擦卡擦’的大快朵颐起来,而那不断巡视着前方猎物的炙热目光,仿佛能够将那群逃跑的人给点燃了。

        这一声一声的卡擦声在这寂静的湖中,就好似一颗炸弹引爆的声响,异常清亮,前方也有人因为好奇,偷偷回头,正好瞧见一道眼冒红光的黑影,手上拽着一具带着血丝和碎肉的骨架,放进那闪着寒光的口中,一口一口的咀嚼着

        “啊,鬼啊!!!”这种情景显然是吓坏了这几人,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不断响起,引得所有逃亡的人的速度更加快了,而那刚刚被抽了骨架的人,则是直接化为一堆肉,被从后方赶来的血色河流席卷而过,化为血雾,直接并进那前进的血流之中,再次向前窜去。

        林琅看着身后停顿在那啃噬骨架的黑影,心中也是冒起一股的寒气,坠仙湖中的水因为颜色太浓,而趋向黑色,所以光线本就黯淡,即使隔得再远,林琅都能够瞧见那双泛着红光的眼睛,这让他心中很是不舒服,但最后也只能和无悔一起奋力向上方逃去。毕竟,据无悔的猜测,那些门派已经到了湖泊上空了,接下来,只要向上,定能够逃出去。

        当二人离水面越来越近的时候,身后那些血色条带好似不想要放弃这些到口的食物,纷纷行动了起来。这片湖泊之中,一下子血气滔天,磅礴的血水从下方那五座骨山之上倾泻而出,席卷而来,林琅见着这景象,丹田之中的灵力毫不保留的灌入脚下,喷射而出,而身旁的无悔也是同样的举动,在这湖中,谁都不想死,所以一些人为了自己活命,开始了向身旁的人出手的举动

        身后的那双泛着红光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前方那些将武器攻向自己同类的人们,也好似因为前方修士们的这一动作而倍感开心,连原本勾得大弧度的嘴角都再次向两边拉伸开来,露出点点寒芒,而那双眼中,更是透露出满满的兴趣,好似前方那自相残杀的一幕很是有趣。

        不长的时间,这位浑身都包裹着黑影的生物已经将手中那具骨架吞噬殆尽,身影一闪,直接出现在了一位即将要到达湖面的修士背后,手臂一伸一拉,一具还残留着猩红肉丝的骨架就这样被他从那修士背后拉了出来,而那具没了骨骼支撑的肉体,瞬间便被这黑影甩向身后那血液汇聚的河流之中,化成血雾,与那河流融为了一体

        所有见识到这黑影手段的修士都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背,刚刚那个被剥了骨架的修士明明全身上下都有防御,结果还是这么容易就被害了,所有人看着那啃噬着手中骨架的黑影,心中惊惧更甚,有几个胆小的修士想要开口尖叫的时候,一对上那双泛着寒气的红眸,就再也开不了口,甚至连腿都开始软了下来,但随后回过神来的时候,这些人更是加快了向上冲刺的速度,他们不想要葬身在那怪物的口中

        当林琅抬头看向水面之上的时候,心中终于有了底,因为在那水面之外的空中,明显漂浮着几位修士,显然身旁的无悔也见到了这一幕,心中亦是高兴,因为空中的那几位修士之中显然有着他的师尊和父亲。

        外界,青阳道人和君念生也在第一时间见到了水面之下自家的宝贝疙瘩,立马打了个手势,准备在内里无悔冲刺的时候,联手破开这个屏障一会儿,将无悔接出来。

        身后那道黑影再看向水面之上的时候,面上的笑容更加的张扬了,甚至发出了几许‘桀桀~’的笑声,他丢掉了手中那啃噬了一般的骨架,足下发力,瞬间冲向那群修士,而原本就打算围猎这群修士的血色河流也开始了紧紧相逼,被迫逃命的修士们全都身后发寒,不敢回头,但是那不断传来的惨叫声却是让所有人心中发紧。

        手中提着两具刚刚剥来的骨架,黑影并没有停顿,而是直接将骨架扔在一旁,随后再次冲进修士中间,左右手同时开工,又是两具骨架被剥离了出来,旁边的人只感觉阴影一闪,自己已经陷入了黑暗的深渊之中,随后血色丝带一卷,连血肉都不浪费,用来壮大那些河流。频繁的杀伐让所有人的精神都绷紧到了极限,那些人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这样永远的消失了,这种寂静却正好能够让所有逃亡的修士听见那被剥离人体的骨架所发出的‘啵~’的响声,也能听见身后黑影咀嚼骨架所发出的‘卡擦~’声,这种无声的危险,显然让有些人的精神紧张不已,最后干脆的停下来痛哭,“来杀我啊,呜~我不逃了~呜~”由此可见,这些人已经被那无言的压力弄得精神崩溃了。

        林琅却是没有再回头,但体内的雷炎在一瞬间迸射出的火花还是让他知道,自己被盯上了,就在此时,拉着他的无悔全身灵力全部往足底喷射而出,随后二人被这股巨力射出了湖面的一瞬间,林琅回身,看着身后与自己仅具三寸的阴影脸上那戏谑的笑容,携着雷炎的一掌直接挥出,与那阴影中的人对了一掌,

        紫色的雷炎瞬间攀附在了那阴影的手臂之上,而周围的湖水之中却是多了几根红色的毛发,携着这股劲道,二人的速度更是快到了极致,但就是这个样子,林琅还是注意到了那湖水中的红毛,再抬头,就见那双红色的眸子里面全是残忍的杀意,衬着他背后的血色波涛,让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心中发凉,背后生寒,总有一股被盯上了的错觉

        出了屏障之后,君无悔一把抱住了被那股劲道击得直吐血的林琅,随后在两位长辈的帮助之下安全落地,但也是全身灵力耗尽一般,瘫软了下来,直看得一旁的青阳老道心疼不已。晋江——云妞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