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林琅靠近终于踏上这段充满烈风的道路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对面那几束毫无掩饰的打量目光。的并没有理会那些目光的主人,林琅开始运用起轻身功法,在这些狂卷而来风的缝隙之中穿梭着前进,毕竟这一段的路程并不短,若是不尽快走出这一区域的话,即使自己做好准备,身上的衣物也会在万千风刃之中化为碎片。所幸,这些风刃虽然锋利无匹,但是却并不会割伤人的皮肤,顶多是打在人的身上痛觉加深而已。

        顶着从上往下灌的狂风,小心的在这狭窄的的小道之上闪转腾挪的躲避着扑面而来的风刃,林琅加快了速度,全力往前滑行着。不远处要转弯的地方,林琅抬头,最先看见的就是一排排雪白的屁股,愣了一下,林琅看着自己现今还完好无损的衣服,不禁松了口气,他可不想在经历一次前世那样囧的状况。

        小心的避开密集而来的风刃,林琅在这漫天的风井中好似大海之中的游鱼,不断地抓住风之脉络,从这些脉络的结系点处快速前进。小心的超过前方光着身子的各位考生,然后头也不回,向道路前端冲去。

        那些已无衣衫在身的考生看见身后一个衣衫齐整的少年快速在风中滑行,不一会儿就超过他们的时候,各个心中都恨不能将他身上的衣衫剥下来披在自己身上,好遮一遮羞。

        “靠,那个小子是谁,那么嚣张,没看见大伙儿都脱了衣服吗?他怎么敢穿着衣服。”好吧,这话一听就知道这位仁兄在家就是一个唯我独尊的大少爷,可惜这山道之上多的是傲气的少年,他的话语并没有人理睬。

        而那些报名参加的女子则更是不知该如何是好,毕竟身为女孩子,总不能也像男孩子一样光着身子爬山吧。

        对面,几位青年显然也看见了这种情况,那位张师兄一挥手,身后的青年们从地上拿起一块布,随后运起掌力,将手中的布匹扔到了对面那些衣衫已经破破烂烂的女子手中。

        扔完布匹之后,那位李兄再次开口“我说,张兄,刚刚那个穿着蓝色短打外衫的小子是谁,轻功不错啊,竟然在这风道之上不受影响,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过去了。”

        “估计又是一个免试直接进入内院的。”张师兄看着林琅远去的背影,不在意的说道“好了,咱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也都走吧,这段路过去之后,基本上就是一帆风顺的直达顶峰了。”说完,率先转身,朝回走去。

        其余人一见,也纷纷回头,而那条山道之上,依旧有少年从下面赶来,加入裸奔者的大军。

        当林琅再次抬头的时候,就瞧见山道上方不远处草木茂盛,心中也不禁松了口气,毕竟再不出这片区域,自己就快要被这愈发猛烈的风吹下山去了。狠了狠心,再次加快脚步,在这风中,速度也只不过比小跑稍快一些。

        等到前方的绿意越来越浓,林琅原本平静的心情也开始泛起了淡淡的喜悦之色。终于,当林琅右脚跨出的时候,就感受到浑身一松,原本那压迫的全身上下都紧绷着的烈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轻轻柔柔拂面而来的清风,吹得经历过那狂风姿态的林琅霎时间就爱上了这股清风。

        感受完这清风之后,林琅才继续向前慢慢走去,调整一下在风道之中全身肌肉协调运动之后的疲劳感。而还没等林琅走出风道多远,就瞧见不远处,山道旁的草丛之中不时钻出一个个人影,随后又消失不见,看见这种情景,林琅想了一下,就知道这群人是在干嘛。

        想必是在风道之中衣衫被风刃隔成碎片,到这里来找些树叶和草藤裹体来了。毕竟就这样浑身□着奔向山顶,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林琅也不管这些,直接迈步走了起来,没走多远就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看着那人十只手指头上标志性的宝石戒指以及浑身被剥的光溜溜,好似鸡蛋一般的白花花的身体,林琅就掩饰不住嘴角上扬的笑意。

        那人好似也看见了他,立马招手“喂,小子,你过来,大爷买你件衣服。”说完,又一屁股坐在旁边的草地上,随后一把揪起旁边的草丛,遮掩住了露在外面的小弟,毕竟虽然身为男生,但大白天露鸟什么的,实在不雅,也不符合这些少年那身为世家子弟的身份。

        林琅一走近,就看见那白胖胖的方思富正在努力从手指上往下撸着戒指,看到这一幕,他原本微翘的唇角弧度上翘的更是明显“咳咳,你在干什么?”

        听见人声,方思富抬头,就看见刚刚还在不远处的蓝衫少年已经走到了自己的面前。看着面前的人一身整齐的衣衫,再看看自己光溜溜的身子,方思富不得不承认,他嫉妒了,凭什么本少爷要光着身子,而面前的人却穿的整整齐齐的。这样想着的方思富都没有发现他看着林琅完整的衣衫眼睛都要冒绿光了。

        好在方思富平时行事虽然嚣张,但却很有眼色,眼前的少年能够在那风道之中还保持着服饰的完整性,那就说明这个少年修为很是不错,否则爷不会轻松就到达这里,想到这里,方思富整了整脸色,“这位兄台,我出五个宝石戒指,买你上半身的衣衫怎么样?”

        林琅瞧着面前这家伙那五指之上的各色宝石戒指,心中估量起这些东西的价值来,最后再看这家伙头上插着的那根温润的玉簪,眼中光亮一闪“这位兄弟,我这里到还有一块五寸宽的缚腰带,很便宜,只要五百两,不知兄弟你需不需要。”林琅说完,直接从怀中掏出一叠黑色腰带,笑着问道。

        方思富一听,就知道面前这人的潜在意思是只要银票不要戒指了,看着这少年手中的黑色腰带,在感受着自己露在外面的小鸟儿在风中微颤的样子,这位有钱的公子咬了咬牙,拔下头上的玉簪子,随后摸索了一阵,然后林琅就瞧见那玉簪的头部裂开了一道口子,而方思富就从这口子中抽出了一张银票“咯,一千两一张的银票,绝不掺假,你有钱找?”说完,直接将银票塞进林琅手中,随后快速拿过那叠布,然后蹲进草丛中,将自己的下身包的严严实实才放心。

        而林琅则是开始解起自己的腰带来,所以等方思富一转身,就瞧见面前的少年竟然在解腰带,立马吓了一跳,“喂,你干嘛?”

        “拿吃的。”说完,就瞧见那裹得紧紧的腰带内里竟然串着切得一块块,码的整整齐齐的肉块。方思富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这家伙当着自己的面啃起了那一看就很好吃的肉块,爬了四个多时辰的山道,一直都没有吃东西的方思富使劲的咽了咽口水,最后狠狠的跺了跺脚“算你狠,那五百两不用找了,但你的肉块要分我一半。”说完,也不待林琅回答,直接抢过他手中已经啃了一半的长条形肉块,恶狠狠的嚼了起来。

        林琅看着自己空空的手,也不介意,毕竟就这样白赚了一千两,现在的他心情很是不错。在看身旁那出了下面的小二弟被包着,其余地方全是光着的方家二少,也顺眼了不少。

        将肚子填饱之后,林琅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草屑,随后才开口“兄台,我先走一步了。”说完,直接迈步,三两下之间,已经消失在了前方的拐角处。而还在啃着肉干的方思富抬起头,看着林琅消失的背影,则是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将自己这一千两银子的私房存回来。

        而吃饱休息好的林琅此次看着这高耸入云的山峰,却是笑的开怀,“虽然夜间在山中看星星很浪漫,但我还是希望能在夜晚来临的时候睡在床上啊。”

        当林琅朝着目标越来越接近的时候,山顶之上,道学之内的主峰大殿之内,一块水镜正悬挂其中,而周围坐着的除了道学的一位院长、三位副院长之外,还有七位长老,现下道学十位最高掌权者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水镜之中,注意着里面的情景。

        坐在最上首的院长看着这一批子弟在问道路上的表现,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文师,这一批的子弟不错,尤其是里面几个要进入内院的弟子,表现更是出彩啊。”

        被问到的是三位副院长之中的一位“是啊,想当年我在过风道的时候可是狼狈不已,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尴尬呢。这几个小家伙倒好,衣服整整齐齐的不说,连头发都没怎么乱,真是一代比一代出彩啊。”

        “是啊,这群子弟之中出彩之人确实不少,只要入门之后咱们好生的教导,看来一年多后的门派选拔,咱们道衍学院可是要一鸣惊人了。”几位长老看向水镜之中的众多少年也开始了打算,毕竟,每年的宗派大选确是关系到所有学院的地位,由不得他们不上心。

        当林琅在漆黑的夜色中终于来到山巅道学门前的广场上时,才算是松了口气,终于不用大晚上的在山路上过夜了。等林琅平缓了呼吸,正好瞧见刚刚走来的青衣年轻人,“这位师弟,是刚刚从山道上来吧,师兄奉命在此接应各位来道学的内院弟子,不知这位师弟可有推荐信?”青年说完,就等着林琅回话。

        林琅瞧见这位身着青衫,就知道是内院的弟子了,将手伸到怀中,把族长给自己的一块刻有道衍二字的巴掌玉牌拿了出来,随后交到这位内院弟子的手中,“劳烦这位师兄了。”

        “怎么会,以后咱们就是一个学院的人了,师弟不必客气。”那青衫师兄看见这玉牌,原先清淡的脸上也漾开了笑容,语气十分热络的和林琅说着话。

        等二人边说边走,片刻就到得一处清净的小舍中,“师弟,这以后就是你的屋子了,内院弟子所需要的物件,屋子里面都有,七天之后则是这批弟子的觐见院长及众位长老的时候,只有觐见完毕之后,你们这批弟子才算是正式拜在道衍学院之中,而这七天,师弟可以先熟悉熟悉学院之中的事物,等一会儿,会有专门服侍的小厮来给这儿,师兄我还有任务,就先走一步了。”青年说完,从怀中掏出一本小册子“对了,师弟有什么疑问,可以看一看这本册子。”

        林琅看着手中一寸多厚的小册子,向已经出了门的青年到了个别,才开始坐在椅子上,好好的翻阅手中的书册。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