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炮灰男生存手册 14第14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千劫禁地在与大秦王朝相邻的大炎王朝边境之上,里面每时每刻都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雷劫,异常危险,寻常人等进去,时刻会遭受着雷劫的刁难,而将要渡劫的人进去了,则是会招来更加奇怪的雷劫,可谓是九死一生,但只要度过去了,就会有想象不到的好处,当然也会有意想不到的状况发生。而林琅这次的任务地点,就是在这么一个诡异的禁地外围。

        幸好,林琅本身为变异雷灵根,体内又游离着紫色雷炎,所以对于雷电到不用太过担心,再加上他本身的修为才先天初期而已,进去之后只要注意不被那些厉害的雷电劈死,他自身并不会招来雷劫,所以说修为低还是有些好处的。也因为这一特性,进入千劫禁地的人群之中,反而是后天境界与先天境界的修者最多,其余的则是想要在禁地之中渡劫获得好处的大能们,而这些人,压根儿就不会注意在他们眼中好似蝼蚁一般的低阶修者。

        仔细思考着这次任务会出现的情况,以及自己的应对之法,思考完毕之后,坐在日行兽背上的林琅伸了个懒腰,抬头看了一下天色,再感受了一番由于日行兽的速度而带来的狂猛烈风,微眯着眼的林琅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好似因为这极快的速度而产生了飞翔的感觉,整个人多了一份自由的潇洒之意。

        道衍学院在大秦王朝正中,而千劫禁地则还在大秦王朝的南方,这之间的距离若是普通人,走上一辈子恐怕都到达不了。而日行兽则不同,日行五千里,夜间若是也赶路的话,日夜之间,就可奔走万里之遥,要抵达千劫禁地所在的大雁王朝边境只需要小半个月即可。

        估算出了这次外出任务的路程时间,林琅也不着急,毕竟,道学之中比他急的可大有人在。这个时候出来做任务,既可以避免了别人的眼线,也可以试探一下那些暗地里人的态度,一举数得,那他林琅又为什么要留在学院之内呢。

        “想必再过几日那在外历练的林泽就要会道学了,不知道当他得知我外出做任务的时候,会有何反应。啧,真是遗憾,不能看看这些人的表情。”无奈的耸了耸肩,林琅干脆的放弃去想这些糟心事,毕竟只要自己成为核心弟子,区区一个林泽,又能奈他何。

        至于另一个嘛,估计是林泽顺带过来的,这个世界,谁的武力强,就以谁为尊,前世的林琅既然能够叱咤风云,那今生更加成熟、底牌更多的林琅定能够踏上大道的巅峰,实现从古至今修者最大的愿望——成仙。

        这样想着,林琅觉得自己的心境好似更加的澄澈,修为都似乎上涨了一些,体内那盘旋在筋脉丹田处的雷炎更是活跃异常,全身上下的游曳着。

        感受到这个变化,林琅看看四周,很好,日行兽行走的是一处偏僻的小道,没人打扰,确定了外界环境之后,林琅当即沉下心神,开始查看自己体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或许是前世三百年的经验依旧存在于林琅的意识当中,所以,每次突破的时候,林琅都很容易,而且修为上涨也不容易遇见瓶颈,这个细微的发现,也使得林琅拼命的压制住自身上涨的很是厉害的修为,否则,根基不稳,日后必成隐患。

        从远处看去,只见日行兽上载着一位正在沉思的少年,猎猎狂风吹起他的袍脚,更是衬得这位丰神俊朗的少年郎逍遥洒脱,自在不羁

        千里之外,刚刚从外历练回来的林泽回到自己院子中,立马召集手下,听取这段时日道学之中是否有什么新的变化。

        屋子内,除了几人的呼吸声再也听不到其余的声响,忽然,坐在上首的少年开口“也就是说这个林琅自从入了内院之后就低调异常,除了听课就是呆在自己的院子中修炼?”

        “是啊,少爷,这段时间我们一直派人盯着他,并没有发现这个林琅还有别的动作。”从小就跟在林泽身边林山回到。

        “这样啊。”林泽的手指不停歇的敲击在那桌面之上所发出的‘笃笃’声使得今天坐在这间室内的几人都有些紧张,纷纷看向立在林泽下首的林山身上。

        林泽好似也知道屋内坐着的人心中想的是什么,干脆的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一双本就锐利的眼中此时更是寒光湛湛,扫视了周围一眼,见依附于自己的人全都肌肉紧绷、紧张异常的样子,不禁嗤笑一声,“既然没有什么结果,那么你们先回去吧。”说完,手一挥,明显的送客行为。

        而其余人听到这话,则是心底一松,连忙起身,出了林泽的院子。而随着屋子内的人全部走光,林泽才从上首的座位之中站起来,走至自己的小院内,双手背在身后,就这样抬着头,看向远处的天空,视线悠远。

        站在不远处的林山和林顺看见自家少爷这个样子,并不敢上前去打扰,毕竟他们俩从小服侍到大少爷,但直到现在也不太明白自家少爷心中想的是什么。从小时候起,少爷就极有主见,现如今他们俩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少爷会对同为林家的林琅这么关注以及忌惮,但这却不碍他们的事情,他们俩是少爷的小厮,自然只要听少爷的命令即可。

        看着远方天空的林泽则是满心疑虑,为什么今生自己所听闻的关于那个人的消息会与自己前世不一样,难道是那个地方变了,前世那张扬而耀眼的林琅竟然会知道低调?且,这一世的林琅竟然好运的是单灵根天赋,一想到这里,林泽的双手就紧握成拳,为什么?为什么在从来一世,自己还是不如林琅这个男人。难道上天注定自己不能超过他吗?不,就算自己是三灵根,他是单灵根又怎样,灵根的多少并不能最后决定这个人是否能够走到最后,不是吗。

        而内院的另一间院子内,“哥,你说这个林泽是怎么回事?那个林琅和他同一家族,且天赋更是没的说,他怎么会想要监视那个林琅呢?”手上挂满了金戒指的少年一脸的疑惑。

        站在书桌旁挥酋泼墨的沉稳少年听了这话,摇头失笑“大概是这叫林琅的家伙得罪过他吧。”

        “不会啊,我查的清清楚楚,这个林琅是刚来的帝都,连林泽的面都没有见到,怎么得罪?真是奇怪啊。”

        看见自己的弟弟这幅疑惑的模样,沉稳的高个儿少年不禁失笑“或许,是—上辈子。”低低的话语消失在了唇角,连站在他身旁的那位都没有听清楚自己的哥哥说的是什么。

        不管道学之内存在着怎样的暗涌,远在千里之外的林琅也不可能知道,此时的他正惬意的烤着一块野猪肉,不时的撒上一把调味品,然后抬头看看周围清新自然的景色,唇角带笑,好一派潇洒自在。

        等填饱了肚子之后,林琅转身,就见日行兽已经将剩下的野猪啃得只剩下个骨架了,他也不介意,干脆的上了日行兽的背,随后一拉缰绳,原先还优哉游哉的日行兽此时吃饱喝足之后,干脆的撒开蹄子迎着风奔跑了起来。

        这一路,累了,就找个地方歇息,饿了,就下来自己找东西吃,看到美丽的风景,林琅也会停下脚步,流连片刻,或许就是这种放松的心态,使得他的心境蹭蹭蹭的往上涨着,好似时时拂拭镜台一般,干净而澄澈,就连修为都在不自觉的增加,或许就是这样的生活才使得日子一晃而过,等林琅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坐骑已经进入了大炎王朝的边境,一步踏入了距离千劫禁地外围不远的雷渊城之中。

        或许是这座城池靠着千劫禁地的缘故,天空之中时常闪烁着蓝色的电芒,染得城池上空那因常年下雨而积累的薄雾都是一片淡淡的蓝。抑或是刚刚下过一场雨的缘故,城池地面的青砖还是湿的,林琅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牵着日行兽,走进了这古老的雷渊城之中。

        大街上来往最多的并不是普通百姓,而是穿着各异的修者们。后天境界、先天境界的修者在这里随处可见,更甚,林琅还瞧见了几个练气期和筑基期的修者。而自古长存的雷渊城池,又会带给这些修者什么样的惊喜,恐怕这是谁也说不清的事情吧。

        穿着青衫的少年就这样牵着一匹高大的日行兽,突兀的出现在了雷渊之中,随后又融入了这包含着千奇百怪的城池之内,好似化为滴水,潜进了大海,再也寻摸不着。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