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无悔直直的站着,不断的承受着空中落下的玄雷的攻击,但却倔强的不肯倒下,明明内腑伤的极重,浑身上下各处的筋脉也在这雷霆的威力之下重重断裂开来,身上的雪衣更是变成了血衣,再也看不出原先的模样,但他却好似没有察觉一般,原先护身的小巧龟壳早就被收了起来,只剩下自己在这白茫茫的天地间接受着万雷袭顶的攻击。

        君无悔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坚持,只是就这么消失在雷劫之下,不甘心而已。模糊的意识里面其实是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的,但内心深处又不甘心就这样死去,所以只能这样死抗着,直到自己撑不下去之后

        在这种情况之下,当他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的雷电数量越来越少,直至消失之后,原本心中已经浸满绝望的男人立马亮了眼神,“撑过去了?撑过去了?!”竟然撑过去了,在那传说中的九阴玄雷下活过来了,这一刻,哪怕面无表情如君无悔,都是满脸的激动,“咳咳~”吐出体内被雷劈而产生的淤血,原本冷清的男人,唇角居然勾起了一抹小小的弧度,印着周围的大坑,诡异又和谐。

        而另一边的林琅却是真正的危险了,或许他体内的雷炎等级高,但体外那无尽的雷海降落在他的身上,以他的身体作为战场,与他体内的雷炎开始争夺的时候,林琅才发现,自己这么多年来对于肉体的锻炼在这两种雷霆之下,简直连渣都不如。

        碎裂的骨头、焦枯的血肉、不断咳血的身体,已经在白色雷霆之下无声消融又在紫色雷炎中重新生长的骨骼、筋脉,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林琅这个当事人经历着难以想象的酷刑,当真可谓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或许林琅也没有想过,只是一个正常的试验任务,却使得自己经历了一场惨不忍睹的折磨,前世死在雷炎之下也没有这么痛苦,毕竟几个幽紫色霹雳下来,他就连人带魂直接消亡了,哪像今生这次,要受到这么多的折磨。

        君无悔爬出大坑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幅景象,一个上半身全是焦枯血肉、下半身被白色雷霆劈的直接消融,却发不出惨叫的少年不停的在地上翻滚,随后,他身上划过几丝幽紫,然后那消融的下半身又再次长了出来,这景象无声无息,十分诡异,哪怕是君无悔这样见识广博的人心底都起了寒意。

        也是直到这时,君无悔才知道,不是那雷劫放过了自己,而是他有了新的目标,而眼前这个全身血污的少年就是替自己转移了雷劫的人。这一刻,君无悔心中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担忧,那雷劫的威力有多强悍没有人比他清楚,他为了抵挡这些诡异的雷霆报废了数不清的护身法宝,而眼下这个少年,却是直接用自己的肉身来抵御那无尽的雷海,也不知道他能否坚持下来。

        “咳咳~”捂住胸口,再次吐出几口血,君无悔才无力的坐在地上,费劲的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掏出几枚救命丹药,一股脑儿的全部塞进自己口中,随后开始盘膝疗伤。

        而被两种不同类型的雷电夹击的林琅这一刻真是想死都不能,身体内外,每一秒都在受到两种极强的雷电的攻击,全身筋脉崩断,肉体碎裂开来都是小意思,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每块骨骼、每块肌肉、每一寸筋脉甚至每一粒细胞之中都盘踞着两种性质不同的雷电,什么叫度秒如年,说的就是现下他这种情形。

        破碎、重组、继续破碎、随后在重新生长不停的循环,这种痛苦恐怕没有几人能够忍受的了,林琅想要大叫,却是发不出声响,想要晕过去,但现实就是他的灵魂异常清醒,还在两种雷电的刺激下兴奋异常,这也导致,身体中只要稍微的变化,他的灵魂就能够感知得到,疼痛的感觉变得愈发的敏锐,到最后,林琅已经在疼痛中麻木了,原先还闪着亮光的双眼开始空洞了起来,就连那激烈的思维都开始慢慢迟钝,好似在下一秒就会停止一般。

        而也就在此时,原先被林琅挂在脖颈上的乾坤散发出紫金色的幽光,在这雷电之中甚是不起眼,然后一道金紫的光芒直接冲出乾坤,直直冲着林琅的眉心所去,随后消失在那里再也寻不到踪迹,这一切,身为主人的林琅完全没有察觉,此时的他正陷入混混沌沌中不可自拔。

        另一边成功渡劫,正在疗伤的君无悔也开始出现了一些变化,他的手脚开始逐渐的变小,就连原本修长挺拔的身姿都好似缩水了一般,冷清俊朗的面容开始变得稚嫩,脸上的线条也不似原先那般硬朗,变得柔和了下来。

        千万里之遥以外,一座灵气四溢的山峰之上,“也不知我那宝贝徒儿现在怎么样了!”白须飘飘、道人打扮的老人仙风道骨,看上去却是十分忧心,“哎,算了,那是徒儿的劫难,我这做师傅的也只能在此干着急!”

        “真人不必忧心,无悔师侄的双亲特地去了一趟天机阁,那天机子替无悔师侄算了一卦,说师侄这次的劫难虽说是难以度过,但最后会有一线生机降临,将那雷劫引走,想必这次师侄定会平安无恙!”站在老道人身后的中年男人对着老道,很是恭敬的劝慰。

        “哼,那天机子的卦象难道能够相信,这前半卦还靠谱些,那后半卦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什么叫做我宝贝徒儿得人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卦象,下次在让我见着那满嘴跑嘘的老不死,我定要狠狠的揍他一顿,让他破坏我那徒儿的清誉!”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老道就是一肚子的火气,难不成他悉心教养的宝贝徒儿到最后是去给人捡便宜的不成。

        那站在老道身后的中年人想必也知道老道对于自己这个徒弟有多么宠溺,刚刚得知这卦象的时候,也是忍不住嘴角抽搐,他这师侄背后有那对彪悍的父母做靠山,又有个护短的师傅,想必以后那个要接受师侄还的救命之恩,还要师侄以身相许的那人才是真正的可怜吧。不知道会不会提前被这三个长辈给暗杀掉,中年人有些不厚道的腹诽。

        再想到自家师侄从生下来起就没有笑过,从小就瘫着一张脸,方圆十米之内全是能够冻死人的寒气,就连修者都不例外,这中年人就对自家师侄的另一半感到好奇,难不成,师侄的那另一半会是个具有火灵根,且热情四射的性子,否则还没有接近无悔师侄就怕要被冻成冰块了吧。

        一想到从小到大被自家这位师侄冻成冰块的人数,这位中年师叔就为那还未谋面的师侄的救命恩人一阵敬仰。

        只可惜他还不知道,这位救命恩人快要连他自己的性命都要玩完了。

        当这群雷劫终于结束之后,躺在被雷电劈出来的大坑内的林琅早已经是陷入了昏沉的状态之中,他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骨骼、筋脉和肌肉了,全都被那白色的玄雷给劈散了。

        林琅昏沉的意识中出现了一抹紫金,随后这抹暗沉的光亮开始不断的吸收起残留在他体内的雷霆之力,壮大着己身,就连盘旋在林琅丹田之中的已经吃饱了的紫色雷炎都不可避免的开始被这突然出现的紫金光亮开始压缩,吸收起来。随后这些刚刚被整合、吸收完毕的雷霆之力按照一组特殊的路线开始运行了起来,每当这股力量流经之处,那原本还破破烂烂的经脉、骨骼、肌肉都开始了新的生长

        林琅现在还处于混沌之中的意识有些明白这股力量所运行的路线是一套新的修炼功法,但他并没有能力去阻止,也不想要去阻止,在雷霆群下受到了那么大的伤害,现在正由体内这股新冒出来的力量进行着修补、滋养,就好似长时间劳累了的人突然被放入了温度适宜的灵泉之中泡澡一般,现在的林琅也就是这种感觉,原先经历雷电群的痛苦已经离他而去,剩下的则是泡在温水之中,浑身上下的温暖和舒适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当林琅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一抹紫金从那双黝黑的瞳孔之中一闪而逝,好似错觉一般,从未出现。而林琅的体内,丹田和筋脉之中流淌着的灵力也全部蜕变成了暗沉的紫金色彩,神秘而高贵。

        看着依旧是白茫茫一片的天空,林琅一跃而起,在看看自己站着的深坑,感慨了一回“不愧是传说之中的死亡之雷,威力竟然这般大!”随后又摸了摸完好无损的身体,“嗯,自己体内的那紫色雷炎也不赖,否则这次估计自己就要葬身雷海了!不过这紫色雷炎不是掌控着毁灭之力么,怎么还会具有这天地初开时万物生长的勃勃生机!”虽然疑惑,但林琅也并没有太过追究,或许这次前来,除了挨雷劈差点死掉之外,就是弄明白了自己体内的雷炎另一种能力。

        当然,传承之中原本要练气期才能开始修炼的功法也因为要救自己性命而提前出世。所以说,这次自己能够在那凶悍的玄雷之下逃得性命,果然是多方面的因素汇聚而成,看来,自己的运气还算不错。

        心情很是不错的出了那个大坑,林琅看着光溜溜的身体,有些无奈,随后从乾坤之中拿出一套玄色衣衫,穿了起来,这次来千劫禁地的任务已经完成,林琅也打算直接走人了,毕竟又被雷劈,又修复什么的,真的很累人。

        刚刚抬脚的时候,林琅才发现自己的脚旁正躺着一个年纪不大的娃娃!这让自从进入禁地之后就有意识的避开其余人的林琅吃一惊,随后蹲下身来,看着那个躺在地上,同样光着身子、露出屁股,全身粉嫩嫩的小娃娃很是无措!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