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腿坐在盛满滚烫汤药的浴桶之中,林琅额间、鬓角全是汗水,脸色更是涨得通红!灰褐色的药汤之下,还能隐约看见他隆起的肌理缓缓运转着自己体内的功法,不断的冲刷着这具肉身和体内经脉,滋润着每一块肌肉,开阔着每一条经脉,更是坚韧着全身上下的皮肤。

        灰褐色的汤药也开始渐渐变得清澈起来,汤药的药效被盘坐其中的林琅吸收的干干净净。随后变得清澈的汤药却又开始慢慢浑浊,这确是林琅这具身体之中的污渍们被药效强力排了出来所致。

        此时的林琅,全身的每一块肌肉都在轻微的震动,每一块皮肤表面都渗出了污浊的污渍,这些全是人食五谷而在体内产生的污秽物!现在林琅却是在进入先天境之前每几日就用泡汤药将它们逼了出来

        出了浴桶,运功将身上的水珠蒸干,林琅三两下套上了自己的衣服,又跑到院子中开始打起了龙象拳,以巩固药浴的成果!大雪纷纷扬扬,不一会儿就将院子里刚刚被清理出来的地又给铺上了。

        一遍一遍的打着龙象拳,感受着体内经脉在内气的流转和药浴的效力之下再次慢慢变宽、加固、更加有韧性,全身的肌理都开始将先前吸收的药效缓缓释放出来,改造着这具肉体的资质,增加着这具身体的潜力,为以后能够在修仙的道路之上走的更加遥远而打下了夯实的基础。

        原本堆积起积雪的院子好像被什么清理过一般,干干净净,一丝雪花都看不见,而空中那洋洋洒洒的雪片却依旧下着,这种场景若是让普通人看见,定会以为是出现了神迹。

        缓缓收了功,林琅就这样直直的站着,细细体悟这次打完拳之后的全新感受,良久之后,这方小院的空中,那些好似停顿住了的雪花,才再次的飘落而下。

        收敛住自身的气息,林琅稍稍低头,外表看上去很是平静,脑海之中却在告诉的运转着‘家中存的药材已经快用完了,看来是时候去山中一趟了!’打定了主意,林琅直接回了屋子,将家中原先采药的背筐找了出来,随后拿起自己的武器,一把黝黑朴素的断刀,插入刀鞘,放在腰间

        等一切都准备完毕之后,出了院门的林琅好似融入了漫天雪白之中,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这方天地之内。

        很少有人会在冬天进山,尤其这座山还有一个人们耳熟能详的名字——断魂!每年的冬季,通往林家村的道路总会被大雪封住,而积雪堆积的山脉之中,更是危险重重,一不小心,就会永远留在那片危机四伏的绵延山脉之内!所以,林家村的古训:冬日若是要进山狩猎,也只能选祖祖辈辈探索好的那几块林子,而雪天,村民们是决不允许进山狩猎的。

        林琅家的屋子在村子最偏僻的地方,几乎就靠在山林旁边,因为经常有野兽出没,所以这块地除了林琅并没有其他人居住,这也造成了几乎全村人都对林琅这么一个小娃娃没什么深刻的印象。

        脚尖轻点,几个飞掠,茫茫白色中的那一点黑已经没入了不远处的林子里!雪天的山林对于普通人来说威胁极大,但对于已经达到后天八重的林琅,却是如履平地,以他如今的实力,只要在山脉外围小心点,完全不必担心自身的安危会受到威胁。

        大雪依旧纷纷扬扬,将山林覆盖上一层白色的厚厚袄子!林子中除了树枝上不时因为堆积的过满而落下积雪发出的簌簌声,以及透过枝叶不时卷来的寒风的声音,就真的安静的好似一片鬼林,这些年,因为经常在林子中活动,所以林琅的轻身功夫早已进入了踏雪无痕的大成境界,在这冬日的山林之中,正好发挥出了最大的威力。

        满目的白,看久了,就会觉得刺眼,林琅熟门熟路的走着早已在脑海之中演示了千百回的道路,小心的将一株株埋在雪中的草药挖掘而出,丢进背后的药筐,一系列的动作犹如行云流水,熟练而迅速,分明像是做过千百次一般!寂静的山林中听到最多的除了簌簌的雪落,也就是林间缝隙之中刮拂而过的冰刃似地风刀子,呜呜的山风好似鬼魅的啸声,听的人不寒而栗。

        当林琅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天色已然暗了下来,摸了摸腰间的刀鞘,林琅抬头,侧耳倾听了起来,轻抚于刀鞘上的修长手指却是在不知不觉间悄悄合拢,回头看了看已经装了大半的药筐,林琅在原地迟疑了片刻,随后才好似下定了决心一般,朝着更深处的林地快速而小心的飞掠而去。

        一刻钟的时间,林琅终于停了下来,随后再次侧耳细听了起来,此时,已能隐隐约约的听见细微而暴戾的兽吼声断断续续的传来,“虎啸和熊吼?”林琅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使得这外围的两头低阶妖兽之王竟然相互战斗了起来!听着声音,这两头有着不同地盘的妖兽可是伤的不轻啊,这吼叫声中的暴戾、血腥以及焦躁不安都清楚的展现在林琅的耳中。

        伏低了身影,将自己的气息一收再收,随后加快速度,迅速在林间跳跃,小心隐蔽着自己的身形,接近着那块大战的地点。

        轻轻的跃上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将身形隐匿在其中,露出眼睛,林琅就瞧见一头体长三米多的老虎和身高两米多的黑熊之间那令人热血沸腾的生死决斗。

        黑黄条纹的猛虎和通身漆黑的不断挥舞着自己两只铁掌的黑熊战到了一起,在白色的雪地之中分外的显眼,两只妖兽打得地上的积雪四溅、原本白色的雪地也开始染上了大片的殷红,而此时的林琅,却完全沉浸入这绝对自然的肉搏之中,直到一声凄厉的虎啸响起,而伴随而来的则是黑熊那吼到一半却直通通跌入雪地的庞大身躯,此时林琅才注意到这两只妖兽竟然是同归于尽了。

        躲在繁盛的树枝后面,林琅并不急着过去,而几十米开外的相反方向处,一推积雪突然从中间向外顶起,随后一只被冻得惨白手一把按住了身旁的地面,将埋在下面的身躯直接撑了起来!缩在积雪之中的人影探头探脑的看着不远处的两具妖兽的尸体,暗自估量了一会儿,才缩手缩脚的爬了出来。

        被树枝隐藏住了身形的林琅看着这一幕,浑身的气息收敛的愈发的单薄,都快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再不分离。就在这时,一声短促的兽吼,只不过眨眼的功夫,那偷摸过去的人已被分尸两半,看着这一血腥的场景,林琅只是眨了眨眼睛,果然不出他所料,那头妖虎还吊着最后一口气真要感谢刚才那位仁兄,这下子,这头妖虎算是彻底死透了。

        利落的跳下大树,纵跃而去,直接来到两头妖兽身旁,抽出腰间的断刃,开始忙活了起来,这里血腥气太重,若不尽快将两只妖兽身上的好物什割下来,恐怕再过一会儿就会被其余来寻吃食的妖兽包围住了吧。

        割皮、剥骨、削肉,林琅这一套动作使出来是行云流水般娴熟,从身上再次摸出一个布袋子,将割下来的肉块、毛皮和大骨头全部装进去,随后背在肩上,再看地上那还剩余的肉与骨头,林琅觉得分外可惜,此时的他再次惦记着自己以前的储物戒指的好处来。虽然这样想着,但他的动作却着实不慢,在越来越近的兽吼声中从容而退,快速向林外奔去。

        回到自己的家中,林琅才安下心来,翻看起这次的进山所得,原本平静的心也开始有了些微的波澜,看来,这几天修炼所需却是不必担心了!想着这些,林琅手上的动作却是毫不放慢的处理起袋子中的大半虎躯和熊肉了,自己现在处于打基础的阶段,身体的营养定要跟上去,否则对于以后的高阶段的修炼却是有着隐患

        每年的冬天林家村所处的区域总是大雪漫天,雪封山路,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村人们也出不去,而因为村子住在山脚之下,所以要是雪下得时间长而且密集的话,山里饿极了的野兽也会悄悄的溜进村,这对于整个村子来说都是一种隐患,所以村里每年冬天也会安排人职防,也因此,林琅住在靠山脚的地方,总是能第一时间发现这些入侵的野兽,并且杀死。

        所以,村里上上下下对于这个不常出现,但只有十二岁却能力敌猛兽的少年很是尊敬!村长更是时不时的就会送来一些村里人自己种的时蔬。

        坐在灶膛旁,林琅看着被自己熬的浓浓的虎骨汤,面上的表情也是放松不已,再看着自己手中采摘回来的有用药材,眼中的光也愈发的明亮了起来。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