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余人听得目瞪口呆,幸好,林琅和君无悔二人倒是熟悉这帮人的做派,也就不太吃惊了.倒是饶有兴致的挺起对方的话语来。

        果然,不远处,就听见另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是啊,清樱,快别哭了,在哭下去,哭的青霄哥哥心都痛了,都是我们不好,竟然没有保护好你!”话语中透露着一股子自责与愧疚。

        这边话音刚落,另一把略带着沙哑的声音响起“是啊,都是我慕容博没用,竟然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你放心,清樱,这次回去,我定闭关炼丹,让你的修为升上去!”

        这些话语听得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原来,这不是两情相悦的肉麻戏,而是一出多角恋的把戏!这女人倒是好福气,历练有人护航,修炼有人提供资源,啧啧,许多女修也开始盘算起自己的样貌虽说比那女子差了些弱不禁风的味道,但其余的地方也是能弥补上去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也和那女人一样,钓上这么多的金龟婿了。

        听了这些话语,林琅也觉得无聊了,再加上这地摊两人也逛得差不多了,干脆的就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安排这几天的露宿地点了。

        君无悔在二人选定的地方开始布上阵法,随后又加上各种禁制,保证不会有人都闯的进来。坠仙湖的夜晚是美丽的,灿烂到一眼望不尽头的星空,从湖面往前望去,就好似那漫天的繁星全都要坠落到这湖中一般,端得是璀璨迷人。湖边各色花草树木更是在那银辉般的月光之下朦胧了起来,阵法之内,林琅和君无悔倒是难得没有静修,而是欣赏起这绚烂的美景。

        或许是真的有缘,这一次,白天在地摊处见着的那一群人又在林琅二人附近扎了营,只不过,这次只是三男一女,但相互之间的情谊却是满满的,连林琅这个平时不怎么关注情感的人都能见着不远处那四人之间溢满了粉色的泡泡,再加上这四人动作行为更是没有一点掩饰,倒是又让林琅担心,这几人不会再来一次野战吧,毕竟,他身边还跟着个纯洁的小少年呢,若是将人教坏了,可不得了。

        倒是君无悔却是并不在意,这些天,他单独与林琅相处在一起,却是更加的加深了自己的心思,现在只要能够看见林琅基本上心情都是愉悦的,所以,他忘记了,今晚,天上的那轮月亮可是圆的。

        当林琅察觉到寒气的侵袭时,到并不是太晚,只是他却是不得不再补上一个阵法,不让这寒气向四周围传去,否则,估计今晚过后,这坠星湖恐怕就没什么活物了。做完这一切,他就直接抱住了身上开始结霜的家伙,体表也被一层雷炎所覆盖,更是两两相抵抗的厉害。

        本来,这两厢压制,只要坚持到天明,也就没什么大碍,但这二人也不想想,他们现在所在的地点。坠仙湖,本就谣传是仙人坠天之后的血液所化,没想到,君无悔这次寒气爆发,却是勾动了这方天地所隐藏的那种极其险恶阴寒的气息,顺着地脉,这些气息直接穿透地面,透过阵法,被吸纳到无悔体中,加剧着他体内寒气的威力。

        看着在雷炎之下依旧不断结霜的小家伙,林琅的眉头皱的死紧,看着死死缩在自己怀中,脸色苍白到一丁点的血色都没有,唇瓣更是已经开始呈现出灰色,显然,林琅也很快的察觉到不对劲,自己周围的死气和寒气在不断的增加,寒气倒还好解释,毕竟自己怀中这位就是个寒气制造机。

        但这死气却是让林琅有些头痛,最后显然是连咬着牙坚持的君无悔都开始受不了的,嘴角中不经意的泄露出一连串的□,这让林琅脸上的神情更是严肃,直到他死死的压制住心中的不安,开始慢慢的放开感知,想要查询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脚下的土地之中,不断的渗出那灰色的气息

        发现了源头,林琅干脆的坐上自己的飞行法器,稍稍的离开地面一点距离,开始全力调动体内的雷炎化解无悔身上这两种纠缠在一起的气息。被两种杀伤力极大的气息侵袭的君无悔这个时候竟然还能够保持住一丝清明,费力的睁开眼,看着将自己搂在怀中的阿琅那抿着唇,不断给自己输入灵力,用雷炎磨灭自己身上这两股气息的模样,他心里很暖。

        拉了拉林琅胸口的衣襟,引起林琅的注意,君无悔才聚集了些力气开口“阿琅,我、是不是要死了。”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显然君无悔也知道这次自己凶多吉少,他还未和阿琅讲明自己的心思,他不想在最后的时刻还是带着心中的那些念想消失在这世间。所以,他决定赌一把,将自己的心思对阿琅将明白了,若是赌赢了,那么日后一切好说,若是输了,也能让阿琅记得自己一辈子。真是个好主意,不是吗?

        “别胡说,你从小到大那么多次都撑过来了,就连那么厉害的天劫都过了,还会折在这里!”听到怀中孩子那虚弱的话语,林琅心中也是一痛,他与无悔相处了几年,从没想过要分开,这忍不丁的提出无悔可能早逝,自己才认清了一个事实,怀中的少年,并不可能和自己长久的呆在一起!

        君无悔听了这话,也没多说,只是花费了全身的力气让自己坐直,双眼和林琅对视,才开口,只是语气郑重而和缓,话语的字都是一个一个往外蹦的“阿琅,我、能、当、你、的、道、侣、吗?”强撑着一口气,君无悔直直的看着林琅的双眸,想要得到一个准确的答复。

        听到无悔的话,林琅皱眉“你为何会有这种想法?”

        垂下眼帘,君无悔那轻飘飘的声音传进了林琅的耳中“我不想在我要死的时候还没有一个贴心的人,我羡慕爹娘之间的感情,也想有朝一日能够找到一个合心意的道侣,只可惜,从小到大,不算爹娘、师尊,敢接近我的大概就只有你一个人了。”

        说道这里,君无悔也开始叹息起来,只是随后他看着林琅的双眼,一眨不眨“当然,最重要的是,阿琅,我的这里有了你的影子!”说着,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随后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里在不停的想你,若是你对别人亲密,我就会难过!”

        林琅大概是第一次遇见这种状况,沉默了片刻,才开了口,只是短短的一句话,却是令得君无悔眼中神采大亮,丹田之中原本被击溃的灵力也开始赴会了活力,总之,一切都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晋江——云

        作者有话要说:回来的太晚,这篇有些短小,先将就着撸撸吧,哎~

        今天一天的经历:奔波在相亲的路上~果然,假期到了,这相亲也开始忙碌起来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