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糟糕!”林琅想了想,用了这么一个词,但随后又笑了开来“正好,咱们刚刚结契,这次因为外面那浓雾肯定要被困很久,正好可以多多相处一段时间。”

        听到林琅这话,无悔定定的看着面前的人,随后才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随后转过身去,只是那刚刚还没什么神色的眼中,却荡起了一丝丝的愉悦,全身上下的气场也柔和了不少,林琅见了,更是好笑,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这位道侣很是可爱。

        而转过身去的无悔,自己在心中乐了一会儿之后,就直接掏出两张顶级传讯符,将这里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注入灵力,传出了消息。背后,林琅也看见两道金色光芒闪现,随后窜出阵法,进入了那茫茫雾海,“给师门传讯?”

        “嗯,看这架势,恐怕是有什么秘境要出世了,我先传讯回去,让师尊和爹娘做好准备,这样,这秘境出世的时候,定是能够占据有利境地!”说道这里,君无悔将荒原的地图拿了出来,一把拉过身旁的林琅“阿琅,咱们来分析分析,这次的秘境最有可能在哪里现世。”

        林琅见了君无悔认真的模样,有些无奈,干脆的直接将身旁那个盯在地图上的人搂紧怀中,随后坐在一旁的蒲团之上,“这有什么好猜测的,这你想想这荒原的来历,就应该知道这次的秘境从何处出世了!”说着,还用手去捏了捏某个脸红了的家伙的脸颊,抱怨道“无悔,你现在这个样子抱起来没有小时候舒服了!”

        感受着绍突然降低的气压以及僵硬了的身体,林琅默然,他好像说出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来了。好吧,林琅认为这句话他真不是故意讲出来的,但这也是事实,小时候的无悔肉嘟嘟的,抱起来手感不错,至于现在这个,满身肌理流畅分明,一手抱上去,没了那绵软的手感了,不过林琅摸了摸无悔的腰侧,心里忍不住的想,其实长大了也还是不错的,至少,这双方做什么亲密动作,再也不用搞得像自己恋童一般了。

        后背抵在林琅怀中的君无悔慢慢转过头,直盯盯的看着林琅的双眼,眨也不眨,虽然其中没有什么情绪,但林琅分明在这里面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委屈,这种想法使得林琅自己都有些头皮发麻,默默的转过了头,但随后就感觉绍的低温已经开始往非人忍受的方向发展的时候,林琅再次默默的转过头来,却发现无悔低垂着双目,眼见微微泛红,只是目光之中依旧没什么情绪泄露出来。

        但就是这样,却是让林琅心底一软,不自禁的抱住了怀中的人,低下头,轻轻吻上了那双泛红的双目,其中的温柔好似让被抱着的人吃了一惊,双眼瞪得圆圆的,随后才再次抬头,直直的看向刚刚作出这种亲昵行为的林琅,嘴唇微张了张,到底没开口。

        看到这个样子的君无悔,林琅几乎都要仰天大笑了,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他这新结契的道侣是这般的可爱,就连对待这种事情的反应都是与众不同,笑眯眯的林琅也没有开口的意思,干脆的在还维持着惊讶状态之中的无悔脸颊两边,一边一个亲吻,看这次怀中的男人是什么反应。

        显然,这种动作,估计君无悔这短短二十几年之中还没有什么人能够当面对他作出来,林琅就见着怀中的人怔怔的举起手,摸了摸自己亲吻过的地方,随后再次愣愣的看着那摸过脸颊的手,抬头,脸颊一片通红,眼中虽说没有流露出什么愉悦的情绪,但此时的这个男人整个人好似被泡入了温泉栀子花一般,周身的气息都开始冒起了暖洋洋的泡泡,看得林琅惊奇不已。刚刚还是严寒的冬季,此刻竟然已经到了生机盎然的春季了,这种变化不可谓不大。

        愣了好一会儿之后,这家伙才抬头,“阿琅,师尊没说过这样会像修炼突破境界一样,全身暖洋洋的!”双眼发亮,但偶尔好似又闪过一丝疑惑,君无悔很不解,为什么只是阿琅的唇碰了自己几下,自己全身上下的灵力就开始活泼起来,运行起来都快了不少,暖洋洋的好似泡在了温水之中一般,恨不能阿琅再来几下,但看着阿琅那面带微笑的样子,他也知道,这个家伙估计是不会在给自己试一次了。不过,山不过来,我就过去,这好似是当年爹说的他追阿娘的方法,君无悔想到这里,眼神开始不住的往林琅那淡色的唇上扫去

        林琅看着怀中男人那扫下自己唇的眼神,真是有些不知该说什么了,自家媳妇儿这未来的师尊教育有些不成功啊,看君无悔,外表好像冷冰冰衣服不好接近的样子,没想到内里对这种事情竟然单纯到这个地步,他该感叹,自己的未来任重而道远吗?

        没有得到林琅的回答,君无悔也没有在意,他的眼神全部集中在林琅的唇部,随后这家伙竟然真的胆大的开始实施自己心中的想法,快速将自己的唇印上了面前阿琅的唇上

        林琅看着怀中的男人只知道将唇傻傻的印在自己的唇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怀中的家伙竟然就这样不动了,靠的这么近的两人大眼望小眼,之后,正当林琅想要动作的时候,就瞧见对面的男人将自己的唇移开,随后抬起手摸了摸那里,再抬头看了看林琅刚刚被轻吻的地方,周身更是愉悦的气息泛滥,林琅默默转过头,不去看那个自顾自不知道乐什么的家伙,再次在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为什么他感觉自己现在有些跟不上怀中这个面上没什么表情,内心正在傻乐的家伙的思维了。

        “我突然觉得,或许我以后的日子会很忙碌!”林琅看着怀中的家伙,再次叹了口气,本来以为这个家伙是块冰山,今天才知道,原来是个闷骚,这个差距,可真够大的。

        听了这话,窝在林琅怀中的君无悔抬起头,“阿琅是不是觉得我很麻烦?”其实,君无悔心中对于能够这么顺利的就和林琅结成道侣契约也是有些忐忑,但他到底是男人,既然事情已经成了,那还问什么原因,反正以后阿琅总是在自己身边就行,但现在听了林琅这话,却是将自己最初的忐忑不安给掀了开来。

        从识海之中的道侣契约之中感受着无悔心底的那份不安,林琅嗤笑“原来你也会有不自信的时候啊!”说着,竟一把抱起怀中人,直接将他掉了个个儿,变成面对面的姿势,笑着问“你觉得以我的脾性,若是我嫌你麻烦,会和你结契吗?”

        这倒也是,君无悔听到这话,也放开了心底的那丝不安,和阿琅在一起这几年,君无悔可以说,这个世上,自己或许不是最了解阿琅的人,但除了自己之外,恐怕也只有阿琅自己比他更了解自己本身吧。

        太清宫

        接到自己宝贝徒弟传讯的青阳老道立马开始掐指算了起来,随后直接一个步跨出,身形已然消失,而主峰大殿之内,掌门的身旁,则是突然出现了这位老道的身影。

        “师叔祖?”掌门景玄看见这个辈分很大,一年到头基本见不着面的师叔祖很是惊讶,毕竟,他已经好些年没见着这么大辈分的长辈了。

        老道见着自己这个隔了好几辈分的师侄惊讶的模样,也没有废话“荒原那块出了状况,你可知道?”

        “荒原?”景玄听了这话,还有些不明白,但见着自家师叔祖那严肃的样子,立马掐指算了算,“坠仙湖?!”到了这个时候,景玄的心中突然想起那个传说,“师叔祖,难道?”

        看着面前一脸兴奋的呆师侄,青阳老道很想一个法术过去,将这个开始神神叨叨的家伙人道毁灭,只可惜,他不能,若是将这个掌门师侄毁了,那些老不死的一定不会放过他的,肯定会让他接任掌门,好让那群老不死的去逍遥,忍了忍,老道终于发话了“去将那群老不死的都叫出来,就说坠仙湖突变,咱们也该准备了。”说完,干脆的找了个作为,闭目养神起来。他实在是不想面对自己这个有些天然呆的师侄。

        果然,老道的一句话,立马唤醒了还沉浸在自己想象空间之中的某位掌门,人直接醒悟过来,掏出掌门令牌,给门派静修之地当中那些师叔祖、师伯祖们开始传讯

        荒原

        呆在阵法之中的林琅看着外界开始流动起来的浓雾,有些皱眉,若是他没有感知错误的话,他们二人所呆的这个阵法威力正在不断的减弱,而且,防御能力也在外界雾气的侵蚀之中开始消失,这让阵内的二人都开始严肃起来。

        君无悔看着脚下,神情依旧平常,但整个身子都开始有些僵硬,他抬起头,直视着抱着自己的男人,艰难的张了张口“阿琅,咱们在动!”

        “我知道。”抱着君无悔,坐在蒲团之上的林琅听得这话,很是平静的回答“待会儿咱们可能要掉进坠仙湖中,希望这个阵法能够多撑一段时间。”说完,又掏出一把符篆往阵法之中拍去。

        听得林琅回答的君无悔脑袋有些短路“你知道,怎么还这么平静?”平平板板的腔调实在不出奇,但林琅却是听出了其中的郁闷。

        “你难道没有发现,还有许多人都陪着咱们一起坠湖吗?”林琅这句话刚刚说完,就听见‘噗通’‘噗通’络绎不绝的坠湖声响起,而因为林琅二人的阵法之中实在是又融入了更多的小阵法,所以当二人连带着这些阵法一起悄无声息的坠入湖中的时候,才发现,鲜红的湖水之中,点缀着星星点点的光亮,仔细看才发现这些光亮之中竟然包含着修士,有的单独一人,有的三五一群,全是刚刚从地面之上坠入湖中的修者。

        而这些修者能够来到这里,也都是能够在那些浓萎中能够保命的存在,所以,他们才会坚持到整个荒原地面移动,将这些人全部带入坠仙湖中的时刻。晋江——云妞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