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了戳面前露在外面的小屁股,林琅蹲在一旁,有些好奇,这里已经属于禁地内围了,竟然会出现一个粉嫩嫩的小娃娃,这事情可真够诡异的。

        小心的将这个小娃娃翻过了身,看着白白嫩嫩的小身子,可爱的还带着婴儿肥的脸蛋,还有那睡着之后不自觉沿着嘴角流下的口水,林琅都没有办法将这么一个小鬼丢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不管不顾。

        从乾坤内拿出一件自己穿的袍子,将这个浑身光溜溜的小家伙包好,随后抱进怀中,看着被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个圆圆光头的小家伙,林琅无奈,干脆的什么都不想,直接使出身法,向禁地外围掠去

        在天黑之前,林琅来到自己在雷渊你住的那家客栈,因为小院还没退房,所以林琅再次进入了自己之前住的院子之中。想着刚刚活计那怪异的目光,林琅哭笑不得,摸了摸同样光秃秃的头顶,他有些头疼,再想起刚刚照镜子时,自己那原先又黑又浓的眉毛已经没了痕迹,这让即使不怎么注重外貌的林琅都有些郁闷了。

        再加上手中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也和他一般,没了头发和眉毛,这让林琅的心中不禁有了些许的猜测。或许,这个孩子就是自己刚到内围时看到的那雷劫之中的人影。毕竟,故老传说,在千劫禁地内渡劫成功之后会有意想不到的状况发生,再看看自己怀中的大概才四五岁模样的小娃娃,就有些幸灾乐祸,‘该,遭报应了吧!这位真人,你以后就当个小屁孩儿吧!’内心不厚道的腹诽的林琅,表面却依旧是一副平淡的模样。

        回了客栈的小院之后,林琅最先做的就是让人打水泡澡,顺带着将那个被自己仍在床上的小屁孩也一起拎了过来,将他里里外外全都洗刷了个干净。

        可就算是这样的折腾,这个孩子都没有醒来。这下子,迟钝如林琅也发现了一些反常。他将这被洗的白白净净的娃娃拎了起来,看着他那已经没了眉毛的眉头皱的紧紧的,小脸也是绷着的,有些迟疑,愣了愣之后,才小心的握住小孩的手,引到着温和的灵力检查起他的身体来。

        随着自身的灵力越转,林琅的眉头皱的就越紧,体内筋脉受损严重,灵力更是散乱,丹田几近干枯,五脏六腑伤得惨不忍睹,浑身多处骨折、骨裂甚至骨头粉碎,而他的体内还蕴含着一股极其阴冷的寒气,不停的在身体内四处游散,也多亏了这些极寒的气流,将这位仁兄的伤处全部冻住了,否则的话,恐怕自己手中缩小成孩子的家伙早就身死道消了吧。

        看着昏迷了还往自己身边缩的小家伙,林琅的眉皱的更加紧了,眼中的复杂怎么也掩饰不了,最后不知想到了什么,干脆的从乾坤之中翻出了一顿玉瓶,随后从中挑挑拣拣,倒出了几枚龙眼大小、散发着清香的丹药,叹了口气之后,林琅才抱起小孩,将这些药塞进了怀中孩子的嘴巴里。

        直到做完了这一切,林琅才无奈的苦笑“看来这次的任务赔本陪大了啊!”看着自己手中那有灵石都买不到的救命丹药,再看看躺在自己怀中终于舒展了眉头,睡得香甜的小家伙,林琅叹了口气,果然,自己对于这种软软绵绵的小家伙很是无奈,虽然知道怀中的这个算上年龄的话肯定比自己大,就连修为都比自己精深,但一看到这才到自己膝盖的身高,嫩嫩的婴儿肥,林琅就觉得自己那冷硬的内心深处的某一个地方柔软了下来。

        好吧,我们不得不承认,林琅这家伙内心深处隐隐的有些萌物控,估计这点连他自己都不太清楚。

        将这位内里大能,外在三头身的小家伙轻手轻脚的放进床铺内,随后想要起身走开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衣衫一角正被这个熟睡的小家伙紧紧的揪着,不放松。

        第一时间,林琅想将这个睡在自己的床上、花费掉自己无数珍贵丹药的小麻烦直接扔出去,来个眼不见为净,但一看到熟睡的小孩那张带着婴儿肥的可爱小脸蛋和肉嘟嘟的小身子,他就无法狠心的下手,就这样,林琅和还在熟睡中的小娃娃僵持住了,呆呆站了大半个时辰,他才意识到自己和一个还在熟睡中的小孩子较什么劲儿,简直是越活跃回去了,被自己郁闷到的林琅干脆的也不在呆站着了,看着那团成一团肉嘟嘟的小身子,林琅心里告诉自己,‘我只是觉得小孩子一人睡不太好,嗯,就是这样!’心理暗示完毕之后,这家伙就速度的脱完外跑,穿着亵衣亵裤,直接钻进了被子中,随后一把搂过那好似还散发着奶香味的软软的小身子,满足的叹了口气,神情舒适的与周公下棋去了。

        君无悔一觉醒来,就觉得浑身不对劲,身上懒洋洋的,一点原先那种充满灵力的感觉都没有,而且全身上下酸酸软软、一点力气都没有,身体内外好似有很多伤处一般,那种轻微的疼痛伴随着骨骼的轻颤,让一时还搞不清状况的君无悔直接想起了自己度完天劫这件事。

        想到自己在天劫之下所遭受的重创,在看如今自己竟然全身完好,没有缺胳膊少腿,更没有了那种刚从天劫之下逃出来的那种通体内外都好似被劈碎了的消融感。

        想到这里,君无悔那面无表情的小肉脸上露出了一个令人牙疼的严肃感:不错,至少活下来了。这样想着,他的心情也愉悦了不少,直到这位后知后觉的想要动弹手脚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人抱着!僵硬着低下头,这具幼小的身体是谁的?那环在腰间的手臂、背后那暖烘烘的身体又是谁的?

        所以说经历了一场混乱,被床上那个小家伙劈了一掌的林琅沉着脸、揉着自己的胸口看着依旧保持着半个时辰前的坐姿跪坐在床上的小屁孩,恶念丛生。“我说这位真人,你竟然已经没事了,那可以离开了吧,晚辈也得启程回去了!”林琅的口气算不上多好,任谁在疲劳过度睡得正香的时候,胸口上被劈上一掌,也不会多高兴。

        君无悔那张小肉脸同样黑的能够滴下墨汁来,那双现在看来圆圆的眼看着林琅杀气四溢,只可惜,年龄太小,林琅没看出杀气来,只看出这个小屁孩双眼死死的盯着自己,好像自己再开口赶他走,他就哭出来给自己看一样。

        抿了抿唇,君无悔看着对面没有在开口欲望的少年,才狠狠的压下心底那一丝慌张,冷静的再次开口“君无悔,金丹初期修为!”说道这里,他顿了一下,“由于渡劫之后不知名原因,修为下降到练气十层,身体也缩小到本身五岁的年纪,目前没有办法联系我的师门,所以这段时间请多多关照!”

        君无悔对于自身的状况并没有多少隐瞒,毕竟对面的少年既然将他救了回来,还治好了他身上的伤,估计心地也坏不到哪里去,再说,自己之前的状况,说不得这个少年已经知道了一些,既然没有完全的把握能够骗过人,那就不如坦白来的有利。

        “你告诉我这些有什么用?”林琅看着对面那睡着的时候明明很可爱,一醒过来,就是一张死人脸的小孩,皱眉问道。

        “你应该是学院的学生吧!”君无悔再一次打量着对面的少年,肯定的说道。

        “是又如何,这与你没什么关系吧!”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林琅看着对面小小孩童那一脸的正经表情,再想想,这小孩之前还是一位高高在上的金丹真人,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笑。

        “我的师门是太清宫,且我的师尊是里面的太上大长老!”和聪明人对话,并不需要多说什么,对方就会明白话语之中的意思,而对面那位少年,君无悔相信,能够独自行走于禁地内围,被自己引来的九阴玄雷劈过也没有死,还能够安然回来的人,他肯定不会是个笨蛋。

        的确,林琅却是听懂了君无悔的意思,短暂的考虑了一下,林琅眼中精光一闪,随后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林琅,现为大秦王朝道学一员,希望我们相处愉快!”若是君无悔只是太清宫的一位弟子,林琅也不会理他,毕竟在他看来,君无悔这个人就代表着未知的麻烦,但君无悔的师傅却是太清宫地位尊贵的太上长老,这一点就值得林琅费心一些,毕竟自己以后的目标就是进入太清宫找个好师尊,既然面前有现成的资源,为什么不用,虽然在这之前麻烦了些。

        “明天我就会回道学交任务,你和我一起,那么身份?”林琅将这个问题直接给对面那个小不点解决,毕竟自己的身份很是干净,不可能突然多出个弟弟,而且,道学之内可还有人等着自己回去上演好戏呢。

        摸了摸光秃秃的头顶,再看看对面同样闪亮的秃顶,君无悔抬头,直直的看着林琅“随便你编,反正我和你在道学也待不了多久,明年的门派选拔也没有几个月了!”

        “好吧,那你以后就是我买来的小厮了,以后你可不要露馅了!”这是最容易安的身份,毕竟成为内院弟子,身边就可以带两名小厮,若是核心弟子的话,则可以挑选四名小厮,道学并不会约束这些。

        君无悔点头,也算是同意了这个身份,就这样两人达成了共识,又各自思考了起来。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