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那天晚上已经过去了十余天,此时的林琅和君无悔早已经在外出的路途之中。坐在形似一张八卦的飞行法器之上,林琅瞧着身旁那个顶着小少年壳子的君无悔,想起前几天两人计划外出探秘的时候,他的理由:竟然不想让师门的弟子们和自家爹娘看到自己这个样子。所以,两人不得不早早的偷偷摸摸的出了太清宫,像南荒而去。没办法,林琅记得再过不了多长时间,南荒那里就将有一座秘境出世,搅得整个大陆修士全部往那里而去,现在自己带着君无悔去了,正好能够占据地利,到时候,秘境出世,就可以掌握住时机,第一批进入秘境之中,也顺带着为君无悔的伤势找些能用的药材。

        君无悔只是因为自己的样子缩水了,所以才想到外出历练的,虽说在门派大比前临阵脱逃很不厚道,但要他顶着这么个稚嫩的壳子出现在师弟妹和爹娘面前,估计,就算到时候他脸上肌肉罢工,他的神经也会直接崩断的吧!所以,他才和自家师傅商量了对策,拉着林琅打着外出历练的名号可耻的逃了。

        “你难道一天不恢复,就一天不回师门,不见爹娘?”林琅看着地面上的景象,再回头,就瞧见一脸正气的君无悔,开口问道。

        君无悔收回自己的思绪,看着身旁的林琅,抿了抿唇,又想起了自己要出来的时候,师尊的话语了‘乖徒儿哟,你这伤势,为师能帮你暂时的稳定下来,但你这心魔就不是为师能够插得上手的了,你只需记住,这心魔呐,只会找自己在意的地方下手,而这破解方法,则是各有各招,为师也不知徒儿你需要什么方法解决,只是,为师观你对那个叫林琅的小家伙十分在乎,估计你的心魔也就应在了他的身上了,所以说,徒儿啊,你要好好跟着那小家伙哟!’想到这里,他复又抬头,看着身旁已经开始渐渐长成一个男人的少年,方才严肃着表情的开口“总要等到我恢复正常,否则我爹娘会担心的!”一本正经的表情,加上认真的语气,出现在一个还挂着婴儿肥的小正太身上,真不是一般的萌啊,好吧,林琅承认,自己那喜欢萌物的心又开始悄悄的跳动了起来了。

        咳咳,好好的调整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表情,林琅决定自己这个爱好,还是隐藏起来比较好,他突然觉得手痒的厉害,很想要去捏一捏身旁小家伙那胖嘟嘟的脸蛋啊!但幸好,他忍住了,并且端正了表情之后,才继续开口“那咱们先去南荒的荒城,等休整好了,再去荒原历练!”一下子就定下了以后的路线,林琅干脆的坐在那里开始修炼起来,看得一旁的君无悔也只能再次浸入疗伤之中。

        时间就在不断的赶路以及修炼之中度过,对于林琅来说,处于何处好似都没有什么影响,毕竟这家伙随身带着那个专门强力吸收灵气的蒲团,除了晚上的时候要锻炼一下琴技,给入定的君无悔驱除心魔之外。这样的日子,对于林琅来说,反而很是喜欢,洒脱的、随性的、没有拘束的,这大概就是他想要的生活吧。

        而对于君无悔来说,这又是另一种感受,这些日子,除了疗伤,他琢磨的最多的大概就是怎样将身边的少年和自己绑在一起!

        在路上花费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两人才到达了南荒边境,放眼望去,全是一片绿色的海洋,林琅也知道,在南荒,最多的大概不是人,而是树木了,不过这样也不错,看起来十分的养眼。调整了一下路线,控制着法器,林琅和君无悔二人驾驶着法器往南荒更南面的荒城飞去,毕竟荒城身后就是一望无垠的荒原,也是各路探宝修士的乐园。

        当这一路向南荒的内里驶去的时候,二人只见这群山万壑之中,瘴气弥漫,古藤巨树生满山地,一片莽荒景象。看得林琅也不得不小心起来,毕竟南荒一向都是妖兽的乐园。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冒出一个不起眼但却是修为高深的妖兽,到时候被吞吃入腹绝对是最好的结果。

        小心翼翼的沿着前人开辟出来的道路低空前进,不时的注意着周围是否有别的生物,在这种是全是原始森林的地方,哪怕是遇见同属于人类的修士,都是需要保持距离的,因为你弄不明白,这些人是否怀有善意!

        当两人在这苍茫绿意之中跋涉了将近半个月,才抵达了原先计划中需要达到的荒城。看着面前全部由遒劲大树环绕的城墙,林琅和君无悔终于舒了一口气,终于到了。

        依次进了城,看着这方处处透着苍茫气息的城池,林琅直接抱起君无悔,找了这座城池之中专门租房子的地方,去选起二人暂时住的地方来。

        “这位前辈,这东区的景逸院风景好,正好又建在一条小型灵脉上面,真恶搞院子里面还有聚灵阵和锁灵阵,更是具备防护阵法,而且四周围也没有什么院子,很是安静,绝对适合前辈修炼!”小厮一看面前二人的穿着,就笑了开始,直接简绍起他们这儿最好的院子,毕竟,这两位看起来可不像缺钱的主儿。

        果然,林琅听得这话,思考了一会儿,直接拍板租下了那个院子,并一次性付清了一年的租费,小厮清点着灵石,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起来,“前辈放心,若是闭关的时候错过了付房租的日期也不要紧,只需要出关的时候补上即可!”说完,直接递给林琅一枚玉简,这是进入那个院子之前必须学会的开启阵法的手段,这样,别的人都不能进入这间院子。

        林琅点了点头,拿着玉简,查看了一下院子的位置,就直接抱着小孩像这新租下的院子走去。一路上,怀中的君无悔因为好奇,不禁左顾右盼的,但那脸上的表情却一直是严肃认真的,看得林琅不自觉的笑了起来,而这个罕见的笑容却又是被转过头来的君无悔看了个正着。

        林琅瞧着自己怀中的人傻怔怔的样子,有些疑惑,不禁伸出手去戳了戳这个伪少年的脸蛋“怎么了,你这段时间好像很喜欢发呆,这难道是你受伤之后的后遗症?”一想到这里,林琅又有些疑惑,这没伤到脑袋啊,怎么有时候就会反应慢上个一两拍呢?难不成,这才是无悔要出来的目的,怕自家爹娘知道自己的脑袋出问题了?

        百思不得其解之后,林琅决定,还是日常的时候再仔细观察观察,再下决定吧。若这个怀中的伪少年真的脑袋出了些问题,那自己以后的计划可能又需要更改一下了!好吧,林琅这家伙好像从没有意识到,自己还可以丢下怀中这个麻烦,再次低调的过着自己的门派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个样子,总是要因为对方的情况,将自己的计划调整再调整。不知有着个聪明脑袋的林琅是故意忽略了这一点,还是真的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但不管怎么样,林琅的心中却是一点都没有要丢下君无悔这样的念头!而被抱着的君无悔也像是适应了这种相处方式,也没有觉得自己这个比林琅还大的伪少年,赖在别人怀中有什么不好意思,这么说起来,这二人的思想倒是极为匹配,“没什么,只是连续的赶路有些累了!”

        而听了这话,林琅脚下的步伐却是不自觉的加快了,不一会儿就达到了两人新租的院子,将神识探入玉简,学会了这院子的防护阵法,按照玉简介绍,使了个法诀,随后林琅抱着君无悔,就这样消失在了阵法之内。而内里,好似凭空出现在院子中的二人见着院子中那大簇大簇的花团,以及整个伞盖都能遮蔽下院子的时候,君无悔倒是很满意,因为他发现,林琅好像在累着的时候极爱盘弄一些花花草草,而这个伪少年也在心中开始盘算起这次去荒原中的时候,顺便多挖一些漂亮的花朵回来,等以后回到门派,就种在自己的洞府外面,这样,定是能够吸引住林琅的视线的!

        将怀中的家伙放下,随后二人发现,这院子的每个屋子内,竟然还自备汤泉,这下子,却是合了二人的心意,林琅从储物戒指中拿出自己的衣衫,准备进去泡个澡,洗去这一路的风尘,却不想,被前方的君无悔拦下了道路。看着面无表情的少年拦在自己面前,林琅挑了挑眉“怎么了?”

        “我要和你一起洗!”板着脸的君无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林琅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这家伙以前不是极度不喜欢和别人共浴吗?怎么这个时候想到要和自己一起洗了“原因?”

        “我年纪太小,会掉进水里的!”辣气壮说出这话的伪少年再次震惊了一下林琅,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林琅才开口,捎带试探“我记得,你年纪比我大,难不成我记忆出问题了?”

        听到这话,君无悔愣了一下,确实,自己年纪比面前的男子大,但随后,他将那张肉嘟嘟的脸蛋板了起来“你不知道,我不会游泳吗?要是不小心在汤泉之中溺水了怎么办,师尊可是让你好好照顾我的!”

        好吧,这次愣住了的人换成了林琅,他觉得若是自己的记忆没有问题的话,上次,面前这家伙可是在海中漂了几个时辰,难不成,一个小小的汤泉比大海还要危险,伸出手,使劲的捏了捏君无悔的脸蛋,直到留下红印为止,而被林琅这样对待的君无悔则是满脸通红,不知是气得还是羞得,“乃放泰!”

        好吧,确定了,面前的却是是君无悔,不是谁假冒的,这下子,林琅开始思考起,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了,而久久不见林琅答应的君无悔则是不耐烦了“快去泡澡吧,我都快要等不及了!”说着,不等林琅反应过来,直接拉着他进了最大的那间屋子!

        “无悔,我比较习惯一个人泡澡!”林琅看着小家伙这么积极的样子,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就怕打击到对方。

        果然君无悔一听,虽然表面没变,但就是给人一种整个人黯淡了的感觉“我只是想要体会一下和别人一起泡汤泉的感觉!毕竟,从小到大,除了师尊和爹娘,只有你和别的师兄弟们不同,也不怕我身上的寒气!”说道这里,林琅明显看到小家伙的眼睛红了。一瞬间,林琅觉得欺负了这么可爱的孩子的自己简直就是个大恶人,快被愧疚感包围

        作者有话要说:泡澡什么的,我也想,无悔行动力不错啊,这个时候就开始想着吃豆腐了啊~

        要谢谢吃西瓜的水滴、飒小疯、d1a2n3m4e5i6、球=-=、彤妹纸们的雷哟~谢谢支持哟!

        今晚若是11点之前能赶出第二更,就说明今天补,若是不能,大概就是后天~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