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炮灰男生存手册 478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要感谢重生之后自己对于自身营养的注意,所以,尽管林琅还未满十四,但身高和君无悔比起来却是已经相差无几了,若不是面上还带着些稚气,任谁也看不出面前的家伙还未到及冠之年。

        幸亏身下的蒲团作用明显,所以坐上去之后,怀中人却是安静了下来。乘此机会,林琅当然要将无悔体内那已经乱成一团的经脉给梳理清楚,这样也方便他以后伤势的治愈。

        温和的灵力从林琅掌间缓缓进入怀中人的体内,慢慢的修复着损伤的筋脉,清理着断裂、堵塞的地方,而另一边,这些温和的灵力却又是夹带了些雷霆之气,所以,君无悔体内那些未知的能量体遇见了这带着正气的灵力反而如同老鼠遇见猫儿一般,开始到处躲藏起来,或者,干脆的通过伤口悄悄的逸散出来,随后在钻进身旁林琅的体内!

        林琅正在努力的化解怀中人体内的伤势,却不知,君无悔现在的意识海之中也开始了一番暗涌。君无悔的身体在昏睡,但他的意识海却是清醒的,飘在意识海上空,君无悔看着自己眼前那一幅幅画面,只觉得碍眼之极,想要将它们通通毁掉,现在的君无悔,哪里还有外界那冷清的气质,反而正相反,周身上下全是暴戾之气,双眼更是泛着红光,通身被一股黑气缭绕,简直就好似一个煞神一般!

        看着面前那画面之中的男人左拥右抱,就是不理睬自己,身旁那浑身煞气的人周身温度更是降到让人难以忍受的地步,‘是我的,是我的!’此时的意识海之中,君无悔脑中只有这三个字,他只知道,前方那被美女环绕的男人是自己的,以后也只能注视的自己,决不能去看别人,本就充斥着血光的双眼看到那些娇笑着的绝色美人还在往那男人身边凑的时候,终于,他那被死死压制的狼脱了线,直直的冲了上去,开始大肆的屠杀起那些女子来!

        外界,本来疗伤疗得好好的林琅突然发觉怀中人周身的灵压开始不稳定起来,刚刚收回灵力打算查看一下的林琅,却没有料到不过是短短时间内,君无悔的灵压已经开始了暴动,丹田之中,那枚刚刚回复了些元气的金丹之上更是出现了丝丝裂痕,林琅看着怀中挣扎的厉害的青年,竟然不合时宜的怔愣了一下,等回过神来,怀中人已经是全身抽搐的厉害,就连原先稳定的呼吸都开始淡了下来。而君无悔全身上下也透露出那种暴戾之气,让抱着他的林琅又一次吃了一惊。

        “心魔?”该死的,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捣乱,虽然心里面将这心魔诅咒了个千万次,但林琅并没有大意,就看君无悔这个样子,他就知道,这次心魔必定不简单,将怀中人整个抱起,随后就这样将他固定在蒲团之上,然后林琅拿出了上次秘境之中得来的清心木,直接塞进君无悔的怀中,随后直接在背后抱住了坐在蒲团之上的人,调动自身那些雷力,也不管是不是会造成破坏了,直接进驻到君无悔的体内。毕竟雷霆之中蕴含着天地正气和至阳之气,这却是所有妖魔的克星。

        逍遥峰顶端青阳道人的洞府,看着水镜之中那小子的安排,老道才松了一口气,毕竟,被心魔趁虚而入对于修士来说绝对是个大灾难,若是度过去了,恭喜你,心境修为提高,以后的修为可以一路朝上,直到下一次瓶颈的到来都不需要你操心,若是没有度过去,那只能对你说一声抱歉了!所以,老道在看见自家徒儿有这征兆的时候,恨不能直接出现在徒儿身旁,替他护法,若不是还有些狼的话。不过,看那少年处理的很好,老道也算是满意。

        这心定了下来,青阳道人自然也就开始注意起别的事情了,这眼珠一转,就看见自家徒儿怀中抱着的那一节还带着绿叶的树枝。这一发现,却是让老道差点失声叫了起来,清心木,天啊,竟然是清心木。专门克制心魔的清心木!这下子老道对于抱着自家徒儿的这个少年的来历有些好奇了,这外界都已经绝种,只有几个超级大派才有少数收藏的清心木,这个少年竟然有这么一截枝干,而且,看那叶子鲜绿的模样,这节树枝显然被保存的很好,这怎能不让老道好奇。

        就这一小截树枝,放在外界,价值简直就是无以估量,毕竟,身为修士,总有被心魔骚扰的时候,平时的话,克制一下也就过去了,若是你修炼或者进阶的时候,来上几个厉害的心魔,那可就不是好玩的了。这修界,自古以来毁于心魔之手的修士,恐怕是数也数不过来。

        撸了撸自己那把长长的白须,老道突然觉得自家宝贝徒儿找人的目光还是不错的,年纪轻轻修为也算不错,天资也好,现如今一看这手中的东西,估计奇遇也不少,这个对象,比那月阁的小妮子可是强多了,再说这也算是顺应天道,想起天机子的卦象,老道对于现在还在忙着的少年好感度直升,果然,自家徒儿和自己一样,眼光就是好!

        好吧,先不说老道的思想已经歪楼了,此时被老道觉得很是不错的林琅正是满头大汗,说起来,他现在的修为也才不过是筑基初期,就算是体内灵力凝练,又怎能和金丹初期的人相比。

        而就在这时,昏睡中的人好似也能感受到外界林琅的不支一般,睁开了双眼,在背后搂着怀中人的林琅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这醒过来的人双眼之中依旧带些红色,但被他怀中那截清心木一压,意识还算是有些清醒。使劲的忽略掉伤势带来的痛苦,垂下的双眼看到环着自己的手臂,以及身后贴着背心处那源源不断的温和灵力,在感受着这熟悉的气息,君无悔的眼底全是复杂,他以为,抱着自己的人是再也不会理自己了!毕竟,双方相处的日子也不是白过的,依君无悔对少年心性的理解,他想若是自己没有这一身的伤势,恐怕,少年不会在看他一眼吧!

        想着刚刚自己意识海中的一切,君无悔突然有些不知道自己对于身后少年到底怀着的是什么样的情感了,普通朋友的话,肯定不会像自己一般,看见朋友和喜欢的女子一起,就起了杀心,想要将那些女子通通排除掉,只留自己一人陪着那少年。显然,就算是君无悔在没有常识性,这种独占性极强的情感在自己和林琅之间肯定是不对的,但是不算是朋友的话,那他的心中又将这个少年定位在什么位置?

        这种不想他受伤、不想他伤心、只希望他开心,希望他的以后身边陪着的只有自己,又是什么样的情感?想到自己爹娘之间,君无悔那算是极其聪明的脑袋倒是没有罢工,但他现在还不敢确定,毕竟,这种事情,以前他从未有征兆啊!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他才发现,自己现如今还靠在别人怀中!在看自己怀中那截挂满翠叶的树枝,君无悔又有些犹豫了,到底是遵从心底的情感,继续赖在那温暖的怀中,还是遵循脑中那狼的思绪,提醒身后的人,自己已经醒了?

        身后,林琅觉得有些不对劲,原先在进入对方体内还需要自己引导的灵力已经可以自行运行了,这一下子,就让林琅有了些猜测,这家伙也不过别人有伤在身,直接双手使劲,将怀中人转了个个儿,好吧,这下子不用君无悔思考了,林琅直接看见了一双还微泛着红光的双眼。

        “醒了?”看着这么一双眼,林琅没什么表情的开问。

        这个样子,却是让看惯了面前人柔和笑脸的君无悔愣住了,怔怔的看着面前一旦没有表情,就显得轮廓深邃的脸庞,抿着唇不说话。因为,他现在也不知道需要说什么?

        林琅看他光低着头不说话,心里原本那点火气又突然灭了,干脆的将双掌撤了回来,随后人也直接站起身来“你心魔刚刚被压制住,还未消灭,今晚,就坐在这蒲团之上,抱着清心木疗伤吧!”说完,随便找了个凳子,做了上去,开始闭目思考起自己以后的路来,而原本还在思考自己需要怎么回答的君无悔一发现背后的温暖离开,就有些急,赖何他身上有伤,站不起来,脸上更有上,也表现不出不舍的表情来,要让他开口说“我想你抱着!”这种话,更是有些难度,所以,这位爷只好看着坐在一旁的凳子上闭目思考的林琅,眼神中无意中透露了些委屈来,盯着林琅看了好一会儿,发现对方无动于衷之后,好吧,我们的无悔只能努力的忽略体内伤势的疼痛,在蒲团上坐稳,随后费力的抬起手臂,握住了被塞在怀中的清心木,开始整理起体内那乱七八糟的伤情来。

        正在沉思中的林琅并不是不知道身后的目光,只是他现在心情有些微妙,还是决定自己需要好好想想,但随后又想到身后那位不但伤势严重,现在还心魔缠身,好像自从自己遇见他的时候起,就是受伤,等之后分离再相聚,依旧是重伤,难不成他们两人之间,气场不相称?要不然,怎么每次相遇,总是一身的伤?

        等林琅终于将自己今后所要走的路调整好之后,睁开眼,先看了一□后的人,发现还在疗伤中,才回头,原来天已透出一丝光亮来。起身,放轻动作之后,来到屋外,看着清晨在院中绽放开来的朝阳花,大朵大朵的怒放的花朵沾染上清晨的露珠,在天边那透露出一丝光亮的映衬下,更是显得美好而艳丽,这让连续多天精神一直紧张、一回来就面对伤患的林琅突地放松了下来,弯下腰,凑近一株缀满大片花朵儿的朝阳,轻嗅了起来,那清淡的花香好似扑面而来,浸得他整个心都软下了片刻,脸上的表情也柔和了下来。

        而这一切,被拖着伤体挪到门旁的君无悔看得正着,看着前方少年那柔和下来的面庞以及周身宁静的气质,君无悔看着那被嗅着的花丛冷气直飙,他现在突然想起来,好像前方的少年,从来没有这么温柔的对待自己过!

        在以前,他或许不会注意到这些,更甚是,不会在乎这些,可经历过昨晚心魔的经历,他突地发现,他好似很在乎这一方面,现在,看见林琅对着那簇花丛那么温柔的样子,君无悔脑海之中的第一想法竟然是改天就将那簇花拔光,而不是,那簇花有什么好闻的!

        所以说,对于人的感情,或谢需要一瞬间就可以改变,而现在,君无悔正在经历着这样一种变化。

        转过身,林琅看着靠在门框上发呆的君无悔,皱了皱眉,这伤还没好,怎么就开始乱跑了,“怎么出来了?”

        正在发呆的君无悔想也没想“没看见你!”就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说完,立马意识到了什么,君无悔直接低下头,后来一想自己是个面瘫,又抬起头,“你”

        站在一旁,本来等着君无悔开口的林琅听到这么个‘你’字,也不知道这位到底想要表达什么,但不管什么,总是要将伤调养好的,他干脆的进了室内“继续疗伤吧!”

        身后的君无悔见的林琅的样子,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只是和平常一样没什么表情,开始慢慢向屋内挪去,只是额头上不断滴落的汗水,却是说明他此时走的这几步,定是辛苦异常。

        前方,没等到君无悔的林琅回头,就见着了这一幕,迟疑了片刻,林琅干脆的大步上前,一把抱起了还是个伤患的男人,随后小心的将他放在床榻之上,又拿出了疗伤丹药,塞进躺着的人口中,随后自己也拿出辟谷丹,看着那小小的一粒药丸,林琅的眉皱的紧紧的,但最后还是塞进自己的口中,君无悔见了,刚想开口问‘你不是最讨厌辟谷丹!’但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整个人周身的气场都柔和了起来,看着林琅的眼神更是有些悦色,看见林琅向自己看来的时候,也识趣的垂下双眸,不去问这么明显有答案的问题。

        吃了辟谷丹之后,摸了摸刚刚还饿着,现在已经有了饱腹感的肚子,林琅那皱着的眉头并没有放松下来,坐在一旁的凳子上,从乾坤之中选出了一截十分齐整的树干,比划了一会儿,才开始用自己的灵力炼化起这树干来。

        一边,左手握着根清心木枝条,右手抱着古朴蒲团,躺在床上带着愉悦心情开始继续疗伤的君无悔闻着那熟悉的清香味,就知道林琅手中的那根长而直的树干是上次收集的清心木主干,只不知,此时身旁的少年将这世间少有的宝贝拿出来,还在炼化,是要干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我果然是亲妈,看,都没有多虐什么的,而且疗伤过程中,无悔先开窍了!

        本来说今天双更的,但周一,那就是个悲剧,哎~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