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无悔看着这一眼看不见头,却灵气充裕的地方,心中的猜测已经到达顶端“这里不是他们说的密藏。”话语很是肯定,任谁抬头就能看见头顶那蓝蓝的天空,低头却是满地灵粹也说不出这是个密藏的谎话。

        仔细的将地上长着的千年灵粹挖出,放入乾坤之中,林琅才回过头,看着也在埋头苦挖的小家伙,“我什么时候说这里是密藏了?我们只不过是和林泽他们同路,他们去的是密藏,而咱们进的却是秘境!”

        听到这话,君无悔心中对于林琅这个人的阴险程度的认识再次加深了印象,同时也对林泽他们报以了深厚的同情,“你是说,这个密藏和秘境的入口都是在外面那个碧潭之中,那么你去过那个密藏?”从进入那座不起眼的山峰开始,林琅对于周边的环境好似很熟悉,再加上碧潭内的情景,君无悔有理由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和脑袋所想到的。

        “这是个秘密哟,等小无悔长大了,哥哥就告诉你。”说着,竟然还捏了捏身旁小家伙你手感极好的脸蛋,再次埋首到挖掘灵粹的活动中去了。

        被林琅这样的态度对待着的君无悔好不容易克制住了自己的怒气,只是那愈发低沉的寒气却是久久不散,而一旁的林琅却是毫无反应,继续手头该做的事情。

        看见林琅这个样子,君无悔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无理取闹,敲了敲自己的脑壳,难不成身体变成小孩子,连思维都变了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若是要追根究底的话,别人会理你才怪。不过刚刚林琅像哄小孩一般的口气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想到这里,君无悔原本要消失的怒气又冒了出来,不过看了看自己那短胳膊短腿的,小家伙心中再次诅咒起了上次的天劫,“你上次说这个秘境之中有些东西能帮我恢复修为,那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

        ‘很好,成功转移了话题和注意力。’看着小家伙不在揪着原先的问题,林琅心中很是满意,所以也直接回答了他的问题“这片秘境之中,有一个地方,唤作光阴涧,等到了那里,即使你身高长不了多少,但修为还是能够恢复许多的。”将这一块的灵粹全部采集完,林琅站起了身,拉着君无悔那小小胖胖的手,直接向前方走去。

        “涉及到时间的流速?”听到林琅的回答,君无悔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

        “没错,所以你可以安心的呆在里面修炼,我会帮你护法。要知道,这种天然的涉及到时间流速的阵法可是不容易遇到。”对于那个地方,林琅很是熟悉,但要去之前,还是将各种能够看得上演的东西扫荡一空再说。

        显然,君无悔也是这个想法,两个一毛不拔的家伙几乎像割草机一般,一寸一寸的直接翻找而过,丁点东西都不漏。

        等终于到达一条弯绕的河流边时,林琅却停止了动作,从乾坤戒指里面掏出了一把护身符篆,递给了身边的家伙一些,“无悔,过了这条河就是秘境内围了,里面有各种野兽、不知名的禁制,我想你也知道这些东西的厉害,所以还是先将这些东西用起来再说。”看着对面那浓郁的森林,林琅眼中的复杂一闪而过,‘这次,定要走到最里层,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好了,咱们走吧,不过要小心这条河流。”林琅将一张金刚符篆贴在自己身上,随着一阵光后,符篆直接消失,伴随而来的则是其浑身上下泛起了一阵淡淡的金光,君无悔见了,也有样学样,给自己贴了一张符篆,随后用灵力激发,牵着林琅的手开始过河。

        因为在外面那碧潭之中见识过成群结队的食人鱼群,所以在这里再次遇见这种鱼群,君无悔并没有太慌张,任凭着这些鱼群不停的攻击着体表外围的那层金光,自己却是在林琅的带动下,快速的向对岸游去。

        一群群寸长的食人鱼不停的攻击,撞得林琅和君无悔二人游动的路线都有些歪曲,君无悔看这样不是办法,干脆的加足码力,直接和林琅开始在鱼群之中横冲直撞起来。而他们的身后却悄无声息的迎来了一片黑影。

        当君无悔被背后传递过来的撞击力直接冲得向前方翻滚的时候,林琅瞥了一眼身后,随后直接拉着君无悔开始了快速的移动,感受着水流之中的流动节点,林琅拉着君无悔的手直接一用力,就将再次被攻击的小家伙搂进自己的怀中,随后全身灵力由脚底窜出,推进着两人的速度,而令林琅庆幸的是这条河并不算太宽,他和君无悔入水的时候,选的却是最窄的河道。

        看着近在眼前的对岸,林琅直接不管身后可能存在的威胁,决定一鼓作气,直接冲到对岸去。也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平静的河流开始出现了波动,君无悔在林琅怀中向后丢了几波冰箭过去之后,才看到那身后追着他们的黑影竟然是一条身形长达数丈的水蟒,而君无悔的攻击显然刺激的它更加的狂暴了起来,看着身上戳着几根尖利冰箭的水蟒离两人越来越近,就连涌动的水蟒在河流之中追逐他们所带起的水流都越来越大的时候,林琅终于到达了自己预先看到的目的地,随后一张爆炎符就被他丢向了前方

        当君无悔从林琅怀中滚了出来,趴在旁边的地上直喘气的时候,才有些佩服身边少年的计算能力,在看身后河流之中两只水生怪物的大战,他才接过少年递过来的回气丹,开始补充起刚刚在河流之中消耗的灵力。

        好不容易两人将内里消耗的灵力补充回来,林琅才松了口气,干脆的将身旁的小孩儿扒拉过来,然后脱衣服,“喂,林琅,你干什么剥我衣服啊?”君无悔看着直接剥开自己衣服的家伙,开始挣扎。

        “看你有没有受伤?”看着小孩身上没有什么大的伤口,林琅才放下心来,只是一些淤青,揉一揉就好。

        “你放心好了,那水蟒射出的水刃没有打到我。”这样说着,君无悔将脱下的衣服再次穿了起来,才抬头问道“你知道上岸的地方潜伏着一只剑鱼?”

        “这个嘛,直觉而已。”听到这种回答,君无悔只能翻翻白眼,毕竟秘境之内神识不能用,他对林琅是怎样发现那只体长达到三米多隐蔽的简直和周围一样的剑鱼很是好奇,若不是精密的计算,他们两人也不可能在两只妖兽冲突的间隙快速上了岸,这种事情听得好似轻描淡写,但真正的经历却是异常危险,稍稍偏离一丁点,可能现在的两人已经成了那些鱼类的腹中餐了。

        “休息好了,就起来吧,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站起了身,将全身气息都收敛好,林琅才转身看向也照着做的君无悔,然后分辨了一下方向,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就这样迈入了密林之中。

        寂静的林中时不时传来一两声陌生的兽吼,而林中的树叶之间也藏着那些潜伏着的敌人,林琅再次将君无悔拉到一旁避开了树叶间突然发起闪电般的袭击,因为落空而又缩回去的毒蛇,眉头已经皱了起来“小心一点,这里很危险。”看着空中飘落而下的因为碰到了蛇身而快速枯萎树叶,君无悔对于这里面的生物的杀伤力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

        “刚刚那种蛇我也不知道叫什么,但我给它取了个外号叫做幽灵,即神出鬼没,触之即死的意思。”身旁,拉着君无悔的林琅小声的讲解着这里面的知识,让身边的娃娃能够有着更加灵敏的警觉性。

        君无悔经历过最先的手忙脚乱之后,也开始适应起这片林子当中的步步杀机,顺带着还能够找到一些外界没有的灵粹,“林琅,看那边!”看着不远处的地方不时闪烁着的光亮,君无悔就知道他们定是碰上了有禁制的宝贝了。林琅见了,也是兴奋了一下,看这种禁制,估计这次遇见的宝物品级不低啊。

        等两人走近,才发现竟然是几株通体赤红的霞草,看这颜色,年份定已经超过千年,这让两人都有些兴奋,毕竟在外界,霞草可是快要绝迹的灵粹,这两人在这里竟然遇到了好几株,当然兴奋。林琅拉住了还要向前的小家伙,指着前面几步处枯萎的草儿,“那里有禁制,小心些。”随后拿起一块石头,扔了过去,‘咔嚓’一声,三道从天而降的霹雳直接将这块石头劈成了渣,“是聚雷阵,只要进入到那里,就会遭受到五雷轰顶的待遇。”说道这里,林琅摸了摸还不是太长的头发,显然是想起了前段时间被雷劈的日子了。

        “林琅,这个正好适合你的情况。”君无悔看到这个禁制的时候眼睛就是一亮,他身边可是有个免费的避雷针啊,现在不用,更待何时。所以这个小家伙推了推身边的少年,示意他赶紧的去将那些霞草给挖回来。

        听到身边小不点的话,林琅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回话,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他干脆的将灵力外覆,然后让身边的小鬼头在禁制外面看住了,不要让这里护着灵粹的灵兽过来。

        君无悔点头,这个他懂,等霞草被挖出来的时候,必定会惊动守候在周边的灵兽,所以他的责任大概就是和不知上哪儿去觅食的灵兽打一场了,当然,若是林琅动作快,他们大可以直接逃之夭夭。

        想到这里,他就对林琅充满了期待,主要是霞草是金丹入元婴的一味丹药——化婴丹,最主要的成分,只要拿到这几株霞草,那自己以后进入元婴期的概率会提高三层,就冲这一点,君无悔就算是拼上小命,都要将这些霞草给带出去。

        而进了禁制的林琅感受到头顶那不同于平常雷霆的威压的时候,想要骂人的心都有了,‘该死,竟然是阵中阵。’

        为什么他每次都这么倒霉,遇上的雷霆总是这么的彪悍,“聚雷阵套上引雷阵,最里面还附着一个转化阵,设这个禁制的人到底是有多喜欢这些雷霆!”快速的将丹田之中所有灵气全部附着在皮肤之上,随后这家伙直接拿出工具挖起地上的霞草。晋江——云妞妞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修修改改,第三更大概要到九点多,至于那什么五更,这是今天不能完成的,你们等明天我在给你们补上吧,哦,救命~我快要被字体淹没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