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炮灰男生存手册 36第37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纷纷闹闹的聚会终于在各自满意的情况之下,结束了,道衍的几位师弟看着已经喝醉了的大师兄,务必要在人堆之中将大师兄安全送回住宅,只可惜,街道上的女子太过于奔放,几个师弟就不止一次瞧见那些女子将手伸到大师兄的胸前、背后偷吃豆腐的。而另一旁的两位师姐妹更是看着刚刚的一幕更是吃惊的捂住了眼睛,只可惜那大张着的指缝出卖了这两位姑娘,“师姐,刚刚那位红衣女子好大的胆子,竟然将手伸到、伸到师兄□去了,你说师兄醒来的时候,会不会觉得自己清白已毁,要找咱们算账啊!”

        “啧,是很大胆,恐怕明日师兄醒来的时候,最先会涨红了脸吧!”内衬粉衣的师姐看着那女子竟然还将手伸去她家师兄的后方,在师兄的臀部捏了一把,更是兴奋的眼睛直冒光,“好带劲的女子,师妹,你瞧,咱们家师兄的贞操有了危机了,看那面容,刚刚那个女子好像是大燕国的徐靖!”

        “什么,真的,快让我见见,那个女中豪杰在哪里,啧啧,这一届的美男们可是要遭殃了,哎呀,师兄要被辣手摧草了。”一听到徐靖的名头,那师妹眼睛都绿了起来,没办法,女人的偶像不是盖的,徐靖就是有这种魅力。

        等一行人好不容易护卫着惨遭女人们蹂躏的大师兄回了住地,大家都已经是筋疲力尽,几位师弟更是抱怨,这到底是谁安排的规矩,在大赛开始前只能和普通人一般挤人群的,真是太恐怖了,想想刚刚有多少女人的手伸到自己身上乱摸,所以弟子都心里一抖,等到了大师兄的院子,几人就直接将大师兄弘渊丢给了小厮,急急忙忙洗澡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林琅和君无悔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相亲大会,每日天一亮,几人就会被大师兄叫到大厅集合,随后浩浩荡荡的穿越人流,杀向春暖阁,幸好,林琅是抱着小家伙一起去的,否则的话,定会被对面的女人们的手给淹没了,而每次抱着小家伙去,大部分的女子袭击目标都换成了粉粉嫩嫩的小孩子,没办法,长得萌他也是一种罪啊!

        等到了春暖阁的时候,小家伙脸上都是被捏的红印,脸色更是黑的能够滴出墨来,当然,这是林琅想象中的,毕竟,碍于脸上那僵硬的肌肉,无悔的表情从来没做成功过。

        这一日,林琅随着自己学院的人马到达春暖阁的后花园之后,就瞧见院中的气氛有些怪异。男子和女子竟然泾渭分明,一点都不像前几天一般,男男女女混合在一起,说说笑笑的。抬头,就瞧见所有姑娘全都围在一起,放眼望去,好似在围着某人转。

        林琅心内感叹,也不知是谁这么好的福气,竟然能够得到这么多的女子的青眼,只可惜旁边的那些少男们,估计玻璃心要碎掉一地了。跟着师兄们走进那站在一边的舟先行等人,还是弘渊先行开口“这是怎么了,竟然这样分明?”

        端着酒壶的舟先行冷笑“还能做什么,那个女色魔来了呗,我说,你可是要看好你家的小师弟们,那个女色魔可最喜欢粉嫩嫩的少年了。”

        “你说,那里面的是徐靖?”弘渊有些吃惊,毕竟已经有两年多没听到徐靖这个人的消息了。没想到,在这儿,她竟然突然出现了。

        “除了她,还能有谁这么得女子的欢心?”一旁的薛烈一副快要气炸了的模样“那个色魔,一来竟然就扒我衣服,说要看我的肌肉,真真是不知羞耻。”好吧,这位看起来是不止扒衣服这么简单了,估计还有些更严重的,否则就这大大咧咧的人,也不会气成这样。

        “是啊,是啊,那个女人一来,不禁要扒薛烈的衣服,还要捏他的屁股呢!”一想到刚刚的那一幕,舟先行就忍不住的幸灾乐祸。

        弘渊听得舟先行这么一说,面上也尴尬起来,毕竟前几日他喝醉了回去的时候,也被这女人给摸了,不仅捏了屁股,还、还做了更过分的事情,这让目前为止还十分纯情的弘渊脸都红爆了,害得他一大早醒来的时候,很是气愤、纠结了一番。将几个师弟教训的狗血淋头,才算罢休。

        现在看到罪魁祸首就在这里,弘渊心中也有那么一丝别扭,但一想到这附近九国之中只要有些姿色的男子都曾遭遇过这色魔的毒手之后,他也不在觉得尴尬了。

        “先行你也不用幸灾乐祸,刚刚也不知道是谁和女子一样被那色魔挑着下颚调戏外加摸脸揩油的。”薛烈看见舟先行笑的那么高兴,暂时先放下了与对面的那个色魔的芥蒂,反而打击起身边的人来。

        被薛烈这么一说,舟先行也笑不下去了,显然是想起了刚刚被当做女子调戏的事情来了,他转过头,直接面对着和弘渊一起来的弟子们,“师弟们可是要小心些,那边的那个是个大色魔,若是被她盯上了,你们就等着迎来贞操危机吧。”一番话说出来之后,听得跟在弘渊身后的林琅很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这样肆无忌惮的调戏着在座这么多的天之骄子们,还不会被联手报复。

        在看那边女人堆中受到众多姑娘们青睐的身影,林琅干脆的将怀中的小孩举起来,笑着说道“无悔,到时候我要是被调戏了,作为道侣,你可得要救我啊!”

        本来也很好奇对面女子面容的君无悔一听林琅这话,立马狠狠的瞪了他一下,再想起这道侣一词,更是觉得自己的心脏需要好好加强一下。显然林琅觉得刺激还不够,当众亲了亲怀中的瞪圆了眼的小家伙。

        感受到脸颊上的热度,君无悔真想扭曲出一个表示愤怒的神色,可惜,肌肉不给力,这种奇怪的状况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对了,是在那次春暖阁回去后的第二天早上,他们一出了小院,就会被周围走动的弟子们以难以言说的目光看着,很抱歉,那个时候,伪豆丁还不知道这种目光有个学名,唤作:暧昧。

        “你觉不觉得那些人看咱们的目光很是奇怪?”对于别人的目光,因为修为要高出不少的原因,君无悔的感觉很是敏锐。

        “是有点,待会儿我去问问弘渊师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大家伙儿的眼神都不对劲。”林琅也觉得奇怪,毕竟以前遇见人虽说对于自己怀中抱着个娃娃也很是好奇,但最起码人目光不奇怪,可今天一早也不知道是怎么的,这些人的目光尽往怀中的小孩身上瞅,随后在看他的目光之中就带着点挪揄和笑意,这让林琅很是不习惯。

        原本打算好的要去海上逛一圈的计划也被林琅给延后了,他直接抱着小孩在大厅找到了和其余弟子聚在一起,苦笑着不知在说什么的大师兄“师兄!”

        结果,林琅刚刚出口喊了弘渊一声,就瞧见不远处听到他声音的大师兄浑身一僵,随后慢慢转过身,露出一个愧疚的笑容。好吧,林琅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这位师兄的脸色看见这种神色,只见在他出声之后,大厅中的所有人的眼睛就好似探照灯一般朝他和怀中的小家伙身上射来。

        林琅挂在脸上的笑容差点就被这么多意味深长的视线射僵,幸好,他脸皮够厚,而怀中的小家伙脸部本就是肌肉僵硬,就算想要表示什么,那些肌肉也不会配合他的。所以,在其余人眼中,这两人一个挂着淡定的微笑,一个端着一张可爱的小肉脸,就这样缓缓的走进了大厅,进入了众人的视线之内。

        林琅没有理会其他人,而是直接走到弘渊面前,“师兄,今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啊,怎么大家的眼神都好奇怪?”十三岁的少年满脸的疑惑,看得面前的弘渊师兄想要以头抢地,来弥补自己昨天一时醉酒,当了回大嘴巴,而给自己面前这对小夫夫造成的困恼。

        可惜,还不等这位大师兄表示下自己的愧疚,就被后方的两位师妹给挤到了一旁。林琅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笑的很是诡异的两位师姐,心中更加纳闷,“师姐好!”而在林琅和两位师姐打招呼的时候,大厅中的所有人还是和原来一样各自聊着天,只是看他们竖起来的耳朵就知道,这些弟子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这几人身上了。

        两位师姐看见林琅怀中那可爱的孩子,笑的眼都眯起来了“这就是小师弟的小道侣吧,咱们还是头一次看见呢,这都没准备见面礼,算师姐们失礼了。”说着,竟笑着去揉了揉林琅怀中小孩那软软的头发。

        君无悔和林琅都不怎么喜欢和别人太过接近,所以林琅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而君无悔直接歪了头,伸出手的二师姐李岚楞了一下,随后又捂着嘴笑了起来“哟,这果然不愧是夫夫俩个,看这默契,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是不是啊,方师妹?”

        听着自己师姐这么一说,另一边的女子也漾起了笑容,“是啊,师弟,你既然已经有道侣了,怎么还瞒着咱们呢,幸亏昨天咱们都知道了,否则,若是带你去参加相亲大会,被姑娘们缠上,那咱们就罪过大了。”

        一开始林琅还没有注意到两位师姐口中的‘夫夫’一词,等听了这五师姐的话语之后,他还有些混乱的思维立即恢复了运转,也大概猜测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一时间的,林琅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怀中小家伙的脸色,好吧,依旧是睁着眼、板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是你若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这个小家伙的眨眼频率没了,所以,对于君无悔有所了解的林琅知道,怀中的人估计是被他两位师姐的言辞给刺激到了。

        林琅镇定了一下,虽然料到这件事早晚会传出来,但他并没有想到会这么快,这才和院长说了几天,就已经天下皆知了。心里面稍稍对于老院长口风不紧这一点抱怨了一下,但好在林琅这厮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所以他只是带着他那独有的微笑,温柔的看着面前的两位师姐“两位师姐,我和无悔是道侣这件事,你们是听谁说的?”

        “当然是”方芸刚要接口回答,就被一旁的李岚直接拉到一边,随后李二师姐笑的明朗而爽利“好了,小师弟,这种事情哪里还要去问,看看你们俩的互动就知道了,昨儿个你没去春暖阁聚会,其余人都问你情况呢,今天可不能在缺席了,大家可都是想看看昨天缺席的小师弟和他的小道侣是什么模样呢!”李岚一说完,站在最角落充当背景的弘渊心内就松了一口气,随后一想到就因为昨天喝醉酒,才让自己的师弟遇到这种情况,心中更是愧疚,因为这种心情,弘渊的周身都弥漫着一层阴影,将整个人都遮掩了进去。

        李岚一说完,直接拉着还想要继续八卦的方芸跑路了,笑话,没看小师弟绍的气压越来越低了吗,就连周身的温度都降了下来,所有人感知到这一情况,摸了摸手臂上刚起的鸡皮疙瘩,若无其事的出了大厅,站到了阳光倾洒的地方,当然,要忽略他们先前那凌乱的步伐。大厅内,只剩下了抱着小孩的林琅,感受着怀中小家伙冷气不要命的放着,林琅此时也有些心虚,毕竟是自己编出的故事,虽然这种状况也在自己的预料之内,但出现的太早了,他还没给无悔打好铺垫。

        感受着怀中不断变低的温度,林琅扯出一抹笑,看着君无悔,准备开口,“无悔?”好吧,这是受到了惊吓的少年,他看到了什么,天呐,林琅觉得他眼睛要瞎了,竟然看到了一个万年面部肌肉群瘫痪者扭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忍下了想要抚平手臂上竖起的汗毛的冲动,林琅看着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小家伙,背脊都快要出上一层冷汗了,这得是多大的怨念,才能够调动得起他那早已罢工许久的面部表情啊!尽管这样,林琅还是抵挡着小家伙这杀伤力十足的暂且称之为笑容的表情,建议道“无悔,你可不可以将面部肌肉群恢复原状,你这个样子外出的话,会吓坏人的!当然,我保证,我待会儿会给你解释这一切。”好吧,他也有些郁闷,两个人相互相处久了就是这点不好,对方做什么,自己都能猜到几分,而反之,亦然。

        这次的事件,小家伙都没问大家是怎么知道的,就知道源头出在他身上,这让他很没有成就感啊!心里面感慨了一句,林琅回神,入眼的依旧是那个诡异的表情,外加手臂上快要被某个愤怒到极点的人拧掉下来的肉块,真的是很疼啊!

        君无悔看着像自己保证解释的少年,手中的劲道才放松了下来,随后抬手,摸了摸自己因为太过于愤怒,而稍稍移动的那个诡异笑容,‘真的这么吓人?’小家伙的眼中那愤怒的情感已然消失,只余下疑惑的神色,‘可是,这是他从小到大做出的第一个成功的表情,真想看一看!’

        林琅看着君无悔用手小心翼翼的摸着嘴角和面部变化的弧度,突地心里一滞,想起了怀中这个家伙好像天生不会变的表情,不知怎么的,就有了一丝难过,‘还是个孩子啊!’这样想着,林琅却是伸出右手运起灵力聚集起空气之中的水雾来,凝聚成了一面水镜,送到了小孩的面前“无悔,看看吧,那些肌理的弧度!”

        君无悔看着举到自己面前的水镜,清晰的镜面映照出了他现在的容貌。圆圆的脸、大大的眼,以及那原本抿紧的嘴角处突地上翘起的弧度,脸颊处肌理向上的变化,虽然不是很明显,但在他自己的眼中却是这样的清楚,一只手还停留在嘴角处,悄悄的抚摸着那难得的弧度,突地,他看见那原本圆圆的眼睛,也有了一丝弯曲的弧线,这一瞬间,君无悔觉得被误会成别人的道侣也没什么,至少这件事让自己见识到了早已被那阴寒气息冻住的面部,解冻的开始。

        但回过神来的君无悔看着抱着自己的林琅,还是有些气愤,虽说他知道这个主意对双方都有好处,但身为一个男人,好吧,现在是幼童,没有谁喜欢在别人心里面沦落为童养媳的存

        在。林琅看着怀中依旧在气闷的小孩,决定还是先开解一番“放心,别人只会说咱们两个是青梅竹马,哦不,是竹埋马,不会将你想成我的童养、夫的。”顿了顿,林琅还是将那个童养媳给改了一下。晋江——云妞妞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无悔竟然愤怒到扭动了他的面部肌肉,可见他的怨气有多大,幸好,林琅转移了他的注意力,不过遇上了色魔妹纸,真是贞操难料啊~

        话说里面的徐靖简直就是众位妹纸们的偶像啊,女中豪杰,专门采草的存在,大师兄太不幸了,被妹纸下了黑手,纯洁不在了啊,我觉得大师兄肯定是躲起来哭过一回了~

        两位师姐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啧~师兄真是难当啊~

        PS:因为是周六,妹纸们都休假,所以想多更几章,现在正在午睡,因为起了个大早码字好累啊,争取晚上的时候能够出来第二章,果然,妞儿好勤奋啊~

        感谢ヽoo汻忲忲、cloudwalker、kk妹纸们的雷哟~谢谢支持!

        还有各位留言的妹纸们,谢谢支持哟~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