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炮灰男生存手册 467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当林琅感受到不对的时候,床榻之上那重伤的人早已经全身都开始趋向暗色,就连身体之中那唯一的生气也被这些隐晦的灰色气体缠了上去,“该死,这里怎么会出现死气!”林琅有些懊恼,若不是自己太不小心,也不会现在才发现。

        若是寻常,这死气的驱除对于林琅来说倒是简单,只需将体内雷力往床上人的体内转上一圈,这些死气自然是会消除,但现今已君无悔这种伤势,自己再来这么一下的话,或许,不用多等,立马就可以为这家伙收尸了!想到这里,林琅不自觉的又想要叹气了,哪怕上辈子要死的时候,他也没有这么叹息过,但自从遇上这个家伙后,林琅发现自己以前决定的什么低调啊、内敛啊,可以先划掉了!

        动了动自己的脑子,最终,林琅咬了咬牙,‘算你小子命好,竟然有本事让我这么伺候着!’说完,这家伙在君无悔丹田处寻摸了一处能够下手的地方,将手掌小心的放了上去,而那贴着君无悔皮肤的手掌中却是突然浮现出一股吸力,开始将那些还在男人身上蔓延的死气沿着手掌吸进自己体内!

        当那股满是死亡气息的灰色气体沿着手臂进入身体的时候,林琅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该死,竟然是玄冥之气,这种气体不是地下冤狱之中才会有的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现在,林琅才觉得自己面前这个昏睡着的男子的身世恐怕不简单,否则,那些常人难见、万年难出的东西怎么会尽出现君无悔身上,难不成,这家伙上辈子得罪过哪位大仙,所以这辈子是专程遭罪来的?

        原谅他苦中作乐,否则,他必定要被体内那雷炎与玄冥之气的大战给搞趴下了,现在这样也只能算是保持住意识的清醒而已。但看着躺在床上的无悔躯体之上因为沾染着玄冥气息而变得有些发灰的伤口,林琅无法,只得将另一只手贴上那些伤口处,缓缓的输入一丝轻柔的灵力,开始驱逐那些灰色气息钻入丹田上的手掌内。

        一边输出温和的灵力一边将玄冥气息收进体内,这种滋味实在是难受的紧,真真应了天堂与地狱只一线之差的话语,额头之上不断坠落的汗滴以及面色上的苍白都没让林琅注意到,只是看着身下人脸色好看了些,就连眉头都皱的不那么紧了,这些发现使得林琅苦笑不已,自己难不成是上辈子欠了身下这家伙的不成,这辈子需要这般还债?好像每次遇上这种事情,到最后都是自己来解决!一想到这里,林琅也顾不得筋脉内里的痛楚,反而是有些愤恨,这生意做得已经不是赔本这么简单了,自己都快成为这个家伙的专业救治员了!

        怎么看,都是自己吃亏。在看身下人紧闭的双眼,林琅眼珠子一转,主意就上了心头,‘既然你欠了我这么多,以后就卖身抵债吧!’这样想着,这家伙竟然还能够分出心神来,眉心识海之内突地窜出一根淡紫色的好似细细长线一般,由神识凝聚而成的线体,直接隐进了君无悔的识海,等一切都完成之后,林琅才放下了心!

        而此时这个家伙的筋脉之内,一股灰色气息正与紫色雷炎正面对战,不停的在筋脉之中拉扯、吞噬、袭击,总之,都想要将对方斗下去。但紫色的雷炎本就是那灰色气息的天敌,专门克制这些邪气,再加上这次又是本场作战,所以不一会儿那灰色气息就有些力竭,若不是从手掌之中源源不断的传来援军,另一边林琅体内的那剥离了雷炎之力的灵力不断的输送给外间的无悔的话,这场战争早就结束了!

        而床上,意识本就在浮沉之间的君无悔因为体内那股温柔的好似净水一般的灵力也好受了一些,更何况,丹田之上突地传来一阵吸力,不仅将那些玄冥之气给吸走了,就连那些在空间之中沾染的未知能量都少了不少,所以当那股温柔干净的好似水一般的灵力流入丹田之中的时候,本有些损伤的丹田,立刻开始在这灵力的滋润、温养、疗伤的作用下,开始了恢复。

        当林琅终于将那些玄冥气息从无悔身上引入自己体内,并且消磨掉的时候,天色早已经暗的只能够欣赏满天繁星了。看着身下人脸色还算是正常之后,林琅也算是松了口气,摸了摸肚皮,这饿了几天,谁知一觉醒来不是先进食,而是先救人,果然,只要遇上君无悔,自己的动作好像都得与原计划调整!

        不说这些,当林琅出了门的时候,才发现门外站着一个人,弓着腰,就那样站在门旁边。看见林琅出来了,立马迎了上去“这位少爷,我家主子?”

        林琅一听这话,就知道这人定是服侍君无悔的仆从了,“放心,你家少爷现在没事,不知这里可有能够填饱肚子的东西,我都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摸了摸不断叫着的肚子,林琅直接开口。

        那仆人听到这要求,有些怔愣,这也难怪,他家少爷已经是金丹期,并不需要进食,就算是在金丹期以下的时候,他家少爷肚子饿也是用的辟谷丹,而不是食物,不过好在这仆从十分知事,知事微楞了一下,立马反应了过来,连道有,“还要请小少爷稍等片刻,老奴现在就去准备!”说着,行了一礼,就一溜烟的出去了。

        独留林琅一人在这门前,吹着冷风,看着漫天的繁星!等清了清自己的神思,林琅才走到一旁的石凳上坐了下来,就这样吹着山风,开始盘算起自己以后的计划了,本来去荒兽平原前,林琅就将自己今后要走的路都定好了,谁知这计划顶不上变化,有了君无悔这么一出,恐怕自己的计划也得跟着改变,这下子自己也要好好思索一般。

        而就在林琅思索的时候,却不知,他的身后正现出一方身形来,白衣白须白发,嘴角还带着些微笑,整个人看起来都慈爱有加,就这样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这大模大样坐在自己前方,还背对着自己的少年。

        ‘这就是我那徒儿看上的少年,这一下午观察下来,也是个有手段的,总比我那傻徒儿好,想必,有着这么一个人跟在无悔身边,定是不会让无悔吃亏的!’不着痕迹的探了探前方那正入神想着什么的少年,‘已经到了筑基期了吗?竟然不需要筑基丹就这样自然到达了筑基期,果然,我徒儿眼光不错!过几天再去会会天机子那老头儿,看我那宝贝徒儿的良缘是不是就应在这少年身上!’这样想着,老道看了一眼屋内,发现自家徒儿被照顾的很好,满意的点了点头,干脆的再次消失,会洞府去了,毕竟这种能够加深两个小家伙感情的机会,可是不多见,咳咳,他这做长辈的,可不能坏了自家徒儿的姻缘!

        而刚刚被探视的林琅却是直接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转头,却是没有人影,这让他很是疑惑,‘自己的感知从不会出错,刚刚到底是谁来过的?’看着背后那空无一人的地方,林琅想了想,也就明白了,这个院子,依照君无悔那个性子,恐怕也没有师弟妹们探访,再想一想白天听到的那把声音,就知道了现在这个时候恐怕也就只有那个宠爱徒弟的老道才会来吧,至于为什么来了又走,那就不是林琅能够猜得出的了。

        揉了揉太阳穴,林琅突然觉得这一世好似也不比上一世简单,在想要深思下去的时候,那老仆已经带着一串仆从,将整治好的饭菜替林琅摆好,才恭敬的下去,毕竟他也是需要去看自己的小主子的。

        看着这一桌全是由灵米、妖兽、灵粹组成的吃食,林琅失笑,果然,这无悔处的伙食很是不错,看来,为了这伙食,自己也需要好好用心,将那病榻上的家伙恢复原样。

        待林琅吃完之后,才招来那老仆,“我先前在任务堂接了任务,这储物袋之中是任务目标,麻烦你帮我去任务堂跑一趟,至于你家主子,不用担心,我会照顾他的!”说到这里,林琅也摸出了自己的那块身份牌,递给身旁的老仆,让他去替自己消任务。

        而那老仆只是抬头看了林琅一眼,直接接过林琅递过来的东西,也没有反对,更没有多话,直接出了院子,也并没有吩咐别的什么人去帮他跑任务堂,而是自己亲自去了。

        这老仆是君无悔的爹娘特地选出来照顾儿子的,可以说,打君无悔刚刚出生就跟在自家小主子身旁,修为自然了得,否则,怎么能够在危险时刻护住自家小主子。而这太清宫上下,也是对其尊敬有加,没办法,谁让别人修为高深,就这老仆,已经不知是修炼了多少岁月了,照顾了多少任君家小主子了,若不是君无悔生的特殊,君家又怎会派这么个和老祖宗差不多的仆人过来。

        林琅却是不知这些,至于那老仆为什么放心林琅这个小少年和自家小主子在一起,自然是青阳道人的吩咐,毕竟自家小主子的姻缘到了,这看着小主子长大的老仆当然要好好的配合!

        屋内,林琅拿出蒲团,就这样放在君无悔的床榻之前,开始打起坐来,这间屋子本就灵气充裕,更何况还是处于这聚灵阵和温灵阵阵法核心处,林琅刚刚静下心来修炼,这液化的灵气好似孤鸟回巢一般,都开始往他的体内钻着,又因为这些灵力很是温和,所以不需林琅怎样炼化,就这样直接融入了自身的丹田之内

        夜晚时分,对于重伤之人来说本就是阴气极重的时刻,外加上君无悔本身就易招惹上各种阴邪气息,所以夜晚对于君无悔来说,显得更加的难过,前几天,有青阳道人在此护法,所以可以说是百邪不侵,而现今,修为深厚的老道不在,只剩下了个浅薄修为的小子在这里,这岂不是给那些专在夜晚出没的邪气提供了漏洞!

        虽说这整个洞府之中布置了驱邪阵,但也不能够抵挡得住那前赴后继的阴邪气息,外加空中明月以渐渐向丰满靠近,所以这夜间却是愈发的难挨了。

        果然,不出所料,子时左右,床榻之上本还没什么反应的君无悔,却是突然呻、吟出声,虽然声音很小,细细碎碎,但相对于一个一直保持着警惕性的人来说,却是非常容易发现,更何况,林琅的神识在静修的时候,至始至终都保留着一丝注意着身旁的伤患。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青年,因为过于痛苦,被咬的出血的唇瓣,以及沾满了汗液的脸颊,又因为床上人不断的挣扎使得脸颊、额间的汗珠不断滚落而下,脸上更是溢满了痛苦之色,这一挣扎,使得白天刚刚愈合的伤口又崩裂了开来,鲜血也开始往外流着

        看着这里,林琅也知道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必须阻止无悔这样的动作,否则,这刚刚好的伤口再次崩裂,想要在养好,可就不那么容易了。林琅伸手按住了床上人挣扎的厉害的手臂,却不想,这人虽在昏睡,却好似知道身边的人是谁一般,直接反手一把抓住林琅的手掌,紧紧握着,嘴边那些不甚清晰的喃语,也成了唤着林琅的名字,不让他走!这一出,倒是让林琅哭笑不得,这人难道以为握着自己的手,就能够抓住自己吗?

        但既然抓着自己的手能够安静下来,林琅也不介意,让这家伙多握一会儿,不过这崩裂的伤口总是要治的,再摸这手,却是冰凉凉的一片,温度比死人估计也高不到哪里去。心内腹诽,但行动上林琅却是不慢,直接拿出老仆人给自己的伤药,洒在那些裂开的伤口表面,随后本想找床被子给这人盖上一盖,但看着那满身的伤口,估计也是不能够盖被子了,无法,林琅只得亲自上阵,硬下心肠,直接将君无悔给小心的抱了起来,随后搂进怀中,自己则是将蒲团拿到床铺之上,坐了上去。

        看刚刚君无悔的样子,显然是心神不宁,所以才睡的不安稳,这蒲团有静心、凝神、驱魔的作用,正好适合现在怀中人用,而若是让他一个人,满身的上,肯定是坐不住的,只得自己将这家伙抱起来,搂进怀中,至于那些伤口,小心一些,总还算是没事的!但林琅却不知,君无悔刚刚那并不都是心神不宁惹的祸,而是心魔乘虚而入的征兆!晋

        作者有话要说:我只能说,林琅终于先下手为强了,我家儿子果然是不会做亏本买卖的啊~

        好吧,第二章出来的,至于有没有第三章,若是晚上9点之后没出现,那么就说明没有,当然,若是出现了,就当做补偿昨天爆的字数~话说,我都觉得我好敬业,真是为自己鞠一把同情泪啊~三章更全的话,今天就码了万字了,泪~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