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炮灰男生存手册 31进入道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君无悔现在正趴在书房的桌子上研究起大秦王朝周边国家的地图来,这次相邻几个国家的道学比试场地并不在大秦境内,所以身为核心弟子,必须出席的林琅就得和大部队一起,经历一次跨国境的旅行,而现在还离不开林琅的他,自然也要随行左右。

        自从半个月前,林琅将新得来的那万罗伞送给自己的时候,君无悔就有些吃惊,毕竟,极品法器在这个相对偏僻的地方并不是那么容易寻到,更何况还是其中相当不容易出现的防御类法器。而且,那个家伙的修为还没有自己高,这万罗伞在他手中的作用可没有在那个家伙手中的作用大。

        记得当时他拿着林琅塞给自己的竹节模样的长伞,有些怔愣,还傻乎乎的问了几句,而那个从不愿吃亏的少年竟然说他这样的孩子才更需要保护!听到这句话的自己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大概是既欣喜又恼火的吧,欣喜于有了这把万罗伞,自己总算可以先修复一下自己的小龟壳了,毕竟自己这件防御法宝所要消耗的材料实在是吓人。

        至于那个打不开的木盒,这两人也没有纠结,直接扔进乾坤之中等以后再说。

        “喂,我说无悔,你还要在这幅地图面前研究多久?”林琅放下手头正在研究的雷系法术,看着皱着眉小大人一般的孩子,直接开口问道。

        听到这话,君无悔抬头,直接送了个不需要扯动太多肌肉的白眼给对面的少年“我只是研究一下而已。”

        坦然的接受了小孩的白眼,林琅才再次拿起玉简,“你再怎么研究,咱们也是乘坐院长的飞梭过去。”说完,又闭上了眼,开始了新的琢磨。

        即使听到这话,君无悔也没有改变自己的动作,依旧趴在地图之上仔细的认着地形、山脉、河流和国家。他有预感,这些东西总会用到的。

        而也就在此时,方思崖的队伍带着一身的伤从断魂山脉之中回到了道学,其中还多出了两个极为狼狈的人影,正是林泽和夏雪。这支队伍刚刚出现在道学,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没办法,队伍中的所有人衣衫破烂、血迹斑斑,身上更是处处伤痕,这让每一个目睹了这种情况的人都万分好奇,他们到底遭遇了什么。

        方思崖看着自己队伍之中皆是伤患,而这一切却是林泽和夏雪这两个人带来的,不过一想到那群黑衣人的冷血和实力,他也只能暗叹,也幸好,这次自己所带去的家族中人并没有出现伤亡,或许,这是这次历练之中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了。

        而身受重创的林泽,则是第一时间回到自己的小院,开始了疗伤。这个消息,还是傍晚时分,林川告诉书房之中的二人的。

        君无悔听到这点,抬头看了看依旧将注意力放在玉简上的林琅,“那个密藏的陷阱这么厉害,竟然让他们受到了这么严重的伤?”

        正在琢磨着怎样将雷刃改装成杀伤力更大的成片针雨的林琅,听到这话,想也没想,直接开口回答“里面陷阱大概很多吧,这个我也不怎么熟悉。”随后又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刚刚一闪而逝的灵感之上,开始自顾自的比划着摸索起来。

        “大概?”听到这么不确定的回答,君无悔突然很想问问林琅,他在秘境和密藏中表现出来的熟悉感,难道是假的?亦或是天赋神通,做梦梦到的?好吧,虽然说这个猜测不靠谱,但确实是稍稍触碰到了些微的真相,只可惜,君无悔并不会按着这个不靠谱的想法追究下去。毕竟,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只是在君无悔心中却留下了些痕迹,那就是最好不要和这个叫林琅的少年作对,否则,下场肯定是惨不忍睹。以前的林泽虽然看起来对林琅很是恭敬,但君无悔却看得出来,这只不过是表面而已,因为他感受得到林泽对于林琅怀有一种极其复杂的情感,而这种情感当中,则已憎恨和嫉妒为主。

        当林琅的研究差不多要成功的时候,就看见对面本来还在研究地图的君无悔一脸同情,好吧,要说怎么样从一个面瘫的脸上看出同情这个表情来,还真是考验每个人的眼力。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林琅就是能够从小家伙的眼神之中细微的变化分辨出这些特有的情绪。每当他眼角稍稍上扬三分之一度的时候,那么这个家伙今天的心情肯定不错,但当他眼中全是严肃,那么估计是哪里惹到他了,若他的视线一直不和你对焦,好吧,你还是不要和他说话,因为他正在烦躁期或者思考期林琅觉得或许君无悔的爹妈对于自家儿子脸上表情的变化,都没有他这个外人来的清楚。

        “对了,你先做好准备,我估计,再过几天,咱们就要和其他人一起出发了。”收起玉简,林琅直接起身,再次从乾坤之中摸出一堆下品灵石,堆在了书桌之上,随后叹气的捏了捏君无悔的脸颊“你看,咱们之间的交易,我还没得到好处,你却是快要吃穷我了。”指了指桌上的那一小堆灵石,“若不是我还有些积蓄,恐怕真的要成为穷光蛋了。”

        看着那堆灵石,在听到林琅的话语,君无悔自己也知道这段时期,他对于灵石和丹药的消耗有些大了,若是还在自己的师门,这些东西倒是好说,想必不用自己开口,师尊就会为自己准备妥当,而这次在外面,虽然依旧不用自己开口,林琅就会准备好灵石,但这种白吃饭不干活的状态,依旧让他内心有些羞愧,幸好,他的脸上鲜少能够露出表情,所以此时倒还是能够装一下淡定,只可惜君无悔不知道,他虽然面无表情,但林琅却能够通过一些小细节来确认这个家伙的心情,外加那没有头发遮掩,而红透了的耳根,让正在注意着他的林琅看了个正着。

        心里对于这个结果很是满意,林琅暗暗决定,为了让小家伙多多表现情绪,锻炼他面部肌肉,让小家伙尽早恢复正常的表情,他林琅要牺牲自己一直塑造的温柔大哥哥的形象,稍稍往另一个凶残、邪恶的方向发展。

        当然,林琅心内的这些想法,君无悔是一点都不知道,若是让他得知的话,估计会一口闷血喷出来,然后大喊着去泥妹的温柔大哥哥,这家伙压根就是一条阴险的毒蛇!

        好吧,现在的君无悔还没有条件知道这件事情,所以也无法反对

        站在道学大殿前的广场之上,林琅牵着君无悔的手,和所有核心弟子以及内院排行榜前十的子弟们一起登上了院长的飞梭,坐在飞梭内部,林琅看向自己的左右,很好,全是不认识的。再看看坐在飞梭中的众人全是一脸的严肃,但统一的学院服饰外面却佩戴上了平时在学院内不会佩戴的各种挂饰,好似大家不是去参加比试,而是去相亲一般。

        其实林琅这样想也无可厚非,每三年一次的周边道学比试就相当于一次大型的相亲会,只不过这种相亲会相亲的双方都是天之骄子罢了。而每一次比试,大秦这方总是会有几个弟子抱得美人归,双方或互定婚约,或者就直接将人带回去,总之所有的道学子弟对于这三年一次的比试是期待有加。

        院长的飞梭速度十分之快,这次道学比试的地点在南方的瀚海王朝,气候适宜,而且瀚海王朝所临近的海域正好是探宝最有名的几个海域之一,这次过去,除了比试,林琅还打算带着小家伙一起去探探险,培养培养作战默契。

        或许是飞梭之中的气氛异常沉闷,所以坐在林琅身旁同样一身道学白衫的青年转过了头,对着林琅点了点头“我是弘渊,看师弟面生,是新晋的林琅师弟吧?”

        林琅见有人找自己聊天,也乐得探听消息,“弘渊师兄,在下林琅,前些天刚刚晋升,还没来得及去拜访各位师兄、师姐,望师兄不要介意才好。”

        “哪里,师弟看起来年纪不大,但修为却是不错,师兄也是在接到要参加这次周边众国道学比试才回来的,看林师弟是第一次来参加这种活动,所以师兄倒是能为林师弟讲解讲解。”弘渊倒是很热情,当即为林琅详细介绍起这次的比试情况。

        “这次的比试是周边九国道学的比试,地点就安排在其中的瀚海王朝的瀚海城内,届时,九国的就做道学都会带着人前去参加比试,而且也有九国的散修人士过去,一是看看道学精英的水准,二则是希望被某个道学导师看上,可以破格招收进学院,而且,除了修者,九国当中的世家族长都会带着家族之中的弟子前往,除了是让他们见见世面之外,

        也是在为那些与自家交好的家族聚聚会,交流交流情感,而最重要的则是为了让自己家族中的弟子娶到或者嫁一个强大的家族女子,顺带着,若是道学中的某些世家子弟和别的姑娘看对了眼,也好直接让自己的家族上门提亲。所以每次这三年一度的比试大会都伴随着庞大的人流。”弘渊慢悠悠的讲完这些,就看见飞梭之中好些第一次来参加这种比赛的弟子全都竖着耳朵,认真的听着自己的话语,而身旁同样听着这些的君无悔得知这竟然还是一次相亲聚会的时候,不自觉的抬头看起身边的少年来,心中更是有些复杂。晋江——云妞妞

        作者有话要说:

        早上四点多就爬起来去爬山我会告诉你们吗?爬到一半趴在树上狂吐我也不会告诉你们,好不容易,累

        死累活终于爬上去的时候,瓦终于将肚子里面的东西吐光了,估计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了,呜呜呜~想当

        年瓦也是爬山蹭蹭蹭的人物啊,现在怎么退化成这个样子了,太悲催了,被各种嘲笑,晚上下山直接在

        山上买了根拐杖才敢下山,就怕自己腿一软,直接从山顶滚下来,我可不想成为第一个从山上滚下来的

        悲催货。回来之后是边打着瞌睡边码字,所以,这章我没有去修,因为我好累,各种想要闭眼睡觉啊有

        木有,现在大腿已经开始疼了,我有预感,明天估计起不了床了,摔~我本来还打算过几天去爬黄山,

        看样子,以后我还是去平原地区玩玩吧,这山是爬不起了,简直要了妞儿的老命啊~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