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三个阵法转化过后的雷霆威力有多大,看看现林琅的样子就知道了,被劈的四处泛焦的衣裳,不断皮肤上游离的电光,以及总是想要窜进体内,十分不听话的雷霆,君无悔看着不停歇的橙色电光不停的轰打林琅的头顶、背部,因为要保护头部而忽略的其他身体部位那泛着卷儿的血肉,口鼻处不停滴落的血液,这一切都让这次摘采行动充满了困难性。

        而就这时,出去觅食的灵兽听到雷声匆忙往回赶的愤怒吼声也越来越近,等君无悔再次抬头的时候,视线之内已经多了一只白色的大虎,这只白虎那扑面而来的凶煞气差点将还是幼童身的君无悔给淹没了进去,好他虽然看起来比较小,但实力着实不弱于这头白虎,所以这一一兽就这样相互对峙了起来。

        直到又一声霹雳惊醒了提前回来的白虎,抬起头就瞧见禁制之内那不断被雷劈着的类竟然已经挖最后一株霞草了,这下子,这只护卫着灵粹的凶兽着急了,直接扑向了拦自己面前的小不点,开始了厮杀。锋利的虎爪、有力的虎尾还有那寒光直冒的虎口,全被这白虎当做武器,攻击着上蹿下跳的小不点,扑食、跳跃、奔窜、旋转、躲避,白虎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带着自然之中练就的杀伐之气,而且这只老虎的修为竟然相当于类的练气九层巅峰,直逼小家伙那练气十层的修为。

        君无悔由于身体的限制,只能灵活的左避右闪,时不时抽冷子给白虎几下冰箭和冰刃,僵持住了的双方打得是热火朝天,而禁制之内,被劈得全身冒烟的林琅将最后一株霞草收了起来,随后直接吹了个口哨,然后拔腿就跑。

        听到这个哨音,君无悔也不和白虎纠缠,直接飞掠到林琅的身边,拉住少年的手,运起轻身术,开始林中飞奔,而身后不肯善罢甘休的白虎,自然是跟这两身后,紧追不舍

        另一处密藏之内,刚刚躲过一片破弩箭的林泽和夏雪更是狼狈异常,两身上的衣衫已经被刚刚的箭雨射的破破烂烂,而身上也各种机关的阻挡之下,变得血迹淋淋,两就这样找了个安全的地方坐了下去,掏出丹药开始疗起伤来,‘这个密藏真是处处机关,几乎一步一险,也不知道当初林琅是怎么过去的?’林泽想着这些,再看看身边依旧闭着眼睛疗伤的夏雪,眼中的神色再次复杂了起来。

        而就据这里不远的地方,又一队马也陷阱重重的甬道之内前行着,他们穿着整齐的黑衣,即使破除陷阱的时候也没有声响发出,显然是训练有素。看领头手中所持的地图,和林泽手中的那张几乎一个模样,这一队马的实力很强,前进的也很快,好像不会被周围的陷阱所困恼一般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进入秘境的第九天,林琅和君无悔终于来到了光阴涧,看着面前这处花开花谢不断循环的的山谷,君无悔才知道光阴涧内的时间流速恐怕不止林琅说的那么一点,林琅掏出一堆灵石,直接塞进了君无悔的手中,然后才拉着他一道踏了进去。

        两个找了一处长满清心木的地方,然后各自盘膝坐下,开始了修炼,清心木因为时间流速过快而不断掉落的树叶纷纷扬扬,洒落地面之上,煞是好看。林琅将这段时间被各种禁制的雷电劈进身体之中的所有雷力聚集到了一起,开始炼化,增加着自己的修为。

        等他再次醒转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体外又一次的覆上了白色的冰层,‘下雪了?’这是林琅脑海之中的第一想法,随后看到也被冰层封闭了起来的小家伙,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满月之夜到了。’

        ‘好吧,这分期付款的时候又到了。’林琅内心腹诽了一句,随后直接将身旁那坨冰块抱入怀中,释放出体内刚刚融合的雷力,顺带着还得吸收不断从怀中这个家伙体内涌出来的寒气。

        一进一出两种不同属性的气息,导致林琅的身体都出现了一些变化,丹田之内不断旋转吞噬各种气息的雷炎,筋脉之中按照天罚第二层路线运转的灵力,这一切都表示着此时这二之间已经连成了一个稳定的循环。

        因为山谷内的时间流速相对外面来说较快,所以这段时间,君无悔是不断的享受着被阴寒气息侵蚀的快感,而林琅则成了他专门的避寒器,这也导致了林琅修为大进,直接迈入了练气期,从练气一层直冲练气五层,这种速度,可以说古来罕见,只可惜,林琅并不稀罕,任谁每过上几天就要和能够冻死修士的寒气呆上一宿,估计也没什么愿意。

        若不是他体内雷力足够,恐怕也是坚持不下来。就这二继续修炼的时候,秘境的内部突然颤动了一下,随后大片的霞光从最内围飞出,被这种震动吸引住注意力的林琅从入定之中醒了过来,发现山谷中的花草树木也不自觉的颤动着,林琅赶忙唤醒身旁的小家伙,随后一把将他抱怀中,也就这个时候,两身上发出一阵光亮,随后这个地方再也不见半丝影。

        当二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刚刚的秘境已经消失,现两所的位置是一个塞满箱子的密室,看着这熟悉的情景,林琅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随后快速的将密室之中的箱子收入乾坤之中,抱着还有些摸不清情况的无悔直接走到密室中间的传送阵上,运转灵力,激活了这个阵法,将两传送了出去。

        君无悔看着短短时间内,自己就换了三个地方,再看看抱着自己的林琅,眼中很是疑惑“刚刚那个密室是哪里?”站那座不起眼的山峰外面,林琅笑道“那就是密藏中的一个屋子而已。行了,别想了,咱们回道学怎么样?”

        “可以。”想了想自己现已经到达筑基三层的修为,看看比原先要高了近两寸的身高,君无悔对于这次探秘之行,基本满意,随后再想想林琅的储物戒指中那满满的灵粹,君无悔想着自家爹妈和师尊肯定若是看见这些宝贝,肯定会非常满意。

        找到自己的日行兽,林琅也没想着等林泽他们出来,而是直接带着小孩日夜奔走的回了道学,至于这次秘境之行没能够到达最里层这个遗憾,他也不会太难过,大不了,等自己修为大进之后,再回去一趟好了。

        等两回到自己的小院洗漱完毕之后,林琅才有空招来了院中的林川,“最近这段时间,道学内可有什么事情比较热闹的?”

        “少爷,据说来年周边几国会举办一次道学比试,所以这些天,学院之中对这件事情议论纷纷。”林川想了想,将这段时间来道学之中最热闹的事情拿了出来。

        “哦?”听到这话,林琅也想起来了这次事件,上一世,自己因为要外出历练,所以错过了这次比试,这一次,他可不会再次错过了,“知道了,先下去吧。”

        坐书房之内,林琅想着几个月之后的道学比试,倒是觉得时间过的挺快,而另一边,从五岁身高变为六岁身高的君无悔正站院子内的大树身旁,比划着自己的身高到底长了多少。好吧,对于原先身材挺拔修长的青年时期,这种矮墩墩的幼童身高实是让君无悔喜欢不起来。

        看着比上次高了一寸多将近两寸的刻痕,君无悔又开始了纠结,难道自己小时候真的这么矮,那他难道还需要花费十几年的时间来长身高,一想到等到明年门派大选之后,他还是这幅幼童模样跟着林琅回师门,君无悔就想要捂住自己的双眼,假装自己现依旧是青年模样,他实是没有脸让整个师门看到他现这幅三头半的身高啊!

        林琅出来的时候就瞧见了大树底下不断皱眉的小家伙,再看看那树身上好几道刻痕,基本就明白了这个小家伙的担心。想想自己从现的模样变为三岁孩子大小,林琅也不可抑制的打了个寒颤,唔,真是不能想象。

        “好了,不用愁眉苦脸了,来,咱们去看这次从那间密室之中得到的战利品!”说着,直接上前,抱住了直直盯着那刻痕的小家伙,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亲了亲小家伙的脸蛋,如意的看到了突然面部充血的小不点。

        走回室内,林琅从乾坤之内将那从密室之中收回的十几个大箱子放了出来,随后就和君无悔一起准备一一打开这些箱子。

        满室珠光宝气,“啧~看来以后咱们是不缺钱了。”看着这一箱子的金银珠宝,林琅觉得自己这次的探秘之行真是值了,不仅收回了本,连利息都回来了。而剩下的十几个箱子,全是一箱箱的金条,码的整整齐齐,煞是晃眼,只有最后一口箱子之中,放着一把不起眼的青色竹节伞,和一个小小的木盒。晋江——云妞妞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这算是副本过度,这次我家儿子就不用怕变成穷光蛋了,但是接下来的道学比试,可是很花费钱财的啊~

        话说小无悔一直在纠结自己的身高啊~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